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锤基】Falling Slowly(13-14)

没法去slo看锤基屠场,只能在码字中跨年_(:з」∠)_傻白甜地完结了,大家新年快乐!
前文【1-4】【5-7】【8-10】【11-12


(13)

这一夜他们喝掉了公寓里所有的酒。中庭的酒精饮料对Thor来说剂量完全不够,他歪在地毯上,看着Loki站在桌旁,将清水变成美酒。Thor最喜欢看弟弟施展这些小魔法了,他难得看到Loki专注而平和的表情,而Loki轻微翕动的嘴唇和灵巧翻弄的手指也蕴含着赏心悦目的美感。

“给。”

Loki将酒递给他,自己也拿了酒瓶和杯盏,坐到地毯上来。“阿斯加德的蜜酒,”Thor赞赏地说,“中庭人永远也酿不出这个味道来。”

“要是不依赖于魔法,今后我们就得使用地球的物产来酿酒了。”Loki叹息。“我猜这儿的蜜蜂可找不到伊敦女神的果园。”

“还记得吗?小时候咱们常常溜到那去玩,结果每次总是我先被守园人发现。”

“那是你隐藏得太蹩脚。”

“你明明能帮我一起藏起来的。”Thor瞥他一眼,“你只是故意想看我倒霉。”

“想不到你还挺记仇的,哥哥。”Loki低头啜饮,按捺着笑意。“好在母亲总会原谅我们的调皮。”

“她总会原谅我们的一切。”

他们陷入了一阵心照不宣的沉默。圣诞是属于亲人的节日,而对他们来说,对方已是仅剩的亲人了。关于Frigga,关于那些并非都那么愉快的家庭记忆,Thor拿不准是否该更多提及。然而Loki先开口了。

“我看见她了……在那个女巫制造的幻觉世界里。”

“你不必非要说出来,brother。”Thor体贴着他一向敏感而不坦诚的弟弟,但Loki摇摇头。也许是酒的缘故,Loki的眼睛显得湿润明亮。

“我看见母亲被黑暗精灵杀害,而那是我的错——不,你听我说,”他制止Thor想要讲的话,急迫的语气教Thor意识到这秘密也许已经折磨他太久。“那不是什么幻觉,那是真相。是我在地牢给那个恶魔指了路,当时我一心只想报复众神之父,没想到她会在那里……”

Loki深吸一口气,Thor看见他的嘴唇在颤抖。

“而我对她说:'你不是我妈妈'……那是我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讲不下去了,双肩缩成一团,把脸埋进手心里。这恐怕是Loki很久以来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暴露他内心最脆弱的部分。Thor承受着胸口蔓延开的闷痛,同时又为Loki选择自己作为听众而感到一丝宽慰。他抬起手掌,有些粗暴地揉着Loki的后脑勺。

“我不会安慰你,”他说,“犯过的错误不会消失,我也没有权力去原谅你,那是母亲才能做的事。不过我很高兴你并不像你假装的那么没心没肺。”

“还有,”Loki的后颈在他的手掌下面抽动了一下。“还有你。在我来自的那个宇宙,我眼看着你死去……”

Thor凝视着眼前这个Loki,这个冒名顶替却又如假包换的弟弟,为了来到他身边而疯狂穿过了整个宇宙,却又一直对他绝口不提。他想起Loki被困在绯红女巫的精神幻象时发出的那些叫喊,现在他知道Loki最深的恐惧是什么,那甚至能让Loki不惜付出生命。

“我也曾看着你在我手臂之间碎裂成尘埃……”想到Loki像岩石风化一样消失的那一幕,Thor至今还是会心头一紧。“所以两个平行宇宙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分岔的吗?”

“我只能利用能量源感知这个世界线上我自己的死亡,至于其他的……”

Loki终于重新抬起头。他用手撩起Thor的袖子,指尖戳到Thor那个未洗掉的纹身——Loki R.I.P。“我猜在黑暗精灵一战之前,我和死去的那个Loki经历是相同的,但不排除你们之间还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记忆。”

Thor突然想逗逗他。

“我们接过吻来着。就在我第一次登基大典之前。”

Loki努了努嘴。“是吗,”他有点吃惊,还有点不知所措。“可我记得那次你拒绝我了……”

“看来这就是不同了。”Thor故意叹了口气。“我想在你那个世界线上我们的关系没这么亲密吧。”

现在Loki显然有些受伤了,“很抱歉我不是你亲过的那个甜心小弟弟,”他闷闷不乐地耷下肩膀,“也许我还是回到我来的地方比较好。”

Thor却笑出声来。

“想不到诡计之神也这么容易上当。”

