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03

03 各自的心思
接上文。小狐三日/鹤一期

ps,上一个连载的地址已经补在第一章开头了~

 

小狐丸没有应声。三日月探询地望向他,他却蓦地站起身。

“抱歉,有点累了。我先回去了。”

“是吗……?”

四周喧闹,大多数刀剑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微妙的气氛。小狐丸没再看三日月,一声不响转身离席而去;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的三日月明显怔了一拍。好在后排的鹤丸国永反应快。

“我来我来~!”

鹤丸探身接过铜钵,顺势在小狐丸空出的位置坐下,不着痕迹替三日月解了围。三日月也回过神来,没多说什么,依旧保持着微笑,转身走向坐席中间的空地,从腰间抽出折扇。

天下五剑的舞姿难得一见。鼓声一响,宴席就安静了下来。三日月跳的是平安风格的舞蹈,庄重典雅,步履平缓,加之他此刻病容全无,眉目如画,衣袖摇曳的姿态宛如天风吹动,教人赏心悦目忘却凡俗。大家都看得目不转睛,大典太一边轻敲着手中的乐器,一边庆幸在这种场合,自己也有机会可以名正言顺注视着他。

咚咚。

鼓声传到走廊,小狐丸的脚步慢了下来。是三日月开始跳舞了吧,他没有回头,双手攥紧,听着远处的鼓点。他知道三日月的舞姿一定十分美丽,此刻正吸引所有人的注目吧。那是三日月应得的,他也应当为三日月的活跃而高兴,可心里的郁闷实在挥之不去。

啊啊……我到底是怎么了!

回到房间,后悔的感觉愈发强烈。居然做出这样的事,让三日月当众难堪,自己真是太莫名其妙了!然而,这让小狐丸更加不想面对三日月了,毕竟要搪塞过去总觉尴尬,认真解释又显得小心眼。他无法可想,过了片刻隔着纸门远远听到晚宴散去的声音,只好赶紧躺下。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门被拉开了。

“小狐……你睡了吗?”

三日月问着,轻悄悄走进屋来。小狐丸闭着眼背对他侧卧,装作已经睡熟的样子,心里却忐忑不安。三日月生我的气了吗?亦或是相信了那拙劣的谎言,根本没察觉我的心思?一阵轻柔的衣料摩擦声,看来没有小狐丸的帮忙,三日月也打算自己更衣了。少顷,被子另一端掀起来,三日月像往常一样挨着他钻进被窝,缓缓吁出一口气。小狐丸听着三日月压低的咳嗽声,歉疚的同时又生出一丝懊恼。

明明病还没有痊愈……该说这家伙逞强还是怎样?自己也是个需要照顾的病人,却还想着去照顾那个新来的。而且,对大典太那家伙一副热络的样子,多少也考虑下我的心情呀……种种思绪纠缠到一起,回过神来,房间里已变得安静了。

他翻了个身,只见三日月已沉沉睡去,大约是真累了。小狐丸纠结一番,还是伸手搂住三日月肩膀,把他圈近自己,让三日月在感到冷的时候能分享自己的体温。

真是的,到底拿你怎样才好……

 

 ***

“田里缺乏惊吓啊——”

鹤丸戴着草帽,没精打采蹲在地里拿小铲子刨土。“要是跟一期搭档就好了。”

“你以为我想跟你搭档吗?”小狐丸心不在焉地采摘蔬菜。他不时直起身子,视线往马场的方向飘去。三日月和大典太今天被安排在一起做马当番,想到这小狐丸就又是一肚子火。

“那家伙难道每天都要粘在三日月周围吗!”

“这也是主上权衡之后的安排吧,不然教他天天到三日月的病房里干待着,岂不更讨你嫌?”鹤丸兴趣缺缺的样子。“不过灵刀的灵力确实管用,不是吗。”

的确,三日月的病情正在好转。事实摆在那,小狐丸也不好说什么。见他还是一脸不爽,本来也无心干活的鹤丸干脆把铲子插进土里,站起来拍拍双手。

 “我说啊……眼下最着急的应该是三日月自己吧。他之所以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肯定是不想让你过分担心。反倒是你,总这样板着脸的话,也会影响到三日月的吧。稍安勿躁嘛~”

“我已经忍着不发作了。可是跟那个新来的在一块,他好像也很乐在其中的样子。”

“三日月跟谁在一块都很乐在其中,不如说他就是那样的性子吧。”鹤丸翻翻眼睛。“月亮要发光就总会照到世间万物,你难道能把月亮给藏起来吗?”

