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鹤一期】金柯之上07-08 宫城(前篇)

仍然是历史妄想向鹤一期。上次的主题是【幕末】,这次是【宫城】。



(7)

我们现在所说的皇居,明治以降长期被称为“宫城”,这个称呼直到二战结束后才被改变。这座宫城是在德川时代的江户城基础上建起来的,保留了很多德川幕府将军家的建筑形制,总体上分为本丸、二之丸、三之丸、西之丸等区域,包括护城河、城门、石桥及隅橹等许多地方都继承了原先的样子。

鹤丸国永来到这里时,幕府倒台已有三十年之久,曾经在这座城里居住过的刀剑也换了一批。天下五剑中的三日月宗近,此时早已不在江户城了;鬼丸国纲在享保年间来过这里“做客”,后来兜兜转转如今又回到这里定居。城池依旧,住客们的面孔却时而熟悉或陌生,倘若称之为缘分,那么江户城所见证的缘分轨迹,大约比岔路口上重重交叠的车辙印还要更加令人感到纷繁吧。

江户城面积很大,曾是日本最大的城郭,当中有大片地方覆盖着茂盛的植物,可谓美丽雅致之地。不过尽管这里风景如画,还是满足不了鹤丸的胃口——

“啊啊!今天也失败了!”

一期一振看见鹤丸四仰八叉地躺着二之丸庭园的草地上,一副赖着不肯动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但他并未调侃鹤丸不成形象的举动,只是走过去挨着对方坐下来,把手放在并拢的双膝上。

“是呢,今天也失败了。”青年温和道,“那就明天再继续吧?”

鹤丸歪过头瞅着他,脸上半真半假的怨念很快不见了,也笑了。“好!”白衣付丧神一骨碌爬起来,“明天咱们去吹上那边走走如何!没准从哪里能……”

他们的逃亡计划仍在进行中。有时候,一期不禁感到惊讶。自从被鹤丸纳为“共犯”那时起,自己竟一直奉陪鹤丸至今。在外人看来,这种想方设法要从宫城逃出去的行动或许犹如小孩子的游戏一样荒唐,但鹤丸国永似乎相当地坚持,几乎每天都会拉着一期在皇居中到处探索。

老实说,一期并不相信他们真的能从这里出去。然而他却不厌其烦一天天陪鹤丸进行着这场“游戏”,在宫城各处试验鹤丸那些异想天开的逃跑方案。屡败屡战之间,一转眼现在已经到大正九年了。

时代开足马力向前,外界的新鲜事物不时传入宫中,付丧神们聊天的话题也日新月异。

“听说裕仁皇太子明年想要到欧洲去游历?”

“坐船要多久啊……”

“不知道啊。我记得从前幕府遣使者去大明国的时候,去一趟就要很久呢。”

光是想到要乘船在海上漂到异国去,一期就觉得头晕目眩。从前被称为“南蛮”之地的欧洲,实在太远了,对他来说简直无法想象。鹤丸倒是颇感兴趣。

“要是能带我们一起去的话,就能周游列国了。”他踢踢踏踏地走在一期前面,这时他们正从丰明殿前经过,夏日耀眼的阳光照射在鱼鳞般的屋瓦上。

“可是,在海上那么久,感觉会很辛苦呢。”

“但这样一来就能到外面去了呀!一定会看到很多让人吃惊的东西,再也不会无聊了。”

“哈哈,这倒是……”

一期望着鹤丸浮想联翩的表情,心想这位可真是孩子气。忽而鹤丸又凑过来,坏心眼地逗他:“没准还会被作为礼物送给外国的皇室喔?像一期这么漂亮的刀,西洋人一定没见过,绝对会争着要吧。”

一期怔了怔。

“请、请别开这种离奇的玩笑啊!”他掩饰着心里的动摇反驳,“再说鹤丸殿还不是一样,比起我这样已经不能上战场的刀,鹤丸殿才会有更多人想要吧!”

“啊,那样的话倒是能永远从这个宫城的结界中摆脱了呢。”

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门里探头出来。“一期哥,鹤丸大人。”是粟田口家的短刀平野藤四郎。少年有礼貌地朝鹤丸行了一礼。

“莺丸大人请大家过去喝茶。”

“下午茶吗。”

“想也不是啊……”

尽管皇居中的宫殿的外观仍是和式的,但内部已经与时俱进地进行了改造,学习西洋的风格摆着桌椅、钟表等等。连茶具和饮茶习惯也开始引入欧洲的样式,这让喜欢日式茶道的莺丸友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难以接受。

 

(8)

“你还真是有精神啊。”

狮子王对鹤丸说。“咦,今天一期一振没跟你在一起吗?”

总是念叨着有朝一日想要到外面去的鹤丸,并没有刻意隐瞒过自己在策划“越狱”这件事,其他刀剑多多少少也知道他的个性,偶尔见面会打趣地问他进展如何。但乐意陪着他一起行动的就只有一期一振了。

与其说帮助他,倒不如说吉光是他的看护役吧——在别的付丧神们眼里,两人大约是这样的关系。

鹤丸耸耸肩膀。

“说是天气太热了,一期那家伙,想不到也有偷懒的时候啊。”

 “所以才说你精力旺盛啊,”狮子王笑嘻嘻的盘腿坐在屋檐的阴影里。“这个天气,大家都整天在屋子里睡觉呢。你独自一个可不要迷路了哦?”

“你以为我来这里多久了……”

离开本丸,鹤丸慢悠悠地逛到西边的莲池水沟一带,漫无目的望着那些翠绿的水生植物和上面飞舞的蜻蜓。午后的蝉声一浪高过一浪,在头顶持续不断。他蹲下来捡了块石子,嗖地一扬手丢进水里去。

一期不肯来,这还是头一遭。

虽然也会有时候因为别的安排而无法和他同行,但一期每次都会好好向他说明。只要空闲,从不曾拒绝他的邀请。但像今天这样,说着“我不太想出门,抱歉,请鹤丸殿自己去吧”,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难道自己哪里惹他生气了吗?鹤丸托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这还真是让我吃惊啊……明明昨天都答应了的。”

吹上地区和这一带隔着一定距离,穿过西之丸,还要再朝远处走。一个人跑去那边,似乎顿时少了很多趣味。

他又丢了块石子,石子打中了水面的浮萍,滚落入水,发出沉闷的噗咚一声。比起一期一振不肯来这件事,鹤丸更吃惊的是自己竟无法摆脱心里的郁闷,难道是因为蒸腾的暑气吗?

“去这里看看吧”“去那里逛逛吧”——想来,每每总是自己在单方面地提出层出不穷的新想法,而一期也总是笑着回答“好啊”。但那个人是否也像其他刀剑一样,其实心里认为他在干傻事,单纯只是为了陪着他才答应下来?

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是不是终于厌倦了,不愿再和我一起犯傻了?

重要的是,没有了一期的参与,就连鹤丸自己也开始觉得自己是在犯傻了。他又想起自己刚进宫时在一期脸上看到的那种宽容无奈的微笑。

也罢。鹤丸有些赌气地拍拍手站起来。既然没被当真看待,那就干脆就找个地方躲着,玩场捉迷藏好了。发现自己不见了的话,那家伙一定会再次来寻找的吧。到那时,会看到一期怎样的表情呢?




TBC

御物时代脑洞如山,待我慢慢填……(哭

太久没更很抱歉!因为眼睛仍然不太舒服,不过最近在写以大阪夏之阵为背景的鹤一期稿子!敬请期待XD

评论(6)
热度(101)

2015-07-29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