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蝴蝶之茧13

13 交易

“啊……可恶,又失败了!”

降谷不甘心地揉了揉头发,把手里的工具丢到一边,顺势往地上一坐。用来练习的仿真炸弹倒计时屏上显示着00:00:00,意味着未能在限定时间内拆除。这要是真正的定时炸弹,他大概已经被炸成灰了吧。

“你的技术没有问题,只是心不静,拖累了速度。”一旁站着松田阵平,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说话含糊随意。“有两种任务特别需要心静,一是排爆,二是狙击。”

“我射击成绩一向是A的!”降谷不服气似的回应。松田咧咧嘴,蹲下身伸手摆弄着仿真炸弹盒里的线头。

“狙击和一般射击可不一样。最优秀的狙击手,在一动不动的埋伏和瞄准过程中,一定要能进入极端冷静的真空状态。有机会的话你可以观察一下,他的手肯定是绝对平稳、一丝颤动都没有。不论外界状况怎样,都能瞬间入定,那种人才最适合做狙击手啦。”

“你就直说我不适合当狙击手好了……”降谷鼓了鼓腮帮。松田笑笑。

“降谷有更适合做的事情嘛。”青年重新从旁边箱子里拿出一个新的仿真炸弹递给他的同期。“像降谷这样的性格,我敢打赌等你老了之后肯定不喜欢钓鱼。”说着打开开关。降谷忍不住叫起来:“等下、我还没准备好——”

安室一下子从梦里醒了。

映入眼帘的是和松田略显相似的黑色鬈发。青年缓慢地眨了眨眼,终于想起昨天发生过什么。他望着赤井的黑头发,赤井似乎还在睡,左手垂落在枕边。安室并非第一次和他同床共枕,但以前总没什么机会能观察到睡着的赤井。

这家伙就是松田口中最适合做狙击手的那种人。安室脑内想象了一下等赤井变成老头子,依旧戴着针织帽,一边叼着烟一边缩着后背坐在河边钓鱼的样子,脸上不禁有了点笑意。他轻轻握住那只手,凑近去。赤井的五指修长却显得有力,指甲修剪得很干净,虎口和食指关节有一层薄茧,安室摸了摸他的掌心,触感干燥温暖。再一抬头,发现赤井的绿眼睛正幽幽盯着他。

安室倏地把手缩了回去。“你、你什么时候醒的……”

“见你研究得这么入迷,没忍心打断。”赤井因刚睡醒而沙哑的嗓音里含着笑。“有什么新发现吗?”

安室知道他在故意逗自己,哼了一声不上套。

“没什么,就是发现你的生命线特别短~还有,烟抽多了会在手指上留下烟熏痕迹的,虽然估计你也改不了了……”

“喔,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大名鼎鼎的银色子弹先生最后要是因为抽烟患癌这种烂理由死掉,那我可要笑掉大牙了。”安室欠身起来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冷不丁赤井突然从后面将他拦腰一搂,他又跌回床垫里。刚才被他研究过的那只手灵巧地从睡衣下摆探进去,开始摩挲他的皮肤。

“你干什么……唔唔!”

“昨晚不是说好了吗?”赤井咬住他的耳朵,手指沿着他腿缝滑向深处。安室身体一阵燥热,仍旧嘴犟装傻:“我……我可不记得!”

赤井停止了挑弄到一半的动作,静止几秒,然后出乎意料地松开了紧贴进攻的姿势。“还是算了。我也不想每次都这样强迫不情不愿的你……”男人叹了口气。

见他掀了被子要起身去,安室自觉过火,并不知道这是赤井的欲擒故纵之计。本来已经很久没做过了,自己也有些欲望,刚才又被赤井撩得已经有了感觉,此刻着实不知所措。一急之下,身体先于大脑行动了。

“……刚才是骗你的。”

这种程度的暗示大概是目前安室的极限了。赤井扭头去看,安室一手抓着他的衣袖,低着头不看他,耳根却是越来越红。赤井在心里暗笑,同时再次觉得这个别扭的恋人实在可爱得紧。

“那么,说谎的惩罚应当是什么呢?”

