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F4/甲操】心之海域(下)

(甲操/一总总一无差/接上篇)

***

甲洋骤然陷入战斗状态让龙宫岛方面吃了一惊,在这之前甲洋把无人机放掉了,从Alvis完全能够远程监视到作战的全过程。

“怎么办!要去救援春日井君吗?”

这是一个艰难的处境——派出援兵显然不明智,不派援兵则显然不近人情。好在驾驶员们此时并不在场,否则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孩子们会怎么说。

“去通知驾驶员紧急待机……”真壁司令很良心地说。“不,先等一下!”

他们望着显示屏。新的情况出现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甲洋想。在成功闪避了几次炮击之后,他的逃遁余地逐渐缩小。Euros型很擅长战术,虽然也可以变身festum形态与之作战,但它们数量实在多到作弊……

既然如此,只有冒险一试了。

“来主。”

不是以默想的形式,而是用语言说出来。

“我知道你能听见,来主,你在那里吧?”

甲洋从空中俯瞰着那艘苍白的母舰。

“我来这里是为了和你说话。你说过的吧?‘比起读心,交谈更有意思’。但现在你却连和我交谈都不愿意,就要抹杀我的存在?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攻击我吧,那样你将再也无法和我说话……如果不是,那就阻止它们!”

少年不再逃跑,垂下眼睑,心里默数了三个数。当炮弹的气流掀起他的头发时,他听见远远有一个声音恳切地喊道:“大家住手!!!”

 

***

小操赶到甲板上的时候,正撞见甲洋的身影在扩散的Worm Sphere中消失。他忍不住惊呆了。

晚了吗……!

“春日井!!”他升到空中,慌乱地四下寻找。“春日井!!!”

少年着急地呼喊着甲洋的名字,festum们散开了一些,像做错事似的不安地晃动着尾巴。小操无暇顾忌,只是拼命地在空中和海上寻找甲洋的踪迹,但是,怎么也感觉不到甲洋的气息。

“春日井……”

孤零零地落回空母上,小操蹲下身,蜷起肩膀抽泣起来。

“我不想杀掉你的啊……为什么……怎么办才好……呜呜……”

自己并没有想要甲洋消失,只是因为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他,所以才躲了起来。可是,这种心情好像被守护着核的同类们误解了,结果大家攻击了甲洋。

再也见不到甲洋了。

犯下了无法弥补的错误。

龙宫岛也不会再欢迎他了。一骑和总士也会憎恨他的。

一想到这些,痛苦的感觉就席卷而来,小操觉得连自己的存在也变得难以忍受。他无助地颤抖着,泪水不断从紧闭的双眼溢出。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身旁出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

“别哭了,我还在这里。”

只不过是解除了实体化隐藏起气息而已。但当看到小操抬起头来的表情时,甲洋感到自己也许欺负他有点过头了。想起出发前的叮嘱,于是取出保温饭盒,依旧那副平淡的表情:

“趁热吃吧,一骑做了三色咖喱。”

然后他看见面前的家伙哭得更厉害了。

冒着被虎视眈眈的Euros型们碾成粉的危险,甲洋向哭泣的小操伸过手去,拢住他肩膀,将他拉向自己。这是只属于人类的安慰方法,然而这奏效了,过了片刻,甲洋感觉到对方放松下来,一双手轻轻攥住了自己的衣襟。

 

***

因为没有接到Alvis的指令,所以此刻的总士和一骑并不知道远远的海上发生什么。一骑看着总士,后者正紧张地遛狗。

“还是我来吧,”一骑说。

“既然答应了甲洋,那就要做到。”总士板着脸,一骑看他姿势僵硬地牵着巧克力的绳子,不禁莞尔。

“到那边坐一会怎么样。”

解开绳子让狗狗很开心,总士和一骑并排坐在公园的一角,望着它在沙坑里玩耍。总士心里很感激一骑让他解脱,但说出来又觉得有点丢人。

天气很好。一骑抬起头,入神地看着白色的云彩在晴空中散开。“天空真的很漂亮啊。”

“在想来主和甲洋的事吗?”

“嗯。其实远见很早就跟我提过,觉得他俩待在一起有种特别的气氛。”

“结果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吗……”

“因为是总士嘛。”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对于总士的质疑,一骑轻声笑了起来,但笑意随即又淡下去。

“假如他们不回来了,会怎么样呢?”

“我还想问你呢。一骑,甲洋临走之前,为什么你要那样说?”

“因为我就是那么想的。”一骑转过脸来,总士看到他有些肃然。“……之前来到岛上的那个来主,是我害他消失的。”

“诶?”

