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蝴蝶之茧 09

09 不能告诉他的事

 

“所以,那个安室现在还不知道?”

红色福特野马停在道旁。里面坐着三个FBI。赤井在驾驶座上抽烟,烟气袅袅缭绕。

“我拖延了他一下。但没法拖住他很久,”赤井盯着前面,路上行人不紧不慢地穿行,毫无危机感。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盲目地安于周遭的世界,在变化到来之前无知无觉。也许只有野性的动物才能在风吹动皮毛之前就嗅到远方暴雨将至。

“以安室的个性,就算阻止他他也会继续追查下去的,而且倘若我警告了他,只会更激起他的好胜心……”赤井轻微摇摇头。“静观其变为好,眼下还不到我们出手的时候。”

“也只有如此了。”后座上的詹姆斯说,“波本的身份特殊,FBI贸然搅进去反而有可能打草惊蛇。不过,没有我们的联合行动,对他来说风险也增大了吧。”

“我相信他的能力。”赤井简单地说。

一直坐在副驾驶位没说话的茱蒂搜查官这时开口了。“上面的命令是调查而不是介入,假如出现紧急情况,我们却被禁止介入,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紧急情况是指?”

茱蒂侧过身,凝眉直盯着赤井。“安室透危险的情况。”

一个尖锐的问题。赤井没有过多思索。“我会想办法解决。”

她深深叹了口气。“秀,你知道我的意思。他毕竟是日本公安的人,假如他选择了‘那一边’,或者我们必须撤手不管……我们都知道他对你很重要。”

“任务优先,他会理解的。你是想问这个吗?”

赤井的声音毫无波动。茱蒂似乎被刺了一下。

“没错。”她以一种豁出去的语气说道。“还记得吗,你曾经对我说,组织是你即使牺牲我也要击溃的对象……所以你离开了我。卧底失败之后,你被迫撤出组织,又离开了宫野明美……秀,对你来说,到底什么才是不能牺牲的,接下来你还有觉悟牺牲谁呢?他是下一个吗?”

“茱蒂,”詹姆斯以制止的口吻试图打断她,但她仍然凝视着赤井。

“我不是在指责你。如果牺牲是为了守护别的什么,那么牺牲就是有价值的,但如果你已经习惯于做出牺牲,我只能认为要么你是个为信念抛却一切私人欲望的圣徒,要么就是这些被牺牲的人对你来说本来就没有那么重要!”

车里一片寂静。

茱蒂也意识到自己说得有些过了,女探员深吸一口气,抬手揉了揉太阳穴。“Sorry……我去买点饮料。”

她打开车门离开了。整个过程中赤井一直坐在那没动,过了一会才取下嘴里的烟,掸了掸烟灰。詹姆斯了解赤井,赤井不表现出感情,并不意味着他脑子里什么都没想。

“她只是担心你。”詹姆斯轻声道。而赤井仍然盯着玻璃外面。天开始下雨了,街上的人纷纷打起了伞。雨点在挡风玻璃上溅开,街景逐渐模糊。“我们都知道你并不冷漠,但你总习惯自己去承受损失。”

“谢谢你,詹姆斯,”赤井平淡地说。“但愿我们都能平安退休,尽享天伦之乐。”

詹姆斯干笑一声,知道他是正话反说。特工是走在刀尖上的人。当中有几个能成功守护自己的个人幸福呢?

也许正是因此,赤井从一开始就放弃了。

但他却遇到了安室。

安室是个意外,是难以处理的不确定因素。

“不告诉安室透真的好吗?”

“我说了他也未必相信啊。”

“可是……”

“别担心。”赤井把烟掐掉。“只不过是不能告诉他的事又多了一件而已。他是个正直的家伙,恐怕不知道对他更好些。”

“事情不一定会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也许上帝会眷顾我们的。”最终詹姆斯说。“但有一点,赤井君,我不得不无耻地感到高兴,高兴你优先选择了FBI的任务——要知道,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失去你。”

 

 

***

雨大起来的时候风见刚好接完了电话。他打开雨刷,看到一个人影顶着雨跑过马路。

安室飞快地钻进车里。“久等了!”

“并没有。”风见把手机放起来,从车内置物箱找了条干毛巾递给安室,后者道了谢,草草擦着身上的雨水。

“和我想的一样。”

“您是指……?”

“EXOCET消失的老板。”安室的眼睛里闪着充满干劲的亮光。“从常客下手调查是正确的,有个人透露了一条重要的线索:以前店里聘用的酒保有时会对着电话讲韩国语,只在VIP里间服务所以并没有多少客人见过。前不久那酒保在老板换人的差不多同一时间辞职了。”

“不会是偶然吗?”

“这种可能性很小。总之,先回总部,调查一下近年从半岛非法入境的可疑人员有哪些,结合那人说的特征,筛选出来再让他指认看看。外事二科肯定存着这方面的案底。”

“好的。”风见发动车子,“如果顺藤摸瓜找到的话,是交给外事科动手还是?”

