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鹤一期】金柯之上 16-17 玉音放送(前篇)

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军部一部分士官发动兵变占领了皇居,本篇是以这个事件为背景的。

上个月忙成dog,稍微写一点恢复一下手感(´・ω・`)这章到了比较沉重的时期了呢。具体的背景后篇再讲……

(16)

“鹤丸殿,差不多该回去——”

话是这么说,到底要从哪里出去才对啊……一期一振有些迷糊地环顾走廊。总觉得之前好像走过这里……

大概是出于安保的考虑,宫内省楼房内部修建得很容易让人迷路。这额外地激发了鹤丸的探索欲,结果两人在宫内省转了半个时辰也没出去。

“那边是资料室,说不定能偷看到什么典籍,记载着如何破解这座宫城的结界——”

“若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会惹祸上身的。”

“该看的不该看的,反正我这上千年差不多也都看遍啦。”

“您啊……”

一期把视线从鹤丸笑盈盈的脸上移开,重新审视左右墙上那些样式整齐划一的门扇。最近,每当看到鹤丸的笑,他总会产生想把目光躲闪开的冲动。

——真亏您还能笑得出来——

这并不是一句认真的批评。在这些日子里,能够像鹤丸这样笑着度日的,已经几乎看不到了。这就让鹤丸显得异类。然而,即使在心里觉得不妥,另一半的心却仍为还能看到鹤丸的笑而觉得松了口气,矛盾交织的感觉十分复杂,一期自己也说不清。

“没听见座钟的声音,不过大概快到午夜了吧?”

“就算到了这个时间也还是一点都不凉快呢……啊,出口在这边。”

鹤丸站在拐角处,抬手指了指。一期一振正想答应,忽然又屏息。

一个男人行色匆匆地沿着走廊朝他们走来,衣着看上去是侍从模样,手里拿着个布袋,里面似乎包着什么东西。虽然知道人类看不见付丧神存在,一期还是静悄悄地闪到一旁。他和鹤丸诧异地注视着那人的背影。

这么晚了,发生了什么事?

男子停住脚步,在走廊里东张西望了片刻,似乎在思考些什么。随后他走进了皇后宫职事务室里。一期没来得及阻止,鹤丸已经好奇地跟了过去。

从门外什么也听不到,不过没过多久,那人就空着手出来了,丝毫不知道两个长年居住在宫内的付丧神正在咫尺之处游荡。一期和鹤丸目送他远去,鹤丸凑在一期耳边低声道:“你说这家伙是来干什么的?”

“也许有什么要紧的东西送到这里保管吧?”

“也或许他在里面放了个定时炸弹之类的东西呢。啊啊真想进去看个究竟——”

“不行。”一期斩钉截铁地抓住鹤丸的胳膊,使劲把他拖走。

 

出了宫内省的楼门来到外面,果不其然,空气仍然十分闷热。两人慢慢地沿着树林边缘行走,谛听着草丛里的虫鸣,一期脱掉外套搭在臂弯里,鹤丸在他一旁长吁短叹,双手枕在脑后。

“这天气,就算回去也肯定睡不着啊。不如乘兴夜游如何~”

“还是算了吧,”一期一振望着黑沉沉的树梢,夜空像个不透明的铁罩子,笼罩着东京。“不知道会不会有空袭……”

“又在为那种无能为力的事情担心吗。”

“不,只是……今天总觉得有些心惊肉跳。”

突然他身子一歪,后背抵到了坚硬的树干。鹤丸欺身将他禁锢住,嘴唇贴上他耳垂。

“那么让我来帮你忘记那些吧。”

只觉湿热的呼吸吹在耳朵里,鹤丸的手顺着腰际爬上,一期一振浑身一颤,更加燥热起来。

“鹤丸殿……唔……别、别闹了!”

他试图将对方推开,却见鹤丸的金色眸子在黑暗中亮得摄人,钳着他的双手是那样执拗地用力。“你觉得我是在闹着玩吗?”

突然间,一期又想起了最初与鹤丸相处那时候的感觉。他不禁晃神了。

——是多久没有过了,这种刺痛。

或许他的愣怔让鹤丸意识到了什么,鹤丸很快松开了他。“抱歉……”银色的付丧神用手指遮住额头,掩住了表情。

“我知道我一直在做些不合时宜的事,还强拉着你一起……但我真的讨厌这样死气沉沉的日子。你明白吗?”