“那时我一心只想保护龙宫岛,所以我对他说让他反抗他的神;是我逼他做出了选择——其实我隐约是明白的,那等于在促使他选择牺牲自己;事实上他也的确那样做了。”

“一骑……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我也有责任。”

“这并不是内疚或者什么,只是,我希望这一次来主可以选择一直存在下去……对我们来说,龙宫岛是最重要的地方;但世界并不是以龙宫岛为中心旋转的。也许我们还做不到以对等的方式对待所有的festum,至少从来主这里做起,也尊重他们的选择吧。”

总士用凝重却又柔和的神色盯着一骑。最后,总士说:“如果他们的选择危害到我们的岛,到那时候……”

“正是为了避免变成那样,所以才让甲洋去的,不是吗?”

 

***

甲洋和小操坐在巨大的Floater型的顶端吹着海风。小操一边吃着饭盒里的食物,一边发出滑稽的抽噎声。甲洋无话可说,默默坐在一边守着他。终于,身旁安静了下来。

两只festum望着粼光闪闪的海面。

“……改天想一起去钓鱼吗?”甲洋忽然说。

“想。”

小操没头没脑地答应了,忽又意识到什么,表情纠结起来。“你是想带我回龙宫岛吧?”

“不想回去吗?”

“……”少年垂下脖颈,一时显得有些犹豫。“我很害怕,所以才回到这里来的。”

“为什么?”

“因为那天晚上你想和我交配——”

 

同一时间看实况转播中的Alvis CDC。

“大家肃静!!”BY真壁史彦。

 

人类一般不用“交配”这个说法。不过反正也不是人了,于是甲洋没有纠正他。小操接着说:

“可是,那样的话,我就会留在龙宫岛上,会一直和你一起吧?那天晚上我能感觉到你就是这样愿望的。”

“……讨厌那样吗?”

小操摇摇头。

“我不知道……我喜欢龙宫岛,也喜欢和春日井待在一起,还有总士和一骑,但是我是Bollearios的核,对我的族群负有责任。一个存在不能同时选择在两个地方,我想不明白该如何选择。”

少年皱着眉,难过地盯着海平线,“我究竟要属于哪里才好呢?我想过同化你们的核,可是又不想与你们为敌;龙宫岛上有许多对我友好的思想,可是也有各种各样我理解不了的恶意……但是回来这里,却觉得那么寂寞,让我没法忍受……”

Festum最初很难理解何为情绪,后来他们知道了痛苦,怨恨,悲伤和快乐,但现在小操表现出来的似乎又超越了那些。这是迷茫,是面对复杂的现实而产生的新的分歧的先声。不过,甲洋并没有从进化层面来思考这些,他只是意识到小操不是拒绝了他,而是由于找不到两全的方法、不知所措所以才离开的。这让他放心了,并且还有一点点高兴。

“来主,这并不是一个非要二选一的选择。”

虽然把一骑之前的话照本宣科让人有些不爽,但甲洋不得不承认,一骑是明白的。

“不是同化,也不是一方属于另一方。我们可以既属于龙宫岛,又属于这里;两边都是我们的归宿。”

小操像个听不懂老师讲课的孩子似的,困惑地注视着他。

“可是……如果我在这里,就不可能同时在那里呀?”

“但你的心可以。”

接下来的话,他们没有再付诸语言。甲洋将手掌贴在对方的心口上,这个动作仿佛将他们连接起来。小操愣了愣,按住他的手,眼神忽然变得一片清亮。

 

此岸是festum的世界,彼岸是人类的世界。

然而大海和苍穹将万物连接在一起。

我们在地平线上,而两边都是我们的家园。


“改天一起去钓鱼吧。”

“好><"

 

尾声

“虽然我不反对他们待在珀莱奥西星核那边,不过他们俩都是重要的战力,考虑到有紧急事态的情况,建立一个规律的机制比较好……”

“嗯。”

“假如更多的festum个体像来主那样出现了分歧意识,Mir和核对于族群失去了有效的管理怎么办,这点也值得研究。”

“嗯。”

“一骑,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笑什么?”

“因为是总士嘛。”

“给我解释清楚,到底这是什么意思!”

“总在用理性衡量利弊,但心底里其实是在为大家着想,又拐弯抹角不会表达,老是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啰嗦,笨拙,不解风情——的意思。”

见总士要张嘴反驳,一骑眨了眨眼睛。

“不用担心。当初我曾经离开了岛,最后也自己回来了。我想他们也会的。”

他将狗项圈重新拴好,站起来把绳索一端递到总士手里,想要将手收回来,却被对方连同绳子一起握住了。

“……一起带它散步。”总士飞快地瞥了一眼脚边的狗狗。

这也算是坦白了一次吧。一骑弯起嘴角。

 

 

(甲操)

“春日井,为什么一骑做的咖喱里有很多红豆?”

“……这是祝福的一种。”

(总士和一骑)

“总士,你不要抓得那么紧,这样巧克力也没法好好散步了。”

比起那个,你们留意一下周围人的视线好吗→_→BY路过的真矢


 

FIN

感觉联姻比结盟更加可靠的样子

婚礼上如何招待小操娘家来的几百只festum亲友团

他们的孩子会是新品种的festum吗

评论(2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