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02

抱歉,写得太慢了…前回:01

鹤一期/小狐三日

 

 

02 再起波澜

 

“旅中正卧病~梦绕~荒野行~”

“鹤丸殿,您压根就没‘卧病’,快点起来赶路。”

山路被浓荫笼罩,光线安静地从树叶间垂落。听到催促,鹤丸打了个哈欠,然后一个鲤鱼打挺,从道旁的大石头上坐起来。他的恋人正站在路中央,手牵马匹准备出发。他们的远征一方面收集资源,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侦察现世的情况。不过鉴于最近本丸远离战事,对刀剑们来说,远征几乎成了散心和郊游般的活动。

“那是松尾俳人的句子吧。”两人并肩走着的时候一期说。“从歌仙殿那里学来的?”

“知我者一期也。”鹤丸煞有介事用手里的树杈拨弄着草丛。“就算旅途中染病不起,心也还是在梦境里到处游逛,我是这么理解的啦……不觉得那种死不悔改的漂泊精神很浪漫吗?”

“的确,很适合鹤丸殿这种不安分的刀呢。”

“被你说得好像我是个浪荡子一样……”鹤丸抱怨,“难得两人出来约会,一期就不要总是教训我了嘛。”

“约、约会?!我们不是——”

“吓到了吗?嘿嘿。主上这样安排,可是我特意争取来的~等今晚到了落脚地点,就可以不必担心被打扰,好好疼爱一期咯。”

一期的脸刷地红了。“鹤丸殿!别,别再说了……”鹤丸看着他面红耳赤地拽紧马缰,把后背对着自己,不由得坏笑。虽然他们已经正式交往一阵子了,一期的反应总是这么纯情,真是可爱。

“说到卧病,”

大概是为了转移话题,一期一振提起了三日月的事。“在本丸休养了这么久,三日月大人想必也很想来外面走走吧。”

“不光是三日月啊,”鹤丸道,“就算每天靠手合来活动筋骨,毕竟不是实战,倘若一直过着这样和平的日子,本丸的所有刀没准都会变钝呐。”

“鹤丸殿难道喜欢上战场吗?”

“倒也不是。只不过,作为刀剑……”

鹤丸突然抬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示意一期也保持安静。两人站住脚,小心谛听。

山间吹来的微风里,夹杂了些许让人不安的气息和杂音。难道是——“等等、鹤丸殿……!”

白色付丧神握住腰上的刀,从路旁跳下,轻巧顺着山坡滑了下去。一期连忙把马匹拴好,然后追在他后面。他们顺着谷底向前摸了一段路,在靠近谷口的地方,鹤丸在树木后面蹲下身。

“溯行军吗……”

一期的心脏跳加快了。他弯腰跟到鹤丸身边,两人隐蔽好自己,向远处窥探。在山谷外的开阔地上,一场战斗正在进行。鹤丸和一期看见了他们曾经的敌人,时间溯行军似乎遭遇了检非违使,刀刃相碰的铮铮声和嘶哑的呼啸声隐约可闻。

审神者脱离政/府至今,本丸自成一体,不再参与剿灭时间溯行军的作战。大概从上次的事情吸取了教训,政/府一方也意识到他们需要的只是强力且服从的工具,因此不再试图制造拥有自主意识的部队,消灭审神者和刀剑男士的计划也暂停了。

“看来打击溯行军的事情已经被检非违使包办了啊。”鹤丸低语,“这些溯行军不是对手,估计很快就会分出胜负了。”

“这一带也不再安全了,回去之后得报告主上。”一期扯扯鹤丸的袖子。“在被发现之前快走吧。”

再次看到似曾相识的战斗场面,记忆中浑身浴血、令人战栗的感觉一下子又变得近在咫尺了。然而,他们必须服从命令,隔岸观火。这种事不关己的位置变化让两人都觉得不大习惯。第二天一早,任务完成回程的途中,他们又一次经过了山谷。检非违使早已不在了,白茫茫的空地上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唯有地面散乱的爪印和深入土中的刀痕昭示着战斗过程的残酷。

“可悲的家伙们,早日成佛吧。”

鹤丸学着江雪左文字的样子,单手立掌吐出一口气。一期也有些怅然,就在这时他忽听见一阵窸窣声。“小心!!”