 “打扰了,你们看见大包平了吗?”

两人扭头,只见莺丸正站在不远处的凉棚下面。“没看见,不过我们也想喝茶!”鹤丸正中下怀,马上凑过去。看到莺丸,小狐丸倒是想起别的事来。

“你也曾经在足利家待过吧?”他一边问,一边惊讶于自己之前居然没想过要打听。“三日月说他跟大典太是足利家的旧识,那时他们就很熟吗?”

“要说相熟,大家都见过面。”莺丸在凉棚的凳子上坐下,“不过那时候的三日月感觉和现在不太一样呢。好像……比起现在要更安静一些。”

“是吗?”小狐丸有些意外。莺丸捧起茶杯。

“三日月待人一向和顺,但总觉得气场和所有人都不一样,虽然也会和大家在一起玩笑,却无法知道他的内心。”

“现在已经完全变成我行我素的老爷子了~”鹤丸吹着茶插嘴道。莺丸笑起来。

“的确,如今能更多地看出他的情绪吧……之前小狐丸你被暗算的那次,他的反应把大家惊到了呢。”

鹤丸咧嘴,“没错没错,那回三日月可是真的动怒了,还对我喊‘退下!’吓了我一跳。”(*参见上个连载)

“而且好些天都不吃不喝的……从来没见过他那样。那时的大包平也是,还说要去挑战天下五剑,证明自己的实力来保护我什么的。虽然是傻话,那时候我还有点感动……”

“不管跟你聊什么话题最后都会回到大包平啊……”

他们之后的交谈小狐丸却无法再听进去了。因为他突然间意识到,三日月还有许多他所不知道的侧面。在自己从现世消失行迹的数百年间,在自己离开本丸的那段日子里,三日月是如何度过的,三日月还有哪些他未见过的样子,又是否有过其他的追求者呢?

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莺丸说:

“三日月和别人之间的交情如何,我倒没怎么留意过,不过像他那样的美人,没有人喜欢他才奇怪吧?”

“鹤丸国永!!”长谷部的声音从田垄尽头传来。“偷懒被发现了吗!”鹤丸忙不迭跳起身准备逃跑。

“有新任务了。”长谷部扫了他们几个一眼,“狐之助转达给我,主上因为要集中精力召唤第三把天下五剑,需要闭门不出将近一个月时间。在这期间任何人不得打扰。”

“上次锻造大典太也花了差不多的时间啊……”鹤丸摸着下巴。

“所以这段日子所有的外出任务维持此前的安排不变。”长谷部说,“鹤丸,你之前是跟一期一振组队远征吧?你们暂时还是继续原路线,如果有特殊的情况再跟我汇报。”

“哦哦!太好了!我这就去叫一期做准备!”

鹤丸一溜烟跑掉了,小狐丸脑中还在回想着莺丸说三日月的那句话,没有及时反应到今天的田当番全归他一个人做了。

 

***

“昨晚谢谢了。”大典太说。“为了让我能融入大家,叫你费心了。”

“哪里,我只是喜欢热闹罢了。”三日月摆摆手。“有病在身,无法加入大伙,也无法为主人效力……尽自己所能鼓舞士气,让大家安心,眼下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啦。”

大典太停下手里的扫帚,望着三日月将马匹牵出马圈,带到外面去溜达。他不太擅长和动物交流,但他发现所有马在三日月身边都很温顺,乖乖地接受三日月的抚摸,有些还会亲热地碰碰三日月的脸颊。

“这些马都很听你的话啊。”

“哈哈哈,不知为什么,我好像挺招马儿们喜欢呢。”

“你跟从前不一样了。换做以前,完全想象不出来你会做这样的事。”

“其实一开始我什么都不会,都是小狐教给我的。虽然到现在我还是不擅长种田……话说回来,从前你也没干过这种活吧?来到本丸会陆续体验很多新鲜事物的,尽情去享受就好。”

“但愿不会太给你添麻烦吧。”大典太意有所指。

“你太见外了。”三日月轻抚着马背。“从前的旧识,一期也好,骨喰也好,因为经历变故,很多都把我给忘了。有时候还是会觉得失落啊……同为足利家重宝的光世你一来,我是真的很开心。”他转过身,微微一笑。“不过说实话,我希望自己尽早好起来,一刻也不想等了呢。我也不想再让小狐日日烦心。所以,现在反而是我在给你添麻烦了。”

三日月的话婉转而又意思明确,大典太回到马棚去清理马圈的时候,不禁感慨起那些马的幸福。

『真是不可思议,水中之月,看起来明明并不远,就在眼前却永远也触碰不到。』

脑门突然一阵刺痛,干草簌簌掉落到脚边。大典太捂住额头。

咦,刚刚的话……

是在哪里听到过的……?

