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骸云】象牙塔05 毕业季

0505恭弥生贺文

-------------

 

今天的天气突然变得沉闷,男孩女孩们坐在阴凉的学校餐厅里吸溜着饮料,一边商量社团换届选举的事情。再过阵子,有几位前辈就要毕业离开这里了。

这当中包括他们的会长和外联部长,云雀恭弥和六道骸。

云雀这个会长当得很神奇,具体事情他很少管,基本上都是其他干部把方案大致弄好,云雀只是点头,摇头,或者直截了当地发出什么指令,然后在社团活动现场穿着他标志性的白衬衫黑裤子,远远地抱臂往墙上一靠。他就是这样一个镇守系角色。然而奇妙的是,他做出的命令从未遇到抵制,他的决断永远能够被顺利执行,需要他出面的场合,即使人际复杂或者竞争激烈,最后他统统能够摆平。骸某次曾建议大家搞个小组研究课题,题目就叫云雀恭弥的成功学——当然被同伴们一致回绝了。

“你最了解云雀学长,还是你去研究吧。”

除去开玩笑的意味,还有一方面原因,每个人都意识到云雀模式是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他就像这个世俗社会当中的异类。没有别人愿意尝试成为第二个云雀。

外面天色阴沉。讨论接近尾声,库洛姆开始收拾桌上摊开的稿纸,纲吉说,“正好快到午餐时间了,我去叫点吃的东西吧。”正在这时,餐厅的自动门滑开了,缺席会议的某位干部风尘仆仆进来了。

“回来得真是时候。”弗兰拖着腔调打招呼,“前辈,面试结果如何啊?”

骸一身正装,脸色却跟外面的天色差不多,走到桌旁拉开椅子重重坐下,一副要散架的样子。库洛姆担心地给他递了杯饮料。青年谢过她,然后叹了口气。

“你要是有点眼色就不该问。”

“再加把劲啊,前辈,很快你就要打破咱们学院找工作被拒的最高记录了!”

四周响起低低的笑声,骸的表情多少也缓和了点。“我现在能掐死你吗?”

“不能,”坐在沙发角落里的云雀抬了抬眼。“你看一下他们拟的流程,没问题的话就这么定了。”

“让我先吃口饭嘛……”半真半假地抱怨着,骸把手里的文件包丢到一边,还是接过了后辈递过来的纸。云雀看着他西装革履,低头默默翻看企划书的模样,忽然觉得有点违和,眼前这个人与他们初遇那年那个顽劣的、在街头打架的小男生,真的是同一个人吗?这让他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在照镜子的时候,似乎也从来没有留意过自己身上的变化。

 

“到底是为什么呢。”

推着车离开校园的时候,骸终于道出心中的苦恼。最近骸正在积极进行求职活动,然而屡遭不顺。“本人形象气质佳,口才好,履历丰富,准备也挺充分的,那些面试官到底看我哪里不顺眼了??”

“发型吧。”云雀随口说。

“怎能如此武断?!”骸不甘地摸了摸后脑勺。“那斯佩多那家伙怎么解释。”

“他那个时代跟我们没有可比性。”

骸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摇晃着脑袋,只能感慨苍天无眼。“不过都说找工作就和找老婆一样。”他突然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朝云雀靠近了一点,后者不为所动。“什么?”

“要看缘分嘛。”

“那看来你是个绝缘体。”

“连恭弥都这样!嘤嘤嘤!”

云雀忍住笑意,迈步径自往前走,骸在后面推着自行车追,“等下、待会要不要去我家一起打电动……”

他想抢过去拦云雀一下,谁知正在这时一辆锃亮的黑色轿车没声息从路的另一边驶过来,恰好在他们面前停住了。骸赶紧刹住单车,眼前这车子看上去显然十分昂贵,如果剐蹭了后果会很严重。正在心里嘀咕着准备绕开,却发现云雀站在原地没动。

车门开了,一个留着飞机头的男人钻了出来,绕到他们这一侧,打开了车门,然后对云雀鞠了一躬。骸震惊地听到他说:“少爷,请上车。”

 

……少爷??