安室没有机会来回答这个问题了。

 

***

“您自己出门吗?”卡迈尔看着走下楼来的赤井。赤井已经完成了冲矢昴的变装,不知为什么,卡迈尔觉得他看上去心情愉悦,神清气爽。

“我自己就行,这里出入的人太多也只会引起怀疑。”赤井在玄关拿上外套。“之前因为安室君带着他的小组围堵过这里,不排除公安会查到这个住址,你们仔细一点,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今天让安室稍微休整一下吧,替我照看好他。”

卡迈尔忠实地点点头,心想,安室先生大约是因为突然的变故,受到了打击吧,在这种非常时期,更要好好完成赤井先生交待的任务。

然而此刻的安室正趴在卧室枕头上,一边给波洛店长打电话请长期假,一边在心中咬牙切齿地咒骂赤井。虽说之前说要早上起来兑现福利,但他们醒来时已快中午了,等赤井把一个月的份都给做了回来,安室觉得今天大概也没法从床上下去了。

赤井那家伙,真能按计划来吗……

不,那家伙的话应该能做得到。问题在于对方……安室把脸枕在胳膊上,回忆着昨晚睡前两人达成的约定。凭他们两人,能够达到那个目标吗?

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这样与赤井合作。然而,认真地说——他在心底里明白,偌大的天底下,也只有那个男人,能力和人格都可以让他百分百信任。安室在被单下面动了动,身上还残留着那个人的痕迹,如同某种隐秘的记号,让他重温他们之间的联系。

就算是合作,自己也不能依赖那个人。安室重新拿起手机,拨了贝尔摩德的号码。是该布局的时候了。

 

赤井(冲矢昴)开车离开米花町,沿着快速路疾驰,然后拐进了某个街区。正值下午,他将车子靠边停住,然后便开了罐咖啡,边喝边坐在车里等待。

马路对面,不远处的校门旁写着“江古田高中”。

放课时间很快到了,穿着制服的男孩女孩们三三两两有说有笑地从校门涌出。赤井依旧静候着,直到看到他的目标。他打开车门,迎上去。

黑羽快斗正和中森青子一边斗嘴一边在人行道上走着,忽然听到一个陌生男子声音。

“黑羽同学,能跟你说几句话吗?”

少年一愣,扭头看见冲矢笑眯眯的脸。“那天夜里你到米花町我家里去做客,还落了点东西。”冲矢提醒道。

青子在身后好奇地探头,“谁呀?你朋友吗?”快斗没有笑,只是盯着冲矢,后者的表情仍然不可捉摸。

“青子,你先回去吧。”

“诶诶~~~”

终于将不情愿的姑娘送走,快斗跟着冲矢回到车上,一关上车门,快斗的脸色立刻变得警惕了。

“变装得不错。”

“呵,让你见笑了。”赤井勾起嘴角,同时关掉了变声器。“——怪盗基德君。”

“……”

“咱们还是坦诚点吧。FBI并不是到这里来抓捕你的,你尽可以放心。”

“你们怎么找到我学校来的?”

“‘同级生的爸爸的同僚的孙子的委托’,那并不是随口胡诌,对吧?”赤井摸了口袋里的烟盒,想想面前是未成年人,又放回去了。“假如委托人是诸星秀树,调查起来就很容易了……尤其在被你搅局的泉宫寺财团晚宴上,你的那位同级生又刚好接近了我的人。”

“白马那家伙……”快斗啧了一声。“所以?你找我出来是想干什么?”

赤井显得不紧不慢。“听说你偷了我一支枪。”

“呃……抱歉,职业习性。”

“还偷过我妹妹的衣服。”

“那、那是个误会——”

“还在安室出任务的时候把他带走了。”赤井用冲矢的面孔露出一个微笑。快斗心想自己现在砸开车窗呼救还来得及吗……几乎电光火石的瞬间,一支手枪已经从赤井臂肘下面对准了他。

“说吧,你有什么遗言?”

日本太危险了,妈妈我要去拉斯维加斯——这是基德的心之声。

 

“某天白马告诉我,有人向他询问那个名侦探的身份。白马的父亲是警视总监,他和诸星家也有往来。”

“他告诉我,那个叫诸星秀树的小鬼知道他是高中生侦探,所以悄悄拉着他,问他认不认识江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