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落花流水与天衣无缝14

14 成败之刻


“呼——”

埋好最后一抔雪,鹤丸用脚将地面压实抹平,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与大部队恢复联系后,一天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鹤丸和一期依然留在这个白雪覆盖之地,静静地等待着。大雪时下时停,越积越厚,直到整片原野都被笼罩,与天边连成一片。据说看久了素白的亮色,容易患上雪盲症,但对鹤丸来说,当这颜色逐渐渗透他瞳孔里的黑暗,却仿佛救赎之光。现在他的视力恢复了不少,虽然还未能完全看清,但行动已经无碍了。

他还记得,前天早上当他睁开双眼,视野中模模糊糊出现一期一振的蓝色头发,那一刻他心脏狂跳,几乎要叫出声来;重见光明的感觉是如此幸福,让鹤丸忍不住将仍在睡梦中的恋人一把搂住,使劲亲了一口,把一期一振给亲醒了。

“鹤丸殿,大早晨的疯什么——”

“一期,”鹤丸情真意切地说,“你的头发真好看。”

一期迷糊了片刻,突然意识到什么,这才猛地睁大了眼睛。“鹤丸殿!!”他紧紧捧住鹤丸的脸端详着,仿佛激动到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表情挣扎了一阵,然后豁出去似的凑上前,回亲了鹤丸一口。

“那时一期的反应真可爱啊……害我没把持住就又……”鹤丸沉浸在甜蜜回忆中,一个雪球飞过来,砸在他后脑勺上。

“请不要再说了。”一期责怪道,又悄悄瞥一眼旁边跟着的短刀,生怕小家伙听到不该听的内容。鹤丸走过去,看着一期陪短刀堆雪人,就像往年在本丸曾陪弟弟们做的那样,脸上带着惯常的温柔表情。他看了一会,也蹲下身。

“藤五郎,帮忙把那边的树枝叼过来。”

短刀听话地飘飘忽忽飞走了,鹤丸帮着一期给雪人做最后的修正。“说实话,这段时间大概是我过得最平静的日子了。”他悠悠叹道,“没有战争,两个人不受打扰地同居,每天为衣食劳作,这在从前是不可思议的妄想呢。”

一期没有反对,淡淡地笑着。“听起来就像假的一样。”

“是啊。虽然苦了些,却又好像是在与世隔绝的桃源乡。”鹤丸给雪人按上鼻子。“能有一段这样的特殊经历,也算是意外之喜。不过——”

短暂地偏离轨道之后,他们终究还是要回到那条路上去。

正因彼此都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格外珍惜。

鹤丸拍拍手上的雪站起来,眼神恢复了锐利。身边的一期也是同样。两人抬起头,彤云密布冬雷滚滚,云层正放射出不祥的闪电。

“这就是所谓不能逃避的命运吧!”

他们双双拔刀。第一道异光从空中劈下,检非违使出现了。

 

***

“那个老爷子怎么还没回来……”

大包平显得焦躁不安。小狐丸踏雪跟着他身后,知道他是在说三日月的事。出发之前,三日月是否留守,还经历了一番讨论。毕竟他大病初愈,其他的好几位伤员也都还在休养,大伙拿不准是不是应该让他也加入任务部队。但看到衣装齐楚出现的三日月,谁都明白他自己已作出了决定。可是由三日月去负责“杀手锏”,却是出乎大家意料。

“借助神明的力量,总归得花点时间。”小狐丸说。

“要说去稻荷神那里,难道不是你更轻车熟路吗?”另一个部队长和泉守提出了这个普遍的疑问。“之前可是三日月说的要计划周全,到底行不行啊?”

