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君への嘘 其五

“目标出现了。但是比我们掌握的名单少一个……”朱蒂说。“要行动吗?”

“我看不必等了。”赤井抽出一根烟,“过于谨慎反而会错失良机,你说呢?”他的眼光扫到一旁的安室。

“按原计划。”安室干脆地打开车门。“多谢你们提供帮助,接下来请交给本土人士吧。”

“咦?等等……”

“上面给的命令是‘通力协作’嘛。相信合众国的精英们也会慷慨地配合我的?”青年回过头来露出无可挑剔的笑容,但语气中的挑衅却呼之欲出。朱蒂和卡迈尔呆呆地望着安室走远。

“说配合什么的——他压根就没有把计划告诉我们啊!?”

赤井点上烟,合上眼交叉双臂。“这已经算是客气了。”他带着点笑音道。

看上去乱来,却总是出奇制胜;就算有大批部下,也喜欢一个人单挑的感觉——这就是波本的作风。但赤井知道安室这么做除了出于自信,也有做给他们看的意思。这是属于安室的高傲。

“我也先走一步。”赤井戴上无线耳机,打开后备箱慢条斯理地取出一个细长的背包。“待会在预定地点会合。” 

“喔,那很好,我们先下班,回家还能赶得上看新一集Case Closed。”

赤井明白茱蒂和卡迈尔被蒙在鼓里的不满。“你知道,这次FBI尽量还是不要直接出手比较好。”

茱蒂的眼睛里除了略微的责备,还有一丝调侃。“是吗,那你这身行头又是打算干什么?”

“……售后服务。”赤井说。

 

 

空气中飘荡着靡靡之音,安室斜靠在吧台前面,轻晃着酒杯里的冰块。酒吧里的客人看上去都十分闲散,但安室知道自己早已引起他们的注意。六本木地下的EXOCET club经营者有着神秘后台,来客也多是一些有复杂背景的外国人。安室对于他们是新面孔,不过他看上去光明正大,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处境。

“您的气质很特别。”一个熟客模样的男人向他搭讪,“第一次到这里一般都是有人引荐的,不知道您是……?”

“在下是侦探。”

安室歪过头和善地眨眨左眼,这是他习惯性的调皮动作。男人吃了一惊,但随即又恢复了调笑。“侦探吗……”那人放小声音,“到这里来莫非是有什么要调查?”

“这个么——当然要保密。”

“你又喝多了。”他们身后响起一个浑厚的声音。

安室的瞳孔一秒缩小。他抬头望着来人——戴针织帽的高个男子也正责备地望着他。

“!?你怎么……”

“我不来的话,待会谁载你回去。”赤井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安室盯了他一秒,无所谓似的转开脸。倒是一旁的酒客有兴趣地打量着他俩。“是侦探先生的朋友?也是侦探吗?”

“不是。”金发青年又灌了一口酒,托起腮帮,眸子里染上一点醉似的迷离。“他可是个特工——”

此话一出,酒吧里的气氛明显一变。安室注意到坐在角落沙发里两个人不出声地交换着眼色。

“别再说疯话了,”赤井警告地压低声音,上前拉起他的胳膊。“就算你对我有多大的意见,也要看看场合。”

“说的也是,”安室破天荒地没反对,摇晃地就这么由着他拉出去,无视四下的目光。“陪我到楼顶露台去醒醒酒……”

上了电梯一直到顶楼,两人都一语不发。推开天台的门时天已经黑下来,清凉的夜风迎面吹来,安室停下了脚步。“真是意外。”他微微抬起下颌,望着黑发男人的背影。

“我才比较意外啊。”赤井转过身,一边眉梢挑起。“想不到你竟然故意打草惊蛇。”

“我有自己的做法,而且这次行动上面应该已经同意了……”安室的脸上毫无醉意。“那么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贝尔摩德?”

赤井的表情停滞了一秒,然后,十分突兀地变化了。

“我还指望你感谢我呢。扮这个男人可是很累的,还要穿内增高的靴子。”

魔女撕去伪装的皮囊,轻巧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她恢复玲珑的身姿,以戏谑的神色瞅他。“怎么认出来的?”

“你身上的烟味和赤井不一样。”

“哎呀,你连他身上的味道都这么清楚?”

“重点在于赤井已经死了,”安室不着痕迹转移话题,“会以他的面目出现在我面前的也就只有你了吧。”

“好无趣的反应……”

你还想看到我什么反应啊?安室动动肩膀。“如果我预计的不错,马上鱼儿就要来咬钩了,我说你要是不想帮忙,就找个隐蔽地方待着。”

“不要。难得专门跑来一趟,总得让我沾点功劳。而且这也是上面的命令——”贝尔摩德蜷身掰开她的增高鞋,从鞋跟里取出一支小手枪。“以防万一。”

“不会有什么万一的。”

安室话音刚落,天台门就被撞开了。刚才在酒吧里的那两个可疑男人冲出来,与此同时,枪响了。

 

 

赤井透过瞄准镜,注视着安室的一举一动。

他藏身的楼顶距离安室所在的建筑物有数百米远。虽然天黑下来,但四周的霓虹灯光微弱地照亮了天台。他看到安室以矫健的姿态压低重心,出拳动作极快,转眼就将一个男人打倒在地。而不远处火光一闪,另一个袭击者痛苦地膝盖一弯,看来是苦艾酒开了枪。安室随即一个转身补上一击,于是两个家伙都躺在地上不动了。

不愧是警校第一,看来也许是自己多虑……?

