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三体】天使与魔鬼(史强x罗辑)

趁着鸡血还没消退再摸最后一条鱼,因为年末工作修罗期以及要修之前说好的本子所以下个月可能神隐一阵_(:3J∠)_
5
 其实我只是想吃点糖QAQ

 

 

 

 

《天使与魔鬼》

 

这是史强第一次、也是毕生唯一一次和三体世界对话。当时他去外地参加一个会议出差刚回到市里,正准备在去市政厅之前先回家补个觉,就在刚到家门口的时候,他收到了智子的讯息。

请去接罗辑。

这行字直接出现在他的视网膜上,所以史强吃了一惊,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这是智子干的。对于高等文明的神乎其技,史强从不畏惧,但讯息的内容让他的心咯噔一下,立刻提起了高度警惕。

“他怎么了?”

最近的确没有收到罗辑的消息,只知道罗辑参与的雪地工程进展不太顺利。想到这,史强脑中浮现出一些可怕的可能性。“你们对他做了什么?”他厉声问。

对于没有实体的“审讯对象”,这严厉并没有什么用处。不过智子很快回答了:

我们并没有伤害他。他刚刚在谈判中赢了我们,但是他现在不太好。

谈判?史强心里疑惑着罗辑究竟还有什么能力用谈判这一招来摆平三体人,不过在此同时他没有浪费时间,跑着上了电梯,他从地下城直奔地面。“不太好是怎么回事?”

他似乎生病了。

“真不是你们在搞鬼??”史强说,因为智子的字幕只有他能看到,所以他就像是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这让路上遇到的人都对他侧目而视,以为这个公元人精神错乱了。

不是。

“好,告诉我他在哪。”史强来到地面,找到自己家的车钻进去,车子立刻发动起来。智子发送了一个地址。“假如找不到他我会再问你们的,要是被我发现你们在他身上捣了什么鬼的话——”

你会怎么样?

“我当然也不能飞到三体行星去找你们算账,”史强冷笑一声。“但我是干警察出身,不会善罢甘休。操你祖宗十八代的……”

你最后一句所提出的目标我们无法理解。

“别介意,只是地球的问候语。”这时史强的思路才从罗辑的安危回到了智子刚刚所说的另一件事上——尽管对于地球来说,这件事极其重大,但在史强这儿却给排到了第二位。“你说他赢了你们?”

是的。我们承认失败。

“嘿……”史强露出一丝笑意。“我就知道他能办到。我这位老弟可不是一般人,一早我就看出来了。”

这一点我们与你看法一致。

“那如果他不好了,你们不是应当高兴吗?”

不,我们目前需要确保他的健康和安全

“所以你们就来找我了?”

因为你和他的关系非同一般。

“这你们都知道?行了先别哔哔了,影响我开车。”

智子的字幕闪了闪,消失了,视野中重新变得毫无遮挡。史强把车速开到最大,沿着智子所指的那条路向前开去。按智子给的地点,罗辑不在新生活五区,而是就在旧城区里。罗辑为什么会跑到这儿来?他是一个人来的吗?

史强满脑子都思考着罗辑的事。这让他没意识到,他的思考不是以对一个案件的推理方式展开的,这对于史强来说并不多见。在不把对方当做事件中的一个当事人的时候,这种思考就变得缺乏条理。太阳刚升起来,窗外的景物在晨曦中沾上一层薄薄的金色。史强回想起了和罗辑的上一次见面,那还是在几个月前了,他去新生活五区看望过罗辑。

眼下是危机纪元第208年,制造太空尘埃云以监测水滴的雪地工程在推进了不到三年的情况下就越来越陷入停滞,而罗辑的处境也不容乐观——公众对他的期望已经冷却,甚至有许多人认为他是个骗子。

因为工作的缘故,史强一家已经搬到市内,不在新生活五区了。这次回去看罗辑的时候,他注意到五区的居民对罗辑的态度十分冷淡。史强有些替罗辑担忧,怕他受到什么过激的对待。

“之前也跟你说了,有需要就随时叫我,别见外啊。”

被他拍着肩膀这么说的时候,罗辑抬头笑了。“好好我知道了。”

一看罗辑的笑,史强就明白了。

“你压根就没打算叫我,对吧?”他盯着罗辑,直到后者心虚地移开了视线。“我就知道。你打算一个人扛着,是不是?”

