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蝴蝶之茧08

 08 沉默的铁壁

瞧,想多了吧。赤井并没在等他回来,毕竟这里又不是安室的家,从赤井丢下他自行撤退来看,那家伙也不像是会做到专门为他留着灯这种肉麻的程度。安室试图让自己有一些自嘲精神。他把双手插回口袋里,掉头离开工藤家门口。

然而走出十几步之后他又停住了。

安室突然转身,重新回到工藤家门前,一把将铁栅推开,大踏步走进庭院。他没有敲门,只是盯着紧闭的门瞧了片刻,然后弯下腰,在门厅台阶上坐了下来。

月亮在夜空中缓慢地移动。安室什么也不干,笃定地坐在那抱臂仰着脸,仿佛看天空入了迷。工藤家的庭院里一片安静,夜色如水包裹着他。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他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我认输,行了吗?”是赤井的声音。“外面凉了,进来吧。”

安室头也不回。“说‘请’。”

赤井发出一声低而短促的笑。“请赏脸进来好吗,公安的搜查官大人。我温了点夜宵。”

安室忽然感到一阵息事宁人的倦意袭来。他拍拍衣裳起身,看见赤井站在门边,月光照不到那张脸,但那应当是少见的没辙表情,让安室一时产生了错位感。

……他变得和从前不同了,是这样吗?

我也变了吗?

坐在餐厅桌前吃夜宵的时候,安室一直埋着头,赤井翘着腿坐在他对面,两人谁也不说话。直到安室把汤勺放下,长出一口气。

“刚才为什么故意把灯关掉?”

绿眼睛转过来。“我以为我已经认输了。”

赤井的话里有种到此为止的意思,但安室装作没察觉。“你故意关了灯,是想让我走开,对吧?”

“从结果看显然并没什么用。”赤井摊手。安室朝前微微探身,眸子里闪烁着些许恼火。

“你明知道我会来找你的!”

“我觉得还是不要频繁留宿你为好。”赤井不为所动。“之前我叫你们店里的外卖,记得你很不乐意……”

安室一时语塞。“你这是找理由,”他打定主意刨根问底,“今晚在会场你也自己先撤了。”

“留在那里只会引人注意吧。”

“不,你只是不想见我。”安室执拗地道出真相。“是因为风见对你说的话吗?”

赤井显得有些烦躁。“和他没关系。”

“那就是你知道了些什么事,却打算瞒着我?呵,明明之前提出情报共享的是你们FBI……”

被安室用力盯着,赤井只是动了动眉梢。“贝尔摩德和那位大人是什么关系?”他冷不丁问。

安室不禁一愣。

“……你不是也有很多事情没告诉我们么,彼此彼此吧。”赤井见戳到了他的弱点,打算就此收官。“时间不早了——”

他顿住了,因为安室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赤井秀一,你总是……”

安室猛地提高声音。“你总是这样!!”青年似乎真的生气了,而赤井无动于衷的脸让他气上加气。“总是在含糊其辞,刚才也是,从前也是……我花了那么久才逼你现身,又花了那么久才听到你的真实想法,我还以为你会多少有些进步!之前自顾自找上门要跟我合作,现在又自顾自地往后躲,你到底想怎样?”

没有想到,赤井露出像是吞了什么苦涩东西似的表情。

“是啊,我到底想拿你怎样呢……”他自言自语。安室诧异地望着他,这样的赤井让安室感觉有些陌生。他已见识过赤井插科打诨的另一面,但他并不习惯看到这个男人的犹豫或者脆弱。

“降谷,我当初努力接近你,最初目的只是想抓住机会跟你达成和解,这也是为了今后在跟组织斗的时候没有后顾之忧。但在这过程中,我意外地坠入了爱河。”

“坠入爱河”这个词从赤井嘴里说出来让安室颇尴尬,尤其因为他看起来是认真的。“所以你现在后悔了吗?”安室试图让语气显得嘲弄,然而他忽而感到眼睑一阵沉重,身体不由得歪向一边。

异样的困意汹涌而来,安室摇摇晃晃地扶着桌子,朦胧中看到熟悉的身影绕过桌子靠近,他逐渐迟缓的大脑还是意识到了这是怎回事。“该死……赤井你、你在夜宵里放了什么……!”

“只是能让你睡得更踏实一点的东西。”赤井接住了安室,顺手将他搂在自己怀里,安室的脖颈无力地垂落,脸贴到他颈间,仍微弱地挣扎着想维持神智。“你这混蛋!”

“晚安。”见安室的眼睛终于阖上,赤井顿了顿,吻了一下他的脸颊,将他打横抱起来。“我不会后悔的。”赤井低声说,心里知道安室不会听见。

 

***

安室拥有了一次难得高质量的睡眠。等他醒来,在枕头上迷糊了一阵,然后突然一下子掀了被坐起来。

“赤井!!!”他火大地叫着罪魁祸首的名字。天早就大亮了,卧室里没有别人。安室低头看见自己睡衣穿得好好的,多少消了点火,他跳下床,赤脚冲过去打开房门。

工藤宅里一片寂静,赤井好像出门了。

桌上有预留给他的早餐。安室拉开椅子坐下,回想起前晚在这里的对话,心知又让赤井逃过了一次。捏起一片面包,这时看到盘子下面压着之前的那张基德卡。

说起来……

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是贝尔摩德打来的。

“琴酒之前派的那任务怎样了?”

“不太顺利。”安室没好气地咬着面包。电话那端的女人咯咯笑了。

“真少见,组织的万事通小波本居然也会有碰钉子的时候。”

“我自有办法。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催这件事吗?”

“顺便关心一下,看你是否需要帮助~”贝尔摩德慢悠悠地说。“不过,好像你已经找到帮手了……那件晚礼服很不错。”

这么说她果然也混进了昨天的晚宴!

“为什么你的行动没有通知我,这也是琴酒的意思吗?”

贝尔摩德没有正面回答。“当初我们可是一同淌进这趟浑水的,你要是没法取得进展,我也会很为难。”

“明明是你自己闯进EXOCET俱乐部的……”安室忽然一个激灵。虽然泉宫寺这边进一步刺探有困难,但那个消失踪迹的EXOCET酒吧老板,或许能换种方式查一查。“之后我再打给你。”

“说起来,晚宴上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谁?”

安室已经准备撂下电话,无奈之下又拿起来。

“……算是情人吧。”

“哦~~恭喜,你终于忘记赤井啦。”女人意味不明地低笑着。“他是做哪行的?是他帮你易容的吗?手艺不错嘛。”

“听着,这些是个人隐私,好吗?”谎言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在无法收场之前安室一定要截住话头。“不要再问了。”

“好吧。”贝尔摩德不加掩饰自己的兴趣:“你有没有考虑介绍他加入组织?”

安室想到赤井跟组织死去活来的纠结历史,忍不住大笑。“真是个好主意。”

 

赤井(冲矢昴)回家的时候安室已经离开了。餐盘已经收拾干净放好,他看到桌上的茶垫下面压了一张卡片。他将它抽出来。

“下次再找你算账。”旁边画了一个气呼呼的小人头像,有着可爱的交叉留海。

赤井决定留着这张卡片。

 

TBC

评论(26)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