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安室相关】在那一天之前的之前

 安室/伊达/松田/萩原/苏格兰

五人警校同期设定。


きっとその未来 ぼくはもういない

那个未来想必已不再属于我

それだけのことに やっと気づいたよ

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我现在才察觉

 

 

 

《在那一天之前的之前》

(蝴蝶之茧·番外篇)

 

 

 

考试在即,晚饭后的时间学员们大都在自己宿舍里看书,也有一些小组在学习室里集体复习,当然不排除有时最后就变成了集体开小差……降谷零属于前者。他回到自己房间拧开台灯,正打算最后一遍温习教官划定的考点,这时门开了,有个人紧张兮兮地溜了进来。

“那个,降谷……我得告诉你一件事。”

是隔壁宿舍的萩原,他表情凝重,仿佛欲言又止,降谷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怎么了?”

“你要有心理准备。”萩原说。

“所以到底怎么了啊?”

“答应我,听完之后一定要保持冷静,好吗?”

降谷心想一定是什么严重事态,就点了点头。萩原斟酌了片刻,深呼吸,然后一口气说道:

“我不小心把你的RX-78-2模型给拆了。”

两个人互相对视。

沉默。

沉默。

然后——

 

 

“松田!!!!!伊达!!!!!你们快来啊啊啊啊啊!!!!杀人啦!!!!!!”

刚从浴室洗澡回来的伊达航听到萩原的哀嚎声,一不留神把叼着的牙签给咬断了。他端着脸盆跑到降谷的宿舍门口,发现松田阵平已经站在那了,一手扶着门框,悠闲地笑着。

“萩原,你小子也有今天。”

“好兄弟别说风凉话,快点救我!!!”

“我之前跟你说什么来着。”松田依然笑嘻嘻,一副看戏的样子,伊达凑过去,只见萩原正被降谷以标准的逮捕术摁在地板上动弹不得。金发青年表情可怕,两眼灼灼发亮:

“受死吧。”

“哇啊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已经自首了啊,坦白从宽!!!”

“出现了,降谷的魔鬼模式。”伊达也乐了,“萩原君,恭喜你拿到新奖杯。”

萩原一只手被反剪,愁眉苦脸地趴在地板上。“你们这些没良心的……”

“看热闹不嫌事大嘛。”

“好了,差不多放过他吧。”松田终于开口劝道。“我们宿舍能拆的东西基本都被他拆过一遍了,上次我的闹钟也被他拆了,我已经揍过他一次了。”

“看到滴答滴答响的东西我就忍不住很想拆掉嘛……”终于被降谷松开的萩原长出一口气,爬起身坐在地上揉着肩膀。“你的RX-78-2我会完好组装回来的,降谷,别生气——”

“那可是30周年PG电镀版!!”降谷怒吼道,“两万多日元!!你知道我攒了多久吗!!!”

萩原捂着耳朵躲到松田后面,离开降谷愤怒的攻击范围。“萩原太磨蹭,我来帮忙一起组装吧,”松田可靠地说,“这种程度只要三分钟就能装好了。”

“还是你最好了。”萩原感激地拍着他的肩膀。松田白他一眼。

“老地方请我吃饭。”

结果这个小组的集体复习活动变成了四个人一起组装高达模型(松田和降谷主力,其余辅助)。降谷小心地在地上铺了一张垫子,然后把RX-78的零件放在上面。

“这个、还有这个,要这样子……这是核心战机,然后这边是热核反应炉……”

松田的手指比常人要灵活,这让他在爆炸物处理的项目实习一向拿满分。见他戴着手套仍然异常精确地快速组装那些细小部件,大家都不禁有些佩服。

“话说回来,降谷,你也差不多该长大了吧。”伊达航拿起RX-78-2的包装盒打量着。“两万日元,换我就用这笔钱去邀请女孩子们出去玩了。”

降谷还是有点气鼓鼓。“你们根本不懂,RX-78是特别的!”