他皱着眉拼命思考,却什么也想不起来。随即他又想到另一个问题:三日月的病看起来确实不同寻常,自己虽然能祛除邪气,却不知道邪气从何而来。在这座本丸里让三日月生病的到底是什么?

 

***

“下一位到来的天下五剑,不知道是哪位呢……”

“这个惊吓就留到以后吧,一期,现在让我再多享受一会二人远征的感觉。”

再次穿过这片山林,鹤丸他们对道路早就驾轻就熟了。到了平坦地带,鹤丸爬上马背,把一期也拉上来让他坐在自己身前,两人骑着马溜溜达达迤逦而行。被鹤丸这样圈在双臂之间,不时近距离耳鬓厮磨,一期有些不自然,可是听着鹤丸开心地哼着鼻歌,不知不觉他也松弛了肩膀,让自己向后依靠在对方怀里。辛苦你了,就让我们再这样多待一阵吧,他摸着马儿的鬃毛,在心里默默道歉。

“鹤丸殿,如果只有我们两个的话,您说我们能否在这个世上活下去呢?”

“喔?这是私奔宣言吗~”鹤丸把下巴搁在一期肩膀上,使坏朝他脖颈间吹气。一期笑着躲开了。

“才不是。我是在想,习惯了本丸大家一同生活,有时会突然想,倘若变成独居,大概会不知该如何度日了……”

“又在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了。”鹤丸仰脸望天,“嘛,要说独居,我的经验可是十分丰富了。在坟墓里啊神社里,很久很久都看不到别的刀剑,只能自己跟自己说话……”

“对不起,鹤丸殿,我不该提这个——”

“别动不动就道歉。你看我现在活蹦乱跳的,不是都挺过来了嘛。心里有了指望,就不会害怕那些无聊的日子了。再说,还有我跟着你吶。”他们来到目的地附近,鹤丸翻身下马,一期看见他张开双手朝自己灿烂地笑着,“来~”

一期刚落地,鹤丸还没松开他,一旁的树上突然落下什么东西。马受了惊,哕哕叫起来。

“什么人!——咦,你是上次的……”

原来是他们救助过的那只溯行军短刀。看上去伤已经好了,短刀嘴里衔着一期留给它的那张包裹布,朝他们摇头摆尾。

“是要……还给我吗?”

一期惊讶地说。短刀点点头,示意他接过包袱布。仔细观察能发现,这个小家伙体型比一般的敌短刀还要瘦小一些,也许是不在战斗状态的缘故,周身也没有了溯行军刀剑那种浑浊的黑色烟气。“既然痊愈了,就不要再做改变历史之类徒劳的事情了,”一期和颜悦色地说,“好好活下去吧!”

短刀发出吱吱的声音,也不知是懂了没有。鹤丸他们牵着马向前,发现它竟然跟了过来。“喂,这下可伤脑筋了啊。”鹤丸小声对一期说,“看样子这家伙黏上咱们了。”

“他的同伴都已经被消灭了,大概也是无处可去了吧。”

他们停下脚步,一转身,就看见短刀也停下来了。“你不想回到溯行军那里去吗?”鹤丸说,“总是跟着我们,我们也会很困扰啊。”

短刀垂下尾巴,好像很沮丧的样子。沉默了一会,一期一振问:“短刀殿,你想……和我们一起走吗?”

“就知道……”鹤丸咧咧嘴。

“我们和溯行军毕竟都是这个时空中的异物。如果它脱离了溯行军,我们收留它也不会改变历史。”一期征询地望着鹤丸。“而且下次我们还会来这条路线做任务,这次回本丸先汇报一下,说不定能行。”

鹤丸摊手,“事到如此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短刀立刻精神了许多,围着他们上下飞舞一圈,此后便一直不近不远地跟着他们。“看来是活泼的刀啊……你也有兄弟吗?”一期笑着问。

路过万屋,一期进去采买东西。鹤丸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帘里。

“喂,”

鹤丸放低声音,表情依旧,金色的眼睛却骤然变冷。“我可没有一期那么温柔,谁要是打着鬼主意想利用他的好心,我可是绝对不会轻饶的。”

他的手不知何时已按在了刀柄上。

 

“说,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TBC


评论(2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