距离突然被强硬拉近,Loki感到Thor的气息贴上来,还没来得及出声制止,嘴唇就被堵住了。惊讶让他整个人动弹不得,只剩下睫毛不停地眨动。片刻之后他们才分开。

“说接过吻是骗人的,”Thor用额头抵着Loki的,得逞地低笑,“不过现在是真的了。”

“你变得越来越狡猾了,brother,”Loki用抱怨掩饰着内心骤然涌起的酸甜,“我该把你杯子里的酒变成冰,好让你脑子清醒些。”

他像只困倦的猫靠到Thor怀抱中,由着自己闭上了眼睛。两人都静静享受着这一刻。忽然Loki又问:

“如果还有别的宇宙的我来到这里,你也会把他们收留吗?”尽管他知道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同一个时空只能存在一个自我,这铁则连他也无力改变,否则没准会出现若干个Loki吵得不可开交。

Thor心想,一个你就够我头痛了,再来几个岂不是要翻天。但他明白这看似刁难的问题深处隐藏的情感需求,所以他也做出回应。

“假如每个Loki都无法忍受没有他兄弟存在的世界——那么每个Thor也会这么想的。”

Loki未予置否,只是调整姿势让自己在Thor肩上靠得更随意些,让他的胡茬磨蹭在自己的额角微微扎痛。

没有你的世界,那该是多么无聊啊……

 

(14)

Darryl发现,过完圣诞节假期之后他的两位合租人更加频繁的腻在一起了。不知道这个假期发生了什么,让他们的状态一下子从被追杀变成了度蜜月,他每晚不得不尴尬地忍受卧室和浴室糟糕的隔音效果。此前的行踪保密已经解除,现在时不时会有人来登门拜访Thor和Loki,其中一些的穿着显然不是地球人。

“Heimdallr,我并不是在逃避职责。我们一直在被追击,前不久才刚和复仇者那边消除误会,Loki说他用渡鸦给你送了一封信。”

“也许那只鸟还在印度洋上的什么地方飞着吧。”原仙宫的守门人丝毫不为所动。“阿斯加德的重建还有诸多烦琐事务要办,王室总不能长期缺席。”

“而眼下流行的谣传是我们的国王陛下跟人私奔了,”他身旁站着女武神,她正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这间屋子。“——说实话,这儿不太适合金屋藏娇。”

Darryl端着饮料,不知是否该介入这场宫廷会谈,尽管这场面实在不像什么正经会谈,尤其是金发的国王脚踩着凉拖,一只手还令人浮想联翩地搭在他弟弟腰上。Thor没有回应伙伴们的指摘,倒是身旁的Loki忽然绽开一个诡笑。

“我同意你的意见,”他对Valkyrie点头道,“所以我们已经在考虑选址重建一所行宫——就是私人别墅。当然了,会被我的魔法隐藏起来,不受任何人打扰。”

“你不会这么轻易被Loki蛊惑的,”Heimdallr仍然正视着Thor,“我们不打算干扰王室的私生活,只希望身为国王,你会尽快给阿斯加德一个新的方针。至少别让人们以为你在玩消失。”

“我确信你和我的渡鸦错过了,”Loki说,“不然你就不会有这些疑问。但是……好吧,如果你们必须有一个准信,Thor会在一周之内回去处理政事。”

“为什么是你在做说明,我问的是国王本人。”

Loki挑挑眉。

“你们说了不干扰王室私生活的~”

下一秒他和Thor的身形都化作金色的雾尘,转瞬消失殆尽。剩下Heimdallr和Valkyrie面对空空如也的房间。

“Loki的幻术。”Heimdallr摇头叹气。“我们要在这里等他们回来吗?”

女武神无所谓地耸耸肩,“如果这儿有酒的话。”她的视线投向端着饮料呆若木鸡的Darryl。

几分钟后,中庭人感激地收下了一沓地球钞票而不是仙宫硬币,出门买酒去了。意识到Thor有可能几天后就要再度离开,Darryl思考着要不要再找机会提提房租问题,竟也有一丝惆怅。

在城市的另一个街区,Thor和Loki正站在一家照相馆的橱窗外。

“Heimdallr和Valkyrie来过了,”感应着自己的幻术破除,Loki故作无奈。“果然,我的话他们并不相信。”

“鉴于你在阿斯加德的一贯作为,在这点上你真不能责备他们。”Thor转过脸,“Heimdallr说什么了?”