小狐丸勾勾嘴角。“这个么,恐怕时候到了才能见分晓。”

他的回答模棱两可,脸上表情却还是很镇定,让大家都有些迷惑。事到如今,已经没时间再更改方案了。四周风雪越来越大,在雪雾中他们已能听到检非违使的咆哮声。

“抓紧各就各位吧!”和泉守招呼自己的队员,奔入不远处的树林中。山姥切队很快也消失在雪里。大包平、莺丸、大典太、小狐丸则绕过村庄,来到湖的另一面。虽然知道敌人看不到他们,几人还是小心潜行到雪窝里压低重心。大典太沉默地盯着前方的冰湖,蓄势待发。一边的莺丸搓了搓手掌,轻声道:“真想喝杯热茶啊。”

“你也给我有点紧张感啦。”大包平嘀咕一声。打斗声由远及近,他们看到鹤丸正在风雪中全力奔跑,将检非违使们引向预定的位置。“现在就先让那只鹤出出风头吧。”

鹤丸仿佛完全不知道他们的存在。白色的付丧神在白色的天地中迎战不断袭来的敌人,望之如同一幅写意画;他掣刀在冰面上滑行,时而轻捷跃起,时而旋转,正像化作了白鹤。散发着墨色煞气的敌军被他接二连三砍散,刀刃破风而行,带起的霰雪如羽毛在鹤丸周身飘洒。.一期一振从另一个方向援护着他,心里不禁为之鼓舞。而一期自己也同样恣意挥洒,披风随着他的冲杀猎猎扫动,出招却十分优雅,像在冰上起舞。

“就凭这点货色,根本不足以抓住我们啊~”鹤丸不断抛出挑衅的话语,同时击溃检非违使的进攻。终于,在敌群中传出了他所等待的那个声音。

“你还真不知吸取教训啊,鹤丸国永。”

浑浊的怪火一闪,狐之助登场了。它施展力量召唤,鹤丸和一期面前立刻冒出幢幢黑影,检非违使的数量一下子增加了数倍。“鹤丸殿!”一期向后退半步,肩膀碰到了鹤丸的。两人不约而同对视一眼:就是现在!!

“我看该吸取教训的是你——”

几乎在鹤丸说话的同时,他们周围的景象不可思议地变化了:被雪扬起的迷雾迅速散去,露出原本的面貌,所有隐藏在幻境当中的刀剑男士们一涌而出,转眼冲散了敌人的阵势。狐之助大吃一惊。

“怎、怎么回事!?”

“宵小之辈!为死在我手下感到光荣吧!!”大包平斗志旺盛地大喊一声,其他人各不相让,挥刀杀进敌军之中。一片短兵相接的铮鸣中传来小狐丸的嘲弄:“你不是真正的狐狸,当然看不破狐狸制造的幻境。我们可是在这恭候已久了!”

仿佛要一报前仇,他的刀重重向狐之助砍去,为政府效力的式神却故技重施,张嘴从喉咙里喷出毒雾,谁知小狐丸将身子一闪,他背后的大典太旋即补上前,握刀的双手青筋暴起,赤瞳闪着一击必杀的决心。狐之助的眼睛瞪大了。

“啊啊啊……!”

这次作战为的就是这一刻。凝聚了强大灵力的三池太刀准确砍中了罪魁祸首。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向了这里。只听见一声长长的哀鸣,狐之助的躯体在灵力的作用下终于开始化为灰屑,然而它眼窝里却放射出怨毒的目光。

“你们赢不了的!!”它嚎叫着,“背叛时之政府,只有死路一条!!!”

“还在嘴硬么……”小狐丸的话被后面鹤丸的叫声打断,“不对!还没完!!”

大家抬起头。被砍中的狐之助殒灭了,然而远近不同的空气中却再次出现了诡异的怪火。“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鹤丸咬咬牙。本丸建立之初,负责不同事务的式神管狐有五六只之多,虽然审神者只留下了一只,但果然剩下的也全部都在政府那边!“那家伙不止一只,大家小心!!”他们听见大包平的喊声,却已看不到大包平他们在哪,因为检非违使的数量骤然成倍增多,同伴们都陷入重重包围中。

“我们掩护你!”小狐丸对大典太说。

他旋即冲向前去,鹤丸和一期也紧随而上,一同抵挡住层层涌来的检非违使,为大典太劈出前进的路,让大典太接近那些不断召唤新敌人的狐之助。然而仅靠大典太毕竟力量有限,眼见四周又开始瘴气弥漫,鹤丸大叫:“往湖中心撤!!”

