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06

小狐三日/鹤一期



06分离

 

“不辞而别是懦夫之所为。”

三日月的声音不同寻常。

小狐丸慢慢走下台阶。三日月表情郑重,但并无埋怨之色,提醒着他必须以严肃的态度来应对。他在距离三日月几步之处停住,而三日月仍没有让开的意思。小狐丸注意到三日月肩膀的衣料已微微打湿,大约是在这儿等他有一阵子了。

“我也不想偷偷摸摸的离开,”小狐丸放平语气。“我留了一封信给你……再和上次一样争论也没有用,不是吗?”

“所以你是非去不可了。”

“非去不可。”

两人笔直地互相对视着。四下的山林在雨中一片静默,秋日的萧瑟气息很快就将席卷这里。浓绿的背景中,鸟居更显得鲜红夺目,站在下面的三日月犹如神祇般庄严。小狐丸看到他嘴唇动了动:

“那就来问问我的刀吧……你赢了,我就不会再阻拦。”

刀身随着金属音缓缓出鞘,向上挑起,直指小狐丸。三日月出击前的姿势,充满不容置疑的迫力,却又优美异常。小狐丸没有犹豫,他将行囊从肩上取下丢到路旁,同样拔出了刀。既然一场比试在所难免,他得让三日月知道,自己的认真和觉悟并非儿戏。

“开始吧。”

三条太刀刀尖相向,停留一秒,紧接着同时行动了。

自从不明原因病倒以来,三日月就一直不曾参加过手合,这也是他这段日子以来第一次重新拾起刀与人对战。尽管如此,三日月的攻击一如既往迅疾如风。小狐丸却沉得住气,一开始采取守势,灵活躲闪,避开锋芒。三日月也不退让,步步紧逼,一刀划向对方前胸。小狐丸举刀相迎,当地一声,两刀重击在一起。

“……!”

一阵异样的刺痛传遍三日月全身,让他不由得一滞。怎么回事?三日月迷惑地望向手中的刀,刀身看上去并无损伤,小狐丸也没打算伤他,可这种痛感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

他并没有很多时间来思考,小狐丸已瞅准机会再次进攻过来。

当!

再一次白刃相接,痛楚更加清晰了。仿佛刀刃所承受的冲力加诸自己身上,一直震到骨髓里,痛得人浑身发僵。三日月的视线扫过小狐丸聚精会神的赤色瞳孔,小狐丸一脸紧绷,看得出是动了真格要赢下这一局。

小狐,你是去意已决了啊……那么我也不能示弱,得对得起你这份决心才行呢。三日月这样想着,心脏也因痛感而震颤,他分不清这疼痛到底是来自身体还是来自内心。

二人都不怠慢,脚步腾挪之间,不知不觉已在石阶上下若干回合。但是,优劣之势正在渐渐分出来,小狐丸运足气力,迫使三日月不断后退;每一次格挡带来的疼痛却影响着三日月气息的流畅,让他一点点落于下风。小狐丸又是一刀砍来,他横过刀身正面接下——

“三日月,你没事吧?”

小狐丸发现了对方的异常。尽管三日月面不改色,但哪怕只是细小的皱眉、刀柄传来的微微抖动,他也能发现三日月身上的不对劲。可是,对上他的关切,三日月只是低哼一声,马上再次攻击。

是身体不适了吗?

果然,身为狐之眷属的我对你有害吗?

小狐丸心里一阵苦涩。他明白,三日月是不会主动放弃的,这样打下去只会给三日月造成负担,他必须尽快结束战斗,然后从三日月身边离开才行。这样想着,他一咬牙再次加强了手上的力道,试图将三日月逼向台阶边缘,趁三日月变换脚步重心之际,突然将其剑向上拨开;然而想不到三日月利用身体旋转的惯性,竟在空中换另一手将刀接住,再度顺势扫来。眼见三日月要跌下阶梯,小狐丸冒险向前冲去,弓身时感到刀风从头顶凌厉划过。他一把攥住三日月的手腕,将三日月拉住。

“住手吧!是我赢了。”

看着三日月被雨水湿润的发丝和渗出汗水的额头,小狐丸一时陷入迷茫。他死死握住三日月手腕,令三日月无法再挥动手中的刀,僵持之间,彼此的吐息是如此靠近。但小狐丸和三日月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伤感。

你为何如此固执!两人都作如是想。

猛地,三日月将小狐丸向后一推,挣脱了他的钳制。他们重新摆好姿态,心里都知道这是最后一回合了。三日月一跃而起,在空中挥出了这一剑,小狐丸在原地不动,当三日月的刀一半已与自己刀身交错之际,突然发动了卷击。这是需要极敏锐的动态视觉才能准确捕捉的一瞬——小狐丸的刀压住三日月的,顺时针一个强力旋转,刀光中擦出火花的刹那,他知道自己得手了。

