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12

 小狐三日/鹤一期

12 凛冬降临

  营救行动成功之后,大部队又进行了几次迁移,终于决定在山中落脚。这期间,三日月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不过陪伴在侧的小狐丸能看出,三日月的身体正在恢复,也许是因为远离了瘴气,来到清净山林里,对他的治疗大有裨益,因此反而比那些受了皮肉伤的刀好得更快。只要没有别的任务,小狐丸就一直守着他,这天也是刚刚领了配给品,就马上返回与三日月的住所,走到近处却发现三日月已醒来,正披衣眯着眼坐在屋檐下晒太阳。

  他们所在之处是深山中的一处废寺,年代久远之故,屋顶野草萋萋。将屋宇大致修整之后,伤员们被安排优先住了进去,其他刀剑则在附近的岩洞中安营扎寨。

  见他回来,三日月嘴角扬起,仿佛还没完全睡醒似的,迷迷糊糊地朝他挥手。小狐丸好笑之余不禁心生怜爱,走过去为三日月理了理头发,手掌停留在三日月脸上。比起刚被救回那日,三日月光滑温暖的皮肤已恢复了血色,也不像当初那样动不动就出冷汗咳喘不止了,这些变化让小狐丸十分欣慰。他将配给品放到一边,挨着三日月坐下。

  “那是什么?”三日月好奇道。

  “刚领回来的一些日常东西,每人都有的。”小狐丸见他探询,就将包裹拿到膝上打开来,“眼下资源紧张,也难为负责军需的那些家伙能弄到这些……”

  “不是的,”三日月却指了指他放在地板上的另一样东西,“是说那个啦。”

  “啊,这个……”

  小狐丸将他所指的拿起,有些不好意思。那是一截木材,多余的枝杈已都被削掉了,原本他没想告诉三日月来着,结果这个人还是那么眼尖。

  “回来路上看到觉得材质不错,就裁了一点,想拿来削制扇骨。”

  “是要做折扇吗?”三日月笑道,“小狐,现在已差不多是冬天了哦。”

  被他这么一调侃,小狐丸更加后悔让他发现,忍不住没好气地轻敲一下他的额头。“是想做来送给你的啊!”

  三日月微微一愣,小狐丸趁机做出赌气的样子,嘀咕道:“不想要就算了……”

  他悄悄瞥了身边人一眼,却见三日月低下头,唇边是掩不住的笑意。

  “小狐送的东西,我都喜欢。”

  两人一时无言。暖阳洒在他们周围,空气再度变得十分安稳。尽管这里环境简陋,与本丸不可同日而语,但似乎对他们来说没多大的不同。小狐丸盘腿坐着,取出小刀开始加工手里的木头,三日月则靠在他背上,继续享受着宝贵的日光。

  “说起来,从前用的那把扇子,也是小狐给我的礼物。还有其他很多东西……”

  “全都丢掉了呢,”小狐丸吹开木屑,“本丸被占领,那些家当也都损失殆尽了。”

  “身外之物毕竟容易纷失,也是没办法的事。”三日月叹道,“不过也是因此,我才能得到小狐新的礼物啊。”

  最宝贵的东西是他们彼此——只要还拥有对方,再多的纷失也都是小事了。

  “修行……还算有收获吗?”

  听他这么问,小狐丸的手稍一停滞。现在想来,他们之前的争执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

  “是啊,”他平静地说,“不过因为主人和本丸出事,我临时中断了修行赶回来的。”

  他感到三日月的身体在背后轻轻绷紧,但旋即又恢复放松。“即是说,过后你还要去远方继续修行了?”三日月不动声色地问。

  小狐丸知道三日月的大度,哪怕自己再说要走,他也不会阻拦。因此也不想再逗弄三日月,害他徒然伤感。

  “稻荷神的侍者说,我的修行乃是心之修行,在哪里都可以进行,恐怕要持续一辈子呢。”将手中活计放下,小狐丸转过身子,让三日月能近距离看到自己的双眼。“至于修行的效果,就由三日月殿来监查吧?”

