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蝴蝶之茧14

14 狡猾的大人


“柯南君……”

安室觉得应当说些什么让气氛缓和一些,但赤井一副有所预料的表情,稳坐如山,并没有回应。倒是基德显得惊讶:

“你也在啊,名侦探?”

“还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小学生似乎没听到他的话,仍然盯着赤井。“我能理解安室先生的处境,还有FBI的行事作风,但是这次的事涉及黑衣组织,赤井先生,你们两个都明白不该再让无关的人卷进来!”

“我不是主线人物嘛。”基德无奈状摊开双手。

小小的宿敌终于瞪了他一眼,随即又移开目光。“眼下要做的是想法子诱导对方主动出击、伺机抓住他们的线索对吧?行动计划我会帮忙考虑的,至于这家伙……我可不想我家的房子里再有小偷光顾了。”

“我们只是对他提出一个建议,小家伙。如果这是你的要求——”

“这是我的坚持。”柯南加重语气,“请收回你们的建议!”

赤井和安室发现他的神色严肃恳切,不由得一时无言。

“今天就先放过你,下次再被我碰见的话就做好觉悟吧。”对基德撂下这句话,男主角转身走出厨房。感觉受到排斥的小偷先生忍不住起身跟过去。“喂喂,名侦探,你真的不抓我了吗?”他取笑道。

“那是迟早的事,但我会堂堂正正地抓住你,这次不算数。”

柯南板着脸径自往前,穿过餐厅进了起居室,基德溜溜达达地跟在他后面。“侦探的美学吗……作为对手我倒是很喜欢这种绅士风度啦,不过为什么不让我来做?那个组织很危险吗?这件事可牵涉到你身份的秘密。”

“所以都说了,我不想让无关的人再被卷进来。”

快斗皱眉。“上次在铃木特快列车你明明还找我帮忙来着!”

“那是情况紧急,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你这家伙坑我也有不少次了,如果说是出于安全考虑的话我可不信哦~再说就算你不告诉我,反正我自己也能刺探出来……”

“够了!!”

少年吓了一跳,连忙刹住脚下。他愕然地看着面前的人。

“黑衣组织是我自己惹上的麻烦,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假如你趟进这深水里来,就再也不可能回头了!这不是偷一两件东西那么轻巧,带来的后果说不定会彻底改变你的命运,让你再也没法像现在这样生活!我不说出来你就不明白吗?”

基德不笑了。

月光映在窗台上,光与影洒在两人四周。他们彼此沉默了一阵,直到房主人叹息一声,重新转身迈开步。

“明白的话就快点回去吧……唔?!”

衣服后领被什么勾住了。柯南一回头,基德蹲在那,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拽着他的领子。“干嘛?”侦探恼火地说。

基德没说话,仍然像拎小动物似的揪着他后领不放,一边笑微微地望着他。柯南挣了挣试图摆脱。“喂!我要生气了。”

“呐,名侦探。”白衣少年把声音放得很轻,只有他俩能听到。

“你不要长大了好不好?”

“哈啊??”

小学生一脸费解地瞪着他。基德的笑意让人难以解读,却又显得有一丝忧伤。

“我也不要长大就好了。”他低声说,然后在柯南搞懂之前松开了手站起来。“所以,如你们所见,二位先生……”少年转向后面站着房间门口的赤井和安室,装模作样地行了个礼。“我还是乖乖回去吧,正好最近快要考试了,不抓紧温习功课不行呢。”

 

***

“你会变成让小孩子讨厌的那种大人的。”

赤井动动肩膀。“我本来就是了。”

安室略带责备地瞥他一眼,关上房门。

赤井坐在桌旁,看着安室轻快地整理衣物,把床铺好。似乎,上次能够像这样每天都看到这个人在自己身边,还是安室受伤被他带回来的那次。平静的时间总是十分短暂,越是珍惜就越会感受到这一点。

他们都不再是孩子了。

“柯南君那边要怎么办?”

“尊重他们自己的意愿吧。”赤井把电脑合上,“其实,基于从前跟弟弟妹妹在一起的经验,应付小孩子我本来还是比较有自信的。”

“我深表怀疑。”安室撇撇嘴,忽然想起了赤井的妹妹,小姑娘当年在站台上被赤井骂得眼泪汪汪,那时为了安慰她,苏格兰曾手把手教她弹琴……他猛然刹住回忆的闸门,不让自己再去想那个已经离去并一度导致他和赤井破裂的人。

“说说看,你有什么哄小孩子的诀窍?”

