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君への嘘 其六

和安室接吻的感觉比赤井想象的还要好。

但安室的反应却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当两人的嘴唇分开时,赤井在安室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不知所措,还有一瞬间闪过的——恐惧。

他们的距离仍很近,近到赤井能看到安室的睫毛在颤动,能感受到安室越来越急促的呼吸。是自己吓到他了吗?赤井忍不住重新伸出手去:“安室……”

也许是他的呼唤让安室回过神来,青年向后猝然一退,后背一下子撞在车门内侧。赤井望着他警惕的样子,感觉有点好笑又有点受伤。总不至于这样防备自己吧?

“对不起,我只是……以为我可以。”

赤井小心地尝试着缓和气氛。安室毕竟也是个合格的特工,很快控制住自己,转眼恢复了平常状态。不,不如说是一下子恢复到了最初对待赤井的那种疏离状态。

“不要以为一次的合作你就能忘乎所以。”安室冷静道,但刻意挪开的视线显示出他此刻仍然有些不自在。他凝望着前方街道上闪烁的车灯光,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还没有原谅你。”

“我知道。”

“所以不要再做这种多余的事。”

“……我尽量。”

安室白了他一眼。“还有管好你的手下,别再让他们在各种现场添乱。”

“这意味着你同意今后与FBI保持沟通吗?”赤井有些疲惫地说。“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应急联络号码。”他报了一串数字,安室没有什么反应,但赤井知道他已经默记在心里了。

“还有什么吗?”

安室终于再次转向他,有那么一秒钟,赤井觉得安室的表情似乎显得有些难受,但车门马上被打开了,他手臂里一沉,AW338被丢回到他怀里。赤井抬头,只见安室站在车门外,脸上平静且坚决。

“早点回美国去,然后再也不要回到这里来!”

 

 

 

安室一晚没有睡好。死去的人穿行在他的梦里,身影渐渐像沙一样流散,他试图伸手挽留他们,手掌却被荆棘扎得鲜血直流。长满尖刺的篱笆之间只有一条路笔直向前,他必须一个人向前走,但他却不知道终点会是什么。然后安室隐约听见有谁在喊他的名字,他不由得停下脚步焦急地四下张望,可就是看不到那个人在哪里。

不行。不能再……

虽然睡眠不佳,安室还是每日打起精神去咖啡厅做工。这天碰巧毛利家的女儿去了同学家,小五郎在安室的帮助下解决了一件委托,拿到报酬心情大好,拉安室出去陪他喝酒。

到了夜色再次降下,安室扶着路都走不稳的小五郎往回走,心里对这位大叔的肝功能深感忧虑。

“毛利老师,已经不早了,我……”

他想着如何脱身,然而小五郎又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嚷嚷着要再喝一家。安室正苦笑着,忽然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将毛利搭在他肩上的爪子挪开了。

回头一看,冲矢昴正笑眯眯地站在那。“我来帮忙送毛利先生回家吧。”

他稳重地架着小五郎走向一旁停着的那辆红色斯巴鲁。安室愣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从毛利侦探事务所下来,安室对冲矢道了个谢。“说起来你怎么会在那里?”

“只是碰巧路过。”冲矢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你住哪里?顺便也送你回去吧。”

“不用啦,我想到附近散散步。”

“啊,正好我也没什么事可做,不介意的话一起走走?”

安室有点诧异,但想到上次在工藤家的经历,又觉得这人的性格或许就是这么不可思议。于是他默许了冲矢的邀请。

两人沿着街边一道漫步,离开了5丁目,走到有着安静堤道的河边。一路上又谈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像是冲矢在学校里主修的课程,关于汽车的爱好什么的。不知为什么,安室总莫名感到一种熟悉的气息,又说不出是哪里熟悉,只觉心里稍稍安宁。

这时冲矢率先提到了他们上次的奇特会面。

“那之后都没见过你了,有空再去我那里坐坐吧。”

“嗯……谢谢,有空的话。”安室含糊地笑着,心想这人如果真的只是民间人士,还是不要跟他有太多牵扯比较好。不过他忽然好奇起来。

“为什么你家里装了那么多隐藏摄像头?”

