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虫铁】余音

复联3结局衍生,不是刀。feat史传奇。




“呼吸,孩子,呼吸!别像个溺水的人一样到处乱抓!还有你压住我的斗篷了。”

“哈啊……啊……天哪,吓死我了……谢谢您,大夫。这是哪儿?我们死了吗?为什么周围什么都看不清?”

“先把眼泪擦擦,不要一次问这么多问题。我们已经被无限手套的力量抹消了,不过我用最后的力量制造了一个不完全的镜像次元空间。”

“镜像什么?”

“就是一个与现实世界隔绝的……解释起来太长了。Anyway,现在你和我的灵魂都停留在这个封闭空间里。”

“为什么只有我们俩在这?”

“因为我是镜像维度的制造者,至于你为什么在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消失之前坚持的时间比较长吧,其他人都没来得及进来。”

“这么说我们变成幽灵了!而且还是装在一个透明仓鼠球里的幽灵……可为什么我还是浑身疼?”

“应该是死前的痛觉残留吧,歇一会就好了。”

“那我们还能不能回——”

“不能。”斯特兰奇揉着额头,“你醒过来之后已经提了七个问题了,让我消停一会好吗?”

他们沉默了片刻。奇异博士合上眼盘膝而坐,似乎进入了冥想状态。彼得爬起来,慢慢喘匀气息。濒死时的剧痛和恐惧逐渐变得柔缓,如潮水慢慢退出他的身体。然后他又想起了什么。

“斯塔克先生……”

“他还活着,如果这能给你一点安慰的话。”斯特兰奇眼也不睁地说,“托尼·斯塔克必须活着,尽管这样一来他身上的负担很沉重,但我们只能如此——”

“我只是想说,斯塔克先生忘记告诉我这个新战衣要怎么脱下来了……您在做什么?我也需要摆那个姿势吗?”

奇异博士又不理他了。

 

彼得鼓捣了一阵终于把钢铁蜘蛛战衣换了下来。它摸上去比想象得质地更轻更薄,闪烁着熟悉的光泽——和斯塔克先生的战衣一样的光泽。有许多次他盯着那光泽,好奇钢铁战衣穿上去到底是什么感觉。现在他终于知道了。

可惜只穿了一天。

男孩把新战衣爱惜地抱在怀里。他坐在那无所事事,脑子里乱糟糟一团。他的作业还没写,美术馆也没参观成,也没来得及给梅打电话,天啊,她肯定急疯了。但愿她千万别责怪斯塔克先生,因为完全是彼得自己要跟来的,而且……而且斯塔克先生肯定已经在自责了,尽管这一点也不是他的错。

要是我听话乖乖回家,也许现在斯塔克先生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吧。

不知道现在斯塔克先生怎么样了,伤口还好吗,有没有找到回地球的办法?

现在……过去多久了?

想到这儿彼得忍不住又朝斯特兰奇转过脸。“博士,我们会在这个仓鼠球里待到什么时候?”

“取决于我的力量能支撑多久,也许十分八分钟,也许十万八千年。”斯特兰奇舒口气结束了他的静坐,“开玩笑的。这个镜像空间并不完全,可能会受到现实世界的影响,所以……你就祈祷剩下的人类赢或者输得快点吧。”

“那反过来我们也还有可能影响现实世界吗?”

“九个问题了,小子。再问就收咨询费,很贵的。”

“可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是说,如果可以的话,也许我们还能帮斯塔克先生一把,或者给他传递一些信息之类的!”

“我们已经帮不上他什么了。”奇异博士耸肩。

“那传递信息呢?”彼得锲而不舍地追问。

“十个问题,我开始计费了。如果你一定要的话……好吧,我想我可以试试,不过不保证成功。”

“真的吗!!哇……斯特兰奇先生,您真是太厉害了!”

“先说在前面,不一定能成功。也许他根本听不见我们,也许力量消耗会加速让这个镜像空间毁灭。明白的话就别再打扰我了,到一边去想想你待会要跟斯塔克说点什么吧。”

 

亲爱的斯塔克先生,谢谢您让我加入复仇者。

对不起,在最后时刻我还是表现得太没出息了。明明不想再让您把我当小孩子的……

您能不能替我告诉梅,如果她也还活着的话,就骗她说其实我没有消失,只不过到一个无法联络的星球上去执行任务了,这样她就不会太难过。

还有,斯塔克先生,您也不要为我难过,因为遇见您是我这辈子最棒的事情了。

哦,还有钢铁蜘蛛战衣的事……

还有——

彼得打了N个版本的腹稿,但总觉得都不够合适,他想说的话太多,啰啰嗦嗦,不分轻重,难以取舍。然后他猛地听见斯特兰奇在喊他。

“有希望!孩子,到这来!!”