  这故意放郑重的敬称,却让三日月开心地笑了。

  “恭敬不如从命。”

  见他明眸闪动凑近来,小狐丸不禁动情,俯身吻了上去。三日月似乎也早等他这样做,甘之如饴地闭上眼睛。温存了一阵,等回过神来,发现和泉守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一副不知该走开还是该靠近的尴尬表情。

  “呃……打搅你们了。”见他们注意到,年轻的队长之一挠挠头。“刚刚我们开过了会,关于下落不明的鹤丸国永跟一期一振……”

  他简要传达了军议的内容。和以往一样,大家还是很重视三日月的意见。而且鹤丸和一期从传送点消失的时候,三日月也是目击者。

  “那两人多半是被传送到错误的地点去了。我们都觉得不能丢下他们不管,但眼下要动手搜寻他们的下落,风险也不小。”

  这次营救行动让敌人知道了他们在使用审神者的鸠鸽,此时漫无头绪地派人出去四处寻找,会增大暴露的可能性。一旦被循迹发现这里,全员再想突围转移就比上次困难多了。

  “话虽如此,总得想办法跟他们取得联系。”三日月道,“倘若不是鹤丸国永提前发现那狐之助的异样,设计引出了它,或许我们所有人都会在某夜的熟睡中遭到屠戮,连防备的机会都没有了……都是多亏了他啊。”

  “要是有更安全的方法来找人就好了。”和泉守苦恼地皱着眉。“能问问主公吗……”

  “根据之前那封飞鸽传书,审神者也是元气大伤无法动用多余的灵力,正躲藏在不知哪处。“小狐丸伸手将三日月肩头披着的衣裳盖好。“现在只有主人能单方向联络我们,让我们无法去找他,也是出于保密的考虑吧。”

  “就是说只有靠自己了吗……”

  三人都陷入沉思。小狐丸望着对面山谷中雪白的飞瀑。换做以前,他几乎没有担任过队长,也很少参与本丸大事项的决策,属于那种善于切实完成任务但本性闲散的刀剑。不过这次经过危难,小狐丸也在试着让自己更主动地发挥能力。

  说起来,出事之后,审神者的鸠鸽最先找到的是他,而不是远征队……难道是因为对他的信任吗?

  突然,小狐丸灵光一现。“稻荷神的灵域!”

  “什么?”和泉守一头雾水。

  “主人的信鸽如果在狐狸的世界中飞行,敌人应该是发现不了的!”小狐丸说着,心里愈发亮堂起来,“主公之所以让鸽子飞去找我,也是因为那时只有我在稻荷神域中修行!”

  “的确,审问我的时候,狐之助也提到它无法进入稻荷神的地盘……”三日月点着头。

  “它毕竟是歪门邪道,也自知不会被稻荷神明接纳吧。”小狐丸笑了笑,“我们正可以利用这一点。而且稻荷神统领的狐狸们遍布各个山野,触角可是很广的,要借它们的眼睛来找人,也更方便些。”

  “哈哈哈,以狐之道,还狐之身。”三日月打趣。

  “这主意可行,只是还要借助你的关系了。”和泉守说,小狐丸却摇了摇头,“这里跟狐狸有关的可不止我一个……”

  他又提了些建议,和泉守一副受益匪浅的样子,说要再跟其他队长们商量一下具体的方案,道了谢就告辞了。回过头,小狐丸看见三日月正用一种崭新的神情瞅着自己。

  “总觉得自从修行归来,小狐巧思颇多,变成‘智多狐’了。”

  “我也不只是块头大而已啊。”小狐丸学着三日月的口气,“老年人更要多动脑筋,不然会被别人甩下呢。”

  虽然都是玩笑话,但三日月已然看到了他的成长,这是最让小狐丸高兴的。而他那种“绝不会落后于你”的熠熠神采,也令三日月倍感欣慰——在他们之间,因为不对等而产生的焦虑感终于消失不见了。

  日色西渐,谷中空气也变得有些冷了。小狐丸便收拾东西,催三日月回到屋里去,后者看了看天空,轻叹:“冬天就要来了……”

  真的能够抢在敌人和北风之前,将鹤丸他们找到吗?