“他们认为是我在耍花招,引得你神魂颠倒四处浪荡,以至于荒废朝政。”Loki翻了个白眼。Thor为这些夸张描述微笑起来。

“不得不说,是存在这样的危险。”他吻了吻Loki的眼角,虽然自从圣诞夜之后他们已经做了很多接吻以上的事情,这样简单的温存还是让两人乐此不疲。假如Loki真的打算迷住Thor,那他已经成功了,Thor望着弟弟的绿眼睛想。

“既然背上了这么个罪名,”Loki悠悠地说,“那我就不客气地再占用阿斯加德国王陛下一段时间吧。至少我没有跟他们说要下个世纪再回去。”

他们走进照相馆,店员立刻迎了上来。Loki说想在中庭拍几张满意的相片,Thor不清楚他为什么心血来潮想到这个,不过Thor自己对此也有一点兴趣。尽管有可以请他们的室友帮忙用手机来一张,但Loki坚持要找更专业的人士,于是他们才选了这家全城最好的照相馆。

不出所料,Loki对摄影的各种细节都颇为挑剔,而中庭的布景在他看来大都太简陋了,店员只好一个劲向他保证成品的效果会经过美化修饰。

“那样的话还不如我自己用魔法……”Loki嘟囔着,这时Thor看到了一组不错的布景:华丽风格的宫殿台阶,让他想起阿斯加德过去的一隅。“我们拍这个怎么样?”他扭头征求Loki的意见,后者似乎也产生了同样的回想。

“额,这个……一般是用来拍摄结婚照的。”店员说。

一阵尴尬的沉默。Thor瞥向Loki,Loki动了动肩膀,看似若无其事地转开了目光。

即使他们走到了现在这一步,除了“兄弟”之外的任何正式关系,似乎也依然超过了最疯狂的谵妄。在Loki眼里,要阿斯加德人接受他作为Thor的伴侣,比让他们接受Thor娶一个凡人王后还要困难。对此Thor一定也心知肚明——

然而他的手腕被攥住了。

“我们就拍这个吧。”Thor坚定地说。

Loki呆呆看着他灿烂的笑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店员也呆呆地看着他们,随即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连连表示没问题。

“你们知道,法案刚通过没多久,所以来拍照的同性情侣还不太多……”

店员絮絮叨叨去开订单时,Thor凑到Loki已经发红的耳边:“别有顾虑,brother。我知道你是想要这个。”他轻笑着拍拍Loki的肩。Loki咬着牙:

“我只是想拍一张像样的照片来替换你钉在墙上的那张而已!!”

然而不管怎么辩解,这个傻瓜哥哥都不会信了,Loki自暴自弃地想着,当Thor将炽热的视线投向他,示意他挽住自己的手臂,而他走上台阶,走向他的国王,同时用魔法为彼此变出合衬得体的礼服——正如他许多次在幻想中勾勒过的那样。

而他此刻还不知道Thor脑中盘算的另一件事,这件大事在不久之后就将在阿斯加德全体民众面前宣布,从而让他们今天的这张合影变得名副其实——这总不至于比当年闯进Jothuheim更莽撞吧,Thor望着向自己走来的Loki,没有忽略弟弟眼底隐秘的喜悦。既然连中庭人都乐意移风易俗……

“其实我已经不需要把你的照片挂在墙上了。”他们一同朝向摄影师的镜头时Thor说。

 

“因为我随时能够找到你。”

 


尾声

Darryl收到信是在几个月之后了,信是用一只渡鸦送来的,它在清晨飞进他的卧室,用嘴不停地啄他,直到把他啄醒。信封里是Thor的一张短字条,向Darryl致以朋友的问候,说明了自己的近况并随信附上了与Loki的那张合影。其实他不必这么做的,因为镇上那家照相馆早已因为给阿斯加德拍了皇家结婚照而声名远扬了,而他也经常在中庭电视节目里看到那两位当事人,媒体对他们的关注不亚于关注英国王室八卦,只是记者们需要格外小心,因为这位阿斯加德王后一生气就会把整条街变成冰淇淋,尤其是在有人打扰他和国王约会的时候。

 

 

END

 



这篇本来是蛮长的一个脑洞但是因为我最近就像雷3的基妹一样处于每天吃着葡萄边刷剧边在家待产(x)的状态,无法详细展开描写,所以疯狂截取重点,导致剧情太快完全没有撒够糖_(:з」∠)_盖被纯聊天也是作者不善炖肉的锅。把整条街变成冰淇淋是抖森访谈里提到的><
但总之是把喜欢的梗飞速堆出来了,没有坑掉我就很满足了,特别感谢给我点赞留言的菇凉们(笔芯)

几年前看复联的时候就萌锤基啦,雷2还去刷了两遍,雷3锤基更是圆满,不管之后妇联会怎么虐,都很庆幸几年来一路看到漫威宇宙构建了锤基那些美味的故事٩( 'ω' )و 反正所有的宇宙中他们都彼此纠葛,他们的生命永远不会和对方无关,而我相信一定有一条世界线上他们是he的!

评论(11)
热度(54)

2018-01-01

54  

标签

锤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