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三体】十八小时(下)(史强x罗辑)

 (接上文)

***

月光照在绵延起伏的沙海上。沙丘如同起伏的波浪,史强和罗辑两人爬上其中一座,在丘顶坐下来。酒精很快使两人都略带醉意。

“还是从前的酒好,够劲。”

罗辑有些朦胧地跟着点头。“我说大史,刚才在机场,你跟那些记者都说什么了?”

“让他们别再死缠着你不放呗。”史强仰头又喝了一口,“嘿,其中有个记者还一个劲追问我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来着。”

现代人的家庭观和两性观与公元人大相径庭,家庭关系已经非常稀松,一个人同时拥有多个异性或同性伴侣都是正常的,媒体们会这样的公开八卦也不足为奇。

“那你怎么说的。”

“我跟他们说,我和罗辑是穿一条裤子的关系!你们还想怎么的?”

罗辑哈哈大笑,把空酒瓶掉到了地下,瓶子咕噜噜沿着沙坡滚远了。

“你真这么说的啊??”

“真的啊,”史强望着身旁前仰后合的家伙,“这可是大实话。”

说穿过一条裤子倒的确没有夸张。在威慑建立的那天清晨,史强去墓地接回了因淋雨而发着高烧的罗辑,那时罗辑整个人憔悴不堪,浑身脏兮兮湿塌塌,简直像个叫花子似的。史强把他捡回了自己家,然后找了自己的衣服裤子给罗辑换上。他还记得罗辑像片秋叶子一样单薄,在浴室里就又睡着了,史强毫不费力就把他搬运到卧室去。最近这几天罗辑的气色倒是好多了。

“完了完了,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然而罗辑并不介意似的,伸手搭在史强肩膀上。“兄弟啊,说真的,能遇上你真是我上辈子攒下来的福气。”

“那是,上哪找我这么好的保镖去。”

“倒不是说这个……”罗辑瞅着他,表情因微醉而显得舒展,“其实除了你救我这么多命,我更要感激的是你乐意跟我穿一条裤子——能像这样跟我说话的人,在这个地球上,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史强有些讶异地扭过头。他看见罗辑的眼睛里映着月光。那是面壁者的眼睛,是倒映着月光的千尺深潭。

“你知道吗?在我成为面壁者的那段时间,其他人看着我的时候,就像在看着我之外的另一个空壳。他们的目光就好像我下一秒随时可能倒下来死掉或者发疯。但是大史,只有跟你说话的时候,我又变回了完整的、平凡的一个人。我对人类整体的命运其实并不关心,甚至在思考宇宙法则的时候,我有时觉得自己都不是人类中的一份子,可是你对待我的方式总会让我记起,我还是我,我原来还能正常地活着啊。

“跟颜颜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你不也很幸福吗?”

“那不一样。”罗辑长叹一声,但没有多做解释。“大史,其实我总觉得你跟着我,总有一天会被我害死的。”

“哦?”

“我不知道那一刻会不会来,我只是不想……”

史强没吭声。过了片刻,他忽然把空酒瓶一甩,然后站起身。罗辑刚一抬头,就被他揪着衣襟拎了起来。“诶?”

还没等罗辑意识到是怎么回事,突然被重重一推,他猝不及防向后仰跌,脚下的沙一下子塌了。罗辑发出一声惊叫,双臂在空中乱抓,紧接着毫无形象地摔进了簌簌下滑的沙子里,像之前被他扔掉的那个酒瓶一样叽里咕噜地顺着沙坡滚了下去。

“你——!”

沙沙声终于停止,罗辑滑到了沟底,晕头转向地试图爬起来,这时史强顺着沙坡溜了下来,又一把把他推倒在地。“你干嘛!?”罗辑着恼地抗议。

“你说我干嘛?熊样!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就知道瞎想!”史强抓起一把沙子就往他衣领里塞。“什么死的活的,再他妈跟我瞎嘚嘚这种窝囊话,我直接掐死你算了!”

“别闹了!”罗辑突然一下子爆发。“你知道什么!?”他一边挣扎一边攥起沙子朝史强撒过去,后者一抬手挡开。“你根本不知道当面壁者有多可怕!!那些日子我心里有多憋屈,活着还不如死了!!可我什么都不能说!!那时要是再来一个水滴,我就真活不了了,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你根本就不明白!!”

“我还就是不明白了,怎么着?”史强说,“来啊,救世主,你就这点程度吗?”

罗辑被他挑衅得来了气,一半也是借着酒劲,抓起沙子一股脑就朝他“进攻”过去,两人像小孩子似的开始“打沙仗”,最后直接扭打在一团。当然论格斗罗辑完全敌不过史强,很快就败北了。然而在这个过程中,罗辑渐渐忘记了经历过的苦难,也忘记了对未来的不安,他在这纯粹发泄式的体力活动中忘记了其他的一切事情,脑海中绷着的那根弦,不知不觉地放松了。

到最后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史强把罗辑摁住了,看到对方脸上仍然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好像一只被捉住的倔强麻雀。史强忍不住笑了,这笑传染了罗辑,下一秒罗辑也笑了。于是史强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这场犯傻的较量就此告终。

史强松开罗辑,伸手把对方拉起来,一边呸呸地吐掉嘴里的沙。罗辑坐起身,低头揉着眼睛。史强挨着他一屁股坐下,脱掉鞋子,倒出一股细砂。

“怎么样,现在舒坦点了吧?”