他不自觉地在心里笑着,继续用狙击枪的瞄准镜追随着安室。金发的青年直起身来,像是在与苦艾酒交谈什么。说起来这个女人竟然假扮成了他的模样……赤井不确定这是不是安室的主意,但被冒充总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尤其是看见冒牌的自己和安室站在一起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在扳机上颤动了一下。

赤井想,自己毕竟是个薄情之人。安室为苏格兰之死而怨恨他,那怨恨是如此清晰纯粹,一以贯之;而他却不一样,虽然明美的死让他视琴酒为敌人,但当通过瞄准镜定准目标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的内心竟是兴奋的,他居然能够笑着射出子弹。就是那一刻赤井明白了,比起复仇或者伸张正义,自己其实更享受狙击的快感,享受将猎物锁定在准星正中的那个瞬间。

然而安室扰乱了他的乐趣。

通过瞄准镜看到安室只令他感到一阵阵轻微的焦躁,仿佛有什么在心口上拂动,教人发痒。

真是不像我啊……赤井脑中浮出茱蒂此前打趣他的话。既然不需要自己出手掩护,再一个劲盯着看就有点可笑了。他把视野从安室身上移开,就在这时,他从霓虹灯的光晕中注意到了一个黑点。

“这两个家伙就交给我来处理吧,”安室蹲下身查看昏迷不醒的犯人。“你先去会会那家酒吧的老板,就说有两个喝醉的客人在天台,麻烦他叫两个服务生来帮忙搬运。”

贝尔摩德收起枪。“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没错,把他们引出来,为的是证明我们的实力……与其跟这种渣渣做生意,我相信那位老板会更乐意把钱投给组织的。再说这两个家伙应该已经被警方盯上了——”

突然,安室的神色警觉起来。他仰起头,在逐渐淡去的灯光中,有什么东西正在移动。

侦察无人机?!

难道是这两个恐怖分子的同伙在监视——糟了。

安室立刻掏出手枪对准无人机射击,但没有射中。小巧的四轴飞行器开始远离他们,安室屏住气息,再次瞄准。当他开枪的差不多同一秒,他看到飞行器在空中突然炸裂成了碎片。

贝尔摩德吹了个口哨。“好枪法。”

安室没有笑。“我们还是快点,此地不宜久留。”

“是啊。”她的目光在鳞次栉比的大楼间一晃而过,脸颊上浮现出不易察觉的诡秘。

 

 

赤井看着安室钻进车里来,安室关上车门坐到他边上,有点疲倦似的把头向后座上仰了仰。“那两个倒霉鬼呢?”

“别这样说茱蒂和卡迈尔。倒是你抓住的那两个倒霉鬼呢,茱蒂他们还等着早日移交。”

“那就让他们等着。”安室有点强硬地说,“日本这边要先审问,然后才轮到FBI。话说回来——”他倏地将手伸到座位下面,扯出赤井那个长背包。“你这是非法持枪,我没收了。”

“喂,这把枪才刚刚帮过你的忙,不能网开一面吗。”赤井的求情毫无诚意。“而且我还蛮喜欢这支AW的。”

“那就更不能网开一面了。”

尽管车里没开灯,外面也很昏暗,但赤井还是没有错过安室一刹那的笑容。双手抱着他的AW338狙击步枪的安室,就像个顽皮的、抢了别人玩具的小孩。赤井有点忍俊不禁,同时也发现自己心里此前的焦躁感平息了。

“贝尔摩德的出现在计划之外,看来组织对我并非完全放心。不过这边问题不大,麻烦在于那架无人机……”安室琢磨着。

“也许那两人原本就打算用它跟同伙传递情报,没想到被你摆了一道。这个团伙没准比我们想象的要深。”

“唔。”虽然不愿承认,但安室知道自己的确漏算了。如果没有赤井一枪击中那架无人机的话……真不想欠这家伙的情。

“是我没有考虑周全。”

“如果事事都考虑周全那么人生该多么无趣啊,你说呢?”

安室扭过头,狙击手先生正闭目养神。安室望着他锐利的轮廓在昏暗中柔化,觉得他像一匹收起爪子的狼。

赤井感到脸颊上突然遭到一个猛力拉扯。他皱眉睁开眼,“你说谢谢的方式可有点特别。”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什么人假扮的。”安室半真半假道。赤井直起身,“这可不太公平啊——”说着也伸手去碰安室的脸颊。

然后他的指尖就停在了那里。

温度,光滑的触感,还有安室略一瑟缩的反应和惊讶的紫色眼睛。这一切让赤井的还击半途而废。他们维持着这姿势互相对视了几秒钟。车里的空气突然变得滞重难以呼吸。

过于谨慎反而会错失良机。赤井的脑中闪过这句话。

在安室有机会打开车门逃跑之前,他吻了过去。

 

 

 

TBC

这篇文没有计划性也没有推理没有逻辑没有完整故事构架没有阴谋敌人都是龙套请勿深究(然而贝姐早已看穿了一切2333

CaseClosed就是柯南的美译啦……

EXOCETclub出自PSYCHO PASS(我只是随便这么一写

FBI在日本只有调查权,没有执法权,所以他们原则上是不能抓人也不能到处飙车枪战的→_→想想原作里闹过的那些事,也难怪透子对他们感到如此糟心……

有可能过完年再继续填。

评论(28)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