六道骸和云雀认识不少年了,但对云雀家庭的具体情况却几乎一无所知。云雀从不提起,也从未邀请任何人到家里去,骸尽管猜测过他大约出身豪门,却还是头一次见到来自云雀家里的人——这种亲眼目睹的惊讶让他一时不知是该继续站在旁边听,还是先走一步为好。

好奇心让他选择了前者。

云雀仍然没有动弹,但骸发现他的手掌不易察觉地攥了起来,眼睛变得有些冷。

“我说过了我不去。”

飞机头男人似乎对此早有所料。“老爷吩咐我务必带您过去。”

“草壁,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云雀声音里流露出的压迫力让骸也不由得提起心来。被称作草壁的管家模样的男子只是报以苦笑。

“恭先生。您知道,我忠于云雀家,您永远是我的主人。”

这句话说的不着痕迹,当中包含的双重立场既圆滑也不失坦诚。骸一边想着,一边琢磨这又一个新出现的称呼。恭先生??

在云雀做出反应之前,草壁又说:“且不论老爷的想法。我个人也认为,这次晚餐能够见到的那位大人物,对您的将来很有帮助。就算您不喜欢这类应酬,至少——”

“我不会去的,我的将来也不需要那种人的帮助。”

男人微微摇头。“您还年轻。恕属下直言,在您的继承权尘埃落定之前……”草壁忽然噤声,似乎这时才发现旁边有另一个人在伸长脖子支楞着耳朵听他们讲话。“我们到车里去谈,好吗?”

“不,就在这谈。”云雀固执地说。

“我不会强行拉您走的,这您还怀疑吗?……好吧。”管家无奈地转向六道骸,“这位先生,麻烦您回避一下,我跟恭先生谈一些家事。”

“啊、呃……”

骸支吾着,扭头看了看身边的云雀。云雀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让他走或者留下,云雀的嘴唇绷得很紧,脸上是骸很少见到的、难以形容的表情。

那是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世界的表情。

就像挥舞着长矛冲向风车那样,坚决,孤注一掷,却又似乎……隐忍着什么。

六道骸看着云雀,五秒钟,然后他做出了决定。

草壁看见这个陌生的男孩子把单车的支架立起来,不但没走开,还将车子支好,然后整了整领带,站直了身体。“你们谈,我就在这等着。”骸说。

草壁愕然地看着他。连云雀也忍不住转过脸来。骸直视着对面的男人,让自己的神色显得不容置疑。“不好意思……”草壁有些啼笑皆非地垂下肩膀,“请问你是?”

“我是他男朋友。”

 

如果六道骸这辈子有什么后悔的事情,其中之一就是在这一刻,他没敢鼓起勇气去看一边的云雀是什么表情。其实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就意识到自己傻透了,人家又不是要把云雀拉去相亲……但他还是拼命在心里祈祷云雀一定要配合自己一下,否则这将成为他此生干过的最傻冒的一件事。

现场安静无声。

草壁的嘴张得比刚才更大了。他看了看云雀,又看了看骸,又看了看骸的自行车。从小没坐过世界豪车排行榜前十名之外交通工具的少爷,什么时候有了一个骑自行车的男朋友!?

天很阴,看起来待会要下雨。风哗啦啦地吹动着路边的高树。尴尬的场面僵持了片刻——不过似乎只有六道骸和草壁比较尴尬,云雀只是站在那,和他一如既往的状态一样,对这局面泰然处之。最后,草壁开口了:

“那么,您已经决定了吗,少爷……不会再改变主意了?”

骸在心里呐喊,这问的是应酬的事还是男朋友的事啊?然而云雀直截了当地说:

“我决定了。”

草壁怀着深深的忧虑和更复杂的情感看了自家少爷一眼。

“我知道了,我会转告老爷的。您已经成人了,很快就会安排您继承家业,今后的担子很重,还希望您能……谨慎做出每个选择。”

他又朝云雀鞠了一躬,然后对骸点点头算是致意,即使是善于跟人打交道的骸,也一时无法解读出这些反应预示着的后果是吉是凶。他们看着男人钻进车里,轿车立刻开走了。骸长出一口气,留意到云雀还盯着车子开走的方向。

紧接着,突然间,气氛又变得微妙了。

“嗯……那个……”自诩为男朋友的家伙有点心虚地组织着语言,试图对刚才自己的行为作出一些补充,不料云雀没给他这个机会,拔脚就往前走。骸慌忙把单车推起来。

“你去哪?”