这对策看似无谋。湖面封冻,与湖心岛相通,刀剑男士们在冰层之上且战且走,逐渐朝岛上聚拢。成百上千的敌军将小岛围得水泄不通,包围圈越缩越小,被逼至绝境的鹤丸却突然绽开一丝笑。

“这是第二回合。”

 

***

爆炸的震动让检非违使迷惑地停止了攻击。

在远处的湖岸上,出现了原溯行军刀剑们的身影。他们将此前鹤丸设计埋在冰湖各个角落的焙烙一同引爆,这些古风的火药装备本身杀伤力并没有特别大,然而只要让冰面上出现缝隙,就足够了……

敌人意识到情形不对,却无处可逃。为了追赶审神者阵营,他们大量地踩踏在冰层上试图越过湖面,此时想后退已经晚了。颤动从脚下蜿蜒而来,四周清脆的开裂声此起彼伏,整个冰湖像一块正在破碎的玻璃般龟裂,然后变成了巨大的陷阱。

“下去洗个冷水澡吧!!”

最后一个跳上湖心岛,大包平转身将后面的敌人踢进湖里。放眼望去,湖面上全是正在挣扎着下沉的敌人,有的试图抓住浮冰,但很快也都失去了活力。溯行军士们在湖岸上严阵以待,只要有想爬上来的敌人,都会被他们毫不留情刺杀。惨烈的景象让刀剑男士们也为之震撼,然而他们没多少时间用来喘息。“那些冒牌狐狸还在!!”一期向上一指。

原来几只狐之助借助检非违使中能飞的短刀,逃到了空中,并没有都掉进水里。仿佛抱定了鱼死网破的念头,它们朝湖心岛俯冲过来,喷射出大量瘴毒。

“怎么能让你们得逞……”大典太展开刀锋全力驱散那些毒雾,可他也明白凭一己之力无法顾及到所有同伴的周全。身后响起小狐丸的吼声:

“再坚持一下!!”

瘴气从各个方向袭来,大家勉力躲避着,鹤丸听到一期的咳嗽声,一回头只见一期跪倒在雪地里,痛苦地喘息着。他奔过去将一期拉起来,架住一期的身体。不要,千万不要在最后……眼眶里又开始火辣辣的,但比起再次失去视力,鹤丸更担心的是自己又让所有人陷入了险境。万一他迄今为止的所有主意,全是在害大家……

鹤丸举刀向上,试图击落那些在头顶盘桓的毒气之源,却被它们灵活闪开。忽然,一条黑影从他们身边窜出,笔直飞向了狐之助。

“藤五郎!!”

它仿佛没听见鹤丸的惊叫以及一期沙哑的呼唤。小小的短刀扑向力量远在它之上的敌人,一口咬住其中一只的脖颈。其他敌人立刻开始向它围攻、撕咬,但它却死死不肯松口,拖着狐之助从空中坠下,扑通一声落入湖中。鹤丸和一期冲向水边,只看到浮冰的碎块晃动两下,湖水深不见底,再没有它的影子。

“不……”

一期下意识向前探去,但鹤丸一把将他扯回岸上,自己甩掉鞋子,深吸一口气,没等一期反应过来便纵身跳入刺骨的水中。就在这时,小狐丸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们来了!!!”

一只灰色鸠鸽出现在他们上方,激起清冽的雪风,陡然从那风中诞生出凌厉的新月,呼地一声将悬浮着的残敌驱赶开。三日月宗近舒展手臂,轻轻落地。

“抱歉,似乎有些迟到。”

“太慢了!!”大包平抱怨道。三日月抿起嘴角。“那么就让我们来赔罪吧……”他仰起脸,新的身影正从天而降。

 

“怨念正在徘徊……这儿就是地上的地狱吗?”

 



 

tbc

狐之助有好几只这个设定来自活击→_→

借用稻荷神的力量制造狐狸的幻境迷惑别人,这个梗来自花丸(。稻荷神这个外挂未免太好使了??)

新刀来啦!之前好像有留言猜中了hhh

大概是要完结了!

 


评论(28)
热度(100)

2017-12-02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