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和光同尘与波乱万丈11 愿我来世

插图已补上!

 (小狐三日+鹤一期+包莺(?))

 

 

 

“我们的援军到了!安纲,罢手吧!!”

莺丸恳切地喊道。

鏖战已近尾声。童子切望着对面遍体鳞伤却仍然互相扶持着的古备前两太刀。因为在乱军中努力掩护莺丸友成,大包平伤得相对更严重些;而莺丸也使出全力,绝不从大包平身边离开。两人的体力都已濒临耗尽,援军在这种时刻到来,立刻变成了局面逆转的关键。

大局已定了,童子切心想。

攻击再次被堪堪挡开。他在灰烟中茫然四顾,鬼丸与大典太已不知在何处,检非违使们尽管仍拥有数量的优势,却难以抵挡审神者阵营的猛攻,渐渐显出败退之势。

任务是唯一的。除了继续战斗下去之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久违地与名刀比试也让他感到尽兴:一如既往不肯服输的大包平,一改悠闲心性认真起来的莺丸,这样有趣的组合虽是难缠的对手,却教童子切不由得羡慕起来。能够放心将背后交给对方——这样的人,是当下的他所无法拥有的。

倘若使出全部实力的话,至少仍能重创他们当中之一。然而他的刀刃已不想再饮血了。

“哈哈,不愧是古备前的名作,让我见识到了啊。”

“所以你肯认输了吗?”大包平说。

“怎么会,”童子切飒爽甩去刀尖上的血沫,“我可是连酒吞童子的首级也能斩下哦,乖乖认输岂不有辱安纲之名?”

见他如此说,大包平立刻又警惕地把刀举了起来,然而莺丸却没有。

“到我们这边来如何!”

童子切和大包平都惊讶地转向了他。莺丸脸上是少见的严肃:“我一直在说,他人的评价怎样都是无关紧要的。天下五剑也好,流派也好,倘若总是在意这些的话,就连茶也会变得难喝啊。你们想要分出胜负的话,今后还有的是机会,可这不应该变成存在于世的目的……”

“那么你呢,莺,你活下去的目的是什么?”

“诶、我吗……”

莺丸没料到会被反问,一时竟语塞了,目光却下意识就转向了一旁大包平。后者见他痴似的望过来,不禁也愣了,两人站在那里傻乎乎地互相对视。

对面的童子切将这一幕收在眼底,忍不住笑起来。

“你们这两个笨蛋,真要是拆散了也是怪可惜的。”他将自己的刀收回鞘中。“好吧,我就看看你们到底能犯傻到多久吧。”

“你同意跟我们回去了?!”莺丸高兴地说。童子切叹了口气。

“虽说当一把坏家伙也蛮有趣的,但被上面‘制造’出来、又被派到这里消灭自己的老熟人,这样的命运我果然还是没法尽情消受啊……倒不如就随波逐流地——”

他的话突然噎住了。

几乎谁都没来得及反应,枪尖从童子切的后背刺入,又从他前胸贯出;童子切的身体被强大的力量挑得离了地面抛向空中,脸上还带着一丝讶然;莺丸和大包平都惊呆了。

“……混蛋!!!”

回过神来的大包平怒吼一声掣刀砍向凶手,从后方偷袭的检非违使立刻应声仆地。然而太晚了。血在童子切的前后襟迅速洇开,将他身下的地面也染红成一片。

“安纲!!振作点,这就送你回本丸手入!!”

童子切虚弱地睁开眼,古备前家的太刀们一左一右地跪在他身边,脸上是一模一样的焦急,这让他再度微笑了。

“哈……我就知道……政府是不会放过变节者的……”他艰难喘息着看向大包平,“没有了我的话,你就可以做天下五剑了,开心吗?”

“说什么傻话!我已经——”

大包平没说下去,皱着眉使劲摇头。他身后天空中美丽的晚霞刺目燃烧着。

“抱歉之前尽与你们作对,此世生为恶相,由不得我们使些不讲情理的手段……不过能这样随心所欲酣战一场,也算是满足了。”

眼前的模糊究竟是因为死亡将至,还是因为终于能够痛快流出的泪水?意识随着身体逐渐崩解,不甘渐渐淡去,只余下微微的眷恋。童子切转向另一边的莺丸,莺丸泫然欲泣。

“真是的,还想再喝一次你泡的茶啊……你们也是,我也是,都是傻瓜啊。”

在这世上,又有谁不是呢。

 

***

永享11年。

“喔,今天的莺可真漂亮。”

“这么说感觉像是要出嫁一样啊!”

