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鹤一期】金柯之上 29-31 德川三代(后篇)

 苦逼的加班狗,拖太久了都忘记前面写了什么(( >﹏<。)

谢谢之前留言的大家!!!




(29)

鹤丸第一次看到一期一振,还是在太阁时代。那时鹤丸的主人一度效力于丰臣家,在大阪城举办豪华的宴会庆典时,他曾经远远拜望过天下人秀吉的宝刀们。

夜里的庭院乐舞喧嚣,鹤丸在一片热闹中偶然仰头,看见两个付丧神正在富丽堂皇的楼阁上观景。一个是穿着宝蓝色狩衣的男子,瞳如新月,举手投足间典雅生辉;另一个是琉璃色头发的年轻人模样,虽不像前者那般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美,但姿容端正,观之可亲。鹤丸只认识前一个——那是与他有远亲关系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发现了人群中的鹤丸,无拘无束地笑着朝他挥了挥衣袖,然后掩口向身边的那位说了些什么,那青年的视线便移到鹤丸身上,微笑着欠身向他致意。明明是天下人的爱刀,还挺谦逊有礼的,鹤丸心想。不过那时候他并没有将这一面之缘放在心上。

风水流转,江山易主。鹤丸从何时在这座神社里隐居,外界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对于外界发生的变迁,鹤丸多少还是知道的。当他认出面前的刀是当年太阁的爱物时,不禁感到十分惊讶。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居然靠在神社的门外睡着了……鹤丸蹑手蹑脚凑过去端详对方,一期一振睡得很香,眉眼透着安恬。鹤丸此前没有近距离观察过,他发现一期给人的感觉很素净,而且越细看越让人觉得舒坦。这显然是一把一直被人仔细对待的刀。经历了战乱的洗礼,却也没有落魄的样子,只是有些病恹恹的。于是鹤丸脱掉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了。

等鹤丸国永在附近溜达了一圈回来,正好碰上一期醒来。看到他的姿态时,一期好像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鹤丸觉得很有趣,同时又寂寞地想到,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谁被自己吓到过了。

“您是……?”

“不记得我吗?真是贵人多忘事呀。”

一期一振显得更加局促了。“那个,我……我以前认识您吗?”

鹤丸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不自信,便不再逗他。“认识谈不上,曾经见过面。我是鹤丸国永,你是太阁的刀吧?”

“是的,在下名叫一期一振吉光。您刚出来时,我还以为是这里供奉的神明大人现身呢。”

鹤丸眨眨眼。“要是这里真的有神明,我倒是也想见一见啊。”

一期一振似乎也觉自己冒失,不好意思低了头。“啊,这衣裳谢谢您。”他忙把鹤丸的外套物归原主。“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鹤丸问。

“说来惭愧,其实我在寻找丰国神社,但是好像有些迷路了。”

“哦?从哪里来的?”

“高台寺。”

“那你还真是错得够远啊。”

“诶!?怎么会……”

看到一期一振呆呆的样子,鹤丸心里既觉得新鲜,多少也产生了一些违和感。原来太阁的刀是这样的性格吗?在鹤丸印象里,那把和三日月并列、“高高在上”的华丽的刀,虽然并不骄矜,至少应该是气定神闲的。还是说他从前不是这样的,现在却改变了?

“说起来为什么你要去参拜丰国大明神?”

一期的神色恢复了柔和的暗淡。“其实在下在前不久的大坂之战中烧身,最近刚刚受到再刃,要开始在德川家生活了。虽然对太阁那时的事已经无法想起来了,但我还是想至少……对我的过去做一个交代。”

他单薄的形态,包括他表情和声音里那一丝不确定,这下鹤丸完全明白了。

“你可真是个认真的家伙啊。换做我的话,大概就随波逐流、不去想这些了。”

“鹤丸殿的前主人是什么样的人呢?”

“是说那个把我带进坟墓的主人呢,还是说那个把我挖出坟墓的主人呢?”

“对不起……”

“你没有必要道歉啊。”鹤丸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尖锐,立刻转移开了话题。“时候也不早了,你不如今晚在这里住一夜,明早再去。如何?”

一期一振踌躇了片刻。“那就蒙您好意了。”

 

(30)

“为什么皇宫的结界比别的地方都严密呢?”

