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11

本章主要讲三日月这一边的剧情。

11 过去的倒影



大阪城外。

“三日月殿?”看到来人的瞬间,一期一振脸上明显闪过惊讶。“您怎么来了?”

“只是想要来看看你们。是否时候不妥呢……”

三日月的目光扫过阴云笼罩的城楼。一期一振听出他话中之意,只是苦笑摇头。“哪里的话,鲶尾和骨喰一定也很乐意见您。宁宁大人近来可好?”

时值丰臣军与德川军大决战间隙,经历冬之阵后,大阪方的颓势已更加明显。三日月此行从京都来探望旧友,彼此也都知道未曾明言的那层事实——丰臣家大势已去,倘若最终战事惨烈,这一面或许便是生死之别了。

两人寒暄过后,便也默默无言,一道走向城中。三日月明白一期一振身为丰臣的宝刀,此刻必然为闷守孤城而怅烦,自己远离这场纷争,也很难宽慰对方。街道上弥漫着兵临城下的紧张气氛,正行走间,忽然听到谁唤了一声:“三日月大人!”

他们看过去,却是一张从未见过的年轻面孔。大约是不知名的普通刀剑,外表朴素无华,从举止来看却是经历过实战洗礼,眼睛里有一种不管不顾的神色。

“请恕在下唐突,但在下只希望能对三日月大人说上几句话……恳请二位大人恩准。”

一期一振起初有些吃惊,不知是什么状况,但很快像是明白了什么,面色顿时微妙。“那……我先走一步了,三日月殿。”

三日月点点头。待一期走远了,他转回视线,静待对方开口。其实,他大概已经猜到自己会听到些什么了。

”三日月大人……”

无名刀没有自报家门。单独面对三日月时,他似乎变得局促了,在三日月那雍容高贵的气息面前多少有些踌躇。停顿了一下,仿佛再度鼓起勇气,躬身道:

”请允许我向您表达爱慕之情,三日月宗近大人。”

三日月定定站在那。上百年间,因为他美丽又孑然一身,许多刀剑都曾向他表示过好感甚至展开追求,当中也不乏名刀。尽管最终大家都是徒然无功,如这样的告白却还是没有断绝,他已见惯不怪。

对面的青年抬起头,见三日月并没有拂袖而去,神情仍是那般平静柔和,不禁松了一口气,又接着说下去。

“自来到丰臣军中至今,我有多次得以远远地注视您,您确如天上的月亮一般,高不可攀,光辉皎皎,只要能够看到您,便让人忘却所有烦恼。我自知只是个低微的无名小卒,根本配不上您这样的存在。因此我不求能得到您什么回应,也绝不会对您有任何纠缠。只不过是想在出征之前,将这份心情表达出来而已……单方面的打搅了您,还望恕罪。”

三日月只是笑笑。“你并未冒犯我,不必多虑。”

他如此淡然,对方却露出心满意足的神色。

“在下为丰臣家效力,很可能下一战就将折损于沙场。感谢您让我得以了此心愿,能像这样当面与您说话,我已死而无憾了。三日月大人……愿您宝刀长存,永世如故。”

年轻的刀剑再次深施一礼,便毅然转身而去。三日月望着那个不知名的背影,此时脸上才浮现一丝哀伤。

“祝君武运昌隆。”

他来到内城入口时,一期一振正在那里等候。“您还是这么受欢迎啊。”一期微微笑道,见三日月没有否认,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哈哈哈,”三日月却是有些惆怅的样子,“如此的青睐,只希望不要再有了呢……”

“莫非……”一期一振觉得他话中有深意,不过一期心地纯正,对他人的风花雪月也不爱窥究,只随口道:

“三日月大人属意的伴侣,想来一定是神仙般的人物吧。”

 

为什么,会想起这些事来……

三日月的睫羽抖动了一下,视野里仍是一片昏花。身体不听使唤,耳朵里回响着自己浊重的呼吸。

宝刀长存,永世如故吗。

为什么他们都对三日月宗近报以这样的期望,仿佛他真的是那月亮,理所当然要高高挂在那里,光芒不灭,供所有人仰望……他们轻易地失踪,死去,忘却,可他呢?那数百年夜空中的寒冷,只有他忍受,那些告白的重量如遗言,只有他背负,只有他记得——可他又是为谁?

