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刀剑乱舞】和光同尘与波乱万丈-尾声

 (大结局,前半鹤一期,后半小狐三日)





吃过早饭,鹤丸国永去了一趟三日月的房间。

那天的血战之后,他们只找到了三日月刀身的部分残片。大家都很难过,以为没有希望了,但鹤丸坚持再找找看。经过彻夜的搜索,众人在悬崖下面发现了重伤失去意识的三日月宗近。

而三日月手里攥着一把并不属于他自己的刀。

大家费了很大劲才将那把刀从三日月手指之间取下来,因为他攥得太紧,仿佛再也不肯和它分开。随后审神者动用灵力为三日月治疗伤口,并且精心重铸了三日月的刀身。现在外伤已经痊愈,可三日月仍然沉睡不醒。

在你的战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鹤丸在三日月的病榻旁小坐了一会,漫无边际地思忖这无解的问题。三条家的杰作,天下五剑,千年宝刀……大家眼里的三日月一直是那样美丽而强大,似乎谁都没想过他也会脆弱,也需要依赖,也有可能和平凡的刀剑一样折断。

这次恶战给了他们教训。这些天有很多刀剑都来探望过三日月,枕侧的那一小堆祈福用的小布袋大概是短刀们留下的东西。只是无论如何没人能将这位老爷子唤醒。不过鹤丸觉得,对于能够让三日月醒来的条件,自己倒是有那么点眉目。

“三日月啊。”

鹤丸自言自语道。

“咱们都活了太多年啦。之前我以为你已放下一切执着,变成了个彻头彻尾的老头子。结果到头来你和我也还是半斤八两嘛……如何,为了心里的谁而拼命一搏的感觉还不赖吧?”

他轻笑着站起来,走向门口。

“所以快点醒来吧。这个充满惊吓的世界,今后也不会让你无聊的。”

 

 

 

《和光同尘与波乱万丈》

尾声

 

 

 

“啊啊,真是残念!”

因为之前的战斗中双手都受了伤,鹤丸本来很期待以此为借口让一期一振照顾自己饮食起居,结果回来之后主人一眨眼功夫就帮他治好了。

“还想着能让一期喂我吃饭呢……”

“就算是我们当中最小的弟弟,也不会有这样丢人的想法哦。”

冷不丁被锃亮的短刀拦住去路,鹤丸吃惊地停住脚步,赫然发现自己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粟田口一族给包围了。明晃晃的刀尖从四面八方将他困在中央,短刀和胁差们个个神情严肃。

“真是吓到我了,这演的是哪一出啊?”

鹤丸挑起眉梢,慢慢举起双手表示投降。为首的药研藤四郎却忽而微笑了。

 “抱歉,鹤丸老爷,能否麻烦您跟随我们来一趟呢?”

五条太刀一头雾水地被“劫持”到了吉光一族所住的房间。这里对鹤丸并没什么陌生,毕竟他之前就常常来这里陪短刀们玩,给他们讲睡前故事,当然在这些事情的掩护之下,其实是为了多看一期一振几眼。此刻一期不在,鹤丸进了屋坐下,藤四郎们便把刀都收起来了。

“您和一期哥正在交往,对吧?”

单刀直入的问题。鹤丸揣测着对方的意图,故作轻松把手支在膝盖上托着腮。“怎么,是要报复我抢走了你们最喜欢的兄长吗?”

“才不会那么幼稚呢。”药研也在席子上坐下来,其他孩子纷纷在他身后落座。“既然您承认了,那么话就好说了。”

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在鹤丸身上。

“鹤丸老爷,今后您是怎样打算的呢?”

“……你们问我打算……”鹤丸没想到会跟一期的弟弟们讨论这个话题,手心有点出汗。“当然是继续在这座本丸里一同生活下去咯?”他露出惯常的逗弄笑容,“虽然我其实很想带着一期私奔,但那样的话你们这些小鬼是会哭鼻子的吧?”

然而藤四郎们并没有笑。

“鹤丸先生,这可不是该玩笑的时候哦。”

“没错,请您认真回答我们的问题。”

“一期哥总是在考虑别人感受,凡事总是以我们为先,因为他觉得他自己的事怎么样都可以忍耐。”药研停顿了一会,“正因为是这样的一期哥,才必须得有人来为他的幸福操心。鹤丸老爷,您总在追求新奇,假如您接近一期哥也只是出于一时兴起的话,到最后只会给一期哥带来痛苦。所以我们需要确认一下——您对一期哥的心情,我们想听您亲口说出来。”

鹤丸意外地望着他们,许久,转而微笑了。

“很久以前,当我发现自己再也不会为什么人或事而全情投入的时候,我开始害怕自己的心将会死去。所以我开始变着法子寻找惊奇。但是遇到你们的哥哥之后,我不再担心这个问题了。这么说,你们明白吗?”

