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鹤一期】金柯之上 01-02 幕末(前篇)

 (伪)历史向。鹤一期御物时代的互动穿插各自对往事的一些回忆,史实基础上的妄想谈~

不知道能写多少,反正有空时写一点,没空了就随时结束吧。


《金柯之上》

 

01

“鹤丸殿!您可让我好找……”

一期一振在御苑的角落发现鹤丸的时候,已经在偌大的宫殿里搜索了近一个时辰,走得有些气喘。他看到鹤丸正将双手抄在袖子里,仰脸盯着墙头的瓦片,一动不动。

一期叹了口气。

“又在考虑如何从这里逃出去吗?”

“是的话又如何?”

像被刺了一下,一期有些不知所措地停下了脚步。

鹤丸国永是最近才到皇宫里来的。明治帝前不久行幸仙台,伊达家将鹤丸作为礼物献上,于是鹤丸就这样成为了天皇的所有物。然而他似乎对此并不怎么满意。金色的眼睛映出头顶上树枝的阴影。一只麻雀落在那枝头,沿着树枝蹦跶落到墙头,然后扑棱棱飞远了。鹤丸面无表情地望着它远去。

这样的鹤丸总会令一期一振感到不安。虽说他与这位千年古刀在漫漫历史当中也曾辗转见过面,但时间很短暂。鹤丸看起来似乎是把快活的刀,然而每当鹤丸像现在这样不笑的时候,那双金色眼睛一旦失去情绪,便透出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这样的鹤丸教一期有些怕。

他也许怀有自己所不知道的陈旧创痛,一期猜想。像自己这样的家伙,是无力劝慰对方的吧。

“我劝您还是别白费力气了,鹤丸殿。”一期一振收拾心情,走到鹤丸身旁,两人并排站在树下。“皇居的结界比其他地方要强得多,凭我等付丧神的一己之力,想要溜出去是不可能的。”

“嚯?不试试怎么知道?”

鹤丸终于朝他转了过来,但仍然面无表情,浑身的白色配上那锐利的金眸,令一期再次感受到难以言喻的压抑。但他还是直视鹤丸没有退缩。

“……因为我试过了。”

鹤丸的脸上终于变化了。他第一次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像你这样的乖孩子也会干这种事吗?”

一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他听得出言外之意。在鹤丸眼中他也许是个循规蹈矩的类型——是那种会乖乖接受命运安排、从一开始就不会考虑做出挣扎的类型。而这样的性格对于鹤丸来说实在是太无聊了。

所以现在鹤丸的表情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那也是我刚被进献入宫时的事了。”

“唔……戊辰战争的时候?”

“比那要早一点,那时先帝还在。”见鹤丸露出小孩子听故事的模样,一期忍不住柔和地抿起嘴角。“您感兴趣的话,我倒是可以讲讲。”

“要听要听,”鹤丸终于变回了笑嘻嘻的脸,无意识地凑近了他。“老实说我还真想象不出一期想法子要跳墙逃跑的样子。”

“跳墙那种事可没有。”

“所以?到底是怎样呢?”

“说来就有点长了……”一期向鹤丸伸出了手。“咱们边往回走边讲吧。”

 


02

文久三年(1863),一期一振回到了久违的京都。

安政大狱之后,尾张德川家的藩主换成了德川茂德,然而藩政实权仍掌握在前代藩主庆胜手中。此时正是第十五代藩主茂德在位的最后一段日子,将一期一振献给天皇也正是他做出的决定。

此诚多事之秋。

付丧神虽然被持有刀剑的主人所束缚,并不能随心所欲,但在一般情况下,他们能够在不远离主家的前提下拥有一定的自由行动范围。眼下一期一振就正站在二条护城河旁,呆呆地望着月光下的流水。

眼前又浮现出鲶尾和骨喰的模样。一期临行之前,弟弟们虽没有过度流露出感伤,他还是在他们眼睛里看到了不舍和担忧。他们都经历过生死之别,太知道世事无常的道理了,一旦分开,或许从此再也见不到面。

这时一阵吵嚷声将一期从忧思中惊醒。他回过头,只见几个壮汉正沿着河岸大摇大摆走来,一副横行霸道的样子。

“让开让开!别挡路!”

并不是京都口音。一期原本就站在柳荫下,没有挡在他们的前面,但出于戒备他下意识将手伸向了腰间的刀。不巧这个动作反而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这小子能看见我们!”

“你是哪里的来的刀?喂,问你话呢!”

原来这伙人也是刀的付丧神。一期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同类,见对方举止粗野,他一时犹豫,并未自报家门,一转眼功夫已经被团团围住了。

“穿戴得倒是挺富贵,哪个有钱人家的收藏品吧?”

 “嘿,没准是幕府哪位大人物的东西呢……”

“在下一期一振吉光,奉尾张藩主茂德大人之命上京,”一期不卑不亢道,“请问诸位所在的藩属是?”

几个付丧神对视了一眼。

“俺们为尊王攘夷的志士效力,不管什么藩之类的鸟事!倒是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家伙,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还不快点拿出来,贡献给尊攘的大业……”

一期一振对他们的身份心下已明了几分,然而看他们勒索的无赖架势,靠说理恐难脱身。想到自己今夜是临时决定到街上走走的,竟在此陷入麻烦,他不禁有一丝后悔,但并无畏惧,手指慢慢握紧了刀柄。

只有一战了吗……

正当他打量着敌人会何时发起进攻时,在那帮人的后方远远传来一声吆喝:

“什么人!”

仿佛听到鞭炮爆炸,无赖们立刻跳了起来,调转方向唰唰地将刀出鞘。一期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月光将河畔的道路照得一片皎洁,他看到站在那里的是几个身着相同纹样羽织的年轻身影。

“壬生浪士组在此。敢在京都的街上扰乱治安,做好人头落地去死的觉悟了吗?”

 

TBC


评论(13)
热度(164)
  1. 来自北极的北极熊君松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