彼得一个激灵。他转过身,就像个等待面试时还未准备好就被叫到名字的应聘者。他看到斯特兰奇站在那,身后模糊的光影如镜子上的雾气散开,终于露出了一块清晰的景象。

是托尼。

托尼还在泰坦星,还待在他们消失的地方。看起来时间应该还没过多久,但又像是过了几亿年那么久,因为托尼一个人跪坐在狼藉的土地上,如同被风化的雕像。地球最好的守卫者颓然低着头,仿佛抽空了所有力气。他们看不见托尼的表情。

“他看不见我们,”斯特兰奇说,“但也许他能感应到一点儿,就像风吹到脸上那样……我先试试。”

奇异博士转向那个镜像。

“快点起来,托尼·斯塔克,仗还没打完呢。你带来的那个小孩话太多,我估计他付不起我的咨询费,所以先记在你账上了。哦说到这个,能不能麻烦你告诉王一声,我还有一张存折让他拿去用吧,就放在图书室第六排书架最顶上……”

他停住叹了口气。

“好像没什么反应,可能是我的意念不够强烈?”男人摸了摸胡子,转头招呼彼得,“不管怎么样,就当解解心病吧。你也——”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看见彼得站在他身后,泪流满面。那个刚刚还被他抱怨话痨的小蜘蛛,哭起来却是如此安静,让他大感意外。

“这个法术支撑不了很久。”博士提醒道。

彼得努力张开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如果这是面试那么他已经失败了,他拼命擦眼泪,然而更多眼泪又往外涌,他看着他的斯塔克先生,受着伤的男人跪在那,因为失去了他而消沉,因为不是自己的责任而痛苦,因为噩梦成真而绝望,他多想冲上去,想无数次地拥抱那个人,他多想说些什么来安慰那个人,但此刻他大脑一片空白——

然后他感到奇异博士按住他的肩膀。

“呼吸,小伙子。”斯特兰奇的声音少见的温柔,“集中意念,拣最要紧的话……”

最要紧的话是什么?

彼得想到了电影。

他想到他看过那么多的电影,在全世界所有的电影里,在最后关头,生死离别的时候,人们对自己珍贵的人说的,都是同一句台词。

 

 

我爱你。

“斯塔克先生,我爱您!!”

 

 

 

镜像消失了,彼得揉着眼睛,斯特兰奇拍着他的肩膀。“其实就算活下来的复仇者们什么也不做,地球上还剩下一半人,他们大概也能平安过一辈子吧。”

“是啊……”蜘蛛侠带着潮湿的鼻音笑了。“但斯塔克先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无论被打倒多少次,他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再次奋力向前,冲向那些接踵而来的麻烦。

“因为他是——我也是——因为我们是复仇者。”

因为英雄都会这么做。

 

 

 

 

END

 

泰坦星上的另一个幸存者星云看到,那个在同伴消失后一直跪在地上低着头的人类,突然抬起了脸。“彼得?”他轻轻叫了一声。

“什么?”

“刚刚……你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没有。”她怀疑地看着他,心想他是不是精神开始失常了。

托尼·斯塔克沉默了片刻。星云发现他的眼睛里又重新有了亮光,就像微小的火种在燃烧。然后他咬了咬牙,支撑自己站起来,开始检查身上还能用的装备。“你还好吧?”她忍不住问。托尼的眉毛动了动。

 

“Always.”

 

 





==========================================

很老套的脑洞,不知道是不是治愈了一点。

真希望给铁罐一点鼓励啊……我想他会振作起来的,哪怕消沉很长时间,最终也还是会振作起来的。

等胜利重逢的那天,托尼将会面临小虫的一万句我爱你暴击,以及他在史传奇那里欠下的一笔巨款账单(。

注:最后那句话来自电影内战的台词。困境当前,娜塔莎问托尼“You alright?”

他回答:“Always.”


评论(14)
热度(109)

2018-05-13

109  

标签

MCU虫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