“还是与政/府合作吧。”嗡嗡地传来狐之助的声音。”否则……你这样的名刀,实在可惜了。”

“就算你这么做,也只会从我这得到和长谷部一样的答案……”三日月头痛欲裂,长期的瘴气侵蚀加之这一战的耗损,此刻身上毒性已让他连支起身体的力气都没有。但他依然唇边带笑。“与其做无用功,倒不如陪我聊天解解闷吧,老年人很容易寂寞的啊……”

“你果然是个软硬不吃的家伙。”

“我不似长谷部君出于忠诚,只不过确实没有你想要的情报而已。”三日月悠悠喘了口气,”说起来,你也算与狐狸沾亲带故……想蜻蛉切为了村正妖刀的偏见,常常苦于辩解,你却不在意让同族背上作祟的恶名么?”

管狐撇撇嘴。“我是式神,被政府造出来的下阶灵体罢了,与那些真正的狐狸毫无关系。我坏了狐狸的名声,稻荷神还管不着。”

“原来如此。你和我的那只大狐狸不一样呢……”三日月眸中闪动,”我曾询问过狐狸的世界是怎样的,却未能得到解答,想来那边与现世必是殊途,不然或许我也会动身去寻找吧……”

“不要啰啰嗦嗦说这些有的没的!”狐之助愈发烦躁,一旁伫立的检非违使手持烧红的刑具向三日月逼近,但管狐忽然又意识到什么:”莫非小狐丸去了稻荷神社?”

“不管他去了哪儿,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找我。几百年了,一直这样相信着……”三日月答非所问,更像在自言自语。“总是我在等他,真是不公平啊。”

在小狐丸从历史长河中消失的那漫长岁月,他倦怠过,绝望过,甚至想过要到狐狸的世界去寻找那个人的踪迹,但又一度压抑了自己的感情直至成为习惯……如今呢?熬过了,想通了,哪怕短暂的团聚后小狐丸又再次离自己而去,三日月也还是选择了放手,因为他知道,小狐丸必须独自迈过内心的那道坎,才能坦然与他长相厮守。

只是自己能否撑得到那时呢……

狐之助不知道他的内心,仍自顾自念叨着。“我不是真正的狐之眷族,无法进入稻荷神的灵域……不过既然如此,只要将你攥在手里为质,再设下罗网,不愁小狐丸不自己回来——”

“不用你费心了!!” 

小狐丸怒吼一声,踹开门板一跃而出。

他挥刀斩开检非违使,直奔三日月而去。三日月头垂在地板上,如受伤的蝴蝶般微弱抖动了一下,小狐丸赶紧将他抱起来,靠在自己身上。“三日月!”

狐之助显然没有料到他们这么快就回来抢人,但它也不是吃素的。一声尖厉的嗥叫,整个大锻冶场便震动起来,滚烫的炭火翻倒倾泄,被召唤而来的敌人瞬间从外面突入屋内。小狐丸正在战意盛处,大开大合几个劈砍将冲过来的敌军击杀,但他护着三日月,加之此处瘴气浓重,终究不能随心施展。招架之际,一道灵光如闪电袭来,驱散了他们四周的毒雾。

“没事吧!”大典太赶到三条太刀们身边。这时,外间传来了药研的声音。“四把本体也都找到了!咳咳咳……”然后是大包平闷住的喊声:“快过来,马上撤退!!!”

小狐丸将三日月打横抱起来。大典太却不回答,眼睛只盯着隐藏在敌群后的狐之助,正是它不断释放出的瘴气让同伴们寸步难行。

只有我能除掉它。倘若能在这里除掉它的话……

小狐丸只觉眼前银光一闪,一把接住,定睛看去,竟是大典太的佩刀。“喂!!”他本不打算恋战,但看到大典太竟然丢了刀徒手冲向前面,一时惊住了。”你做什么!太乱来了!!”

