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蝴蝶之茧 10

赤井大大又掉线了……作者已放弃治疗

10 猎犬与狐狸们

 

 

安室伸手按动门铃的时候产生了一种神奇的似曾相识感。这种感觉在被一个眯眯眼男人带进客厅之后更加明显了,尤其是对方还端出了一壶泡好的红茶。

——跟之前那次上门单挑冲矢昴的情况简直一样嘛!?

“请慢用。我家那位马上就回来,您稍坐片刻吧。”

安室端详着对方。高大、眼睛细长的褐发男子长相明显不像日本人,四十来岁的样子,虽然看上去彬彬有礼,但从他锻炼良好的体格和修长灵活的手指来看,除了管家之外他应该还担任了其它什么工作。安室是追查EXOCET酒吧的线索找到这里的,在来之前,他把从外事课调取的非法入境名单上那些面孔全部记在了脑子里。在看到面前这个人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找对路了。

而对方的神色则告诉他,他同样在被警惕着。

还是不一样,安室望着桌上的红茶心想。去找冲矢对质那次,因为确信对方是赤井,喝起端上来的茶也不加怀疑。这次可就不能那么随意了。

男人离开客厅,留下安室自己。他心想正好趁这机会观察一下,便起身在客厅稍稍溜达一圈。这座房间位于地下,四周没有窗户,但却十分宽敞,布置简洁,唯一比较显眼的就是墙边的一排书架了。安室在书架前停住脚步,检视上面的书籍,看到当中有一套柯南·道尔的精装作品集。

“你也喜欢福尔摩斯吗?”

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

安室转身,玄关处站着一个陌生的青年。他长得很美,只能这样来形容,银色的发梢垂落在到肩膀处,瞳孔里透着明亮的金色。这个人全身散发出一种与周遭格格不入的气息。但他并不在安室所掌握的可疑人物资料中。

“喜欢,不过老派推理作品都读得差不多了,想看点新书呢。”

“啊,那么这本《2年A组的孔明同学》怎么样,之前在阅读课上相当受我的学生们欢迎,有推理成分,也不会很艰涩。另外我强烈推荐这本《绯色探员》,虽然都是流行小说,但……”

安室莫名其妙。青年却像是毫不在意,走到他旁边如数家珍地讲起了关于书的话题,过了一会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忘记自我介绍了。敝姓槙岛。”

“幸会。在下是——”

“安室透,私家侦探。同时也是神秘组织的一员、代号波本。对吧?”

“看来你调查得很清楚。”

“也仅限于此罢了。虽然我家求成是个天才黑客,要潜入国家公安委员会的独立数据库也还是强人所难。”

他们果然已经猜到了。安室注视着槙岛,后者仍平静地微笑着。这时被他叫做“求成”的那个中年男人再次出现在客厅,腰里还系着一条围裙。

“槙岛旦那,”他伤脑筋地挠着头,“你这样子口无遮拦,说好的剧本还怎么演下去啊!”

 

————————

给没看过《PSYCHO-PASS》的读者的崔槙角色小介绍:

槙岛:喜欢书,喜欢福尔摩斯。高颜值高武力值,喜欢引经据典,和泉宫寺有私交。pp中的主要反派,被公安一课追踪。平时在中学当老师。经常和崔求成在一起。

崔求成:前军人、朝鲜间谍,早年被槙岛所救,隐藏在暗处过日子。在EXOCET酒吧很有身份。黑客技术高超,对槙岛很忠诚,兼任槙岛的保姆、格斗术陪练员、老司机以及各种善后杂务(。受不了槙岛话唠的时候会跑到厨房去做饭

(以上均为原作设定)

—————————————

 

安室更加莫名其妙了。两个嫌疑人低声交谈,但并没有刻意回避他。

“我告诉过您,”崔求成一脸抓狂,“我告诉过您!不要招惹公安的人!您为什么老跟公安过不去!?”

“是命运吧。”

槙岛一脸无辜,崔求成欲哭无泪。“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公安可是天敌啊!您居然还让他进到家里来。”

“他是头一个找到这个地址的人嘛。再说,之前一时好奇冒犯过他,会被反咬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既然到这个份上,话也就好说了。”对手思维异于常人,安室决定随机应变。“之前袭击我公寓……槙岛先生,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啊,抱歉,那次的确只是一时兴起。”

槙岛娓娓道来:“寺山修司有这样一句话:人的身体不过只是语言的容器。那次你出现在EXOCET,我们就注意到了你,而调查之后发现你有许多不同的面孔——热情周到的服务生,机敏的侦探,尖锐高傲的组织成员……你可谓名符其实是语言的容器,在无数谎言的走马灯之间切换自如。观察别人是我最喜欢的事情。我忍不住好奇,究竟哪个面孔才是真实的你呢?”

“看起来你得出结论了。”

“没错,现在见到你本人,我更加确信了。安室先生,你果然是在太阳下走路的人。”

“那你们呢?”安室做出不经意的样子,抬手拨了拨耳边的头发,将藏在耳孔中的发信器关闭。这是给外面待命的风见他们的行动信号。“之前你们也拒绝了和组织的合作。”

“因为我们只想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槙岛说,“泉宫寺先生告诉我,你已经去找过他了。我想你这次来是为了找到诺亚方舟的真相吧。”

“旦那……”崔求成忧心忡忡地想制止,但银色的青年做了个手势,浮起玩味的神色。“事到如今,让他知道也无所谓了。他知道之后会怎么选择,你难道不想看看吗?”