“我去。”安室的毫不犹豫让风见忍不住叹息。“就知道会是这样……如果他们和泉宫寺是一伙的,应当早就知道您的长相。降谷先生,您太爱冒险了!”

“可是只有我才能以组织成员波本的身份去跟他们周旋嘛,倘若公安出动,就一点回旋余地都没了。”安室把毛巾顶在脑袋上,笑嘻嘻地拍了下风见的肩膀。“放心,还和上次一样,我把发信器戴在身上,完事之后的接应就靠你们了。”

风见为上司的大胆而感到无奈。“我会通报上面的,如有需要,会抽调更多人手来掩护您。这次那些FBI参与行动吗?”

安室表情一变。“不干FBI的事,”他把毛巾撂到后座上,“我没打算把情报告诉他们。”

风见好像想说什么,结果又没说。车在雨中行进,当开进安室住所附近商场的地下停车场时风见终于还是尝试道:“不告诉赤井秀一没关系吗?”

他也一样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安室恨恨地想。

“我都有了可靠的部下了,还要赤井干嘛。”

“您这么说我压力太大了……”

“没有压力就没有成长。”安室一本正经地说,然后又笑了,“跟课里的大伙说一声,等任务结束我请大家吃饭。”

“那群家伙之前议论说想吃降谷先生亲手做的饭哦?”

“驳回。”

 

***

经过筛查,不出所料EXOCET的前酒保果然是非法入境有间谍嫌疑的人之一。追踪到此人的行迹则是好几周之后的事情了,这期间安室再也没和赤井联系过。偶尔他仍然会想起那天晚上的事,纳闷赤井究竟有什么事瞒着他,但想想还是气恼赤井的态度,决定搁置。

在准备采取行动前夜,安室布置完行动计划,回到家已经有些晚了。他洗漱完毕躺到床上,翻阅着手机时回忆起当初赤井总是在晚上打电话过来,用赤井的话说,那是为了抓住机会与他和解。那时安室觉得不胜其烦,可如今回忆起来,倒也觉得有点怀念。想着赤井,不知不觉手一滑就拨出了对方的电话。回过神来想挂断的时候已经晚了。

“喂?”

赤井浑厚沙哑的嗓音冷不丁响起,安室一时有些无措。没听到他的回答,赤井等了片刻,又说:“你还好吗,零?”

在这种时刻叫出本名,这太狡猾了。

安室浑身一颤,不禁咬了咬嘴唇。他让自己以尽量平缓的声音说话。“你还没睡?”

“啊,我在做姜饼人。”赤井的声音听起来忽远忽近。安室顿了顿。“什么?”

“只是想尝试一下,你知道的,我在练习烹饪……”电话那头传来叮的一声,然后是赤井低声的嘀咕。“糟糕。”

“怎么了?”

“不是很成功。”赤井叹了口气。“也许在这方面我没有你那么有天分。”

安室咯咯笑起来。

“听着,你那边有蛋液吗?兑些水,摆到烤盘上放进去烤之前刷上去一些……”他开始远程指导赤井,暂时把别的事给忘了。“为什么做姜饼?”

“因为姜饼的颜色会让我想起安室君。”

“闭嘴。”安室没好气道。他盯着手机屏幕,虽然从那里什么都看不见。

“呐,赤井……明天我要行动了。”

“哦。”只听见赤井搅拌鸡蛋的声音。安室吸了口气:“就是想告诉你这个。”

“按你想的去做就好了。”

赤井没有询问更多,也没有告诫他什么,这让安室有些莫名的失望。他把半边脸埋在枕头上,手机放在近旁,安静地荧荧发光。电话里传出一些零碎的响动,之后就沉默了。又过了一会。

“赤井?”安室抬抬眼皮,带着鼻音小声说。

“在这呢。”赤井回答。安室勾了勾嘴角,觉得有点困了。

“别把姜饼烤糊了。”

“好。”

“为什么我会跟你谈论烤姜饼的话题……”

“在英国有个传说,吃下姜饼就能遇到理想的伴侣。”赤井以平铺直叙的语调说,“以前我妈妈告诉我的。”

安室眼前浮现出一个和赤井一样黑头发绿眼睛看起来很严厉的女性面孔,当然这只是他的想象。

“赤井,想不到你是那种长大还会相信圣诞老人的类型。”

“圣诞老人就算了,我比较喜欢Gingerbread man。”

“为什么?”

“象征着单纯、勇往直前、生命力强。”赤井停了停,“而且很好吃。”

安室花了几秒才明白过来他又在说双关语,不禁脸红了。与此同时,他的心里升起一股强烈到丢人的冲动,希望自己此刻身在工藤家的厨房里。

“祝你马到成功。”

挂断电话后,赤井把烤盘从烤箱里取出来。看起来这次比较成功,姜饼散发着好闻的气味,肤色很像某个人。他拿了一个丢进嘴里,然后洗了手离开厨房,换上外套,从柜子后面取出了枪。

 

 

 

TBC


评论(35)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