“去你家打电动。”云雀头也不回地说。骸心口一跳,突然觉得天好像放晴了。

 

“那个应酬,不去的话会很糟糕吗?”

第十次被云雀在电子屏上KO的时候,骸随口问。两人洗过澡一起坐在房间地板上挨着矮桌,以前他们曾时不时在这里刷夜复习,偶尔社团的其他人也会来玩,把小房间蹂躏得一团糟。

“没什么。”云雀仍盯着屏幕,对于被问及这问题似乎并没有很在意。骸忽然觉得自己或许可以更深入一步。“看来大户人家的少爷也很不容易啊,”他半调侃地说,“不过我倒是很羡慕你哦,至少你不需要像我这样满世界找人来雇佣我。”

云雀低哼了一声。

“再不认真点,就别玩了。一直赢没意思。”

“好好……”骸重新捡起手柄,低头思忖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开口。“我只是好奇,你能继承多少钱?”

“我是独子,不过不可能一下子全部交给我。大概只会先给一些准备金什么的,让我拿来练一下运作。”

“所以是多少呢?”

云雀歪着头,似乎回忆了一下,然后伸出五指。

“五百万……还是,”骸试探着,“五千万?”

“五十亿。”云雀说。

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突然,骸猛地把游戏手柄一丢,扑到云雀面前、正座、俯下身双手贴地把头贴到手背上。

“云雀先生……不,云雀大人!!请收下我吧!!!”

“哈啊!?”

“请让我一生为您的公司工作!!!我一定会鞠躬尽瘁、任劳任怨,为您鞍前马后……”

“不要。”云雀一秒残酷否决,“为什么!?你看我哪里不顺眼了!?”骸哀怨地直起身来。

“发型吧。”

“纳尼!?连草壁那个发型你都能接受为什么我就不行!!!”见云雀站起来,骸死乞白赖抱住他的腿。“老板,您再考虑一下!!!”

“混蛋、咬杀你哦!”云雀不胜其烦,却又发现自己并没有真的生气。“你能干什么啊?”

“陪聊,陪练,陪睡!”找工作就像找老婆,为了找到心仪的工作和心仪的老婆,可以不择手段。

“我不需要。”大约是被他拖着晃悠,云雀的声音有点不稳。骸继续以抛弃底线的觉悟抱着他不放,仰起脸来,却发现云雀一副要笑的样子。骸一阵恍神,手便松开了。

 

他喜欢的这个人。高傲,一意孤行,可也偶尔会这样悠闲地笑。

骸想看一看——想永远看下去。

哪怕未来是如此现实,生活是如此复杂,哪怕亿万家产需要圆滑机灵的继承者,哪怕大厦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倾倒。这个人却永远倔强地维持着气场,倔强地实践着自己的处世方针。

今后会有很多人等着看你的笑话,等着看你栽跟头,你太尖锐,就像笔直的剑,虽然厉害,却也因此增添了折断的风险。你是这个世界的另类,而另类究竟能够任性到哪一天为止呢?

“继承家业,今后的担子很重,还希望您能……谨慎做出每个选择。”骸向后仰了仰,扬起脖子,朝云雀露出一个不羁的笑容。“比如今天那样的应酬,我就可以替你去。你讨厌的事,我能帮你挡。你喜欢的事,我也可以陪你做。再不济,至少我擅长给你带来欢乐嘛。”

 

我来保护你。

 

他们互相对视着。过了片刻,就在骸觉得自己脖子有点酸了的时候,听到云雀发话了。“明天上午十点吧。记得穿上正装。”

意思是我通过第一轮面试了吗!“万岁!需要带简历吗?我到哪里报到?”

然后骸的脑门上被敲了一记。云雀抽回手。

“谁说要雇你了……到我家来,我带你去见家长。”

 

 

 

FIN

我赶上了!!!!!!(看一眼时间

评论(59)
热度(284)
  1. 呜呼噫嘻_哉11松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阿难
    好甜!!!怎么这么甜!!!啊啊啊甜死了!!!!
  2. 酉各酪松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