—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

★本文情节接续在《和光同尘与波乱万丈》结尾时间点之后,请在读过该文的前提下阅读。主要CP和本丸中的人物和上文基本相同。小狐三日/鹤一期出没

前文链接:【01】【02】【03】【04】【05】【06】【07】【08】【09】【10】【11】【12
★会出现大典太→三日月的情节。
★不会出现未实装刀剑,但对世界观有一定的私设。所有刀都是唯一的,不存在二振。



01 再会

“有些麻烦啊……”
药研放下手里的药瓶,皱眉抱起双臂。小狐丸心里一沉。“什么意思?”
“意思是,这不像是普通的病……”
他们不约而同望向榻上的病人。三日月正沉睡着,长长的睫毛合拢在一起。那次险恶的大战之后已经过去了不少时日,夏季的暑气逐渐退去,本丸的运作也回归正轨,唯独三日月的身体始终没有彻底康复,一直病恹恹的。
“也许是因为,当初只有他是从濒死状态被抢救回来的吧。吃了不少苦啊,这老爷子。”
小狐丸怀疑地挑眉。
“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时我可是死而复生啊?为何什么异样也感觉不到?”
“你是稻荷神加护的刀,怎么可能相同……”药研叹气。“你的刀身之所以能重新显现,完全是稻荷神力量所致,三日月却是依靠主公的挽救才修复的。他现在的状况,并不是身体上的伤病引起的,我猜——”
他没有说完,因为三日月咳嗽起来,小狐丸连忙靠近过去,用手摸了摸三日月的额头,三日月便睁开眼睛朝他微微笑了。
“不必摆出这样的脸啊,小狐。又不是你的错。”
“可是……”
“获得这副身体,能感受到人类的病痛是什么样的滋味,不也是蛮新鲜的体验吗?”三日月伸出手,小狐丸会意握住,扶他从被子里坐起来。尽管夏季还没有过完,三日月的手却像冰一样凉,小狐丸不禁一阵揪心,默默将他的手攥紧。三日月只是眯起眼睛,一如既往地哈哈笑出声来。
“嘛,替我担心也可以哦?这样待到我康复之时,小狐获得的喜悦也会加倍吧。甚好甚好。”
“你这家伙心可真宽。”
小狐丸低声抱怨着捏捏对方的脸。一旁的药研收拾好医疗箱,“那就不打扰你们了。之后如果——”
藤四郎刚站起身,门外传来一些响动。几乎是同时,小狐丸脸色忽然一变。
“这个气息……怎么会!”
他松开三日月,握住腰间的刀柄跳起来,就在这时屋门被拉开了,近侍长谷部站在外面跟旁人讲话。
“这里就是三日月宗近的房间……嗯?你在干什么?”发现小狐丸一副警惕姿态,长谷部皱起眉头。
“我才想请问你们要干什么,”小狐丸反诘,赤瞳里闪着尖锐的光,视线却并非朝向长谷部,而是冲着跟在长谷部身后的男人。“为什么这家伙会在这里!!?”他低吼道。
被如此戒备,来人一瞬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然而那长相是小狐丸绝不会认错的——铁灰色头发,和他相似的血色瞳孔,面前这把刀正是上次给他们带来重创的大典太光世。
“就知道会这样……”长谷部伤脑筋地嘀咕着。
一边小狐丸如同遭遇天敌的野兽,全身绷紧准备战斗,另一边大典太闷声不语,脸色阴沉。长谷部清清嗓子解释:“你们也知道,自从上次事件之后,主上决定用正确的方式重新召唤剩余的天下五剑,为此最近费了不少心血。这位大典太光世是第一个显现的,从今往后他就是我们的同僚了,要好好相处。”
如此一说,小狐丸也察觉到眼前这个大典太虽然气息似曾相识,但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戾气。他垂下握刀的手。“既然如此,早晚都会见面,干什么领他到我们这里来?”
“这个么……”
长谷部顿了顿。“为了给三日月治病啊。”
“什么??”
小狐丸大为诧异,然而一直贴墙站在旁边的药研却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果然是这样吗,”少年点头道,“看来大将的想法和我一样……”
长谷部点点头。“主公也认为,三日月久病不愈,此事或有蹊跷。如果不是寻常病症,那么就有可能是邪气作祟。”
“所以派大典太殿下来祛病吗。”药研沉思着,“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啊。”
“等一下,”小狐丸打断他们,“恕我无礼,本丸中灵力强的刀剑有好几位,为什么偏要让他来看护三日月?让石切丸他们过来不行吗?”
长谷部一副耐心濒临极限的样子。“当然是因为主上觉得他最合适了!其他刀剑也另有任务安排。对主上的命令有异议的话,就自己去找主上问吧!”他板着脸说完,又转向始终无言的大典太:“总之就是这样了。主上吩咐,让你务必守在病人近旁,好好发挥灵力。对待任务切不可怠慢。”


