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13

鹤一期/小狐三日

13 反击的决意

 

“呼~还真是忠实的护卫啊。”

终于摆脱了短刀的纠缠,被鹤丸和一期让进屋子里,鸣狐的狐狸舒了一口气坐下来。“在下的毛发都被弄得乱七八糟了……”

“抱歉抱歉,藤五郎大概误以为你是狐之助了。”

“人家是正经狐狸!一期,你还好吧?”

“没事的!只、只是……”一期想要跪坐下来,却因为腰身酸痛趔趄了一下,鹤丸赶紧扶住他。“只是昨夜不小心受凉了。”鹤丸撒谎道,一期的脸红了。

狐狸怀疑地瞅了瞅他们。

“看来这段日子你俩也过得不易啊,不过大部队那边也是条件有限……”

简单交换了彼此掌握的情况,一期得知弟弟们都平安无事,心宽了不少。

“敌人眼下也加大搜索的力度了,我来的路上有好几次险些碰上了那些飞来飞去的怪火。那家伙虽然只是式神,法力倒是不小……大家之所以派我来,一是因为我能随时躲进稻荷神的结界里,二是我目标小,不容易引起注意。”小小的使者蜷起身体,凑近火塘,梳理着烤干的皮毛。“万幸万幸,还是让我先找到你们了。”

“但反过来说,这里被敌人发现恐怕也只是时间的问题。”鹤丸托着腮。

狐狸点点头,“所以呀,二位赶紧收拾一下,还有你们的小护卫也是,我带你们回去跟大伙会合。”

两人都没有马上回答。一期望向同在屋里的溯行军短刀,小家伙正在绕着火塘上方的横木飞来飞去,似乎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倘若我们走了,这附近剩下的原溯行军刀剑会怎么样?”一期问。

狐狸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个问题,一时发呆。但一期一振心里知道答案。被政府方面找到的话,这些刀剑全都会被毫不留情地处理掉……

“喂喂,难道你们要把他们都带回去?”鸣狐的狐狸站起来,“办不到的啊!用主人留下的信鸽,传送不了多少人的,而且这样一来被发现的危险就成倍增加了!再说,我们那边要如何安置他们——”

它一个劲地絮絮叨叨,也没人去打断它,因为它说的道理鹤丸跟一期都明白。就像当初他们救了“藤五郎”一命所带来的连锁反应,心软是否还会造成无穷无尽的麻烦,他们无法预料。但是……

“以前,在本丸,长谷部殿曾有一次问过审神者,检非违使与我们的区别在哪里。”

一期的手掌在膝盖上慢慢攥成拳。“我记得主公是这样回答的——维护了历史的正确,就意味着有人要为此死去,有刀剑要为此灭亡。这也是我们所导致的后果。但与检非不同的是,我们会为此而心痛。”

正是因为在取舍面前会产生灵魂的煎熬,会想办法去背负、去超越那些伤害,刀剑男士才是有血有肉的存在。

“你的意思是……”狐狸不安地搓搓鼻尖。“不能放着不管?但这样一来你们该怎么办?”

“我们不走。”

鹤丸平静的一句话,连一期也朝他投去惊讶的目光。在狐狸反驳之前,鹤丸坐直身体,脸上挂上一丝微笑。这让一期意识到,鹤丸并不仅仅是在支持自己的意见,而且是有了新的主意。

“不仅不走,恰恰相反,还要让大家到这里来……”

 

***

鹤丸将构想仔细告诉了使者之后,狐狸没有多耽搁,马上回去复命了。它从屋里一消失,一期就站了起来。短刀已经从屋梁上飞下来,出屋去了。

“那么我去——”

“我也去。”鹤丸似乎知道一期要反对,抬起一只手阻止他。“你想说我的眼睛这样,不方便是吗?但这是我出的计策,其中艰难的部分,我不能不在场。”白色的付丧神从怀里取出狐狸留下的药珠,在一期眼前晃了晃。“再说,有了这个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啦……”

大家知道鹤丸受到瘴毒而失明,在鸣狐的狐狸出发前,大典太等灵刀们利用自己的灵力制成了结晶体,让它给鹤丸捎过来。

“能快点好起来就好了。”见鹤丸一脸坚决,一期也不废话,牵住了他的手。

外面依然大雪纷飞,村庄差不多被皑皑白色所湮没。两人互相扶持着在雪窝里前进,直到走进村中的一片空地。已经有不少他们的邻居被短刀唤来,等在那里了。一期望着这些冒雪站在那的原溯行军,在洁白的映衬下,这些因为曾经的愿望而扭曲了外形的刀剑们默然而立,显得格外苍凉。一期和鹤丸在他们面前站定脚跟。

“诸位。”

一期斟酌着开口。“你们大概已经从短刀殿那里听到消息了。政府派出式神和检非违使四处搜索,或许不久后就会到此处来。所以想提前告诉各位,如果不想被卷进危险,就请尽快转移,离开这里!给你们带来麻烦,真是万分抱歉!”