检非违使纷纷向大典太围拢,他却视若无物,一拳将其击倒,以血肉之躯突入敌阵。但纵然他蛮力过人,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刀丛夹击中全身而退。“你——”看着大典太仿佛自我牺牲般的举动,小狐丸一时不知所措。大典太的灵刀像护符一般,在小狐丸手中散发出清冽的气息,将他和三日月与瘴气隔开,而那本体的主人却如同求死,刀斧加身不肯后退。他感到怀中的三日月挣动了一下,忙一低头,只见三日月毫无血色的嘴唇翕动着,眼中亮光一闪而过。

“光世……你不欠我的!”

 

他只说了这一句,声音轻如幻觉,但大典太似乎听到了。刹那间,小狐丸明白了三日月的意思,也明白了大典太孤注一掷的原因,也是在这同一刻,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三池!!”他大喊一声,甩手将自己的佩刀抛出。

大典太深陷敌人包围,身上已多处受伤,三日月的话惊醒了他,转身间,受稻荷神加护的那把刀正凌空朝他飞来,大典太下意识向它伸出手,突然,这一幕如火焰融化了记忆的冰封,他曾拼命回想的所有那些残缺的片段全部汹涌而出,汇合在了一起。

『你们对我尽可以品头论足,但我不会容忍你们对他说三道四』

『恨光世吗?不,我不恨你,也不曾恨过任何人……』

『心中有所思之人,是件好事呀』

原来……原来是这样,那曾经发生过的,是他的又不是他的,是罪过是负担,但也是充满真实的、无法重来的经历。

三日月说,不需要他偿还什么。

正因为越是为了偿还,亏欠得就越多。

无法控制的恶意,和无法回应的好意,三日月都不希望它们再增加了。

外面药研和大包平还在喊着什么,大典太纵身接住空中落下的太刀,回手猛力一挥,即时将扑上来的敌人砍作两段。这是不同于他的另一把利刃,刀锋上包裹着属于狐的灵气,却又拥有不输于任何人的骄傲和优雅——大典太一向认为自己与狐狸相性不合,但在这危急关头,他发现,一直被身份和成见所拘泥的是自己。

“快走!!”

小狐丸护着三日月跳到院内,大包平和药研已架起长谷部等在那里了。大典太挥动三条家的宝刀为自己杀出路来,余光能看到那狐之助的魅影,但已不能再追过去了。他赶到同伴们身边,队长手中的鸠鸽几乎同时展翅,风障卷地而起,视野中的本丸立刻变成了一团看不清的色块。

呼呼风声中他们如同在飞行,但也只是一眨眼,脚底就重新触到了坚实的地面。小狐丸眨了眨眼睛,发现他们已经成功回到了临时营地,耳边大包平叫着:“快过来帮忙!有重伤员,拿担架过来!”

大家见到长谷部的样子都露出痛心之色,手脚利索地抬了伤员与药研一道去了。小狐丸沉默地查看着三日月的情况,在他们对面,大典太以膝触地,似乎还停留在恢复记忆的心潮跌宕中。直到小狐丸伸出手。

“给。”

大典太抬起头,小狐丸手里握着他的佩刀,目光沉稳地直视他。于是大典太也举起手中的刀,两人将彼此的佩刀交换,各归其主之时,他们的恩怨也随之彻底结束了。

“大典太光世!”火爆脾气的队长还没忘了履行自己的职责,“你那是怎么回事!?”大包平过来抓住三池太刀不放,“我三番五次说过不要恋战,为什么不服从命令!你给我解释一下!!”

被他这样责问着,大典太和小狐丸却是互看了一眼,都露出了一丝笑容。一旁莺丸俯下身,想从小狐丸手里接过三日月,但小狐丸没有马上松手。他摸了摸三日月冰凉的脸颊,将三日月更紧地贴上自己心窝。而三日月,正如目送他出门修行那天一样,只是微微展颜。

“小狐……欢迎回来。”

这些天以来所有的千肠百转,在重新拥抱对方的实感面前,全都得到了解脱。

 

TBC

 

评论(2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