银发的青年挺起胸膛。

“前阵子兵荒马乱的,所以老实说,真的还没仔细考虑过未来的事……不过你们放心吧,我是绝不会离开一期的,我会一直守着他,比他疼爱你们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地疼爱他,到时候就算你们撵我我也不会放开他的哦!”

一阵沉默。

然后,仿佛松了一口气,粟田口的孩子们表情变得柔和起来了。

“啊啊啊,果然还是好不甘心呀!”乱藤四郎拨浪鼓似的摇着头。

“没错,你这老头子竟然得到了一期哥的心!”鲶尾藤四郎捶着地板嚷嚷,“我去拿点马粪弹来!”

“五虎退,放老虎咬他。”

“好、好的!”

“你们都给我冷静一点,”药研说,“还是一人一刀吧,出手不要太重,刀柄捅进去的程度就可以了。”

“喂喂——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鹤丸跳起来连连告饶,藤四郎兄弟相视而笑,随后重新端正地并排坐好。

“其实我们也相信一期哥所选择的对象一定不会错,但还是觉得应当礼数周全地打个招呼。”

“粟田口家都是用刀子打招呼的吗。”

“之所以用有些粗暴的方式请您来,是希望您见识到我们的觉悟;倘若您对一期哥只是玩玩而已的话,我们一定会全力对付您,请记住这一点。”药研将双手放在席子上,“之前真是对不起,然后,”

所有藤四郎一同俯下身子,深深向鹤丸埋头行礼。

“一期哥就拜托您了!!”

如此郑重的阵势,鹤丸一时语塞。他愣怔地望着这些孩子认真的模样,忽而想起一期来。他想起一期在战场那无所畏惧的眼睛,想起一期曾对他说,我们可是个大家族,您要做好心理准备喔?

“真是的,你们跟一期果然是兄弟啊……”鹤丸挠挠头,咧开嘴笑了。“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吧!”

“都收拾好了吗?”门外传来一期一振的声音,随之门被朝两侧拉开了。吉光家的长男穿着正装站在那里。“长谷部殿在召集大家开会了——咦,鹤丸殿您怎么也在这?”

“我们只是在做游戏,对吧!”鹤丸朝他们挤挤眼睛,藤四郎们立刻配合地点头。

“嗯嗯~那我们就先过去了!一期哥回头见!”

“你们不要在走廊下面跑,会撞到人的……”见弟弟们一窝蜂地拥出门跑远,一期担心地冲着他们的背影喊道。然而腰间却突然被一双手搂住了。“鹤、鹤丸殿?”

鹤丸将他揽到胸前,把下巴搁在他颈窝里深吸了一口气。一期不由得颤了一下。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我真是把有福气的刀啊!”

“哈哈,鹤丸殿这么说的话,那我也是一样有福气的了。”

屋檐顶上的蓝天一碧如洗。两人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随后一期说要取些东西,让鹤丸先去集合地点。等鹤丸的脚步也远去,一期一振蹲下身,将发烫的脸颊埋进自己的披风里。

要装作若无其事简直太难了,他想,在不小心从门外听到了刚才那些对话之后——可是还好,他拥有很长的时间来调整心情,拥有许多天、许多月、许多年来反复确认这份永远会给他带来心跳与惊奇的爱意。

 

***

“主上命我向大家传达两件事。第一是关于这座本丸的前途。经历了和天下五剑的战斗之后,我们已经完全脱离了朝廷的管理,成为独立存在的阵营了,今后恐怕也会时不时遇到新的袭击吧。但主人将一切都托付给我们,今后也会一直用灵力帮助我们。”

长谷部正襟危坐。

“所以不允许懈怠!今后也要为主上尽忠职守,不可背叛主的信任,都听明白了吗?”

“不用搞得像训诫一样吧,”和泉守说,“反正大家都很喜欢这里,继续加油就好咯?”

“你们就体谅一下长谷部的心情嘛,被主人拜托的时候他可是感动得嚎啕大哭啊。”青江笑嘻嘻地揶揄。

“闭嘴!我才没有哭!”

“只要大家同心协力的话,不会有问题的。”烛台切息事宁人。“第二件事是什么?”

长谷部收回视线。“第二件事是,主上决定以正确的方式重新锻造天下五剑。”

“!!!”

刀剑们立刻轰动起来。“这次会让他们成为同伴吗?”

“当然,而且应当能够让他们得以恢复自身正常的人格吧。”

“这么说还有机会见到童子切了!”莺丸欣慰地笑了,一旁的大包平虽然不言语,也难掩如释重负的神色。一期一振也忍不住叹息起来,“就是说鬼丸大人也……”

他身边的鹤丸沉默了几秒,突然往席子上一倒。“啊啊啊好痛,我觉得我的伤口又复发了!”

