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君への嘘 其七

(给你的谎言)

接上文。

 

 

人总会在一些不合时宜的场合想起不合时宜的内容,比如现在,当安室惊险避开第一次攻击同时射出子弹,他突然想起了赤井那张波澜不惊的脸:

“你需要在某些时刻能够调动所有可以帮助你的资源。”

安室心头一跳。他将这不祥的预言从脑海驱逐出去,但眼前的状况实在匪夷所思:子弹射中了目标,却显然没有奏效,这敌人看来并非人类而且有夜视装置,立刻重新调整姿势扑来,他仓促做出防御姿势,只觉身体骤然一沉。

该死!

锐利的疼痛撕裂了他。流弹击碎玻璃,就着窗外透进的一丝微光,安室捕捉到了袭击者的轮廓。他咬牙蜷身一蹬踢开对方,顺势在地板上打个滚移动到客厅另一头,从电视柜后面抓出放在那里的备用弹夹。这一次他心里有了点谱,连开几枪,终于在那家伙快要冲到他面前的时候击中了它的要害。

一阵火花迸发之后,那东西失去动力,倒下不动了。安室屏息片刻,确定屋子里没有第二只,然后起身打开了灯。几乎是同时,他的手机又和往常每晚一样响了。

“需要帮助吗,安室君。”

如果不是知道赤井的身份,安室简直要怀疑这一切都是赤井秀一设计好的。他捂住腹部靠上墙壁,拼命调整着喘息和自己的情绪。“别告诉我你又在我家楼下!?!?”

“在楼下可没法给你火力掩护。”赤井说。“发生了什么事?”

“你先等等。”安室低头盯着地板上被击毁的“敌人”,那看上去像一只遥控的机械犬,块头不小,牙齿、四爪和尾巴都用十分锋利的材料制成,被破坏的中枢芯片部位仍然嗞嗞地冒着烟。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安室以为这样的东西只存在于科幻电影里。

无人机,现在又是自动化兵器……将上次在六本木的事情联系起来,安室感到幕后的黑手似乎在和他玩游戏,既然已经摸到了他的住处,却又不像是要置他于死地的样子,倒是放出这东西来试验他的身手。也许此刻也仍然用什么方法观察着他吧。

那么不论叫谁来帮忙,都会使对方一起暴露;有可能幕后主使的目的就在于诱出与他秘密联系的人——难道是冲着赤井来的?

他脑子一转,决定将计就计。

“我这里有个不得了的东西,想让你见识一下。等我先把它弄到车上去,这里说话不方便。”他不留痕迹地强调最后一句。电话那端沉吟良久,安室不知赤井是不是接收到了他话里的深意。

“了解。”赤井使用了标准回答。

 

 

 

再次听见安室的声音时,赤井已经回到自己车里。尽管在察觉安室出事时他第一反应是赶过去,但随即意识到事有蹊跷,于是他爬上对面一栋楼顶。根据上次去安室家实地勘察的结果,那里可以对公寓内部进行狙击。

不过当房间的灯亮起时,赤井就知道安室自己已经成功控制了局面。

第二次的通话是安室打来的。安室终于使用了他给的那个应急号码,说不上这是否令赤井感到欣慰,他更多觉得这起事件本身充满可疑。电话里夹杂着轻微的杂音。

“你的车里被装了跟踪窃听器。”

“我知道。”引擎发动了,安室听上去相当冷静。“所以呢?”

这就好比在说,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来。赤井不由得想苦笑。

“所以接下来只要听我说就行。15分钟后在来叶隧道会合。那条隧道会分叉,一条直行另一条转弯。在到达分叉口之前10秒让你的车对准弯道行驶,固定方向和速度后打开车顶。”

“然后?”安室有点惊奇。

“你到时就明白了。”赤井放下手机,但随即又重新把它拿起来。“还有一件事,”他飞快地说:“你怎么要挟我都行,降谷,但是记住绝不要拿你自己的安危来要挟我,好吗?”

他没有给安室反驳的时间,径自挂了电话,然后又拨通卡迈尔。“波本被人袭击了,我要去接应他,我需要你们做一些其他的准备工作。”

“被袭击??那个安室?”深夜被叫醒的卡迈尔一阵茫然。“赤井先生,不需要我们跟你一起去吗?”

