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08(上)

本段主要鹤一。

08 沦陷(上)

 

 

手起刀落的同时,鹤丸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安。

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但是……这么做就可以了吗?

刀光将狐之助分为两半,它立刻身首异处,脑袋无声无息地滚落到鹤丸脚边;身体也立刻软趴趴地掉在地板上。此时四周的其他刀剑男士已冲向审神者的房门。“主公,恕我无礼了!”长谷部一刀劈开拉门,几人随即涌入室内。

——除了榻榻米上有几道已经褪色的血痕之外,哪里也没有审神者的影子。

“主公……”刀剑们焦急地四下寻找,然而阴暗的房间里的确空无一人,只有审神者的各种书籍工具被翻得一塌糊涂,就像遭了强盗一般。“是那只该死的管狐干的吗,”长谷部压抑不住怒火,“主公去哪了……它到底对主公做了什么?!”

仿佛回应他们的疑问,“嘻嘻嘻……”一阵细小的笑声传来,众人不禁毛骨悚然。一直在鹤丸肩头的溯行军短刀率先发现了异状。它弓起后背,盯着地上狐之助的尸体,一副警戒的样子。

“还活着!?”鹤丸刚举起刀,紧接着,狐狸的首级竟然自己滚动了起来。

“我没那么容易死的……呼呼呼……”

那脑袋在鹤丸脚边滴溜溜滚了一圈,突然眼窝一塌,可怕地笑起来。

“就凭你们的灵力,是杀不死我的。至于你们的主人么,我也很想知道他在哪里呢~~”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做这种事!!!”长谷部吼道。

“这个嘛,刚才鹤丸国永差不多都说对了,真是值得赞赏。”狐狸脑袋仍然狞笑着。“我真正的身份是为政府效力的式神。而政府对于背叛的审神者的本丸,只有一件事要做——”

话音未落,狐狸脑袋猛地从地上升到半空中。鹤丸看到它露出了嘴里的尖牙,他别无选择,唯有举刀相迎。又是一刀下去,在砍中对方天灵盖的瞬间,鹤丸意识到了自己中计了。

“快闪开!!!”他只来得及朝其他同伴喊出这一句。

狐之助的七窍中喷出大量浑浊的黑雾,迅速向四周扩散。离得最近的鹤丸连忙捂住口鼻,但仍立刻被毒雾包围了。原来这家伙就是让三日月生病的病源所在吗……他只觉雾气直冲进自己双眼,然后便是一阵刺痛。朦胧中短刀咬着他的袖口,一个劲地将他往外拖。“是瘴气!大家赶紧离开这!!”

“鹤丸殿!!”

外面传来一期一振的叫喊,鹤丸心下一惊。长谷部他们飞快冲出毒气弥漫的屋舍,却看到了令人震颤的场面:

检非违使正在本丸各处显现。

大量的检非违使从天而降,廊前屋后已经陷入一团混战。结界被打破了,政府的犬牙终于找到了这座本丸。

“是狐之助将他们引来的吗……!”四下里放眼望去都是同伴们奋力迎战的身影,但敌人源源不断,数量越来越多,几乎要将这里淹没了。“鹤丸殿!”混乱的刀光中,熟悉水蓝色头发似乎一闪而过。鹤丸想要仔细寻找,视野却开始模糊起来。

“您没事吧,鹤丸殿!!”一期三两步挥开面前的敌军,赶到鹤丸旁边。“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我们需要让近侍长谷部殿做出决断……鹤丸殿?”

他注意到鹤丸的姿势不太对劲。

“一期……”鹤丸捂住眼眶,“我看不到你在哪……”

 

***

兵器的撞击声,叫喊声,门板倒塌声,敌人的咆哮声。

周围的所有声音杂糅成一片,向着鹤丸倾泄。他背靠廊柱一手徒劳地扶着自己的刀,如同站在汹涌的海波正中,不知道下一个潮头从何处打来。鹤丸发狠用力揉搓双眼,但钻心的疼痛直达眼窝深处,而视野里仍是一片漆黑不见起色,这让他的心彻底乱了。

一期几乎是一下子就明白了鹤丸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正值危急关头,他简直难以相信会这样雪上加霜。但是,鹤丸殿此刻应当比自己更加不安吧?一期深知这一点,他不可以流露出任何软弱,他只能用力握了握鹤丸的手臂,所有的感情都在这个动作中传递了。

“鹤丸殿,你站在那不要动!”一期将恋人挡在自己身后,挥刀不断杀退向他们袭来的敌人。鹤丸只听得刀声叮叮当当在自己周围回响,知道一期正拼命保护自己,更深恨自己为何派不上用场。

敌人的数量太多了,而且还在增多,重重包围让一期几乎没有喘息之机,“必须堵住他们显现的源头,否则本丸很快就会——”

“是那个狐之助!”鹤丸将手中刀柄攥得如同要碎裂,“但那家伙释放的瘴气太浓烈,我们根本靠近不了,也没法遏制住它!”

一期扭头望向审神者屋敷,从那道门中仍散发出不祥的黑雾,侵蚀污染着本丸的空气。这时他听到了弟弟的呼唤声:“一期哥——!”

是五虎退的声音,仿佛带着点哭腔。一期奋力一刀将敌人甩开,但庭院里乱作一团,从这个距离完全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弟弟们在找他,或许遇到了危机在寻求他的救援,这念头让一期心急如焚。

“你去吧!”鹤丸叫道,“别管我了,快去帮你弟弟他们吧!!”

“不行!我离开了鹤丸殿你怎么办!”

“我没事的!”

“别逞强了!!”一期声音里的激动不似往常,“我不会走的。我不能丢下你不管!!”

他痛苦却斩钉截铁的声音像钢针刺进鹤丸心脏,让鹤丸浑身一震。明明不想让一期面临这种两难选择的,永远也不想……感动、罪孽感与无法言喻的巨大内疚简直要逼疯了鹤丸,他多希望自己哪怕能够斩杀一个敌人,让他发泄胸中的这股郁愤,抑或立刻蒸发,不再成为一期的牵累。就在这时鹤丸感到胳膊被什么缠住了。“藤五郎?”

短刀用尾巴固定住他的胳膊,仿佛在调整方向,然后忽而向侧后一扯,鹤丸手中的刀随之划去,只觉应声砍中了一具躯体。敌人的血喷到了鹤丸手上。

“你要充当我的眼睛吗,藤五郎?”鹤丸惊奇道。

又一次,短刀指引着他,让他成功击中了来犯的敌人。这样的“盲打”对鹤丸来说还是头一次,但他本就心性机灵,很快找到了配合的要领。这样一来,鹤丸至少可以实现一部分有效的自卫。然而由于他们在原地很难转移,身陷消磨战这一点仍无改变。一期的喘息声渐渐听得明显了,鹤丸与他背靠背作战,脑内急迫地思考着如何脱身。就在此时——

“趴下!”一个声音从走廊那端传来。

“三日月?”鹤丸还没说完,就被一期一把拉住,两人同时扑倒在地。明亮的新月形刀风从他们上方锐利扫过,荡平了整条走廊上的敌军,连同廊柱一起斩作两段。房屋在他们面前倾斜,坍塌了。

烟尘中,一期看到了三日月的身影。三日月衣着单薄,夜色里更显苍白,显然是从病榻上起来迎敌的。但他的声音平静一如既往。

“带鹤丸到你弟弟们那里去吧。这里就由我来。”

 

 

TBC

狐之助是管狐这设定来自活击。(真有这么胖的管狐吗233)

评论(21)
热度(95)

2017-10-14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