心头的刺痛感增强了,但那痛感却十分柔软。一期望着鹤丸那即使在深夜也微微发光的头发,仿佛望着某种灵巧却容易受伤的动物。“我明白,”他俯身将掉在脚边的外套拾起来,“不用道歉,鹤丸殿。我明白的。”

鹤丸重新笑了,一期也微笑着,彼此像是要将刚才一瞬的破绽心照不宣地藏起来。

“其实我也没什么睡意,只是夜游的话,就奉陪您吧。”

“真的吗,那我回去把私藏的酒拿来好了!”

“您到底从哪里弄来的……”一期说,“还是我回去取吧,顺便看看平野有没有睡着。鹤丸殿就在这里稍等片刻。”

他离开鹤丸,在背朝对方的时刻将笑容收了起来。

 

(17)

这是1945年的8月,从一期与鹤丸在这里相遇至今,已过去了四十多年。他们仍然在一同继续着寻找逃出皇居的方法,而这一尝试越来越变得半真半假,并且逐渐让位于其他一些事情:拥抱,亲吻,甚至做/爱……在远离人们视线的僻静的森林里,或者古老宫殿的深处,他们会衣衫不整地紧贴在一起;在迷醉似的热潮中,一期一振前所未有地体验到活着的实感。活着,并且如此贴近另外一个人,几乎像是要融合成一体——这让他短暂地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自己只不过是一块铁所幻化出来的东西。

与他们之间变得愈发亲密的关系相反,世道正在一天天地坏下去。战争开始了。起初遥不可及,后来逐渐迫近,即使在宫内也能嗅到那种令人不安的疯狂气息。直到有一天,天皇搬到了御文库居住,人们开始匆匆挖掘防空洞,一期知道,这是战势将颓的征兆。

然后,飞机来了。爆炸震动了整座城市的地面。

他们看着宫殿燃烧,直到烧成灰黑的废墟。由日本自己点燃的火,现在终于烧回日本自己身上。谣言开始在付丧神之间传播:为了振奋士气,天皇要将一些刀剑作为御赐奖赏给军官们,将它们带去太平洋上的战场……

时隔很久,一期一振又开始频繁地做噩梦,噩梦中增添了新的内容,这让他对睡眠产生了恐惧。在梦里他看到一些刀被铭上御赐的字样,装上菊纹的刀锷,他们被宣称荣耀加身却面无表情,一个接一个走出宫门,消失便再不回来;然后一双手伸过来,将弟弟从他怀里拉走了。

不要,请不要,他绝望地呼喊着,有时候平野回过头喊着他的名字哭泣,有时候则面无表情,而他从来无法阻止这一切发生。忽然平野的样子又变成了鹤丸……

他从未跟鹤丸国永说起过这些梦。

而鹤丸也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依旧总是笑着。

为什么您还能笑得出来呢,只是想打破沉闷吗,抑或只是用笑容来隐藏什么吗,一期一振独自走在二之丸的夜路时,这样不着边际地想着。从坟墓之中劫掠,从神圣之地盗取,个人的欲望膨胀起来尚如此,国家的欲望膨胀起来只会更加丑陋罢了。那么为什么,为什么您还能——

他的思绪被一阵说话声打断。是从刀剑们平日惯常栖息的房间那边传来的,一期不禁放慢脚步。时间已经过了半夜,难道平野他们还没睡下?

“人都到齐了吗……喂,问你话呢。”

是个完全陌生的声音。

“无礼的家伙,能不能别妨碍我们休息?”听起来像是莺丸友成,口气很不快。

“你们这些派不上用处的古董,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国家正面临燃眉之急——”

“这我就不懂了,把国家搞成这样的难道不正是你们吗?”

“莺丸大人,不要跟他们起争执……”

一期放轻步子挪到门边,向屋里窥视,感到全身的血一下子变得冰冷。御物们正被驱赶到一处,而围住他们的是雪亮的刀尖。

——那是,军刀……

 

 

TBC

 

评论(11)
热度(106)

2015-09-25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