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蝴蝶之茧03

03  相处之道

 

走进书房时名侦探一脸严肃,与其说是严肃,不如说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看到书房中央的不速之客几乎同一秒,他就蹲下去启动他的强力鞋。

“好久不见了你至少也犹豫一下啊!!”

“不好意思,条件反射。”

“薄情的家伙!”对面那人受伤地叫道,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把枪,枪口一抬射出伸缩钢丝钩上二楼的扶手,整个人嗖地腾空跃起。“别跑!!”柯南恼火地喊。

“不好意思,这也是条件反射。”少年轻巧落上二层的地板,直起身来笑嘻嘻。“别冲动,看看架子上这些绝版精装书,考虑一下优作先生的心情啊。”

男主角的强力鞋威胁地嗞嗞作响。“三更半夜钻进别人家里的小偷还敢说!”

“喂,我可是刚刚挨了电击棍诶!你们家的房客都是些什么人……”

“我还指望他们电晕你之后至少会把你绑起来。”

“在我们以为自己袭击了这房子的主人之后,总是要做出一点补救的嘛。”一个声音慢悠悠地说。

柯南一扭头,赤井和安室正站在门口。突然间,真正的房东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赤井先生,你是故意的吧?”

“只是出于好奇,无意冒犯。”赤井把闪光弹的空壳夹在手指间玩弄着,安室在他脸上看到了熟悉的阴谋得逞的表情。看来赤井早就猜出来了——尽管安室此前对江户川柯南的身份也有所怀疑,但意识到真相的此刻他依然感到震惊,因此没有出声。

“从一开始你就知道这家伙不是工藤新一,对吗?”柯南有些虚弱地说。

“而且我也猜到你不可能真的把他抓起来。”赤井仰头看看楼上一脸惊奇的少年。“将他交给警察则意味着需要解释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作为发现者的我和安室又是什么人、为何会住在这个家里……两个重大的机密倘若互相产生联系,不想曝光的话,就只能选择一并掩盖起来。”

“我还以为我们是同伴?!”

“所以这种程度的情报互通应当无伤大雅?”赤井笑得很老练,转身走出书房。“我还打算在这里借住下去,你的秘密我会严守的。不过也许我只是比较喜欢戳穿别人身份的感觉……”他朝安室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如果不是有未成年人在场,安室想自己肯定会朝那张得意的脸上来一拳。

 

“名侦探,你这里还真是藏龙卧虎。”

不明入侵者——现在应该叫他黑羽快斗了——如此评论道。柯南一扭头,见他手里拿着一把不知从哪弄出来的AK47,正兴致盎然地研究着枪身构造。“快放回去!”

“职业习惯,随手就……”快斗把步枪塞回沙发底下,又捞出一颗手榴弹。“你家就要变成军火库了,没准接下来我还会从这个房间里找到肩扛式防空导弹什么的……”

“他在地下车库里还藏了一台高达呢,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背后有人打趣道。

两个男孩子抬起头,看见安室端着早餐走过来,背后窗外天色已经亮了。安室将托盘放在桌上,转身朝客人点点头。

“初次见面。我叫安室透,是个侦探。”

“我见过你,”快斗眨眨眼,“在铃木特快列车上。你是那个什么组织里的人,代号‘波本’。对吧?”

安室挑起了眉毛。“原来如此……那个雪莉竟然是你假扮的。对于我们的事你知道多少?”

“他只知道这些。”江户川头疼地打断他们的交流,“安室先生,让怪盗基德参与到那次的事情当中实属偶然,你们对彼此也没有必要进一步刨根问底了。”

“为什么?”怪盗不满地望着他的宿敌。

“你又不是主线人物……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潜入到我家来啊!”

“这个嘛,”快斗摇头晃脑,“其实我是受我的同级生的父亲的同僚的孙子的委托……你干嘛把麻醉枪举起来!!”

知道这人满嘴跑火车,柯南放弃了继续追问,自暴自弃地去吃早餐。一夜没睡的小偷先生也伸伸懒腰,打着哈欠跟过去拉了把椅子坐下。他们发现安室的手艺很好。

“那个针织帽先生又是什么人?”吃到一半,快斗忍不住悄悄问。

“你觉得呢?”房东反问。

“刑侦专家?特战队员?除了说话声音有点像我爸之外,他看起来好像也有点眼熟。”

“还记得你去偷赤面人鱼时一脚踹飞你的那个姑娘吗,”柯南平淡地用刀子切着煎蛋。“那是他妹妹。”

快斗立刻就安静了。

 

因为有打工的安排,安室还是一早就离开了工藤家。对于江户川柯南就是工藤新一这件事他还需要仔细消化一下,至于意外增加的基德这个变数,虽然仍有一些顾虑,还是丢给赤井去处理后续事宜。没有想到的是,等他刚要下班的时候,居然又接到了赤井的联络。

“你得来一趟。”赤井的声音略带烦恼。

“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是吗?”安室忍着笑意坐进自己车里,换了只手拿手机,“那位天才小偷做了什么?”

“富有创造性。”赤井冷漠道,“不停地从茶杯里变出鸽子,把餐巾纸变成玫瑰花,把我的霰弹枪变成晾衣杆……”

安室笑得趴在方向盘上。想象赤井遭报应的样子总是令人愉快的。

“年轻真好啊。”

他发动车子。赤井低声念叨了一句,好像在说“我年轻的时候可没这样”。安室便想起了当年琴酒后背上的愚人节小纸条。

“还真敢说,你可是从以前开始就很擅长坑自己人。”

电话那端忽而沉默了。安室恍然一惊,意识到赤井或许认为他指的是苏格兰那件事。而意识到这一点,他自己的心脏也狠狠地抽了一下。

气氛一下子变凉了。

“……抱歉,我不是在说他。”安室轻声道,但随即又皱起眉,心想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啊!

“不,你是对的。”赤井只是淡淡回答。

他们又简单聊了两句,关于基德带来的意外情报,还有与房东统一口径的相关事宜。挂断电话后,安室望向车窗外。

那颗沙子还在,出其不意的时候就会让他隐隐作痛。赤井的最后一句话仍在他耳边回响。

 

 “——我们都不再是孩子了。”

 

 

 

 

TBC

*“说话声音像我爸”——赤井和黑羽盗一的CV都是池田老师。

* 琴酒背上的小纸条,见前篇《给你的谎言》。

* 大人欺负小孩,好意思吗(x

* 这篇里的k柯之间是纯洁的友谊(?)

 

评论(41)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