三日月的刀离手飞出,被抛上半空,旋转着飞向后方,重重砍在鸟居的柱子上。

而两人都没有去看。胜负已定,一切都结束了。

小狐丸收起刀,重新背起行囊,再次走过三日月身边。三日月两手空空,无言地站在那,目光垂在地面。小狐丸平日里很少在对战中打赢三日月,然而这样的获胜只让他难过,他停下来,看着三日月伶仃的侧脸,这种时候的他没有办法去安慰三日月,任何亲近或是道歉的举动都没有意义。

“我去去就回。”小狐丸低声说。

三日月一动不动,也没有回答,于是小狐丸深吸一口气,迈开脚步笔直向前。他本已打定主意不再回头的,但当他差不多下到坡道尽头时,后方传来三日月的声音。

“我等着你。”

那声音很轻,让小狐丸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听到了。他扭过脸,三日月依旧站在那里,在火红的鸟居下面,阶梯的上段,朝他微微一笑。

三日月是否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他会这么做——知道这是他们必然经历的磨炼?小狐丸无从发问,胸中却被骤然膨胀的情感充满。对不起又留你一个人,但我绝不会丢下你的,我一定会找到答案,一定会很快回到你身边……这些话,倘若三日月早都知道,他又何必再说呢?

小狐丸挥了挥手,转身消失在结界交际处。三日月独自待了一阵,将嵌入木柱的刀拔出来,慢慢放回刀鞘里。

战斗残留的痛觉让四肢微微发麻。他抬头仰望高大的鸟居,感到头晕目眩。雨中的石阶看起来绵长无尽,回本丸的路是那么遥远。

 

***

鹤丸枕着胳膊侧躺在席子上,百无聊赖地用手入棒的末端在监禁室墙上涂鸦。他心里想着一期一振,不知不觉画了小小一期的笑脸。鹤丸正在给笑脸四周添上一个心形,窗外响起的声音吓得他把手入棒掉在了地上。

“等您出来的时候记着把墙壁清理干净,鹤丸殿。”

“一期!”鹤丸蹦起来,“你什么时候在这了!气息隐藏得很好啊。”

“刚刚过来的。”一期看不清鹤丸在画些什么,但心知他闲的发慌。“这是光忠殿他们托我带过来的,”将手中的几块小点心递进窗内,一期问:“需要我给您带点书籍之类的东西打发时间吗?”

“不必啦。话说回来除了你就只有光忠他们还惦记我……大家真是无情啊……”

“您又不像三日月大人生病需要探望,而且那样的话禁足的价值也没有了。短刀殿还好吗?”

“好得不能再好了。”鹤丸扭过头,他的狱友正把身体盘成一团,嘎巴嘎巴地叼着手入棒玩耍。

“不要乱啃东西,藤五郎。”

“不要乱起名字,鹤丸殿。”

鹤丸把一个点心丢给短刀,短刀开心地接住了。他自己也剥开一块,丢进嘴里。“这两天本丸里有什么新动向吗?”

“暂时没有呢。虽然听说结界还是不太稳定,靠石切丸殿和太郎殿二位来维护也很辛苦。不过远征队的大典太大人应该明天就回来了,离主人闭关结束的时间也越来越近,应该没问题的。”

鹤丸嚼着点心,没有说话。一期注视他一阵,忽然道:“小狐丸大人离开之后,三日月大人的身体情况看来还是不佳,这两天又要卧床休养了。看到他们,我最近常常在想……”

“嗯?”

“鹤丸殿……请您答应我,不会像小狐丸大人那样独自消失。”

“说什么呢,我怎么舍得——”但鹤丸发现一期的神情很凝重。

“就像决定救助这只溯行军短刀一样,那是我们共同的决定,您不需要独自揽在肩上。倘若有任何后果,请让我和鹤丸殿一起分担。”

不认真回答是不行的吧。鹤丸挠了挠脸颊。

“——可不要后悔哦?”

 

雨过之后,晚间的风变得干燥凉爽了。入夜已深,鹤丸也有了些困意,短刀卷成一团在他身边假寐,忽然间,却像听到了什么似的,警惕地耸起头来。

秋虫的鸣叫和风一同消失了,本丸变得一片死寂。

鹤丸绷紧神经。他躺着没动,手指悄悄握住了自己的刀。这时,监禁室门锁咔哒一声,从外面打开了。

 

 

TBC


评论(25)
热度(128)

2017-09-05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