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07

07 激变

这会是个陷阱吗?片刻,门外仍然寂静无声。鹤丸犹豫了一下。但没有继续等待的时间了,必须抓住机会采取行动。他屏息凝神起身,贴墙向门口移去,短刀也轻巧地跟上来。鹤丸示意它去打开屋门,它立刻就领会了。门扉旋开的同时,鹤丸抽刀做出防御姿态。

“没有人……?”

鹤丸闪身出去,心下诧异。放他们出来的家伙是谁,消失到哪里去了?他正想着下一步四处探查一番,身旁的短刀却忽然率先行动起来。

“喂!”鹤丸警告它不要乱跑,但随即意识到它很有可能是察觉了什么蛛丝马迹。只见它在走廊上盘旋了两圈,又钻到廊下,仿佛猎犬嗅着猎物的气息,然后向前飞去。鹤丸决定跟在它后面。

深夜的本丸看上去空荡荡,天空中繁星闪烁。鹤丸追着溯行军短刀绕过庭院,心里砰砰直跳。在从前,他也曾经被主人派遣单独执行过任务,但像这样的行动还是头一遭。成败在此一举,多少也给了鹤丸压力,却也令他有些兴奋。

就好好让我惊讶一番吧——

绕过了又一道走廊转角,一排寝殿映入眼中。这一带居住的多是些平安年间的刀剑男士。最靠里的一间是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的屋子,位置幽静可以免受打扰。再往后就到审神者的住处了。按说这里也是本丸最安全的位置。鹤丸放慢脚步观察情况,但同行的短刀似乎毫不犹豫,径直朝那排房屋冲去。就在鹤丸疑惑之际,他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火苗在飞。

一簇火苗从屋后升起,在空中颤悠悠地漂浮着。仔细看去,那火苗竟闪烁着蓝紫色的幽光,仿佛鬼魅一般。鹤丸大吃一惊,觉得不妙正待上前,它已落在了屋脊上,呼地一下迅速烧开去。

“着火了!!大家快起来!!!”鹤丸喊道。

与此同时他看到短刀在一扇门前停住了,扭过脑袋仿佛在等他。纵火者在这里吗?鹤丸赶上去,认出那是石切丸的屋子。他也顾不得许多,拉开门查看。

屋子里并没有人。原来石切丸临时去照看受伤的青江,今天没有在自己房间里。呛人的浓烟开始弥漫,鹤丸四下寻找犯人的痕迹,心里却已明了。外面逐渐起了喧哗,刀剑们纷纷赶来救火了。他避开房梁上簌簌掉落的火苗,连忙出去,刚下到院子里,就被团团围住了。

“鹤丸国永!”是长谷部。“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们应该还在禁闭中!”

身后“吱”地一声,溯行军短刀被其他刀剑一把抓住了,不安地扭动着想摆脱。“火灾是它引起的吗?”长谷部责问。

“我们是被放出来的,”鹤丸摇摇头,“或者说,是被引到这里来的。我想这就是凶手的目的吧——把火事栽赃到这个家伙的身上。”

他的话似乎让短刀安静了一些。逐渐熄灭的火光中,鹤丸看到院子里站满了剑拔弩张的同伴们。一期一振也在其中,脸色因担忧而苍白。鹤丸对他投以安抚的微笑,又听到长谷部问:“你看到凶手的样貌了?”

“没有。不过这场火倒让我知道他的身份了……”鹤丸放低声音,“相信我,在这个本丸里,没有刀剑会蓄意谋害其他同伴。”

长谷部看着他,彼此的目光意味深长。许久,长谷部收起刀。“我明白了。我们必须马上去面见主公。”

 

***

火苗在飞。

小狐丸看到它时,已快要走到神社参道的一半。他听见轻微的噗地一声,两团火焰在前方的空中出现,它们是澄澈的蓝色,仿佛有灵气,是前来接引他的。

此处乃稻荷神之总本宫,京都伏见。

小狐丸微微躬身行礼。那些火也抖动着,如同还礼,然后飘飘然向前飞去。它们是狐火,带领小狐丸回到他出身的本家,去拜见稻荷神明。成为刀剑的付丧神之后,小狐丸仍然受到稻荷神的庇佑,重回狐狸的世界,对他而言也并不是第一次。只是,这次他心绪重重,望着附近幽暗的山林,小狐丸不禁也产生一丝近乡情怯似的感受。

果然,作为神也好,刀也好,人也好,我的道行还不够吧……

他跟随着扑扑跳动的狐火,登上通向正殿的台阶。参天大树下,石头基座上矗立着一尊炯炯有神的青色狐狸雕像。

“三条家小狐丸,前来觐见。叨扰御前使者了。”小狐丸恭恭敬敬施了一礼。话音刚落,那雕像竟倏然动起来,眨眼化作一只年长的狐狸,在石台上面向他转过身。狐火漂浮在它两侧犹如灯盏。

“嚯嚯~这不是小狐丸吗。”狐狸十分和蔼可亲。“上次相见还是奉神灵之命,去助你恢复灵力呐。近来过得可好?”