“是是是……”

伊达看着他和松田趴在垫子上神情专注地鼓捣模型,就像两个摆弄玩具的小男孩,不禁失笑。“不过,警察厅要是能有一位保持赤子之心的管理官,也不错啊。”

降谷还盯着他的宝贝高达,一时没明白。“你在说什么啊?”

“说你啊。”伊达大咧咧地向后一靠,“你可是本届学员里最优秀的,大伙都期待着你过几年平步青云呐。”

降谷抬起脸,好像歪头想什么复杂的事。“我可没想往上爬。”他干脆地说,“还是跑现场比较有意思。”

“话也不能这么说嘛。警视厅也很官僚主义的,私下都说总店分店,就跟会社一个样,想想看,十年之后倘若你当上了店长,我们在你手下当差肯定会比较舒心。”

“十年,那么久以后的事哪里想得到……”

“那你觉得十年后你在干什么?”伊达问,然后咧嘴一笑自己先说:“我到时候一定娶了个美女当老婆,估计还有一堆小孩管我叫爸。”

“就你?”萩原揶揄地看他,“祝你好运吧。我倒是希望我会升迁,反正至少是警部以上吧……你觉得呢松田?”

“十年后吗?”松田头也不抬,还在拼装手头的零件。“大概是在哪里拆炸弹吧。”

“诶~~你也太无趣了……”萩原挠挠头发。“没办法,那我就陪着你一直拆炸弹好了。”

“你还是升迁吧,有你在旁边总觉得会影响我作业进度。”

“真无情。”萩原笑了,又抬头问降谷。“你呢?”

“我还没想好。”降谷放下图纸。“只是想象一下嘛!”伊达搂住他的肩膀。

他望着他们。伊达和萩原都朝他探询地微笑着,一旁的松田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仍然在忙活,但侧脸看上去也很轻松。降谷望着他的朋友们,他忽然产生了一个感觉: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安详的时光了。

“想象不出啊,”他眨眨眼,“不过我倒是能想象你们几个,都变成了中年大叔,按部就班地活着。”

伊达和萩原大笑,连松田也露出一丝笑意。

“你这家伙还真是可爱啊!”伊达揉了揉他的头顶。“到时候你要还是这张娃娃脸,我们可会心理失衡。”

“十年后的降谷,不知收集了多少高达模型啊……”

“等到时候咱们这群人再一起出去喝酒吧!说定了哦!不过还差一个人啊,那家伙呢?”

“啊,他今天是校内巡逻的轮值,这会差不多该回来了——”降谷说到一半,门便再次打开了,小组成员的第五人站在那,是个有着短发和温和眼睛的青年,手机揣在胸口的口袋里。

“我带了点夜宵回来。”他身上带着外面的凉气,“你们复习得怎么样了?”

“颇有成效,”萩原正色道,“彻底搞清了RX-78的内部构造。”然后他被一本《六法法典》击中了后脑勺。降谷拍拍手站起来,朝他一头雾水的朋友走去,接过夜宵。

“你老是把手机装在这儿,对心脏不好的啊……”他伸手从对方胸前口袋里取出手机——

 

 

——他伸手从对方胸前口袋里取出手机。

一切光明都消失了,只剩下刮过楼顶的风响。这里什么都没有了,一如他的心。

手机上面满是鲜血,还带着体温。降谷零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没有颤抖,他只是攥着它,透过它上面被子弹射穿的碎裂的孔洞,他看到了正在走开的另一个长发男子的背影。

“莱伊……”他低声从牙缝里念道,而名字的主人没有回头。

生命中还有多少激流险滩,长夜即将开始。但降谷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手中攥着一根风筝线,在此刻终于断了,那只名为过去的风筝将永不归来。

 

 

FIN

开头歌词来自TACKEY & 翼的《卒业~さよならは明日のために~ (毕业~为了明天说再见~) 》

因为算是连载的番外篇所以标了秀透tag,但文里没怎么体现就是了……

补:感谢评论!抱歉不逐条回复了QAQ秀透的连载也会尽量更的~最近整个人都不太好……

评论(47)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