“据说是为了保护三种神器哦。”(注:日本神话中流传下来的三神器,八咫镜、八尺琼和天丛云剑,后两者由天皇和皇后保存。)

鲶尾发出了惊叹声,一旁的物吉贞宗也饶有兴趣地听着。在德川家度过了长久的年岁之后,曾经来自东西军不同阵营的刀剑们已经相处很融洽了。

“那你们有见过天丛云大人吗?”

“从来没见过。”一期说,“也许他们一直在沉睡?毕竟那位大人比我们古老得多,神格也比我们高得多,大概不会轻易露面的吧。”

鲶尾摇摇头。“为了保护那些谁都不曾见过的神,害得你们也被禁锢在宫城里没法出来,总觉得有些……”

“还是聊点开心的事吧!”物吉说,“一期先生,待会我们再去看看热田神宫怎么样?”

来自德川美术馆的付丧神们正在名古屋城附近歇脚闲谈。名古屋城与大坂城一样,被称为日本三名城之一,然而在二战时也化为废墟。此时的名古屋城已得到重建,层层屋瓦在金秋的阳光下呈现出美丽青色,令一期一振感到十分怀念。他仰望着屋顶那闪亮的金鯱,心想能让鹤丸殿也看看就好了……

与久违的亲朋相聚,冲淡了他对于出发之前那些事情的纠结。但在隐隐的意识里,一期的思绪总会不由自主回到在鹤丸身上。

『要是这里有神明的话,我倒是也想见一见。』

可是鹤丸自己看起来就像真正的神明——那一天,当他看到鹤丸出现在藤森神社的参道上,鹤丸的模样太过于缺乏人间烟火气息了,现在想来,那或许是因为在那个瞬间鹤丸没有笑。鹤丸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冷,那种冷从里向外渗着,仿佛鹤丸的内里是一块冰。直到数百年后在宫中重新见到鹤丸时,这种印象也没有消退。

然而一期知道鹤丸真正笑起来是什么样子,也知道鹤丸可以多么温柔和勇敢。与鹤丸共处已有七十年,他拼命想留住鹤丸的笑容,但出发前鹤丸的那些话让他灰心……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却还是无法融化鹤丸殿心里那块冰吗?想到这里,一期一振就觉得喉头发紧。

再刃之前他曾经以为许多东西是绝不会忘却的,但一场大火改变了他的想法。现在所见到的,今后说不定什么时候也会忘掉吧,在元和元年那个夏天,一期一振的这种不确定感正值最强烈的时期。这让他对新的相遇多少有些听之任之,不会主动加深与人的关系,他与鹤丸国永的邂逅,并没有开花结果。

那时候完全不能想象,如今鹤丸会变成自己最重要的人。那时候也完全不能相信,直到今天他还全都记得——那个夏夜,自己躺在藤森神社的神殿里久久无法入睡,消失在火中的过去,不可预知的未来,感伤就像黑夜中的潮水,在他心里涨涨落落。当他在枕上侧过脸,恰好能从门缝里看到鹤丸的身影,银白的付丧神独自坐在外面,一动不动一语不发,就像守护着他一样。

真是不可思议。锻造我们的刀工,我们侍奉过的主人,现如今都被奉为神灵了。会不会有一天我们也会被人供奉起来,就像天丛云剑那样?

一期忽然浅浅地笑了。如果鹤丸殿在的话,一定会说:“那肯定无聊得要死吧。”

 

(31)

鹤丸不知道自己这些天是怎么过的。

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大脑里浑浑噩噩一片。白天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提不起精神来——没有一期一振在,皇居似乎变得彻底没意思了。

同伴们将他的症状理解为相思病,也就不试图劝解。平野对于他之前和一期闹别扭倒是没有表现出怨意,只是向他转述了一期的话,包括要他多保重,还包括一期曾说的、成为御物所感到的幸福。

为什么自己要愚蠢地揪住细枝末节不放呢?鹤丸再一次登上天守台,孤零零地坐在那里思考着。明明早就确认了一期对自己的心意,却还是不满足,这就是贪心的下场吧。

只是,鹤丸自己也被自己吓到了。他从未想过和一把刀分离会让自己如此深受影响,在上千年间,分离是常有的事,鹤丸一直以来都能够很快振作起来,用未知的乐趣来支撑自己继续向前走。但这次……

假如真的和一期分开了,自己还能恢复到从前的样子吗?