两人几乎同时刷地拔刀出鞘,背靠背做出防御姿态。但并没有敌人出现。随后一期看到不远处的草丛摇摆了一阵。他一点点靠近过去,拨开草叶用刀指向声音的来源。“咦!”

“怎么回事?”鹤丸也跟过来。“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他们惊讶地望着草窠。那里蜷缩着一只受伤的溯行军短刀。和其他刀种不甚相同,时间溯行军的短刀不是人形,看上去更像长角的蝰蛇骸骨。这一只大概是检非违使刀下的漏网之鱼,没有死掉,但受了伤无法飞行。见到他们,短刀大为惊惶,像走投无路的野兽一样呲着利齿,冲鹤丸和一期威胁地晃着脑袋。

“要给它个痛快吗……”

鹤丸仍然用刀尖指着对方,但一期却把刀收了起来。

“主公对我们的吩咐是,不得介入溯行军和政府的战斗。倘若杀死它,是不是也算违反了守则?”

“那怎么办?”

一期不语。他跪地查看短刀的伤势,它衔在嘴里的刀已不知掉哪里去了,模样十分狼狈,受伤的似乎是脊骨的中段,但骨骼裂开的地方并没有断掉,伤不致命。只是倘若放着不管的话,这家伙无法动弹也无处求救,估计只能在原地逐渐衰弱而死。

无论如何都是一样的结果吗……

倘若在战场上相遇,是绝不会犹豫的。但是只做一个旁观者,甚至视而不见的话,反而比作战来得还要困难啊。

“话说回来,这家伙能听得懂我们的话么?”

鹤丸也猫下腰,试着伸出手指靠近那只短刀,它以为他要抓它,张开獠牙咔嚓就是一咬。鹤丸连忙躲开。

“简直像是野猫野狗一样嘛。”他再次看了看一期,却发现吉光家的长男露出他所熟悉的那种忧心忡忡的表情。“喂,一期,你该不会——”

一期转身从行李中取来一只包裹。他打开包裹,将里面的干粮和点心拿出来,放到那只短刀身边,然后又将包袱布折叠,盖在短刀的伤处。短刀迷惑地注视着他。

“包扎一下的话,也许就能长好了。”他轻声说着站起来,转向鹤丸。“抱歉鹤丸殿,这只是我的自作主张,回到本丸我会如实向主公禀报的。既然已经看到了,一走了之实在于心难安……如果这也是违反命令的话,我会领罚的。”

鹤丸看着他认真的面孔,停顿片刻,突然伸手在一期脑门上用力弹了一下。

“唔!?”

“真是的,你还是这样啊,做事情首先就想着不要连累别人……再说要去汇报也是我这个队长,你以为我能脱得开干系吗?啊啊,简直想得出长谷部君会摆出什么样的脸。”

一期无措地揉着额头。鹤丸又说:“装食物的包裹在路上不小心弄丢了——至于被什么人捡走了、用来做什么,我们一概不知。”他低头意味深长地看了那溯行军短刀一眼,“就是这么回事。”

一期惊奇又感激地看着鹤丸,后者潇洒地摆摆手,“好啦,快走吧。”

“谢谢您。”

“别急着谢,我正在思考怎么让一期报答我呢。”

“鹤丸殿!您是在要挟我吗……”

“嘿嘿,现在才发现已经晚啦~”

 

***

本丸晚上有宴会,没有特殊情况时,所有刀剑男士都会参加,偶尔审神者也会露面,是大家尽情欢乐的活动。

“你也要去?”小狐丸看着坐起来准备更衣的三日月。“你的身体状况没问题吗?”

“托光世的福,这两天觉得好些了。”三日月拢了拢衣领,仰起脸笑着,“而且,座上没有我这个老头子,大家喝酒也会觉得缺少滋味呢。”

“你还真是好事啊。”小狐丸叹气。大典太见状便起身,“那么我先走了。”

“嗯,今天也谢谢你了。”见大典太走到门口,三日月招呼道,“待会宴会上光世也来坐在我的位置旁边吧!”

