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蝴蝶之茧 07

07 在夜里走路的人

 

风见沿着逼仄的室外楼梯爬到旧公寓的顶楼时,看见安室一个人靠在边缘的围墙坐着吹晚风。见他气喘吁吁爬上来,安室好像有点吃惊。

“只有你吗?”

“收到您的信号就开车赶过来了。其余咱们的人还在会场附近待命。”风见想了想,忽然意识到安室话里的含义,又补一句:“赤井秀一的话已经自己撤退了。”

安室皱皱眉,“他走之前有说什么吗?”

“他说您应该平安无事,既然变装已经被对方识破,他再久留也无益,就先回去了。”

那个我行我素的混蛋……安室取下藏在耳孔里的发信器,风见就是凭这东西找到他的。看来在他被基德带走的时候,赤井也追踪到了他的移动,从而判断出放着他不管也没问题吧。没见到赤井让安室多少松了口气,却也有点心绪不宁。

“算了。通知大家,我们也暂且收工吧。”

坐着风见的车回程时,安室简单向其复述了与泉宫寺对峙的经过。由于基德的乱入,加之安室以黑衣组织的名分行事,事实上这次他们没能抓住泉宫寺集团的把柄,仍无法公开实施抓捕;反倒是对方得以用“被基德入侵”的理由向警方搪塞过去。虽然已经接近了真相,也只能重新策划下一次行动方针。

“最近的工作好像都不怎么顺手啊……”

安室一手托着脸颊,面向窗外,风见瞥他一眼,觉得自家上司看起来略显挫败。跟在安室身边的经验让风见知道安室虽然擅长伪装,有时候性情却很外露,任务结束后的倦意令人不由得松懈,这或许是安室稍微能够在风见面前表现的真实一面吧。

“仔细想想,好像就是从调查赤井假死案那时候开始诸事不顺的。”

“他是血色扫把星嘛。”风见说。

安室低声笑了。

“没错。招来霉运的家伙……”青年依然望着窗外掠过的灯光,却不再说话了。风见沉默地开着车,猜不透安室此刻究竟在想些什么,但或许是光线的缘故,他看起来有些迷惘。

 

 

***

波本趴在栏杆上眯着眼睛向下看。莱伊站在楼下的树荫里,从这里看不到他的脸,但波本能想象那张让人不爽的脸,肯定又是叼着烟、面无表情。莱伊好像在等人。

这猜测很快便证实了。几分钟之后,一辆车开过来,在楼前停住了。莱伊丢掉了烟,在脚边踩灭,然后走向那辆车,长长的黑发随脚步晃动着。车窗摇下来,露出一个女子的笑脸。

“看什么呢?”波本身旁响起一个声音。

他未及直起身,一只手伸过来在他头顶揉了一把。“每次看见你这样趴着就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代号苏格兰威士忌的男子温柔地笑道。波本没有抱怨,抬手抹平被他弄乱的头发。“跟琴酒那边汇报完了?”

“嗯,上头似乎还算满意。”苏格兰将琴盒甩到背上,“莱伊最后补的那一枪,倒是刚好帮了我们的忙。”

“没有他我自己也能搞定的!”波本抗议,“而且他当着小孩的面打爆了那人的头,简直是——”

“这正是我要说的,”苏格兰的声音里没有责备,但却很中肯。“你还是表现得太正直了,零,那样解救人质的手法太像是警察,而不是组织里的杀手……会教人起疑的。”

波本还是显得有点不服气,“莱伊开那枪根本只是为了抢我的功。”

苏格兰看他不高兴的样子,觉得他真是孩子气,忍不住又摸了摸他的后脑勺。波本不再炸毛,叹了口气。

“照你的意思,我还要去感谢那个冷血的针织帽怪人咯?”他朝楼下没好气地望去,发现莱伊已经不在那了,那辆车刚刚启动向远处开去。“真是游刃有余啊,刚杀过人又去抱女人。”他讥讽地说。

“我倒是听说莱伊很爱那个姑娘,对她相当珍重的样子。”

“是吗……”波本显得兴趣缺缺,和苏格兰一道走下楼梯。他知道那个女人是雪莉的姐姐——是宫野艾莲娜的女儿。

“但愿如此吧。要不然,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可就一点优点都没有了。”

 

***

“……前辈,降谷前辈!”

安室猛地回过神来。“啊、抱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是说我应该送您到哪里。降谷先生,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

“只是稍微有点走神罢了。”安室茫然看了下外面,发现车子已经开进了米花町。“到前面把我放下就行了。之后的报告书辛苦你了,风见。”

“分内的事。”

风见将车转过一条街道,在路旁停稳。安室解开安全带的时候,风见说道:“今天我跟赤井秀一讲了些话,也许做了多余的事,还请您见谅。”

“你跟赤井?”安室露出讶异的表情。“说了什么?”

“希望他注意分寸。”

一瞬间安室似乎有点窘迫,不过风见马上接着道:“那次围捕赤井时,也许我应当去来叶山道的。”

“为什么?”

“那时我们都以为他在工藤家,所以守在这里打算抓住他,没有想到本尊居然出现在另一边。倘若我在的话——总之,那次没能帮上您的忙。”

“不,就算你去也是一样的。”

安室摇摇头,声音里有一丝无奈的笑意。是指我也不是赤井秀一的对手吗?风见有些不是滋味地想。

“我只是不想看到您如此烦恼。”

“谢谢你,风见君。”安室打开了车门,明亮的紫灰色眼睛看起来比风见还要年轻。“你只要在自己的岗位上完成使命就足够了。”

“恕我直言,在这一点上您可没有做出表率。”

“咦,是吗?”

“毕竟像您这样总是冲在最前面的指挥官也很少见啊。”

安室咧嘴一笑。“有这样不称职的上司,才更需要可靠的部下嘛。”他钻出车子,顺便将手里那只自动步枪丢给风见。“这枪是FBI的,我没收了,你带回总部去上交了吧。”

 

夜深人静,街区两旁的人家墙头花枝散发出浓郁的香气。安室走出一段距离,才听到后面风见的车子离开。他慢慢拐过一道弯,工藤宅邸出现在视线中。

洋馆的灯还亮着。

安室心里一跳。他走到院落门前,隔着铁栅望向那灯光。但就在安室犹豫着要不要推开门进去的时候,灯熄灭了。

 

 

TBC

评论(11)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