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三体】堆放一下脑洞

腐向居多,混乱。没时间写完整的所以都是小段子




脑洞一:一个人教另一个人用枪。


【史罗的场合】

大史手把手教学,然而进度缓慢。

“我说罗老弟,你真的有在认真听我讲吗。”

“有啊。”

罗辑笑嘻嘻的一副吊儿郎当样子,毫无说服力。

“又给我装蒜。你是不是觉得反正有我在,所以学不学都无所谓?”

“我只是不擅长学枪械之类的东西啦……”

“哦?是吗?”大史邪笑,“那就强制补习直到你学会为止吧。”

冷不丁被对方从后面环住腰,罗辑胳膊一抖,居然打出一个十环。

后来与三体文明对决的时候,三体人对罗辑糟糕的枪法极为担心(万一走火就毁灭两个星系),所以第一时间要求他把枪放下。

 

【章北海和丁仪的场合】

“丁博士,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不学!我没有时间学那个。“

“其实我个人也认为假如三体组织真要除掉您,您会使用手枪也并没有什么用……不过鉴于您也协助太空军进行过太空弹道学研究,您将枪支看做一种实验工具即可,这或许也有助于启发您的科研。”

“不要想用这种话来钓我上钩,我再说最后一次!我是搞理论研究的,只负责提出假设,不负责实验验证!而且太空中舰对舰作战如果使用激光和电磁动能武器,跟子弹的动力学又是两码事,别告诉我会有人到太空中去打手枪!”

最后一句话听起来很像一个黄笑话,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章北海也笑了,但他仍泰然自若,似乎这个男人从不会为什么事而感到尴尬。

“好吧,我们遵从您的自愿。”

三小时后丁仪从演算纸堆里爬出来看到章北海还在。“你还待在这啊?”

“是的,”章北海平静道,“如果您无法自卫,那么就需要有人来保证您的安全。而且我对弹道学研究也很感兴趣。”

“待会吃饭的时候我可以跟你讲讲……等一下,你打算一直待在这?保卫我??”

“我是军方与科技界联席会议的代表,本来与您共事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丁仪考虑了一下觉得这样好像也没什么坏处而且可以既然对方已经妥协了一步那么自己也可以顺坡下驴,就同意了。不过他叮嘱章北海在这期间不要乱动自己的草稿纸。

当然,丁仪并不了解章北海,他非常善于通过一个表面的目的达到另一个隐藏的目的——也许他从一开始的目标就只是待在丁仪旁边。此外丁仪也不知道,后来章北海还真的成了在太空里打手枪的那个人,而且这件事居然改变了人类的命运。


 【维德和云天明的场合】

云天明是拒绝的,他拒绝维德的要求倒不一定是因为看不到要求本身的必要性,而是因为他知道这只会使自己成为维德的恶趣味的观察对象。

大部分情况都是如此。

“哦,是吗?”维德说,然后他抬手就是一枪,云天明身边桌子上的茶杯炸得粉碎。接着是第二枪,子弹擦着云天明的耳朵飞了过去,让青年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维德继续用枪指着他,走过来。

“你在威胁我吗?”云天明冷淡地说。威胁对他而言没有用,他的心早已了无生趣。但维德像条鲨鱼似的笑了。

“不。我在邀请你。”

手枪在他的指尖旋转了一下,然后枪被倒过来递到了云天明面前。

“我知道你厌恶我,这都写在你的脸上。既然如此,何妨来试试报复的滋味?”

云天明犹豫了片刻。最后他还是接过了枪,用它对准后退几步的维德。他扣动扳机,但枪没有响。

“你需要先打开保险。”

维德重新走过来告诉他如何做,然后站回原处。云天明第二次开枪,枪口迸出了火光,但仍然没有打中。

“拇指不要与枪贴得太紧!再来!”维德喊道。

弹夹打空的时候,云天明垂下手臂,竟然感到松了一口气。同时他也知道自己再一次可悲地让对方得逞了。维德走过来,颧骨上流着血,这是云天明唯一接近击中他的一枪留下的。维德笑得十分愉快。

“真遗憾。”

比起朝这个男人射击,云天明想,也许用枪指着自己的大脑对于维德更有效一些。




(想到哪写到哪也许还会更新)

为什么LJJ锁了这篇,哪个词出了问题???打手枪吗????

评论(15)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