“鹤丸殿!?您没事吧!?”一期连忙去察看,“哪里痛?”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一期伸手来回摸摸,发现根本就一丁点事都没有,不解地抬起头来却见鹤丸已笑成一团。“鹤丸殿,您又……”

“一想到鬼丸那家伙又要回来了,我浑身都痛起来啦。”鹤丸重新坐起来,笑得有些感慨。“不过他那时倘若想杀我,早就把我的脑袋砍掉了。我可不愿再看见一期哭了……看在他是一期的长辈份上,过去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吧~”

他握住一期的手,在后者脸上看到了和自己一样会心的表情。

“今后会逐步开始着手锻造新刀,不光是天下五剑,还会有其他的新同伴。届时主上也可能需要我们帮忙,最近就先尽可能地囤积资材吧。”长谷部总结陈词完毕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之前在决战中和三日月一起带回来的那把刀,虽然耗费了主人相当多的精力,但总算是召唤成功了。”

他朝里间喊道:“差不多可以出来了吧?”

 

三日月睁开眼的时候,房间里一片寂静。

唯有挂在门框上的风铃发出叮叮的细碎声响。

他迟缓地转动脖颈。屋子里除了他之外没有别人,外面也听不到人声。青色的席子上放着一些不知是什么的小慰问品。三日月茫然地盯着看了一会,大脑才渐渐开始恢复运转。

这应当是本丸里自己的房间。

发生了什么……对了,那时候,在和敌人作战……

试着支撑身体坐起,三日月蹙眉抚上额头。稀松的领口露出一些白色绷带,但并没有痛感,看来伤已无大碍。可是不对呀,那时自己已经——

随后那些放在枕边的福袋提醒了他。

是御守,很久以前小狐丸给他的那只御守起了作用。三日月将手指覆上胸口。现在虽然已经消失不见了,但那只在小狐丸消失后也一直陪伴着他的护身符,似乎仍残留下一丝温暖。

小狐,是你救了我啊。

那个时候、在自己最后一丝混乱的意识里,感应到他的祈求,稻荷之子从天而降——三日月忽然不安起来。小狐丸去哪了?

他四下环顾,然而刀架上只有自己的刀,并无其他。三日月有些慌乱了。难不成是记忆出现了幻觉?还是说那把刀——那个人又再一次离开了吗?

不行。得去寻找小狐。

这唯一的念头立刻占据了三日月的心灵。他勉勉强强穿戴起身,由于在病床上躺了好些日子,刚起来时甚至有些头晕目眩,但他还是匆匆离开了房间,沿着走廊迈开了步子。

夏日的气息已经笼罩了庭院。树荫比之前更加茂盛了,早先孵化的那一窝小鸡也早就扎出硬挺的羽毛发育成熟、变得不再可爱了。值班的堀川国广正在鸡舍旁系着围裙做清扫,远远看到一个蓝色影子从廊下经过。堀川大吃一惊,刚想出声去喊,却发现三日月整个人如同梦游般木然地向前走着。

三日月像是并没发现他一样,这在平时是不可能的,平日里三日月总会笑着和所有人打招呼。但此刻三日月无心他顾。要先到主人那里去问问看吗?

这样思考着,他忽而听到了一阵喧哗。

“总之能够重塑肉身真是太好啦。”

“哈哈哈,短毛狐狸也不错,正好夏天凉快些哟?”

“不过要是让三日月看见了你这副模样——”

 

拉开纸门的瞬间,一切都安静了。

 

越过席地而坐的刀剑们的头顶,三日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浓而短促的眉毛,赤色的眼瞳,因尚未完全消失的笑容而在嘴唇间微露出的尖牙——还有柔软蓬松的白色毛发。虽然变短了些,一截发梢在脑后滑稽地支楞着。

小狐丸就站在那里。

在场的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全都呆呆地目睹着这戏剧性的一幕:三日月和小狐丸站在房间的两端,如凝固般互相对视着。然后,突然间,三日月向后一退,掉头就走。

“诶!?”