  

  ***

  “喔喔~已经开始封冻了。”

  鹤丸手里拿着一根长竹竿,试探地在冰面上敲了敲,估量它的厚度。一期扭头看见他,颇像一只踮着细长脚胫准备下水的白鹤,不禁忍笑。“当心掉下去啊,鹤丸殿。”

  “没关系!有藤五郎跟着我。再说最近一段日子差不多已经习惯,走路越来越顺当了。”

  鹤丸收回竹竿,当作盲杖拄着,一路敲敲打打向前。短刀陪伴在他周围,遇到障碍物,便会飞去提醒他。算算日子,本丸兵变至今,差不多过去一个月了。鹤丸一直表现得精神振作,让一期一振钦佩之余也有些心酸。

  “从气候来看,这里大约是在北方的某地吧。”他嗅到空气中的潮锈味道,心想或许夜里会下雪也说不定。“彻底封冻之前,需要多储备一些粮食才行……”

  鹤丸感叹,“我们简直像一对贫穷的夫妻,在为生计发愁。”

  “是啊……”一期淡淡笑道。他正把此前支在这里的网子和鱼篓收起来,鹤丸则是背着一筐采摘来的蒲苇,拿回去编织些日用品。从本丸逃出来时他们身上一点盘缠都没有,好在附近住着的溯行军刀剑们不计前嫌,倒是帮了他们不少。

  这样就可以吗……失去任务和目标,只像人类一样活着?

  倘若不再需要与历史修正主义者斗争,不再为大义名分而战,刀剑男士存在下去的意义又是什么?只是保卫审神者的私人武装而已吗?

  偶尔,一期和鹤丸也会思考这些问题。但眼下还是活下去的问题比较迫切。

  晚餐是一期做的,只是一些山野疏食,但鹤丸知道他已经尽力了。饭后,鹤丸将火塘捅得更热乎一些,然后拖出被褥来铺开,一边竖起耳朵听着一期忙来忙去。一期将白天收集来的柴火码放好,又将晒干的蘑菇木耳等食材收起来,回到鹤丸身边时,带进一身的寒气。“果然下雪了呢。”

  虽然是雪夜,溯行军们仍有人在担任警戒巡视,藤五郎似乎也出去了。鹤丸将一期拉到身旁,用并不厚实的被子将彼此裹在一起,不知是不是因为下雪的缘故,屋内外变得分外安静。一期将头靠在鹤丸肩上,鹤丸心知他劳累,轻轻揉着他的手臂,触到一期手掌,却被他躲开了。鹤丸心里起疑,又去抓,一期拗不过,被他握住手指。

  “这是怎么弄得……”感到一期因为手上的伤口而瑟缩,鹤丸软下声音。

  “干活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罢了。”一期并非笨手笨脚的人,但操持这些粗活对他来讲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上手的。看见鹤丸脸上的表情,一期反过来宽解道:“这种小伤两三天就能好了,比起我,鹤丸殿的眼睛才更需要休养。“

  话一出口他又觉失言,但看过去时,鹤丸倒也没有郁郁寡欢,只是停顿了一会,问:

  “……你后悔了吗?”

  一期愣了半晌才想明白鹤丸的意思。曾经,他担忧鹤丸独自揽下风险和责任,要鹤丸保证,不论做什么,后果两个人共同承担。那时鹤丸只是笑着说“可不要后悔哦”。

  没有想到的是,这家伙看上去玩世不恭,对那个约定却是相当在意的。

  这也是鹤丸不轻易流露的胆怯一面吧。

  一期望着鹤丸失焦的金色眼睛。那里面映着他的影子,可鹤丸却看不见他。尽管如此,鹤丸还是努力做出注视着他的样子,这让一期有些好笑,又随即充满了柔情。

  “那么,为了不让我后悔——”

并不是合格的车但以防万一

TBC

可怜的藤五郎只能出去玩雪

感觉完结有望!o(≧口≦)o

评论(29)
热度(125)

2017-11-19

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