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转动命运之轮

不知不觉,安室又来到了摩天轮脚下。

说不清这是第几次来了。黑衣组织被彻底摧毁之后至今已经过了很久,在这个“很久”期间,安室养成了来这里的习惯。疲惫的时候,心烦的时候,遇到难题的时候,他就会一个人开车到游乐园这里来,在夜色中漫步,到水边去吹吹晚风。尽管四周是欢声笑语,是五彩缤纷的灯光,它们却全都无法影响他,然后他会独自乘上摩天轮,让这庞然大物带着自己在天空中转动。在别人看来也许有些奇怪,可是对于安室来说,这却是他得到宁静的方法。

为什么?

安室也想这样问自己。这座摩天轮所承载的回忆,明明并不是那么愉快。他曾在这里和他平生的对手狭路相逢,两个人一言不合,互相大展拳脚,打了个昏天黑地。那时候他还很执拗,虽说也牵涉到任务在身不想失败,但更多则是“唯独不想输给这个人”的意气之争。换做现在,安室想,很多事情也许已经不那么在意了……

组织被摧毁之后,包括赤井秀一在内的FBI都回美国复命,就此从安室视线中消失。按理说,那些碍眼的外来者终于滚出日本,这正是安室一直所希望的。然而他很快发现,在他心中,似乎有一角拼图缺失了。

那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关于赤井的消息。

 

这一年早春,当樱花开始绽放的时候,安室去给伊达航扫了一次墓。说巧也巧,他在公墓里又碰到了警视厅的高木和佐藤(现在应该叫高木太太了)。虽然隶属不同部门,多少仍算是同僚,而且经过消灭组织的决战,高木他们也认识了安室,知道他是警备企划课的特工。

“降谷先生!”

“时间真是过得太快了,恭喜呀。”安室笑着跟他们打招呼,看着美和子已显隆起的腹部,不禁感慨起来。夫妇俩也对他报以微笑。

“降谷先生看起来倒是一点都没变。”

“哈哈,大概是因为我的人生丝毫没有前进吧?”

“哪里的话,我们可都羡慕你保持年轻哦。说来降谷先生还没有恋人吗?”

“没有呢。”

“你为卧底的工作付出太多了,那段时间一定危险又辛苦,所以才没有机会恋爱。”

“这个啊……”安室苦笑,脑子里却想起了在组织那段时光,那大概是他和赤井秀一交集最多的日子了。

“说起来,当初知道你就是伊达老兄口中那个警校NO.1,还真是吃了一惊。”和伊达航名字发音相重的男人是个好好先生,说话时表情十分真诚。“最后和那个组织的决战,想想真是一场恶战……你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降谷先生,倘若伊达老兄泉下有知,也一定会为你高兴的。”

安室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凝视着墓碑,觉得喉咙被什么堵住了。

高木去找公墓管理员暂时离开,剩下美和子和安室站在那里,她双手合十,有一会稍稍闭目祈祷,然后她忽然开口:

“像我们这样的人,也许一辈子都会重复这样的事吧。”

“你是指?”

“失去他们。前辈、同事、当警察的亲属……熟人总是在减少,偶尔甚至会忍不住去想,下一个是谁?会不会是身边的人,甚至是自己?”

“我听说妊娠期的女性容易胡思乱想,太太,你可得放宽心。”

安室打趣道。美和子知道这是这个人风格的体贴,不禁莞尔一笑。但她还是说下去:

“其实在来这里之前,我跟涉还扫了另外两座墓。我爸爸,还有松田的。他叫松田阵平,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他,是警备部机动组爆炸物处理班的,……是我从前憧憬的人。”

安室认识松田。但他并不想打断美和子。他扭头看着她,她的视线穿过了伊达的墓碑,仿佛透到很远处去。

“他死在一次拆弹任务当中,杯户的摩天轮,犯人在第72吊舱里装了炸弹。他乘上去了,我看着那个吊舱一点点升向空中,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在那以后,我一直不喜欢坐摩天轮……

“涉也是,伊达先生去世之后,他一直带着伊达先生的笔记本。他这个人有时候傻乎乎的,有一次差点做出跟松田一样的事,把我吓得不轻。”

即将做母亲的女人低头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但是,我很幸福。人不能永远活在过去的影子里,那些重要的人的牺牲,并不是为了换来我们一生因为他们而纠结。总得往前走呀,降谷先生。”

安室愣了愣,这才意识到她想表达的意思。

“……那么,现在你会去坐摩天轮了吗?”许久他说。

“会的,等孩子生下来,也许会一家三口一起去哦。”

他们重新望向伊达的墓碑,风里吹来的樱花花瓣从墓碑上拂过。他听见她轻声道:“有时候我在想,摩天轮,没准真的是命运之轮呢?”