“不是的,你看我这不是工作忙嘛,而且真没什么事的,”罗辑说,“也就是小区的居民嫌我扰民,可这也是事实,不能怪他们。”

“你可别想瞒过我这双眼睛。”史强扳住罗辑的肩膀,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个给受欺负的小弟打抱不平的孩子头儿。“我看你都瘦了,脸色也不好,跟我说,是不是他们——”

然后,一瞬间,他顿住了。

罗辑的脸离他很近。即使以公元人的标准,罗辑也比实际的年龄看上去要年轻,但罗辑的眼睛却显得沉稳异常,在那双眼睛的亮光里,史强读出了一些东西。

他是个面壁者。

史强暗骂自己差点忘了这一点。

“我这是最近累的,想快点把工程做完嘛。等雪地工程一全面启动,联合国那帮混蛋就能把颜颜和孩子还给我了。”罗辑说。

但罗辑的眼睛在说: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你真相信——”

“不相信又能怎么办呢,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能把她们夺回来。”提到家人,罗辑的目光暗淡了一些,随即苦笑起来。“不过要是雪地工程烂尾了,那群人意识到我彻底没有利用价值了,她们娘儿俩也就没有做人质的价值了,没准联合国那边会放我们团圆的。”

但罗辑的眼睛在说:有些事只能我一个人去做,大史,不要多问。

“……”

史强凝视着眼前的人,半天没说话。最后,他只是用力拍了拍罗辑的肩膀,力量大得罗辑浑身一震。“嗯,我相信会的。”

他用眼睛告诉罗辑:我相信你。

“关于这件事,我得向你道歉。”那天临走之前史强对罗辑说——说出这件事对于史强并不容易,这让他自己也感到意外。

“利用庄颜来激发你工作的这个主意,当年是我向联合国提议的。”

罗辑有一瞬的愣怔,但随后只是点了点头。

“果然是这样。”

“你猜到了?”

“当年萨伊告诉我这都是他们的计划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性。这的确是你会干得出的事。”罗辑的嘴角微微向上一动。“你从前不是跟我讲过不少你当警察时的‘事迹’吗?我知道,为了达到目的,你会使用不近情理的非常手段。不过因为这只是我的猜测,你既然之前不提,我也就没问过。”

蓦地,史强觉得自己离这个人很远,然而他们确实正面对面地站着。罗辑的眼睛锐利而明亮。

“主意确实是我出的,但我没想到他们会拿她和孩子要挟你到现在。”史强有些不自在地掏出一根烟。“你恨我吧?”

“我不恨你,”罗辑平心静气地说。“大史,要是没有你,我压根连遇到她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反而感谢你。”

史强瞪眼看着他。

“而且你的提议是正确有效的,从这点来讲,联合国乃至更多的人都应该感谢你。”罗辑伸出拳头不轻不重地在史强胸口捶了一下,笑起来。“不过你仍然是个魔鬼。”

“怎么老有人这么说……你见过有魔鬼成天到晚跟在正义天使屁股后面替他操心吗?”

“所以你是正义的魔鬼。”罗辑哈哈笑着送他出门,直到史强上车,还能看到罗辑一个人站在那里目送着他,在这一刻,史强突然有些羡慕三体人,羡慕他们能够看到彼此的思想。

 

***

罗辑沿着公路一点点挪动。

他有点后悔刚才拒绝了智子为他叫救护车的建议。胜利所带来的如释重负感并没有让他的身体变好,反而让疲惫变得愈发清晰,一层又一层从体内的深处侵袭上来。从叶文洁的墓地离开,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他已经头晕眼花了。

随着太阳升起,空气中的浮尘似乎也更加多了,罗辑不时停下来,弯腰用手扶着自己的膝盖咳嗽。这个时间,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但即使有车路过,罗辑也不确定人家愿不愿载自己一程——毕竟,他目前仍是人们心中臭名昭著的大骗子。

还是慢慢走吧。

罗辑歇了口气,重新迈开步子。直起身的时候他感到眼冒金星,仿佛群星的漩涡在他脑子里狂舞。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了二百年前,他宣布对187J3X1恒星的咒语,刚刚准备进入冬眠,一场诡异的流感袭击了他。那天夜里的感觉也是如此,晕眩让他几乎把五脏六腑都要呕出来了。

在基地的医生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之前,罗辑就已经明白了。这恐怕是ETO的生化武器造成的,是一个极为巧妙的阴谋,目标是置他于死地。但是他已经虚弱得无法说话。然后,他想到了史强。