“……你真是个魔鬼。”

罗辑又一次说出了这句公认评价,然后再度躺回沙窝里,胸口起伏着,懒洋洋伸平双手。“现在就算是下一秒地球爆炸了,我也无所谓啦。”

史强哼了一声。

“这才像点样。人终有一死,不能被自己吓死。得学会苦中作乐。”

“奇怪,本来我是个及时行乐主义者,什么时候反过来被你教育了。”罗辑歪了歪脑袋。“不过一直都在说我的事……你呢?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史强盯了他片刻。“不告诉你。”男人开始从口袋里找烟。

罗辑来了劲,又坐起来。“总是你帮我,也让我帮你一次啊。告诉我,只要是我能办到的……”

然后他无法说话了。史强猛地凑过来,扳住罗辑的后脑勺,亲吻了他。

 

***

这个吻持续了不长时间。在分开后大约半分钟里,罗辑仍然维持着呆滞的状态。史强把烟叼进嘴里,瞥他一眼,有些使坏地乐了。

“这还算便宜你了。”

他看到罗辑软下肩膀摇晃着脑袋,像是在试图从震惊中缓过来。“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罗辑没有表示出反感,居然还能开玩笑,这让史强稍微有点意外。不过尴尬多少还是有一些的,这里不比上次那个漆黑的地方,皎洁的月光下罗辑的神态一览无余。

“大史,亏我还那么傻乎乎地相信你!”

“看来我这演技也能当当面壁者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史强说:“不过老弟,这并不是我想问你要什么回报的意思。我觉着……要是你知道我早就想对你这么做了的话,肯定会吓得不轻。总之,就当是我的恶作剧也没关系。”

“不,”罗辑仰起脸,月光笼罩着他,而他注视着月亮四周的黑暗。“我只希望这不是因为我看起来那么需要安慰。”

深秋的夜晚,气温下降很快。方才因为喝酒打闹的缘故两人都出了些汗,此时冷风一吹有些寒意。于是他们重新翻过沙丘往停在公路旁的车子那里走,在爬上沙丘的时候史强拉了罗辑一把,之后就一直拉着他的手没放开。史强感到罗辑的指尖凉着,手心却出着汗,罗辑用极大的力量攥着他的手,这力量传递过来的讯息让史强知道,此刻罗辑的心里一定翻江倒海,可罗辑封闭着胸中快要爆发的火山,眼中却是波澜不惊的泉。

也许有一天这个人将不再需要他的安慰。

但是,史强想,到那时自己也仍然会想要去吻他的。

在他们快要走到公路上的时候,远处的天空中亮起了光。那些光携着嗡嗡的声音越来越近,逐渐逼近他们的前方。史强眯起眼睛。

“什么鬼……”但他已经预感了那是什么。

一束探照灯的光四下摇曳着,最后罩住了他俩。罗辑的手仍然被他拉着。直升机掀起的风将沙尘像涟漪般吹开,两人都举起另一手遮挡着风和强光。

“大史,”在飞机的轰鸣声中,罗辑对史强说,几乎用喊的才能听清:“如果今晚我就要死了,那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史强觉得心口一跳,知道这是罗辑对那个吻做出了变相的回答。“又说什么死啊活啊,记性呢?”他吼道,“给我使劲儿地活下去,活得长长的!活到二百岁,活到地球玩完为止!!!”

罗辑冲他绽开一个笑,然后他们的手松开了。

史强看着罗辑朝前走去,风吹动着他的头发和衣裳。几个人从飞机上下来,朝罗辑跑去,史强辨认出其中有舰队联席会议的特派员本·乔纳森,还有联合国官员。他们在罗辑面前打开了一个盒子,然后把盒子里的什么东西戴在了他手腕上,就好像给犯人戴上手铐。那是十几个小时前刚刚离开罗辑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黑暗森林威慑控制权。

“抱歉,罗辑先生。在我们找到合适的人来接替您以及建好更加完善的威慑系统之前,还需要再麻烦您一阵了。”联合国代表庄重地说,然后他忽然像溺水者刚浮出水面一样,大大地喘了一口气。

“上帝保佑我们!!”乔纳森激动地说,“罗辑先生,威慑控制权掌握在集体人群手中威力几乎等同于零,而我们此前都没考虑到这一点!在刚刚过去的十八个小时里,水滴完全足够摧毁我们的坐标广播系统,可是三体世界没有行动!这将是他们在这场战争中最大的失误!!!”

“是的,我也意识到了。”罗辑冷静地说,此刻他与刚才已经判若两人。“但考虑到我做出任何重新要回控制权或者对你们进行提示的可疑行动都有可能使智子领悟到这一点,所以我只能静观其变。”

刹那间,一旁的史强明白了。罗辑的不安,罗辑死死攥住他的五指,罗辑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那所有细节的意义全都浮现出来。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居然能承受这样的一切!

但戴上腕表的罗辑朝他转过来,史强看到的不是面壁者的笑,而是普通人罗辑的笑,那抹微笑告诉他,罗辑对他流露的,全都是真的,里面没有面壁者的谎言。罗辑无奈地耸耸肩。

“希望联合国能给我发加班费吧。”

史强翻翻眼睛,又点起了一根烟。

“早知道你还要接着当救世主的话,我应该对那些记者说得慎重一点。”

 

 

 

FIN

 


评论(29)
热度(127)

2015-12-04

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