他向对面俯身鞠了一躬。四周一片寂静,溯行军们似乎无动于衷,这让一期有些无措,不知他们是不是在生气。这时鹤丸在一旁大咧咧地接话:

“不管我和一期来没来过这,检非迟早是会发现这里的。虽然很感谢你们的帮助,麻烦却不是我们引来的,不要怨我们哦。”

“鹤丸殿!您怎么能这么说……”

“本来就是事实嘛。”鹤丸满不在乎似的把刀拄在地上,“只要与政/府为敌,就不可能安安稳稳躲一辈子,本丸被攻破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苟且偷生是不会长久的啊。”

一期是礼貌周全且为他人着想的类型,虽然也知道这些,但无论如何是不会说出口的。他责怪地望着鹤丸,却突然想到,莫非这也是鹤丸的激将法?这时,对面领头的大太刀抬起了一只手臂,指了指他们。

“您是问我们的打算吗……?”一期坦诚地说,“因为我和鹤丸殿是他们的重点目标,届时恐怕会有一场恶战。我们准备留在这里。倘若各位决定转移的话,我们也正好能拖住敌人,争取到一些时间。”

又是一阵寂静。当一期感到脸颊已经被冻得微微发麻时,溯行军大太刀拔出了自己的武器,干脆利索地向下插入雪中,紧接着,其他在场的刀剑也全都这样做了。所有人站在原地,没有一个离去。

瞬间,一期理解了他们的意思。

我们也是刀啊——就仿佛在这样说着。

虽然已失去立身之所,身为刀剑的骄傲和血性还在,倘若要与敌人搏杀,绝不会退缩。一期只觉胸中一阵热辣辣的,他从未这样清楚地感受到,这些面目全非、身形狰狞的生灵也依然是自己的同类。

“鹤丸殿,大家都要留在这里了。”他轻声对身旁的恋人道。

鹤丸一改刚刚轻率的样子,什么也没说,摘掉兜帽,向面前的众刀行了一礼。

 

 

***

小狐丸身背弓箭,手中提着狩猎所得的猎物(两只野鸡),回到临时大本营。

“把这些交给烛台切吧。”他将野鸡递给好奇围上来的爱染他们,抽动鼻尖嗅了嗅,忽然匆匆跳上走廊,拉开门冲进堂屋去。

“三日月,你在干什么?”

屋里的烟味更浓了。只见三日月正跪坐在炉子旁边,俯身鼓捣着什么。小狐丸立刻明白了。听见他进来,三日月难得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小狐,我……咳咳咳……”他想说什么,一张嘴不小心被烟呛到,顿时咳个不停。小狐丸忍俊不禁,赶紧走过去帮忙。

“你啊。”他把弓箭放到一边,手把手教三日月用火箸将火塘里的薪柴拨开。“这是新采回来的那些吧?要用两三天前晒干的才行。你看,这些枝叶还有些潮湿,燃烧不充分,很容易起烟的……”

三日月叹了口气。“小狐真是心灵手巧,在这些事上我总是不如你。”

见他怏怏,小狐丸倒是心中惊奇,想想自己从前还苦恼天下五剑的事,其实贵为五剑之一的三日月也有技不如人的一面。他笑着帮三日月擦掉脸上的灰渍,在爱人鼻尖刮了一把。“各有所长嘛。”

“诸位!”门外传来大包平的喊声,“鸣狐的狐狸回来了!有重要的消息,能出来的都出来听一下!!”

小狐丸起身,将门拉开走到廊下。庭院正好在他们屋外,从这里一览无余。鸣狐的狐狸正站在太郎太刀的肩膀上,用尖细的嗓音讲述鹤丸要它捎回来的话。

“大家以为如何?”讲完后,大包平问。

一片切切低语声。刀剑们有的在讨论,有的则陷入沉思,看得出大都心存疑虑。

“到时候那个狐之助真的会出现吗?”

“这个推测还是有道理的,毕竟狐之助能不断召唤新敌人,它不亲自到场,一两波检非违使未必能压制住我们……”

“但是上次在本丸,大典太也没能成功干掉它。万一这次也不成呢?”

“所以才要打一次伏击战啊。”大包平板着脸,“要让对方毫无防备地进入我们的主场才行,为此——还是需要你们的力量。”他望向大典太和小狐丸,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最近跟狐狸有关的话题实在是够多了。

大典太面无波澜,只是点点头,铁塔似的站在那。小狐丸也没有马上答腔,脑子里转悠着鹤丸那个“奇袭”计划。真的可行么……

“我倒觉得不妨一试。”身后传来声音。

大家纷纷转过头去。三日月站在门边,神色如常。

“鹤丸虽然常有大胆的点子,却并非异想天开,而且以眼下的情势,苟安的确无法长久,必须变被动为主动。”三日月露出微笑,“当然,我们确实需要一个更周密的计划,若是节外生枝,当有应对之策。”

他声音不大,却似乎有种能平定形势的魔力,虽然还没有具体方案,但众人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很快就拍板同意。这个过程中,小狐丸一直注视着三日月。

即使身穿沾染了烟灰的粗布衣裳,在小狐丸眼中,他依然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TBC

爷爷是神仙

怎么欣赏爷爷都欣赏不够啊(¯﹃¯)

大概还有两章了!

ps,这几章里提到的火塘火炉,是从前日式民居里那种叫做“囲炉裏”的东西,可以围着取暖也可以在上面烧饭。

评论(20)
热度(113)

2017-11-22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