怎么一遇到危险,就想找大史,习惯成自然了吗?罗辑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他知道史强那时已经先一步冬眠,没法来救他了。

ETO终于还是要得逞了。

他想起自己第二次被刺,在联合国会议中心外的广场上,在眩晕和剧痛中,唯一清晰的就是史强的脸和声音;他想起他向史强炫耀自己那湖畔的住所有多美,史强却连说不安全,那时他还笑大史不懂浪漫;他想起坎特给他换了警卫,他却坚持非要大史不可,害得大史又从国内专门飞到他身边来,那时候都不知道大史已经得了白血病;他想起大史冬眠之前的最后一个电话:我没再打扰你,是想着咱们以后还有可能见面……

不行。

不能死!

就算是死,也得留点什么!也许有谁能接替他悟出黑暗森林的真相……罗辑开始在病床上伸手乱摸,想在床头找什么能写字的东西,但随即他再次剧烈地咳嗽,咳出的鲜血染红了床单和他的胸口……

“罗辑!!”

罗辑猛地一抬头。回忆的幻觉消失了,他仍站在二百年后风沙扬尘的马路上。他看见前面不远停着一辆车,有个男人从车上下来,正全速朝他跑过来。罗辑气喘吁吁地眯起眼睛想看清那是谁,当他终于看清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世界在他眼前倾斜了。

“你没事吧……喂!老弟!振作一点!!!”

一只坚实的手臂接住了他。不知为何,罗辑觉得像被抽空了气的气球一样彻底失去了力气。这也许是因为来人使他安心了。当他被人们抛上了神坛又从高空落下来,也只有这只手臂会接住他了。

“我说老弟……喂,罗辑……能听到我说话吗?”

罗辑靠在他怀里,双目紧闭呼吸急促,但微微点了下头。这时史强的视网膜上又出现了一行字。

他还好吗?

“闭嘴。”史强没好气地说。“不是说你,老弟。”他连忙在罗辑身上摸了一圈,发现没有外伤,但罗辑在发高烧,额头滚烫,整个人软绵绵的。于是史强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他裹上,然后把他驮起来背在背上,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是智子让我来接你的。”

罗辑的脑袋沉甸甸地压在他肩膀上。“你替我谢谢它了吗?”罗辑低声笑起来,史强停下脚步,偏过头疑惑地瞅了瞅他,怀疑他是不是烧糊涂了。

“智子还说你刚刚跟它大战了三百回合,然后赢了。”

这个转述很不准确。智子的字幕被史强无视了。

罗辑又嘿嘿地笑了。“没错。”

“人类安全了?”

“暂时是这样。”

“所以你又变成救世主和正义天使了?”

“当一次也是当,当两次也是当,他们说是啥就是啥吧。”

史强重新朝前走,脸色也缓和了。“哎,罗老弟,我就佩服你这一点。你一个人能担得起这个,真不简单。”

“不。”罗辑说,“我一个人不行。”

史强没有马上明白罗辑的意思,随后听到罗辑说:

“大史,今后很可能还会有人想杀我。但是我没你那么机灵,救不了自己的命……之前被流感病毒袭击那次,你不在,要不是冬眠,我就真死了。”

我一个人不行。

咀嚼着这其中的深意,忽地,一股难以言喻的悸动穿过了史强的心脏。罗辑环在他脖子上的双臂并没有用力,但史强格外鲜明地意识到了自己背上的重量。他慢慢地开口。

“……也就是说又轮到我出场了,对吧?”

“嗯,我没有你不行。”罗辑正色说,心里庆幸大史背对着自己,这让他可以假装自己不那么没出息。不过史强的笑声让他放弃了伪装。

“没问题。我看你这辈子就指着我来救了。还有什么要吩咐的?悉听尊便。”

罗辑重新把头靠到史强肩上,声音再度变得含糊了。

“有。我想吃馄饨。”

车子在朝阳中启动。这个时候,世界上绝大部分人类还不知道,他们的命运刚刚被改变,就在不到一小时前,地球刚刚从危机纪元进入了威慑纪元。而转动地球的那个天使,此刻正在魔鬼的肩头睡着。

 

 

 

 

FIN

三体元首:为什么智子传回的图像全是雪花点!

科学执政官:因为他们闪瞎了我们的微观集成电路!

评论(29)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