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君への嘘 其四

波洛咖啡厅。

“请问您要点什么?”金发的侍应生笑得咬牙切齿。

赤井翻了翻桌上的单子。“有波本威士忌吗?”

“没有。”安室不假思索地说,压低身子朝他威胁性地眯起眼睛,“我记得某人前两天刚刚说过自己不是跟踪狂!”

赤井故意没有去对他的视线,倒是坐在桌对面的江户川小朋友清了清嗓子,“安室先生,是我叫他来……”

“我警告你不要太得寸进尺,”安室完全忽略小孩的解释,继续朝赤井开火,“虽然之前说不打算把你交给组织,但不意味着你天天在我眼皮底下出现我还会坐视不管。还是说你想害我也一起暴露身份?”

“不是你让我不要总是打电话,要亲自来见你吗。”

“你这是强词夺理!”

“我要一份儿童套餐。”柯南可怜巴巴地对不远处的女招待说。安室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叹了口气小声对赤井道:“待会再跟你算账。”然后转头回去工作了。

虽然受惠于贝尔摩德微妙的保护心态,黑衣组织的人大概不会出现在这儿,但安室说得没错。如果过于明目张胆地待在安室附近,说不定什么时候真的会连累到他。赤井喝着咖啡,视线静悄悄地跟随着安室的身影,他看见安室多少有点心不在焉,但仍然不断对客人们露出明朗的微笑,真的很难想象拥有这样笑容的人就是黑衣组织的波本。尽管不由得佩服这位深藏不露的王牌特工,赤井发现自己脑海中还有个另外念头一闪而过:

那样的笑容,大概永远不会面向自己吧……

“你的那位朋友真好,还在外面一直等着你呢。”打烊时梓小姐对安室说。安室朝外面瞥了一眼,赤井待在路对面小巷旁,靠着墙,叼着烟,习惯性地双手插在口袋,半边身子融在夜色里。恭喜你又成功蒙骗了一位女性,安室想。

“这次有何贵干?”

两个人穿过小巷的时候安室问,赤井走在他前面,侧头讲话的时候有光映在那双绿眼睛里,让安室想起他们在组织里一起出任务的那些晚上。“继续推销啊,”赤井说,“为了让你感受到合作的必要性,我们有个不情之请。”

安室觉得,其实假如赤井一直赖着不走,最终自己也没有别的选择;这很好笑,和赤井远距离联系让他烦,和赤井近距离接触又给他平添风险,这男人简直就是一块烫手山芋,拿也不是放也不是。

“几个与前不久加州一起枪击案有关联的家伙,被查出藏在日本。FBI也在追踪这些恐怖分子,初步锁定了一些地址,不过我们不太方便在日本本土开展抓捕。”

“还真好意思说……”安室冷哼,“我以为在抓水无怜奈的时候你们一点也没想过应该低调点。”

“至少比你来抓我的时候低调,”赤井丢掉烟头,转移火力。“所以,有兴趣合作吗?这件事对你很有好处。”

“何以见得?”

“我想前段时间你忙着抓我,应当没有多少成绩可向组织那边交差;这两个人背后有长线的金主,如果能查出来,你可以用波本的身份把他们争取成组织的资金来源,讨boss的欢心。而且逮住恐怖分子对你在公安那边也算是一笔战果,一石二鸟嘛。”

安室飞快地思考了一下。这是个不错的建议,但安室所排斥的是提出它的那个人。赤井总是一副将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语气,安室尤其不喜欢这种挖好坑等着自己往里跳的感觉。“拜你所赐,我确实需要干点实事来交差,不过眼下还没有这种急迫的必要。”他们走出巷子口拐上另一条街道,安室越过赤井,挥了挥手。“记住,营业员先生,推销的诀窍是谦恭,而不是让人觉得你在施舍。”

“是吗……真遗憾。”

赤井望着他,车灯明灭中居然显得有点真诚。安室瞥了他一眼,正想说些什么,手机忽然响了。赤井看着他接起来,神色渐渐变得有些生硬,但并没有很多犹豫,低声答道“是。……我明白了。”

用的是敬语。

安室重新抬起头来,赤井探寻地望过去,却发现安室的眼睛里闪烁着怒火。“这就是你们的做法?”

“什么?”

刚刚的电话来自安室的顶头上司,直接以命令的形式通知了他:由于美国大使馆发出安全警告并知会日方,特此要求包括降谷小组在内的行动组协助和配合美方展开反恐行动。

“这可不是我的主意……”但看到安室脸上的表情,赤井觉得还是不要再火上浇油。而且他猜到有可能是詹姆斯通过外交渠道弄到了这个申请,只是偏巧不巧这个时机正好戳到安室的底线,他对赤井刚刚略有回升的印象分立刻又跌到原点。

“我不管上面的那些家伙有多喜欢给美国老大擦屁股,但请记住这里不是你们的国家,不要太仗势欺人!”安室板着脸,看得出是真的生气了。协助和配合??简直是笑话……他紧紧攥着五指,半晌才抛下一句:“之后把资料发给我。”

安室撇开赤井往停车场的方向走,走出几步发现对方还跟着。“方便起见,还是直接去我们的作战指挥部吧。”赤井以息事宁人的声调说道。“可以缩短沟通流程,减少你的不快。”

“所以我去开车,你跟着我又是干嘛?”

“我以为你不会让我走着去的。”

安室想起赤井的车在来叶山道报废了,不过他还是坚定地一秒回答:“不。你不能坐我的车。”

“原因?”

“会留痕迹。除非你能保证一根头发都不留在车上。还有烟味,”安室抽了抽鼻子,这让他显得有点孩子气。“贝尔摩德经常坐我的车,她会注意到的。”

赤井耸了下肩膀。“那就干脆坐我们的车如何?”

他让开身子,安室这时看到停在转角的不起眼的另一辆车,里面坐着几个人,他认出那是——显然是那几个总跟赤井在一起的愚蠢的FBI了。

有备而来。全是算计好的。

“去你的吧,该死的美国特务!针织帽怪人!橡皮骨头!!”

 

“橡皮什么?那是赤井先生的新昵称吗?”

卡迈尔惊愕地摘掉耳机,用口型重复了一遍那个词。

大家面面相觑,然后突然发出一阵爆笑。

“老实说,这些年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赤井如此热烈地对谁展开追求,”詹姆斯说。“上帝保佑他,这绝对会成为联调局今年流行的八卦,等着瞧吧。”

“开车吧卡迈尔,安室的车会跟着我们。”回到车上的赤井皱起眉头。“你们在笑什么?”

“抱歉,我们只是在讨论你和波本之间的……嗯……火花。”

“喂。”赤井以丝毫看不出尴尬的冷静脸孔停止同事们的这场讨论。不过当车子驶出一段距离的时候他看了眼后视镜,以确认安室的白色马自达好好地跟在后面。“真的那么明显吗?”他摸了摸鼻尖。

“得了吧,”后座上的朱蒂叹了口气,无奈似的微微一笑。“你的眼睛简直离不开他。”

 

 

TBC


评论(24)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