 

***

一旦进入自己的专业领域,崔求成也变得滔滔不绝起来。

“诺亚方舟作为超级AI拥有自我更新、自我修复、自我进化的能力。第一代的制作者泽田弘树在自杀前将它彻底解锁,将它放生到网络的大海当中。但在入侵‘茧’游戏发布会之后,诺亚方舟启动了自毁进程。那之后,外界都认为这个史无前例的人工智慧就此消失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辛多拉公司因为诺亚方舟事件而垮台,在汤姆斯·辛多拉锒铛入狱之后,公司的科研资产也被官方查封。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诺亚方舟的核心代码以及核心进程是能够恢复的——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能够在灭世大洪水中幸存下来的船。

“‘茧’的劫持事件在世界上传开后,诺亚方舟就成了黑客的梦想。有许多黑客试图复原它的设计模型,但都没有成功。直到某天,接手了这个计划的我们忽然发现了一个关键原因:诺亚方舟之所以会启动自毁,是由于在‘茧’游戏当中发生了某些事——而那是只有当时进入‘茧’游戏并且幸存至最后的孩子才知道的。”

“所以你们盯上了诸星家的儿子。”安室说。

黑客对他耸了耸肩,这时他们已经下到了地下更深的地方,安室看到了庞大的超算设备,这里原来是一个经过伪装的秘密研究所。

“我希望你不要这么早就做出指控,警官先生。”槙岛指了指房间尽头。安室看到那里摆放着一个白色的蛋型装置,在他意识到那是什么的同时,‘茧’打开了。

诸星秀树在里面。少年看起来失去意识了,头上、手腕上连接着一些看起来很复杂的线路。安室走过去。“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一些必要的刺激和测量,以便获取他真正的深层记忆。这孩子在当初的事件中虽然被诺亚方舟消除了记忆,但最近却出现了复苏的迹象。我们想做的只是把那些记忆还原成数据——那是完成AI的一块关键拼图。”

安室沉住气,心中十分惊讶。从刚才开始他就感到一种隐约的寒意,觉得自己正走近深渊边缘。要带上人质撤离可能会有所不便,但风见那边算时间差不多该突入进来了。

“我猜你们之所以带我到这来,是因为诸星秀树和这里的东西对你们已经没什么用了——或者,你们也没打算让我活着出去。”

槙岛发出不紧不慢的笑声。

“说对了一半。我们的作品已经差不多完成了,那个孩子就还给你吧。不过安室君,你也最好再考虑一下。”

“什么意思?”

“你是公安的猎犬,但套在你脖子上的项圈究竟是什么?责任心?正义感?那些只会束缚你。就像《绯色探员》里的男主人公那样——”

“我很讨厌FBI,用那种男人为例来劝诱我只会起到反作用。”

“劝你还是读读那本书哦。”槙岛的金色瞳孔深不可测,视线突然让安室联想到生活在丛林中的野兽。“猎犬追踪着狡猾的狐狸是出于使命,与狼搏斗是出于争强好胜,但它们都不是猎犬真正的敌人。我只做一句提示:我们并没有绑架诸星家的少爷。”

崔求成的手机突然发出了报警声。“槙岛先生,上面有人闯进来了。我们得走了!”

“别动!”安室掏出手枪,然而对方也是早有所料。

“劝你先照顾下那个小鬼,公安先生,否则他可是要死了。”

“茧”突然开始沉降,安室不得已,只能掉头先去将昏迷的孩子救出来。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两个嫌疑人已经消失了踪影。

少年看上去十分虚弱。安室将他抱起来,听到从地下室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他的思路仍在刚才的信息中运转。

既然辛多拉公司的科研资产都被查封了,为什么他们能够接手?

这种规模的设备,单凭泉宫寺财团也不是能简单做到的。何况……

诸星登志夫和泉宫寺,警界和商界的大人物……

等等。当初之所以注意到泉宫寺集团,记得是因为它参加了政府的人工智能项目招标……

“降谷先生!”

安室猛地抬头,看见风见裕也冲了进来。

“怎么来得这么慢?”

“抱歉,发生了一些事……您找到那个失踪的男孩了?”

“他在这,但那两个人逃掉了。”安室这时注意到风见仍然站在原地,表情显得有点奇怪。“你在做什么?快叫其他人过来仔细搜一下这层的房间,应该有暗道,现在的话或许还能追上犯人——”

他没再说下去。

 

“降谷零搜查官。”

 

这是安室第一次听到风见对他直呼全名。风见举起了枪,枪口稳稳向他瞄准。男人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们刚刚接到命令。你涉嫌触犯《国家特定秘密保护法案》,即刻起将接受调查。放下武器,你被逮捕了。”

 

 

 

TBC

我讨厌推进剧情_(:3J∠)_虽然剧情并没有智商可言,不要深究(。

安室:这种隐约的寒意……我是不是进错了片场(´・ω・`)

次回,意想不到的展开!

 

评论(24)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