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F4/甲操】心之海域(上)

小操生气回娘家,甲洋出岛送外卖(。

F4的日常,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私设

 

 

 

 

《心之海域》

 

(上)

作为来自珀莱奥西Mir的核,小操时不时就会回到他的族群那边,这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但这一次有些不同寻常。时间长了,总士发现了不对劲。

“最近几天怎么一直没看到来主?”

他问的是甲洋,后者老样子面无表情。“回他自己的族群去了。”

“这样啊,但这次是不是有点太久了……”

“那家伙放着不管过几天也会自己跑回来的。”

甲洋的话并没有让总士放心,他总觉得甲洋提起小操时语气有些微妙,不禁怀疑二者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

也许是因为小操曾经把MarkVier给打爆过一次,所以甲洋和小操之间一直盘桓着微微紧张的气场,团队训练中,他们经常因为在crossing状态下没完没了地互相用意识较劲而让齐格飞系统里的人苦不堪言(“你们要把我的脑袋吵炸了!!!”)但大家并不认为他们是真的不和——大概是因为有一骑和总士的前车之鉴,毕竟,过度反应恰恰是在意着对方的一种表现。

到底还是不太放心的总士找到了织姬,问她是否知道那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织姬用并无太大热情的口吻说:“你确定你要听吗?”

半小时后,总士走进了乐园餐厅,一骑看见他沉重地在桌子后面坐了下来。

“一骑,准备煮红豆饭吧。”

“啊???”

 

***

大海一望无垠的蓝色,在远处与天空相接。

离开龙宫岛之后,甲洋隐藏了自己的踪迹,搜索着珀莱奥西空母的气息。尽管Bollearios实际上只是原人类军的一艘舰船,被festum族群当做了巢穴,但小操总是习惯于将它称作“我们的岛”。对于小操来说,它和龙宫岛一样,是Mir和他的同胞们的栖身之所。这种称谓中包含的感情像个恋家的孩子,有些惹人怜爱。

尽管濑户内海星核与珀莱奥西星核之间建立了同盟关系,但这种关系是否牢靠,是否在某一天珀莱奥西族群又会突然发动袭击,这种不安让岛民们常常忍不住以忧虑的目光注视那个外来的少年。人类很难真正将festum作为与自己对等的一个种族来进行交往,正如人类自己千百年来难以从观念深处根本清除种族歧视一样,要达到理想的共存仍然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甲洋和小操都能直接感知到岛民们复杂的思考,那些针对他们的想法当中有好奇,有感激,但也有许多负面的东西:畏惧、不信任、伪善乃至憎恨。长年与festum之间的战斗让很多人的亲人被festum夺走生命,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对四处走动的人形异界体卸去心防,而认为与festum结盟只是权宜之计的功利主义者也大有人在。岛民的眼光对甲洋倒没有太多影响。他在充斥着虚伪和冷漠的家庭中长大,对于他人的恶意,他根本不需要读心就能明白。但人心的复杂令小操时而感到迷惑和刺伤,甲洋注意到,最近他不像刚开始那样喜欢和所有人搭话了。

然后,事情变得有点棘手。

甲洋身上带了两样东西,一个是小鸟形状的无人机,用来和龙宫岛保持联系,另一个则是保温饭盒。出发之前,一骑说总不能空着手去,于是做了些小操喜欢吃的东西让甲洋捎上,并声称这样有助于任务达成。甲洋对此表示怀疑,不过他没有说出来。

珀莱奥西星核也隐藏在伪装镜面之下,龙宫岛也无法探知它的确切位置。在了解到小操回去的原因之后,总士他们认为珀莱奥西空母应该也有可能进行了移动,但对于岛上的fafner来说贸然出岛搜索是冒着很大风险的,于是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甲洋了。

“这是一项外交使命,甲洋,你要加油啊。”总士很严肃,一骑在一旁笑了。

“别这样,总士,放轻松点就像串门一样不好吗?”

“一骑,你还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假如来主真的因此背弃了约定,或者对龙宫岛产生了什么误解,今后有可能会演变成什么样的事态我们无法断言啊。”

“来主不是那样的人。”

他本来就不是人,总士心想,不过他看着一骑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又觉得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好像远见身上那种谜一般的安定感传染给了一骑,现在的他经常给人一种心如止水的印象。

“对不起,给你们造成困扰了。”甲洋认真地道歉。一骑摇摇头。

“甲洋,你要是想的话,和他留在那边生活也没关系的。”

“一骑!”总士警告地看着身边的人。但一骑没有动摇。

“这座岛是我的故乡,所以我想要留在这里,同样,我想来主他们也会有自己的‘根’吧……你们也有选择的权力。再说其实这并不是一个非要二选一的抉择。”

“嗯,谢谢。我会尽量和那家伙沟通的。”甲洋说。“我不在的时候巧克力就拜托了。”

“放心吧,总士会每天带它去散步的。”

“等等为什么是我!?”

 

***

从回想中回到现实,甲洋发现自己已经穿过了珀莱奥西的伪装镜面。

现在从远远的上空已经可以看见了,被异化改造的空母正悄无声息地在海面中央漂浮,上百只的Euros型异界体落满了甲板,让这座“小岛”犹如一簇火红的珊瑚礁。它们看上去正在休憩,还有一些则在附近的海上无拘无束地飘来飘去,也许小操教会了它们如何欣赏风景。

之前,总士他们曾经试着拜托日野美羽对珀莱奥西星核发出呼唤,但后者完全不回答,一种可能性是小操心情不佳,另一种可能则比较可怕,即珀莱奥西星核有可能遭遇了严重的创伤以致无法做出回答。想到小操有可能被其他怀有恶意的festum族群或者人类军袭击,尤其是人类军,一想到小操落到他们手里会被怎样对待,甲洋也感到不寒而栗。现在,看到空母以及住在这里的festum们都安然无恙,他不由松了一口气。

而且,让他进入伪装镜面范围之内,这也许是默许的意思?

甲洋让自己在天空中实体化,他面前的景象现在也能同步被龙宫岛方面接收到了。少年想着是否应该降落下去,一边寻找着来主操的身影,然而就在这时他察觉到了异样。

波盾系统?!

在他后方,刚刚允许了他进入的镜面转变成了透明的波盾。原来放他进来并不是因为认可了他,而是为了困住他吗!甲洋一低头,只见Euros型正纷纷从甲板上起飞,如同庞大的红色鸟群。这一幕十分美丽——如果不考虑它所昭示的危险意味的话。

下一秒,一只Euros抬起手臂,甲洋看见一道光速径直向自己射来。

毫无疑问,它们打算杀死他。

 

 

TBC

再没有粮我就要归于虚无了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