众人大感意外,而另一名当事者马上回过神,拨开人丛,三步并作两步冲上走廊,追了过去。

三日月走得非常快,简直像要逃开一样,小狐丸见那抹蓝色在走廊转角一闪而没,只好再次加快了脚步。“三日月!”他出声喊道。

听见他的呼唤,三日月似乎浑身一震,却没有停下也没有回头,反而走得更快了。“三日月!!”小狐丸又喊了一次。

从远远的侧后方,他看到三日月用衣袖捂住了脸,可还是跌跌撞撞地向前。眼看三日月就要一脚踏空跌下走廊,小狐丸眼疾手快冲上去,一把将人捉住。

“三日月,你这是……”

他不说话了。双臂之间感觉到的颤抖让他意识到了什么。三日月整个人都在发抖,然而仍用宽大的衣袖死死掩住面颊,仿佛在拼命压抑着不发出声音。三日月从未这样在人前哭过,也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吧。被奉为最美的天下五剑,就连此时此刻也仍然不肯放弃自尊心,这点顽固的坚持令小狐丸的心里不由自主变得酸甜掺半。

“是我,我回来了。”

没有勉强去看三日月的脸,他只是搂着三日月,轻缓收紧手臂,拍着对方的后背。过了一会,他感到三日月的身体渐渐放松,将头埋在他怀里无声地颤着肩膀,只有泪水渐渐打湿了他的衣裳。

 

不想在庭院里太过显眼,小狐丸将恋人抱起来,回到了三日月的房间。待他把对方放下来,三日月终于肯抬起脸,在那瞬间,小狐丸看到了令他永生难忘的模样。

这样的三日月,只有我一个人看到就好了,他在心里想着,低头吻了上去。




三日月的嘴角有泪水的咸味。小狐丸小心地衔住他的唇瓣,轻轻舌尖交缠。仿佛受到安抚,三日月的眉目渐渐舒开,呼吸也缓和下来。

忽然三日月又一把推开了他。没等小狐丸明白过来,三日月已行动起来,三下五除二地扒下了他的外衣。

“让我看看你。”

“咦!?”

小狐丸被这过于迅速的进展震惊了,不过三日月似乎没注意到这些,来来回回地仔细检查着他的身体,发现并没有像检非违使那样的标记,才松了口气。紧接着,换做三日月被摁倒在席子上了。

“你啊……”小狐丸忍耐地咽了口水,“不要一上来就撩起我的野性好吗?”

三日月笑了,仿佛已然恢复了平日的样子,然而眼睑上还带着哭过的一抹微红,声音也沙哑得教人心动。

“哈哈,看来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小狐啊。”

他们深深地互相凝视了片刻。

“对不起。”

——两人同时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三日月抬起手臂,捧住了对方的脸。“为什么小狐要道歉?”

“你才是,为什么要向我道歉?”

“因为我太好强,一直不肯投入太多感情,也从来不肯告诉你我真正想要的东西,不相信你能做到。”三日月一下下地抚摸着小狐丸此前被斩断而变短了半截的毛发,眸子如深潭映月,湿润地发亮。“虽然有些任性,但我现在还是想说出来。小狐,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从今往后,再也——”

而小狐丸也不需要他再多说下去。

“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的。”他俯身将额头贴上三日月的,低声喃喃着。“我和你,还有其他的家伙们也一起……喂马,种田,守护着主人和主人的子孙后代,直到我们一同腐朽为止。这样如何?”

“同生共死吗,就像人类的誓言一样啊。”

三日月合上眼。“甚好,甚好。”


还有什么更好的呢?当波乱万丈都散尽,当成千上百年间的思念、聚散、浴血与重生全部归于尘土,这愿望终将实现。

 

 

 

FIN

 

 

 

【FREE TALK】

麻斗太太的新刊里,小狐丸对三明说,别人看到你的笑容就会觉得满足,这才是你的与世无两之处,而正因为你走过的道路并不轻松,才孕育了这笑容的价值。所以挺起胸膛来吧!

这几句真是瞬间打动了我。正因为这样所以好喜欢爷爷呀!爷爷只要站在那里笑着就是无价之宝!

结果却写了哭泣的三日月_(:3J∠)_这最后的部分也是对之前写过的现实向《静水》篇的回应,“那总是、总是笑着的人啊,也终能为团聚而流泪”,从那时起就很想写这样的瞬间。因为那一定是辛酸却非常幸福的时刻吧!

一开始码字的本意只是想写战斗中的爷爷(´・ω・`)“最喜欢看三明揍人了!”这样想着没料到竟然拉成了这么长,必须说感谢阿鸟提供脑洞……和插图。

鹤一期原本并没有过多脑补,能够写成这样我也很意外,我非常喜欢鹤球那种飒爽、机灵却又有深沉可靠一面的感觉,还有一期哥刚柔相济的治愈感,如果小狐三日是熟年夫夫的话鹤一期就是初恋的感觉吧,然而笔力实在有限写不出我心中的三分之一萌。

说起来之前倒数第三章的插图还有个奇怪的花絮版来着:



一期:鹤、鹤丸殿您都伤成这样就别乱摸了

结局清淡如水真是非常抱歉!想想鹤爷逐步攻略一期哥就dokidoki好美味,也许番外会修成正果(。然后我明明还有好多好多想说的为什么写完就想不起来了!

谢谢大家的支持!!!



评论(62)
热度(353)

2015-07-01

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