“什——!”

反对的话冲到嘴边又咽下去,小狐丸恼火地看着三池太刀点头离去,转过身见三日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赶紧过去扶着他,心里刚刚的不痛快再次被担忧盖过了。“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啦,总是自己在房间里吃饭也怪寂寞的,我也想跟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呀……”三日月还是那副无忧似的笑靥,抬手抹了抹小狐丸的眉心。“再这样看着我,狐狸也会长皱纹哦。”

“知道的话就快快好起来吧。”小狐丸捉住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胸前。只有在抱着三日月、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和发梢的香气时,小狐丸发现自己才能真正把心放进肚里,确信这个人是属于自己的。

帮三日月梳洗穿戴完毕,来到晚宴上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喔,是三日月大人!您身体好些了吗!”

“三日月,你也来了啊?”

不断有入席的刀剑们向三日月打招呼。不论是资历、实力还是人望,三日月在这座本丸里都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小狐丸默默坐在他边上,一边喝着酒一边侧眼看他与众人交谈。不知为何,三日月的精神状态似乎确实比平时要好,穿戴整齐谈笑风生的模样,可谓光彩照人。小狐丸的视线又瞥到三日月的另一侧,大典太光世坐在那,因为是头一次参加本丸的宴会,与其他刀剑也不太亲近,显得有些阴沉。然而,每当有人来问候三日月,三日月都会向他们介绍身旁的大典太。

“都是多亏了光世,这几日他一直在帮我祛病,很靠得住呢。”

“是吗?好厉害啊!”

“哈哈哈,是吧?”三日月笑道,“从前我们在足利家也是旧识,光世还有很多故事呢。”

“和之前来的那个不一样了啊……”

刀剑们议论着,渐渐的也有人和大典太攀谈起来。粟田口的短刀们也好奇围上来,前田藤四郎问:“您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与大家为敌了吗?”

“那时的事我一点也不记得了啊。”大典太叹息着,“你不会害怕我吧,前田?”

前田放心地笑了。一期一振走过来催促弟弟们快去坐好,“您的事我听前田说过,”他对大典太点点头,“弟弟从前承蒙您照顾了。”

“倒没什么——”

“喂!”后面又传来新的声音。“就是你了,新来的天下五剑!”大包平走到坐席前,不客气地俯视对方,“那个生病的老爷子已经不足为惧了!接下来我的对手就是你了!”

“哎呀哎呀,我也被小看了呢。”三日月掩口而笑,大包平背后的莺丸也是一脸笑意。“不好意思,因为这家伙是傻瓜啊。”

“说别人傻的家伙自己才是傻瓜!”

“喂喂,今天好像格外热闹啊?”鹤丸国永进来了,“原来是你的原因吗。”他朝三日月打了个招呼。

“因为爷爷我的人气比较旺。”

“真是大言不惭啊……”

“主人还来参加吗?”

“听长谷部说,主人在跟狐之助处理什么什么的,大概是不来了吧。那样不是更好吗?像现在这样,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地玩上一夜啦!”

“谁允许你们玩一整夜了?”长谷部冷不丁地在脖子后面出声,吓得鹤丸跳了起来。

不论如何,宴会的气氛很热烈,所有人都玩得很尽兴——这个说法并不准确。在周遭觥筹交错的欢笑声中,唯独小狐丸一直没有太多兴致跟大家闹腾。总是有人围在三日月旁边,而三日月对所有人也都是一样的不厌其烦,来者不拒。小狐丸无法有所表示,只能压抑着内心的焦躁。酒过三巡,有刀剑提议表演余兴节目。轮到三日月,三日月也不推辞,大方站起来拂拂衣袖。

“那么我就来为大家跳一曲扇舞吧。光世,你会击鼓吗?”

“可以。”

三日月接过小鼓交给身旁的大典太,又取了铜钵,“小狐,伴奏就拜托你们——小狐?”

 

TBC

评论(28)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