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君への嘘 其九

倒数第二章,防屏蔽。 

 

 

“就这么感兴趣吗?”

安室耸耸肩,“谁让你一直戴着它……”

青年却没有进一步行动,拿起勺子,垂下眼睑喝粥。赤井有意思地打量着他,然后在他一旁坐了下来。“你想知道的话,明明有的是机会动手摘掉它。”

“我又不是小孩子。”安室也不抬头,不紧不慢地消灭着碗里的粥。“再说,任谁都有一两件不想让别人碰的东西吧。”

赤井一愣。

他注视着安室的侧颜。不炸毛的时候安室的模样其实很斯文,和赤井不同,他奶油色的短发光滑柔顺,侧面的线条衬得他非常年轻,紫灰眼睛在光线下偶尔会泛出漂亮的微蓝色,赤井又想起自己曾看到过安室在咖啡店做侍应生时的笑容,他接收过安室那么多的傲气、不甘、愤怒,但他还是无缘拥有那样快活轻盈的安室。就像安室不想触碰那把吉他一样,赤井知道安室这是推己及人,想着也许赤井的针织帽承载了什么私人回忆,才忍耐了好奇心,没有对他发动奇袭。虽然两人长期是对手,在这种细节上安室倒是意料之外地很有风度。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

安室的眼睛睁大了。他讶然地看着赤井一抬手,随意地摘去了针织帽,漆黑的鬈发散落到额头一侧。尽管在组织那些年安室也注意过赤井那引人目光的一头黑发,不过并没有机会仔细端详,此刻赤井的绿色瞳重新望过来,歪着头有点戏谑地笑着,没有了那顶帽子似乎让他增添了一丝莫名的潇洒,而且看上去更加——危险?安室不想承认,但他的心跳确实加快了。

“怎么,谜底让你失望了吗?”赤井说。

“……只是有点正常过头了。”安室掩饰着刚刚的出神,扭开脸把空碗放到床头桌上去。忽然,一双手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腰际。“欸?!”

他慌乱地用臂肘推着身后的人,赤井的呼吸还是靠近来,像狼嗅着猎物般扫在脖颈和耳根。安室抬起手想拨开他,结果手腕被一下攥住,随即整个视野就倒了过来。

 

肉渣走这里

 

等安室快要在情事过后的倦意中睡着的时候,赤井用手拨弄着他的发梢,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你觉得‘赤井透’怎么样。”

“啊???”安室一时没反应过来。

“或者‘赤井零’也行。”赤井改口说。

“你在说些什么……”安室瞪着赤井,赤井看看他,有点失落似的叹气。

“好吧,的确在美国的话你并不是必须要跟我的姓——”

“我为什么要——”安室脸红了,“不对,为什么话题会转移到结婚上来啊!??”

“因为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赤井先生严肃地…到底还是没忍住,笑出来了。“因为你每次的反应都太有趣,我会忍不住一直逗你的。”

安室的表情像是拿不准要不要对着他的鼻子来一拳。最终还是没有。金发青年打了个哈欠,微微蜷起肩膀。不知不觉早已入夜,他们互相感受着身体的温度,直到赤井说:“我让卡迈尔他们都安排好了,只要你需要,随时可以——”

他明白安室懂他的意思。但一问出口他就意识到,不,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意识到了,他会听到什么样的回答。

 

“不必了。”安室说,“我要回到组织里去。”

 

 

 

TBC

次回完结!!!

我不会炖肉,真的。紧张过度章节号都标错了,算了→_→

评论(36)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