***
交代完毕,近侍和药研就离开了,只留下新来的天下五剑之一站在门边。房间里气氛顿时微妙起来。
“唔……”
大典太看起来有些犹豫,不知要不要走近正注视着他的三条太刀们。小狐丸挡在他对面,气色不善,也没有让开的意思。最终还是坐在病榻上的三日月开了口:
“好久不见,光世。”他指指褥子一侧,“坐下吧。”
三日月的举止十分自然,小狐丸只好让开一条道。大典太似乎松了一口气。
“那就请多关照了。”他微微躬身,然后走到卧榻旁坐下来,取下自己的刀,将其横置于三日月枕旁。小狐丸紧跟着踅到卧榻另一边,也坐下来,眼睛盯着大典太,两人一左一右沉默地对峙,场面依旧十分尴尬。直到三日月低下头轻声笑起来。
“两个人都是,何必如此紧张。小狐,可否去取些茶和点心过来?”
“我可没有招待别人吃的茶点。”小狐丸把“别人”二字咬得特别重。三日月推了推他。“是我想吃啦。”
拗不过病人的请求,小狐丸给他披了件衣裳,叹着气站起来,但走到门口又转回身,冷冷地对大典太说:“我还没有完全信任你,如果你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我会第一个找上你的……所以请放老实一点。”
他再一次不放心地看了看三池太刀,消失在走廊上。三日月听着远去的脚步,转向大典太:“抱歉,小狐丸的反应有些过激了,其实他平日待人很有礼貌的……不管怎样,今后请多指教了。”
“没什么。毕竟之前……”
虽然是同一把刀,大典太光世并没有上次显现时的记忆。上一次他是被政/府方强行召唤,成为了这个本丸的敌人,在修正错误的过程中,那段经历的印记已经被抹去,他只从审神者那里略知大概。人生地不熟,又加上这一层过往恩怨,大典太自己也拿不准该用何种态度来面对全新的集体生活。
“之前的光世可是颇有气势的啊,而且话很多。”见他沉默,三日月笑着揶揄道。“是那样的吗……”大典太愕然。
“和本丸的其他人也都见过了吗?”
“来这里的途中见了一些,不过大家都很怕我的样子。”大典太垂下肩,“果然之前的我做了相当过分的事吗……?”
“想知道?”
三日月望着他。和小狐丸不同,大典太的瞳孔虽是赤红,却不是野性的表现。虽拥有强大的实力,但常常显得有些阴郁,容易让旁人误认为他难以亲近。此刻怀着心事,脸色更添愁苦。


之前的你——和小狐丸曾经势同水火,并且一度害得他失去了肉身;最后我们战场相见,是我拼死将你手刃——这些,你真的想知道吗?
三日月轻轻摇摇头。
“也不是什么有趣的回忆,不记得或许更好。那时你也是身不由己,大家想必也能够理解的,过去的都过去了……请给他们一点时间来重新认识真正的你吧。”
大典太回望眼前的人。许多个世纪以前,他在足利家时就认得三日月了。漫长岁月过去,三日月的美丽依然如故。
“你还是老样子啊。”
“唔?”
“在你身边待着,会让人不知不觉平静下来。从前就有这种感觉。”
“哈哈哈,因为是老爷爷了吧。”三日月眼波一转。“不过也有反而焦躁起来的家伙呢。”他笑眯眯地望着门口,小狐丸已经回来了,正面带不满地听着他们叙旧。
“他该不会要一直待在这里吧?”
将手中茶盘放到榻榻米上,小狐丸只对着三日月说话,装作大典太听不见。像闹别扭的孩子似的,三日月这样想着不禁莞尔。“恐怕要视我的病情而定吧,倘若我身子争气,大典太殿下也就不必长久劳碌了。”
“驱邪祛病……真的管用吗?”
“反正要用到我时,就只有在有人病倒的时候了。我就是这样的刀啊。”大典太忽然说。
他这话既像是自信又像是自嘲,倒让小狐丸吃了一惊。三人的视线都落到枕边的那柄太刀身上。虽然只是直觉,但三日月确实能感受到从刀身散发出的异乎寻常的灵力,就像清澈的泉水般源源不断涌出。不知何时,他的手心有了一丝暖意。
正沉默间,门外又传来了新的响动。
“这是什么?作法的现场?”
一个好奇的声音传来。只见鹤丸国永正甩掉鞋子登上走廊,远征部队回来了。“哟,今天好些了吗?”五条太刀走进屋一屁股坐下,后面的一期一振只好也跟进来。
“鹤丸殿,您得先去汇报,待会长谷部殿又要来催了。”粟田口的长兄朝小狐丸行个礼,“打扰各位了。这是给三日月大人带的慰问品。”
“累坏了,让我先歇口气嘛。”鹤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小狐丸夺下杯子,“你是来捣乱的吧!”
“这不是带手信了么。而且我们已经听说了……”鹤丸朝端坐的大典太点点头,笑得幸灾乐祸。“先来的不是鬼丸,真是太好了~”
“不说这个,”三日月道,“远征有什么新情况吗?”
“要说变化的话……”
“喂!不许偷吃!”
鹤丸一边把点心塞进嘴里一边跳起来,在屋子里逃窜,小狐丸追上去,一期责怪着“鹤丸殿!”同时再一次忙不迭道歉,大典太一头雾水,而三日月则大笑起来。一片鸡飞狗跳中,本丸中激起的新的涟漪暂时被抹平了。



TBC
好久没写文了啊啊果然还是手痒想写><
依旧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所以我也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喂)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标题两个成语意思是按日文意思非中文意思,不过总体上也没有什么深意就是了。
活击,感觉不一定有狐球和一期尼了/(ㄒoㄒ)稍微期待一下大典太的出场吧(我本丸并没有)

评论(24)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