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三体】山楂树(上)(史强x罗辑)

实在没有粮于是自己动手了……

*腐向注意!腐向注意!

*《三体》同人,CP 史强x罗辑

*严肃地不严肃着。

*只谈感情不谈科学。

*有BUG的话请装没看见。

*雷腐向的请一定右上点叉,谢谢!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移民期间,罗辑一直和抵抗运动在一起,他没有参加或指挥过任何行动,但一直是抵抗战士们的精神领袖。治安军和水滴都在疯狂地搜索并欲消灭他,但不知道他是如何隐蔽的,即使是智子都找不到他的行踪。”

——《三体:死神永生》

 

 

山楂树

 

 

“老毛子的地盘,真他妈够冷的。”史强说着,把暖炉又往罗辑跟前推了推。“老弟,你没冻僵吧?”

罗辑摇摇头。你不该这么叫我的,现在是我比你大了。虽然他这么想,但却无法出声。担任执剑人的半个多世纪,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话,如今已经失去了语言能力。当然,史强把他的摇头理解为不冷,自己也挪得离暖炉近了点,缩起脖子哈出一团白色雾气。

这个时代本已经找不到这样原始的取暖工具,但他们的确隐藏在一个原始且寒冷的地方。具体坐标连罗辑自己也不知道,但能找到这个地方大约是得到伊万·安东诺夫的帮助,那位原俄罗斯海军中将现在是地球抵抗运动组织的领导者之一。

房间里几乎没什么东西。战争时期一切从简。尽管抵抗运动的成员倘若知道罗辑在这,一定都希望尽一切努力让他得到礼遇,但知道他下落的人还是越少越好。智子还没有发现这里,可不能保证今后也一直不会发现。

“不过,要说当初他们那么拼命要杀你,我还可以理解。现在继续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好不容易都退休了。”

罗辑笑笑。被追杀了两个多世纪,他现在终于习惯了。

事实上,一个须发皆白、失去语言能力的百岁老人,对世界还能做什么?但在放开了那个红色开关之后,罗辑身上的威慑力量似乎仍没有散去。他的敌人依旧害怕他,想彻底毁灭他。这种力量更多是精神上的,正如抵抗组织奉他为灯塔一样。只要罗辑仍然在某处好好地活着,对于这些衣衫褴褛的战士们来说就是一丝安慰。

他象征着人类的尊严。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罗辑的命从来都不属于他自己。还能怎样呢?就像前面说的,他只能习惯。但是史强呢?史强本没有必要陪着他一起躲在这天寒地冻的地方遭罪。罗辑的视线移到对面双手抄在袖筒里取暖的男人身上。按照史强的性格,乖乖移民去澳大利亚似乎也不是他会做的事,不过这年头在哪都是一样遭罪,这么一想,罗辑对他倒也不内疚。

威慑纪元之初,在罗辑去到那个位于地下四十五千米深的引力波系统控制中心后不久,史强就再次冬眠了,直到执剑人交接前夕才苏醒,所以几乎没怎么老,还是当初那副样子。用史强的话说,他剩下的那点寿命,就是等着在这时候拿来用的。

“我说老弟,”史强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还记得你到地下去之前,我去找你那次的事吗?”

罗辑扬起眉毛。忘得了才见鬼了。不过人老了脸皮也厚了,他现在对此已十分平静,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承认或装傻。史强望着他褪色的眼睛,笑容里除了促狭之外还有些别的什么。

“这五十多年,你想过我吗?”

 

***

作为威慑武器的地球引力波发射器建立那年,也是冬天,史强来到了罗辑的住所。屋子很空很暗,客厅阴冷,他看见罗辑自己坐在壁炉前面,一动不动。

史强打了个招呼,又问:“颜颜和孩子呢?”

“已经走了。”

罗辑的声音里毫无波澜。“走了”这个说法很微妙,让人无法知道究竟是他们主动离开的,还是罗辑叫他们离开的。但看起来这是既成结果,双方都接受了。

史强把屋子弄亮堂了些,走到沙发边上,敲敲罗辑的肩膀。后者往椅背上一仰,长长出了一口气。史强看见一个红色开关似的东西放在他膝盖上。

“就是这玩意了?”

“嗯。”罗辑疲倦似的揉了揉太阳穴,“引力波广播的启动开关。他们给设计成防水的了,便于洗澡上厕所24小时携带。”

罗辑说这句话的时候史强终于看见他有了一些笑意,那种调侃的、有点不正经的微笑浮现在他尚且年轻的、略显瘦削的脸上,这使得他膝上那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那地球历史上最沉重的东西,显得似乎不那么沉重了。

这是罗辑自己的选择——他曾以为之前的面壁者使命是人生中最艰难的部分。但不是的,最艰难的部分从现在才要开始。人总是比自己想象的更具有忍耐力。至少,在史强眼里,现在的罗辑和最初与他见面的那个轻飘飘的人已经大不相同了。因为在史强准备了一些方法打算宽慰他的时候,却发现他竟然在反过来宽慰自己,就好像在说:你放心,我没事。

这让一向擅长跟人打心理战的史强失去了用武之地。

“……算了,睡觉吧。”沉默了一阵他干脆说。“明天一早就要动身了。”

罗辑看着他,笑得有些柔和。

“大史,你让我想起咱俩刚认识那时候了。就是你护送我坐飞机去联合国开会那次,你也是这么叫我睡觉来着。”

“我那时候可不知道自己护送的是地球的正义天使啊。”

“但是好像我每次需要护送的时候,你都会出现。这次我也知道肯定会是你来接我。”罗辑低低笑着从沙发里站起来,一只手拿着那个控制开关,就好像拿着一块毛巾还是什么的。“明天等我进了引力波威慑控制中心,你这个使命也算是彻底结束啦。”

他拿着那个开关向盥洗室走去。“我先洗个澡。帮我检查一下安眠药有没有问题,我可不想再被你救一次命了。”

虽然ETO已经消亡,但近年兴起的极端反三体组织又在试图抢夺引力波发射器。他们仍有可能来袭击罗辑,这座房子外部也是因此一直处在严密的警备之下。

“我都救你那么多次了,再多一次也无妨啊。”史强呵呵笑着凝视罗辑的背影,等罗辑进了盥洗室,他的笑容便淡下去。他知道罗辑的意思。

一旦成为执剑人,就是一辈子的事。

在那个重担从肩上移开之前,罗辑将再也不能从幽深的地底出来。

不对。史强有些烦躁地在屋里走了一圈,踱到阳台上点了根烟。就这样了吗?

在那许多许多年之前,也是自己送罗辑去成为面壁者的,虽然自己只是奉命行事,但这彻彻底底改变了罗辑的命运,使他再也没法像平常人一样活下去了。现在,自己正又一次地把罗辑送到一座坟墓里去。

就这样了吗?

突然,像是决定了什么,史强把烟头扔到脚边,转身几步走进屋,拧开了盥洗室的门。

 

TBC

评论(16)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