“三日月,你又偷吃我的茶点。”

“哈哈哈……被发现了吗。”

莺丸友成不理会他们的七嘴八舌,自顾自掇起柄杓去取釜中热水。受到主君义教大人的赐命,莺丸今天将离开这里,被送到信浓小笠原氏那里去了。作为临别的仪式,莺丸提出最后为大家烹一次茶。

他面前席上坐着的是足利家的几位重宝:童子切安纲、鬼丸国纲、大典太光世和三日月宗近——他们也正是后世名扬天下的天下五剑。莺丸喜清闲,倒不把这些身份差别放在心上。望着他专注沏茶,旁边几人也遵守礼数安静下来,待莺丸递出茶碗,他们便像模像样地挨个接了。

“嗯,好茶。”

“颇有清寂之趣味。”

“好喝是好喝啦,不过在我喝起来茶感觉都差不多。……你们瞪着我干嘛?”

“国纲,注意气氛。”

“我只是实话实说,不像你们这些伪君子……”

一如既往的闲话冲淡了饯别的伤感,临了,莺丸开口道:

“此去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会,像这样齐聚一堂怕更难了。”他俯下身朝名刀们行了一礼,“大家多保重,希望今后还能有缘见面。”

“要是能再见面,就让莺再给我们泡茶吧~”童子切说。莺丸笑了,“看来我到了那边还要多加练习才行。”

“没错,希望下次见面不会是在战场上。”鬼丸说,“啊痛!”

大典太收回敲他后脑勺的手。“你别在意,这个家伙就是不懂怎么说好话。”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希望。比起这个,友成到了那边应该会见到其他的刀剑吧,不会寂寞的。”

“啊,要是能见到大包平就好了。”

见他双眸熠熠生辉,众人都在心中叹气。结果还是回到大包平的话题了吗……

“心中有所思之人,是件好事呀。”三日月宗近微微笑道,“不论身在何处,遭何境遇,这样的牵挂都一直不变,想必对对方来说也是莫大的幸运。那么我就祝你们早日相会吧。”

“托您吉言。”

 

然而那真的是一句吉言吗?茶事之会,后来被人们看做一生一度之会;而什么是一生一度之事,不过尽此生又怎能明晓?思念的滋味,三日月是知道的。他却不知道,相会之后的再次分别,比起一直不相见,痛得还要惨烈。

在从崖上跌落的瞬间,三日月听见了碎裂声。

那是金属的碎裂声,然而那又像是从自己身体深处传来的碎裂声。他看到不堪重负的刀刃开始从缺口处绽出裂缝,他名满天下的三条宗近的宝刀,那些美丽的新月纹散落到空气中,化为晶亮的铁屑,回归于无。敌人的攻击再度落下,三日月将满目疮痍的刀身向上一挡,只听嗡地一声,他看到自己的刀锋断做两截,打着旋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剧烈的疼痛传遍了全身。

到此为止了——

精致的衣衫早已破烂,发梢沾染尘土,四肢沉重得像岩石一般。待三日月睁开眼睛,自己已是躺在悬崖之下。大典太光世的刀尖正抵住他的心脏。

“你输了。”

“呵……是我输啦。”三日月动了动脖颈,墨蓝的瞳孔深处微光闪烁。天色已经暗下去,新月从山巅上升起,静谧无声地照耀着遥远的苍穹。“有形之物终会消散,看来对我来说就是今天了。”

“你恨我吗?”大典太垂下目光。

“恨光世吗?不,我不恨你,也不曾恨过任何人……”三日月仰面躺在那里,大地是如此温暖,令他感到自己仿佛正在渐渐溶化、和泥土融为一体。“我的一生太过漫长了,但即便如此,作为刀来说也真是不错的一生了。倘若一定要有恨这种感情才算是完整的话,那么我所恨的对象,大概是我自己吧。”

他凝视着那月亮。

“我所恨的,是这个无法去恨任何人、甚至无法怨恨命运的自己。我早早便看开了一切,早早便死了心,不去追求什么,也不去挽留什么,因为我知道一切有形之物终会消散,我不想为有朝一日的失去而害怕,不想惊慌失措,我好面子又自私,说到底只是不想让自己受伤……”

可终究还是失算了。

有些东西是不会消散的。

那并非有形之物,而是存在于心底的——

“结果,变成这副样子也是对我的惩罚了吧。”

“今生得失已定,如有心愿,来世再了。”

“哈哈哈……说的也是。”

三日月缓缓地举起了一只手,将手指伸向深蓝的天空,仿佛在呼唤什么,又仿佛想要触摸什么。

“稻荷神呀。”

他喃喃念到。

“我第一次向您祈求,那时我还年幼,我祈求您把力量借给宗近大人,让他锻造出天皇所要的宝刀。

“然后,您把小狐丸赐给了我们。”

说出这个名字,竟像刀割般疼痛。

“他是三条小锻冶的由来,是所有三条家后代的荣光,尽管后世称颂的常常是我,但我总觉得他比我更应当得到尊奉。

“千年之间我再不曾向神明祈祷。我渐渐以为尘世的规律就是一切,但是今天,请让我在命数将尽之时说些妄言吧……假如可以的话,请拿走我天下五剑的名号,去掉我身上所有华美的装饰,让我从一开始便作为一把再普通不过的刀出生。以这所有作为代价,稻荷神啊!求你,求你把他还给我——”

眼睑一片灼热,三日月闭紧双目,从泛着腥咸的喉咙深处喊出来:

“倘若这些还不够的话,那就请将我带去吧!!”