“我自己就行了。”

“您有自信这很好,但是……”

“不是自信,而是对他有信心。”赤井一本正经说,“他是Amuro嘛。”

 

 

 

这个笑话对美国探员来说可能很难懂,不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此刻赤井口中的那位王牌驾驶员先生正开着他的白色RX7在深夜的高速公路疾驰。

什么啊,那个语重心长的调调?他不高兴地换挡踩下油门。就算赤井说的是正确的,也轮不到赤井这个欠着一屁股情债的家伙来教导他。安室并不吝惜自己的生命,但他发过誓不会让别人为他哭泣,他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不过想想看,其实也没什么人会为自己哭泣吧……安室的眼睛黯了黯。他是一个坚定前进的人,但在不断的失去之后,他不是没有察觉过这条道路的孤独和空虚。

路标在黑夜中飞快地向后移动,深夜的公路上空无一人,就像他梦中的路一样不知前方是祸是福。安室用一只手按了按腹侧,遭袭时留下的伤口虽然简单包扎过但仍在渗血。现在他能够看到来叶隧道的入口了。

这条隧道很长,安室按照之前赤井说过的沿左侧车道行驶,以笔直的匀速一头钻进隧道,几秒钟之后,他看到了右侧车道上的那辆车。

这辆车有点眼熟。

确切地说,几个小时之前他才刚刚见过这辆车的主人。当斯巴鲁360开始加速靠拢过来,最终以精确的同等速度和RX7并行时,安室连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天啊!他想,我能直接撞过去吗!

好在这个念头闪过的同时他们已经逼近了分叉道口。安室懒得去看赤井的动作,固定了方向盘打开车顶,晚风顿时扬起了他的头发。他深吸一口气,离开驾驶位站立起来,看到斯巴鲁左侧门被打开。安室用手一撑,像特技演员似的敏捷跃过两辆高速行驶的车子之间的缝隙,攀上斯巴鲁的车门。

一只手从车里伸过来稳住了他,顺势将他往里一拉,就在安室关上车门的瞬间,隧道岔开了,他看见自己那辆仍在自动行驶的白色马自达驶入了弯道,然后视野就被隧道的墙壁挡住了。斯巴鲁猛然加速,像离弦的箭一般沿直道向前滑行。几秒之后,车子钻出隧洞,安室听到后方传来一声巨响。

他回过头,RX7刚刚撞上了弯道栏杆,然后翻车滚下道路、起火爆炸。安室为他忠实的爱车感到一阵痛苦,但要在负伤并且不曝光自己与FBI会面的情况下从监控追踪中摆脱,也只有这么做了。

“我想我们成功了。”驾驶座上传来赤井的声音。“很抱歉你的那辆车。”

安室仍然歪着脑袋靠在车窗上,表情郁结,并不朝这边看。赤井又道:“虽然去FBI提供的落脚点也可以,但现在到工藤家暂避一下比较方便——”

“是啊,工藤家!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安室忍无可忍地发作了。“我之前的推理根本就没有错!冲矢昴就是你!!”他有点委屈地吼道,然后又把眉头皱成一团,闭上眼继续倚在车窗上。

赤井原本预备着会有一场更猛烈的狂风骤雨,但安室之后就不再说话了,气氛反倒显得有些尴尬。他们离开来叶高速拐上回米花町的普通公路,此时已经是后半夜,外面一片冷清。赤井把车窗打开一条缝,呼呼的风声掩盖了他们之间的僵持。

“在你改变主意不再想抓住我之前,保持那个假身份是必要的。”

“那你今晚假扮冲矢昴出现在我面前又是怎么回事,也是所谓的必要?赤井秀一,你迄今为止对我做过的这些事情有哪一件是没有经过算计的吗??别狡辩了,这已经成了你的一种习惯。”

不得不说,安室抓住了关键。赤井并非不真诚,只是他太习惯于精确地计算和布局,事先对对方做出预计,然后提前做好若干应对方案。这种能力使他成为让敌人忌怕的银色子弹,但在与人培养感情时却毫无裨益,尤其对方还是个本来就对他有心结的人。

“……的确,”赤井有些寥落地笑了。“我知道这些真相会冒犯到你。但相信我,正是因为没有经过大脑考虑,才导致了所有这些状况。”

“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被某个人所吸引,这件事本身是我从未计算到的。”

安室猛地转过脸来。赤井在安室眼睛里又看到了自己吻他那天所看到的那种神情,但不同的是这次要柔和些许,仿佛安室没有力气再去控制其中的成分。随即赤井发现安室的呼吸有些不稳定,似乎在忍耐着痛楚。“你怎么了?”

 




TBC

写作Amuro读作阿姆罗(。

其实我不知道马自达RX7的车顶能不能打开,不能的话就当是能改装的吧(喂

犬型机械兵器大概是泉宫寺老爷投资研制的无人机是老崔开发的所以幕后黑手果然是槙岛三三吗(出自PSYCHO-PASS)什么你说这些设定太科幻?柯南里的黑科技还不够科幻吗doge不过这些设定并没有什么卵用,没看过的姑娘无视就行

知道赤井=猫哥的安室君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但还是被他带回家了❤

赤井大大,展现男友力的时刻到了!大家情人节快乐~

评论(29)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