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长野组】休息时间

同样是ライバル,人家长野组真是温馨又默契,秀透你们看看你们(x

TV612赤壁系列后的衍生。

大和敢助&诸伏高明

------------------------------

“让我出去。”

“不行。”

看着好友死死把守着病房门口一脸决绝,高明深深地叹了口气。

“都说了我已经没事了。”

“你这头上还缠着绷带的家伙在胡扯什么啦!”

“你才是伤都没好就把绷带拆掉做什么,急着回去写报告书领功吗?那就别挡着门,快去写啊。”

“总之就是不行。”

赤壁一案刚刚告结,本来敢助和高明两人都准备各回各处接着处理后续工作,但是由衣坚持把他俩拉回了医院,尤其是高明,之前被犯人袭击刚刚恢复意识没多久,又参与了对嫌疑人设下圈套的布局,他的伤情本来应当留院察看至少一晚。

上原那家伙!自己只是一点小伤她也这么大惊小怪的,而且还把劝服高明留院这棘手活儿推给他……敢助心里无奈,他的这位挚友可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好了,快让开,我只是去洗手间。”

“哼,别想骗我,不会让你溜走的!”

高明往前一走,敢助就警惕地盯着他,还把手里的拐杖竖起来威胁地晃动着,枪似的指着他。他往哪边移动,敢助就用拐杖挡着哪边,高明简直要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你是小孩子吗…!”他可不想让那根棍子戳到自己整洁的白衬衫上留下污渍。举起手来以示投降。

“这就是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

“所以乖乖回去躺着吧。”

“我是这么打算的……”高明心平气和道。“你也歇会吧,今天都够辛苦的。”

他回到病床边坐下,敢助仍然在门口盯了他片刻,然后重重出了口气,在椅子上坐下来向后一靠。

“哎,领子都皱了。”高明低头拉了拉自己的衬衫。为了逮捕嫌犯,他们在被害者的住处附近演了一场戏,扮成混混的敢助对扮成酒鬼的高明拉拉扯扯了一番。

“不好意思啊。”敢助粗声粗气地说。高明脸上浮现出揶揄的笑容。

“你的演技有点太夸张了。亏那个凶手还是俳优,竟然没看出来。”

“那还真对不起,我可是从中学时代之后就没演过戏了……”

“我怎么记得高中那时学园祭的舞台剧你也只演过——”

“别提,”敢助斩钉截铁地说,“别让我想起来。”

高明脑海里滚动播放着好友当年出糗的黑历史,忍不住微笑起来。“那时候咱们还一起参加过运动会。”他怀念地说。

“都说了别提……”敢助摇摇头,倒也并没生气。“那时候你还没留这两撮傻气的小胡子呢。”

“我可是每天都精心修剪过的,和你那种几天都懒得刮的胡茬子不一样。”

“你管我啦!”敢助没好气地捶着腿,高明不笑了。

“又疼了?”他轻声问。

“还好。”

“不是今晚你假装被我绊倒那时扯到旧伤了吧?”

“不是,有时候走路走得狠了会有点感觉而已。你怎么还不睡?”

“感觉还不太困。”

敢助瞪他一眼。“又胡说八道。”

说不累是假的,两个人为了这个案子都奔波了好几天,高明后脑勺还被犯人打了一下险些死在火场,刚刚又支撑着打起精神办完案,此刻他脑袋隐隐作痛,意识也已经有点昏沉。细节是瞒不过敢助的。

“咱们俩歇着了,善后工作就得让由衣代劳了。”高明脱掉鞋子坐到病床上,敢助起身帮他调整了一下枕头。“但愿课长对她的汇报还满意。”

“说起来,你这家伙演起那个喝醉酒的上班族还挺投入嘛。‘混蛋课长算什么东西!!’这都哪来的台词……”

高明哈哈大笑。“临场发挥,可别让课长知道了。”

他把被子向上拉了拉,靠到枕头里。病房里灯光柔和,敢助站在旁边待了片刻,高明睁开眼睛开玩笑道:“打算给我唱催眠曲吗?”

“我这嗓子,唱了你就别想睡着了。”敢助知道这是高明在变相催他回家休息,想想似乎也没什么要嘱咐的,就柱起拐杖向门口走去。高明的视线跟随着他。

“此一时,彼一时也。”高明忽然说。

“嗯?”

“我最近有种感觉,敢助。每次解决的案件,就像在解决我们的一段过去。”

敢助转念一想,还真是这样。风林火山也好,赤壁也好,与历史的过去纠缠的名词,与他们的过去纠缠的现实——随着事情一桩桩解决,就好像人生曾经岁月里的一些疙瘩被逐一抹平了。

他望着病床上的伤员。高明的眼睛很平静,像野尻湖的湖水般泛着沉稳的蓝色,一瞬间敢助想起了小桥葵那本《2年A组的孔明同学》,想起了里面描写男主人公的句子。葵一定也曾和此刻的他一样,观察到了高明身上散发的那种独特气息吧。

“——那个少年那双看透万物的清澈双眸里,静静地,郑重地叙述着真相。”

“咦?”

高明愣了愣。敢助咧嘴笑了。“那本小说,我也有一本哦。”

他不会告诉高明其实他也非常喜欢那本书,没事的时候还会拿出来翻翻,因为看着里面的故事,就会想起他们俩的高中时代。不过,高明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表情一时有些微妙,也不知是感动还是不好意思。

“……这句被你背诵出来总觉得相当不搭调啊。”

“少来了,你明明超喜欢这句的吧?你这自恋家伙。”

两个男人相视而笑。多年过去,高明的眼睛还是一样的清澈。只是他们再也不能一起参加运动会了。

“好好休息吧,所辖的孔明同学。你的脑子可金贵着呢,别因为这次留下什么后遗症。”

“那当然了。我还要凭自己的力量回到县警总部去呢。对吧?”

敢助心想,这家伙真是什么都能看穿。不过与其说这是因为高明特别聪颖,不如说是因为他们从小到大的多年交情,让两人的心意都能马上传达给对方吧。

“知道就好。快点回到我这边来吧,高明。”

“……不管多少次都会的。”

然后他们同时开口,对彼此道了晚安。

 

 

 

FIN

 敢助和高明这样的,真是好基友一辈子。

 

评论(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