 

现在他又一次乘上了摩天轮。时间已经很晚,基本没什么人在这个时间来,所以前后的吊舱都空空如也。安室坐在舱中,看着窗外的夜景一点点变远。

有许多时候,当人怀着巨大的痛苦,他就会认为这痛苦是天上天下独一份,世上再没有谁能够比自己更难过,这痛苦和愤恨就成为一种类似于正当性的东西,驱动着他去要求别的什么人为之付出代价,甚至会轻易地产生“哪怕我死了也要做到”的想法。

但看到高木夫妇之后,安室明白,自己的痛苦,并没有什么特殊性。和自己一样曾经被不合理的残酷世界夺走重视之人的,还有许多许多。

总得往前走呀。

可是,要怎么走……普通的工作和生活日复一日,他孑然一身,熟人已故去,敌人已消灭,而那让他执着许久的家伙,也杳无音讯。安室感到茫然,感到自己就正像这架摩天轮一样在原地转了一圈又一圈,一直循环着。

他又记起了那个夜晚,和赤井在这里的对决。那时他的心被愤怒填满,忽略了周遭的一切;现在他能记起来了,那晚有璀璨的烟火,有彩虹般的灯光,他发现自己清晰地记得那个人的每一招一式,从喉咙深处爆发的声音,击打的力量,那个人绿色的眼睛是那样明亮,让他完全无法移开目光。赤井,那个人曾说过不想与他为敌,曾让他费尽心思一次次寻找,不过也许再也找不到了吧;你现在在哪,在干什么,你是否和我一样停滞,还是……向前走了呢?

等回过神来,安室发现自己的思维已经只剩下“赤井”两个字了。

承认吧,一个声音在心里说。

承认你其实一直在想他。

就在这时,安室听见轻微的喀啦一声,然后吊舱微微左右晃动了一下,停住了。他一怔,立刻意识到情况异常,现在还没有到停运时间,而他所在的舱刚刚转到靠近顶端,就这么停在高空中不动了。是故障??

安室的第一反应是打电话给地面,每个观览舱内都贴着应急电话号码,如果是故障的话,管理人员肯定会马上就发现的。但是,在掏出手机之前,他鬼使神差地停下了。

等等……

这不可能……!!

然而四肢先于大脑行动了。安室设法弄开了舱盖,冒险爬上舱顶;这里离中轴平台很近,他是知道的,他很清楚,因为他曾经来过这里——

心脏在怦怦狂跳,双手在发抖,安室除了心跳声和风声几乎听不见其他;他望着光影之中远远站在那里的人影,不,不可能,为什么,但是,怎么会……

然后,像是回应一般,在纷乱的思绪和如河水般湍流的夜风中,那个人向他转过身来。

 

“说真的,上次我就在想了,你这样子不会着凉吗。”

安室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过去的,也许他跌了一下,于是对方扶了他一把,然后那只手就没有再放开。带着熟悉烟味的外套盖到了他脑袋上,而他只是将它向下扯了扯,遮住了自己的眼泪。

“从这看过去,其实风景还挺不错的。”赤井低声笑了。喀拉一声,在他们身后,巨大的命运之轮又重新开始旋转。

安室心想,什么风景呀,全都看不见啦。

不过没关系。以后,还有很多很多机会。

 

 

 

FIN

M20预告片突发脑洞(我觉得这个梗太容易想到了为什么没有人写!!!只好自己动手了!!!命中注定的摩天轮,命中注定的ライバル啊。

想想如果最后他们都活下来了,过许多年之后回到这里,一定会非常感慨的。算是想写出那种辛酸又温馨的心情吧,同时也相信他们内心深处珍惜着彼此的关系~

命运之轮不停旋转

这样那样入迷思考的只有秘密

看啊 命中注定的人就在那里

一直注视着你

评论(29)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