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蝴蝶之茧05

05  风见裕也

 

 

“欢迎光临。恩……”

服务生低头核查请柬上的名字,口齿清晰念道:“诸星先生和夫人。”

赤井感到挽在自己臂弯的那只手隔着西装布料狠狠地掐紧,不由露出一丝笑。他朝服务生点点头,神态自若地携着“女伴”步入会场。

公安决定要实施一次潜入搜查,方案拟定完毕,最后一个问题是角色分配。安室正在考虑着如何布置手下的分工,赤井在旁边沉思了片刻,突然说:

“诸星透和诸星零,选一个吧。”

“啊??”

安室一秒当机,紧接着明白过来赤井在说什么,“凭什么我又要——”他恼火地感到脸颊一阵发烧,“我还没答应让你参与这次行动!”

“第一,此次事关与FBI和日本的合作任务;第二,扮成那个失踪男孩的亲属更容易引出目标;第三么……我本来就姓诸星,不是正合适?”赤井把手一摊,仿佛一切合情合理。不过此时此刻,感觉到赤井含在鼻腔里的笑意,安室就知道他没安好心。

 “再敢笑你就死定了。”

他需要特别大的毅力才能克制自己不要对赤井眼露凶光,虽然他们都经过易容,伪装成了秀树的父母,目的正是引起敌人的注意,但假如诸星太太当场暴走,那场面未免有些过于华丽了。诸星先生倒是举止自然,不仅以精湛的演技应付了一路遇到的寒暄,在音乐声响起的时候甚至转过身来彬彬有礼地邀请太太与他跳一支舞。

“放松点,”带着安室在舞池里转圈的时候赤井说,“在家里我们不是已经练习过了?”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满足你的恶趣味!”安室瞪着他。

“要说我的趣味,我倒更希望看见你用本来的样子穿这身衣服。”赤井一手悠哉地握在安室的腰上,感到对方的步调轻微一乱。他的视线却越过安室肩膀在场内逡巡着。“待会我们各自行动,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就按之前说的发信号给我。”

“那可说不准。”安室没好气地答道,但赤井从他的眼睛里知道他明白,在他们的外表、声音、一切皆尽伪装的时刻,唯有彼此的目光仍是真实的。

赤井的手指动了动,感到长裙的薄纱从指间滑落了,安室轻盈地离开了。赤井对着“她”的背影凝视了片刻,忽然庆幸安室那件晚礼服样式比较传统。要他不分心地执行任务可不容易。

这是一场诸多社会名流和上层人士参加的晚宴,参加名单中也包括他们此前锁定的几家嫌疑企业的高层。安室在人群中寻找并接近那些目标,赤井则更多在不起眼的地方进行观察。忽然,他感到有个陌生气息接近了自己。

“诸星先生。”

是个戴眼镜的短发男人,看上去长相普通,但五官却透露出精明强干的样子。赤井能够敏锐捕捉别人的杀意,在这个人身上并无这种气息,可仍有种来者不善的感觉。

“可以的话,能借一步说话吗?”

赤井点点头,起身随他走出宴会大厅,来到外面的露台。“我猜你是降谷的部下吧?”赤井道。

“不愧是传说中的赤井秀一。”男人扶了扶眼镜,“在下是风见裕也,和降谷先生从属同一部门,他是我的前辈。”

“原来如此。”赤井有点想抽烟,又想起身上没带。诸星登志夫的儿子没有抽烟的习惯。

“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希望你不要妨碍降谷先生。”

“喔?”赤井把一只手放在露台栏杆上,挑起眉梢。“这是他的意思?还是公安组织的意思?”

“是我的个人意见。”

“真是个体贴的好部下。”

风见听出了话里的讽刺,但并不为所动:“作为公安的一员,我在对FBI的立场上和降谷前辈是一致的。赤井先生,你已经导致了我方一名特工的死亡,难道指望我们对你毫无保留地信任吗?”

“这倒是。”赤井冷然道,“那么你的个人意见是什么?要我离降谷零远一点?”

“我不是来向你发难的。因为尽管我并不真正相信你,但你对降谷先生是特别的人,我只希望你对此有所自觉。”

“怎讲?”

“对降谷前辈来说,你的每个行动都会牵动他,你所有的一切都会给他施加莫大的影响,这种影响甚至到了你和他自己都无法想象的程度。降谷先生很厉害,但他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现在你已经在越来越深地牵扯到他的任务之中,我不知道这是好是坏。所以我认为必须提醒你,赤井先生,请你对待他时更慎重一些,否则你会害了他的。”

风见鞠了一躬,依然面无表情,道了声“失礼”便走开了。赤井在露台上又待了一会,吹着风,尝试思考刚才听到的话,但随即他发现一些其他的情绪正在干扰自己。

与其说受到冒犯,不如说……他有点微微地窝火。这窝火并非源于被安室的部下抱以微妙敌意,而是正因为他意识到对方说得没有错、只是不喜欢由外人来提醒他这些罢了。

他又想起当初卡迈尔在看到他和安室在一起之后对他说的话。同样出于对上司的担心,卡迈尔和风见的建议却是截然相反。也许当局者迷,旁观者也未必清……

将杂乱的思绪暂时清理出去,赤井调整状态重新回到宴会厅,却发现安室不在那里了。

 

 

TBC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_(:3J∠)_

评论(4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