“多谢神使,之前蒙受您们帮助,一直未能前来回礼。”

“但这次你可不是为了回礼而来吧。”

小狐丸站直身子。早被看穿了,他想。对方毕竟是稻荷神的贴身使者,修炼多年的老狐狸,比他还要老道些。他斟酌着字句。

“在下不才,有一些困惑,想要冒昧请教稻荷神大人。”

“神灵大人高高在上,不会轻易示人呐。问答的话,都是由老朽来代为传达。”狐狸纵身一跃,跳到了小狐丸面前,示意他席地坐下。“想问什么?”

“关于三日月的事——”

“哦哦~恋爱的烦恼吗。真令人意外!”

“是,呃、也不是……”面对狐狸那玻璃珠般亮晶晶的眼睛,小狐丸一时语塞。他转开视线,望见远处丛林之间掩映的大小鸟居。瞬间,关于三日月的无数回忆涌上心头,从他年少与三日月相恋至今,分分合合太多,时至今日,也依旧没能摆脱这个魔咒。是造化弄人,还是他自身过于软弱了?

“狐狸一旦有了配偶,便终生与之偕老,即便成为了稻荷神的亲信也是如此。”像是明白他的心思,老狐盘起尾巴。“你既已认定了他,他也倾心于你,还需有何犹疑吗?”

“我从未动摇过。只是……”

小狐丸深吸一口气,然后将积蓄已久的困扰一一道来。

 

***

“你们不能进去。”

狐之助挡在审神者房间的门口。

“我们也不想打扰主公的闭关,但本丸发生了这么多怪事,情况已经不容再拖延了。”身为近侍的长谷部十分执着。“请让我们立刻和主公见面!”

“办不到啊。”狐之助烦恼似的用爪子敲着地面。“主人为了召唤新刀剑正在闭关,现在是不可以让外人进入的——”

“所以要我们等到你的力量足以毁灭整个本丸才行吗?”鹤丸说。

空气凝固了。一瞬间,狐之助歪过头,似乎没有理解鹤丸在说什么,但站在鹤丸周围的近侍和部队长们脸色毫无变化,显然是早已有所准备。

“那把火,不是普通的火。那是狐灵才能制造的怪火——”鹤丸晃晃指尖,“咬伤青江的也是你吧?”

管狐显得很无辜。

“在说什么呀,难道不是那只来历不明的溯行军短刀干的吗??”

“就是为了让大家这么想,你才把它放进了本丸的结界!”长谷部冷漠道,“我就奇怪为什么结界好端端会出现漏洞,但如果是身为主人式神的你就有可能做到了。”

“今天夜里你本来是想偷袭石切丸,然后嫁祸给这家伙,”鹤丸指着短刀,它亲昵地缠绕在鹤丸胳膊上。“你的目标全都是灵力高的刀剑,因为只有除掉他们才能进一步破坏本丸的结界!”

“笑话,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狐之助原本是审神者与政/府之间进行沟通的使者式神,在这个过程中,被政/府做过什么手脚也不奇怪。审神者带我们脱离了政/府的控制,却没想到身边一直还有个潜伏的监视者……”鹤丸拔出了刀,脸色已变得凛然。“你把主人怎么样了?”

沉默。

狐之助的脑袋垂了下去。但并不是因为委屈。紧接着,刀剑们听到它发出与此前完全不同的一种邪恶的笑声。

 

“呵呵呵……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没办法了!!”

在它向前跃起的一瞬间,鹤丸的刀刃已向它头顶砍去。

 

 

 

TBC

名侦探鹤丸

欢迎狐球来到稻荷心理咨询室

抱歉一个月没更,本章完全在推剧情QAQ身体有一些状况,这样看来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在宝宝出生前完结掉了(´;ω;`)老天保佑我的宝宝能健康平安,这篇文也能顺产(。

还是要感谢给我点赞留言的菇凉们><

评论(42)
热度(112)

2017-10-06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