 

风骤然大起来,在山谷中呼啸盘旋,山上的森林发出海浪般的咆哮。

然后,一种异样的感觉让三日月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仍举着那只手,望着初现星辰的夜空;那些星辰像萤光般闪烁着,接着,其中的一颗忽然滑落下来。

——不,那并不是星星。

那是什么,三日月也不知道,他只觉得那亮光从天而降,朝着他飞来,那是十分熟悉的感觉,熟悉到他几乎不敢相信。

“小狐丸……?”

大典太光世猛地抬头,然而嘴边却泛起一丝早有预料般的笑。

 

“你们三条家,果然是最难缠的啊——!!”

 

随着他的声音,两个人同时行动了。光世太刀毫不犹豫刺去,而三日月的身体向前一扑,利刃顿时刺穿了他的心口;可他仍做梦似的凝望着上方,那道光亮落向他用力伸展的手臂,被他准确无误地接住了。

那是一把刀——完好无损的太刀——

然后,没有任何停顿,仿佛这是天衣无缝地准备好了的一样,三日月朝对方颈间挥出了无想之剑。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砍中了,因为他随即跪倒下去,大口吐出鲜血。血花溅落在那柄刀上,三日月想用袖子擦拭,想再好好看一眼那刀身,可是越来越多的血却将它染得一塌糊涂。

“哈哈……对不起啊,小狐……我自己总是收拾不好呢……”

三日月将那刀努力贴近自己眼前,听到刀柄悬挂的细绳上铃铛在风中发出悦耳的细响。这叮叮的铃声让他安心似的合上了眼睛。

啊啊,终于能到你身边去了。

 




 

***

“还没找到三日月吗?”

“这边的战场已经清了……”

“对面的山上呢,二番队在查看吗?”

眼见夜色已经完全降下来,大家不由得心急如焚。担任二番队队长的和泉守点起火把,招呼队员们继续搜索,鹤丸正想着要跟过去,忽然被一左一右地架了起来。

“喂喂,你们俩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光忠!大俱利!我说你们别这样我的面子往哪搁——”

“别闹!数你伤得最重,搜寻那个爷爷的工作交给别人吧,先送你回去。”

“都说了我没事啦!我比你们更熟悉当时的情况,让我来帮忙找起来快些……”

“鹤丸殿。”

听到一期一振的声音,鹤丸立刻住嘴了。然而一期一振并没有劝他回去,而是从烛台切他们手中接过他,将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把他搀了起来。

“光忠殿,大俱利伽罗殿,有我陪着鹤丸殿,你们放心吧。”

“一期……”

鹤丸看着自己的恋人,知道他们彼此心意早已相通,不需要更多言语来争辩什么。一期一振扶着他,另只手放在他腰上,被他明目张胆握住了。

“疼吗?”

“有你在就不疼了。”

“又说瞎话……”

“是真的!啊疼疼疼——”被一期一振轻轻戳了下肋骨,鹤丸连忙求饶,回头对上一期微微蹙着的眉心和那下面认真温柔的眸子。

“不能硬撑着,如果走不动了请告诉我。”

“好。”鹤丸乖乖地回答。“不过我真的没瞎说。一期,”他望向前方闪烁的火光,“幸好有你在,否则我还真不知道今天会死在哪。”

“看来鹤丸殿没有我辅佐就当不好队长。”

“哈哈,所以你就一辈子给我当副队长吧!”

这时,前方的刀剑们忽然停住了。鹤丸和一期一振不由得收起笑容。他们走上去,看到大家正默然无声地围在一起。堀川国广手上拿着什么东西,眼中忍着泪花。

“……只找到了这个……”

借着火把,鹤丸和一期看到那是一块碎片,上面的新月形刃纹在火光下一闪而逝。

 

 

 

 

 

TBC

注:莺丸据记载1439年被6代将军足利义教赐予小笠原正康,据此推断他那时也许在足利家,故而有中间饯别茶这一段。不过莺丸和茶的关联也有可能是到小笠原家之后才有的元素,这里姑且不管了(。

大包平在池田家流传之前的记录我没有查到(´・ω・`)尽管似乎也有传说他也可能在足利家,但既然不能确定,就当他那时不在吧(喂

下章完结!欢迎大家踊跃留言告诉我对结局的期望(

感谢小鸟的插图QAQ爷爷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33)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