最后,鹤丸的日课变成了设想——设想当一期从名古屋回来的时候,自己要如何迎接他,如何好好地赔礼道歉,一期又会如何回应——腹稿打了上百篇,忽然,这天傍晚谁一声大喊:“一期一振和浮田他们回来了!”大伙闻讯纷纷到外面去看,唯独鹤丸坐在那没动,心中方寸大乱,事先想好的词儿全忘了个精光。

他机械地挪动双腿跟了出去,远远看到一期正被大家围着,笑眯眯地摸着平野的头,和莺丸他们说着什么。糟糕,这下完全错过机会了啊……鹤丸懊恼之余又觉心虚,悄悄瞥向一期,却赫然发现一期也正望着自己。

一期脸上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微笑。

如同蓄满的水池一下子被拔掉了塞子,鹤丸霎时释然了,同时又被难以言喻的感动填满,完全没有自觉之间,他已经走到了一期面前。一期见他两眼直直盯着自己,像梦游似的张口结舌,似乎也很意外。

“鹤丸殿,我回来了。”

鹤丸还是不说话,其他刀剑们都好玩地瞧着他俩。一期有些窘。

“您这段日子有好好的吗?……对了,我从名古屋带了土产回来,这个是米粉糕,还有——”

然后,换做一期说不出话了。他的嘴唇被柔软的触感封住,与此同时四周响起了一片“哦哦哦”的起哄声,莺丸一边笑一边捂住了平野的眼睛。一期的脸腾地红了。

“唔……!”

他试着推开鹤丸,但鹤丸忘我地吻着他,同时用力地搂住他,似乎彻底忘了周遭的众目睽睽。这实在太出格了!一期在内心挣扎是否要对准鹤丸的肚子揍一拳,却又被前所未有的情绪裹挟着不知如何是好。他只好闭上了眼睛。

等一期一振觉得快要缺氧了,鹤丸终于放过了他,一期羞耻地把脸埋在对方肩膀上,鹤丸摸摸一期的头发。“没事,他们都走啦。”

然后他的肚子终于挨了一拳。

“啊疼疼……一期,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没错。”

鹤丸惊诧地抬起头,却看见一期脸上仍红红的,那表情一点也不像在生气。

“鹤丸殿总是这么随心所欲,一直让我很困扰呢。”

“我错了……”

“但倘若不是这样,也就不是您了。”一期重新靠在鹤丸怀里,鹤丸嗅到他身上清凉的气息,那是遥远旅途的气味,让鹤丸产生了失而复得的心情。为什么在藤森神社初遇的那时候,自己没有早点爱上他呢?他们各自在人世辗转了那么久,失去了那么多的时光,而今,现在却才开始——忽然,鹤丸对束缚他们的这座皇宫产生了新的理解。

这天晚上,当他再一次吻着一期(以及做一些更加肆无忌惮的事)之后,听到一期这样说:

“我怀念从前,那是因为觉得从前的自己作为一把刀更加出色。比起御物,比起天下人的爱刀,我更希望身为『吉光』而骄傲。”

一期将手放在鹤丸赤裸的胸口,让鹤丸抓住他的手。

“但是,那仅仅是针对刀的价值而言……鹤丸殿,我不是作为刀、作为『吉光』、作为御物或者其他,仅仅是作为『一期一振』而想要和您在一起。这份心情,您能明白吗?

“所以,请您永远不要失去信心,对我也好,对这样的生活也好——那才是『鹤丸国永』,对吗?”

“那么,”鹤丸有些惭愧地小声道,“那个逃亡计划……我们继续?”

一期以一种“事到如今还在说什么”的表情,从枕上看着鹤丸。他忽然想,倘若几百年前在那座藤森神社,那个夜晚,鹤丸也像这样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那么事情会不会有所不同?

“只要您乐意,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FIN

 那么昭和时代的故事差不多应该结束了(?)后面还要不要写我还没想好(´・ω・`)

关于这次德川三代这一篇,本来并没有什么特定想表达的东西,只是想写一期哥出展的梗而已(结果关于在名古屋期间的经历也没怎么表现_(:3J∠)_)中间又穿插了再刃初期的一些琐碎的记忆,所以大概很零散吧……总之虽然是七十年之痒的鹤一期,鹤球也并非存心想作死,而一期也能够包容鹤丸的“冷”的一面——不如说一期能够在鹤丸面前生气,这已经是一种亲密的表现啊(x)果然还是开始慢慢变得老夫老妻感了啊!

俗话说,婚姻就像一座皇居,外面的想进来,里面的想出去(大误

那么再次感谢容忍我拖文的姑娘们><鹤一期合志正在预售中,欢迎关注!地址

评论(11)
热度(115)

2015-11-08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