“啊,那个啊。我修的一门课和安保技术有关,有个实验是设计无死角观察点分布,所以拿自己的房间弄来试试。”

“还真是有钻研精神。”安室停下脚步,靠上河边的栏杆望着水面上灯火的倒影。“学校生活可是很宝贵的,比起这个,不如多跟朋友们出去玩玩啦。”

“安室先生在上学的时候也有很多朋友吧?”

“……”安室的脑海里浮现出在警校的那些时光,一时有些恍然。“也没有很多。而且后来因为出来工作的缘故,基本没什么联系了。”

“这样啊。”

也许是自己不经意露出了苦涩,也许是对方原本就怀着特别的动机,安室听到冲矢顺水推舟地说道:“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能和安室先生成为朋友呢。”

他扭过脸,冲矢的表情暧昧不可捉摸,犹如戴着一张面具。蓦地,赤井的身影在安室脑中闪过。安室想起自己曾逼问冲矢试图让他承认他就是赤井,那一幕如今想来颇有些荒唐,但他随即又想到那时自己应该直接在这人的脸皮上扯一把,不过那果然还是太失礼了。接着安室又想到,假如赤井知道这个冲矢对自己有意思的话,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他谨慎地盯了对方片刻,忽然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吗?”

“不,”安室说,“只是想起了一个人……”

“怎样的人?”

安室重新放低肩膀,趴到栏杆上。“自以为是,难缠,狡猾,得寸进尺,喜欢戴一顶傻乎乎的帽子,神出鬼没,让人火大,总是骚扰我的骗子……”

冲矢昴忍不住失笑。“听上去还真是一无是处的人啊。”

“哈哈,是吧?但是不知怎么搞的,感觉现在也只有他一直在我身边了。”

“……”

他们站在那任由晚风吹着,过了一会,冲矢扶了扶眼镜。“这样听起来,就好像你很喜欢他一样啊。”

安室抬头,东京的夜空泛着微弱的红光。“也许是吧。”他淡淡地说。“可是我不能和那家伙在一起。”

绝对不能。

 

 

赤井觉得自己这样下去真的有被认定为跟踪狂的可能性。

回到车上之后他卸去了变装,东都大学的研究生一秒变回了FBI的高级搜查官。赤井在接受特勤训练的时候跟踪课程是满分,但他仍然不确定某一天是否会被安室发现,尤其在安室已经认定他是个“自以为是、难缠、狡猾、得寸进尺、喜欢戴一顶傻乎乎的帽子、神出鬼没、让人火大、总是骚扰人的骗子”的情况下。

他看着安室一个人慢吞吞地在人流稀少的街道上步行,青年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单薄。赤井一直看着他走进他所住的高层公寓楼里,然后才舒口气,叼上一根烟。他开始思考刚刚安室的那些话。

这种感觉令人迷惑,按说他已经以赤井和冲矢的不同身份被同一个人甩了两次,相当值得去喝杯闷酒为自己哀悼一下了;但与此同时他又确定安室对自己并非真的厌之入骨,恰恰相反,安室也怀有和他相同的心情不是吗?

那么为什么……

赤井缓慢地揪着自己的眉心。这也许并不是通过推理就能够得到答案的事情。

他稍稍摇下车窗,抬头向楼上瞥去。安室房间的灯还没有亮。按说应该已经到家有几分钟了……是回去就直接睡了吗?

发觉自己为这种事而不放心的赤井感到多少有点愚蠢。他重新坐直,思考着是否该就此离开;就在此时,他所在意的那扇窗户突然在一声爆响中炸裂了。

碎玻璃掉落到车顶之前,赤井已经从车里冲了出去。

 

在拧开门钥匙的时候安室就察觉了不对劲。

房间被人潜入过。

他缓缓压低重心,一只手掏出了枪。屋子里一片漆黑,安室贴着墙壁慢慢移动,在门关上的一刹那,他听到有什么东西朝他扑了过来。

 

 



TBC

我居然在上火车的前一小时又码了一章。

过完年再续!胜利在望!!

评论(26)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