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05

05 秘密行动

 

戳这里:并没有老年代步车但以防万一

 

***

本丸夜里的灯光并不能到达四周黑魆魆的山林中。鹤丸独自一人在林间小路行走时,心里也嘀咕个不停。

“鹤可不是夜行的动物啊……真想回去睡觉……”他举起手里的灯笼。“唔,是这一带了吧?”

红白战的痕迹并不明显。白天就是在这附近,他和一期发现了那只不知怎么溜进来的时间溯行军短刀。灯笼的光晕只能照亮周身而已,他一边搜寻着,另一手也始终小心谨慎地放在刀柄上。然后他忽然停下脚步仰起头。

“原来如此,你就是这样躲过白天的搜查吗……”

短刀藏在树上。看到鹤丸,它抖掉身上树叶的伪装,灵巧地从树上飞下来。鹤丸刚想仔细查看,四周沙沙地动了起来,紧接着,他们就被刀尖包围了。

“解释吧,这是怎么一回事。”

长谷部板着脸说。

无名短刀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吓得一跳,钻进了鹤丸的兜帽里。鹤丸却咧嘴笑了。“就是你们看见的这一回事啊,”他摊开手,环视四周满脸戒备的同僚们,他们和他一样是各部队的队长。“红白战的时候,我跟一期在这里发现了它,之后它就一直藏在这了。”

“难道就是它袭击了青江?”一旁的山姥切国广说。

“应该不是。青江被袭击的时候,它已经在我们身边了。”

“但这个出现的时间地点都太巧了吧!再说,为什么它能闯进本丸四周的结界?”

“问题就在这。”长谷部说。“红白战中止之后,我们检查结界并没有出现漏洞,但根据石切丸的说法,结界的灵力比以前有所削弱。”

“为什么?”

“结界是靠主人创造的,现在主公闭关不出,平日负责维护结界的灵刀中,青江又受到了袭击。我已经试图禀报了,但狐之助说闭关时主上的灵力消耗本就很大,此时任何人都不可以贸然打断。”

“所以只能我们自己想办法吗?”和泉守垂下刀。“现在的情况简直一头雾水啊!”

“依我看,要么是外面的什么人趁虚而入,穿透结界发动了袭击;又或者,袭击者就在本丸之内。这家伙会出现在这,也是被人为放进来的。”鹤丸把兜帽里的短刀揪出来。

“你是说本丸里有内鬼吗……”

夜风从树梢上吹过。在场的刀剑们静默无声,这个推测让他们不寒而栗。一直以来,大家都相信本丸是最令人安心的地方。难道要怀疑自己人吗?

长谷部思忖了片刻。“虽然有你作证,这家伙的嫌疑也不能排除。”他指指被鹤丸提溜在手里的溯行军短刀。“得先把它关起来。”

“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有一个主意。”鹤丸低声道。

 

“请您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期一振板着脸说。

“你的口气跟长谷部一模一样啊……”

“别转移话题了,鹤丸殿。”一期透过窗格看着鹤丸,鹤丸的脸被铁栅隔开,从空隙之间朝他眨眼睛的样子有些滑稽,但一期实在没法让自己被逗乐。“为什么您会和短刀殿一同被关禁闭啊!?”

“这是对知情不报的惩戒啊……再说我关在这里,顺便也能监视这个小家伙的一举一动。”

“不是说这个——这些我们都听长谷部殿说过了,现在本丸里全都在议论纷纷——但是您昨夜里为什么要自己行动?您事先一点都没有告诉我!”

“发生了那种事,你的弟弟们都很不安吧,晚上你肯定得陪着他们走不开。好了,是我错啦,你别生气……”见一期是真的动怒,鹤丸连忙赔不是。一期拧眉瞪了他一阵,又低了头。

“真是的,当初我自顾自行动时,鹤丸殿不也是一样,因为担心我而发火吗?”

鹤丸一愣,又想起那时因为一期孤身去追赶鬼丸国纲,自己也曾朝他闹脾气。原来是在担心我的安全吗,鹤丸心里倒有一点甜滋滋的。

“对不起,一期。不过我知道夜里有巡值的其他刀在附近,不会有事的。”

“可是,”一期攥紧双手,“关于短刀殿的事,我和鹤丸殿有共同的责任,我也应该受到惩戒才对……”

鹤丸望着他垂首站在那里,知道他生性如此,从来学不会逃避责任。“靠过来一点,一期。”鹤丸从狭小的窗格里伸出手指,一期听话走近,握住他勾起的手指。

“听我说。”鹤丸耳语道,“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倘若顺利的话,就能够抓到真正嫌疑犯的狐狸尾巴。”

“要怎么做……?”一期愕然。

“时候到了一期自然会知道的。”鹤丸笑着,“所以别自责,也别挂心我的事了。事成之后,我要向主公申请和一期住双人间呢。”

一期望着鹤丸明黄色的瞳孔,觉得他才像是打着什么鬼主意。“我拒绝。”

“诶诶?!一期真是不坦率啊,对吧藤五郎。”

“都说了不要乱起名字!”一期顿了顿,“……我还会再来看您的。”

他凑近牢房的窗格,飞快吻了一下鹤丸的指尖,然后连忙走掉了。鹤丸呆立在窗内,回过神来,突然恨不得自己能马上从这里出去。

 

***

天开始转凉,第一场秋雨降临。这或许不是一个出发的好天气。但小狐丸还是决意要启程了。这两天,他跟三日月之间总像是隔了一层什么,谁都不说破,却又谁都没有让步的意思。

也许三日月在等他先改变心意吧,小狐丸把一封信放在三日月的帐子里时,不禁有些惆怅。三日月不认可的话,也唯有用这种方式了吧……虽然这样擅自离开一定会令三日月难过,但小狐丸相信,最终三日月一定会理解的。

早饭的时间还没有结束,三日月不在房间里。小狐丸清点了一下行装,最后一次环顾四周,目光停留在三日月插的那瓶花上。它依旧无声地开放着。他注视它片刻,按捺了自己的留恋,迈步走出房间。

因为下雨的缘故,走廊上他没有遇到多少同伴。不引人注意也正是小狐丸所期望的。出了庭院,绕过马厩,走近树林,他穿过湿漉漉的山坡,来到石阶铺成的道路上。小狐丸扭头望去,本丸已看不见了。

他转回身重新朝向前路,却忽然睁大眼睛。


三日月站在火红的鸟居下面,在阶梯的下段,道路的正中央,等着他。

 

 

TBC

鹤丸:为什么我和一期的戏份总是这么全年龄!抗议!(被一期哥追打)

评论(20)
热度(92)

2017-09-01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