为了转移注意力而继续话题,但赤井并不知道安室的心思,略一思忖,然后俯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PSP:“用这个就可以了。”

安室简直不知该如何吐槽他。

“要玩吗?可以联机。”

“别把我当小孩子啊!!话说为什么你连这个都有……”

“向住在隔壁的博士借来的。”

这个男人平时都在家里干什么啊……“玩什么?”

“高达VS怎样?”

“好多年没玩过了……”赤井把PSP丢过来,安室接住,有点犹豫似的用手指肚摩挲着按键,“上次玩还是在警校上学的时候呢。”他怀念地说。

“担心技术退化了?”

“胡说。”安室扬起下巴,“要尝尝我的厉害吗。”

赤井发现他眼睛里像少年般闪烁着斗志,不禁觉得很有趣。

“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吧。”

他出去拿了一瓶酒和两只杯子,回来时安室已经在地板上铺了张毯子,盘着腿坐在那跃跃欲试地等他。

对于赤井来说,游戏的乐趣只有一半在对战,另一半则在于欣赏身边人的各种反应。安室一会因为落后而咬牙切齿,一会又因为得胜而不加掩饰地开心(“我赢了哦,赤井!”)初代机型没有新机种那么多变化,但是格斗性能好,安室找到手感之后就开启了狂风暴雨般的穷追猛打模式,有时展现出惊人的诱导或突进力,让赤井也不得不甘拜下风。然而赤井擅长长距离移动,时常在被逮到之前成功逃跑。每当安室追不上他就会着急地嚷起来。

“给我等等!你这个胆小鬼!!”

“总不能在原地等着被你干掉,这是战术啊。”赤井悠游地笑着,虽然之前被质疑哄小孩的技巧,此刻的情况已完全足以现身说法。

“你好像特别喜欢用RX-78。”

“不行吗?”

“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赞美你的技术而已。”

他操纵的机体立刻挨了安室一记热情洋溢的激光叉。“我从前收过好几版RX-78的模型,每个部件我都清楚。有年代很早限量版的,过生日的时候警校的同期们还送过我一只。”

“嚯?”赤井似是赞叹,“现如今应该很值钱了。”

“早就没有了。”安室轻描淡写道,“为了避免被查出身份,去组织卧底之前全都处理掉了。”

他打出了一个快速的狙击,赤井被射中,也不再反击,把PSP丢到一边。“如果身在战争当中,我想你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士官吧。”

安室低头出神地凝视着屏幕上的画面。“我们难道不是一直身在战争当中吗?”他轻声说。

“但在你身上有和平的气息。”

“也许我比较擅长伪装。”

赤井拿起酒杯。“你知道吗,在我成为‘冲矢昴’之后的这段日子,我一直在学习。”

安室抬起眉毛。“学习易容?烹饪?”

“学习适应和平。”赤井说。“这很难,但还不是最难的。”

“最难的是什么?”

“相信和平。”

安室没接话,想到了赤井在屋子里各处藏着的那么多武器装备。狼偶尔也会收起利爪,但绝不会磨掉它们,因为奔波厮杀对狼来说才是日常……他望着赤井手里缓慢摇晃的酒杯,里面的液体隔着玻璃透出好看的琥珀色。

“贝托蒂卡说夏亚是个只能活在战争中的男人,”安室突然开口。“但阿姆罗不那么认为,他说夏亚本质上是个温柔的人。”

赤井惊讶地瞅着他。

“做晚饭的时候我在壁橱里发现了一盒子弹和两支手雷。”安室毫无章法地接着说,也许是由于酒的缘故,他的眼神看起来很宽容。“不要再把手雷和面粉放在一起好吗?想想看,你妈妈一定不会这么做的。”

不,老实说,她还真会这么做……赤井从鼻子里笑了一声。“我今后注意。”

他看见安室也拿起杯子,朝他递了过来。赤井心领神会,两人轻轻碰了下杯。所有过往的失去和缺憾,就在玻璃清脆相触的声音中抵消了。

 

***

第二天早晨,工藤家的大门又被推开了。小个子房东急匆匆跑进来,赤井正坐在餐厅里一边吃三明治一边翻着卡迈尔捎回来的报纸。安室从厨房探出头,“早安柯南君。出什么事了?”

“看报纸就知道了!”男主角满脸懊恼。

他看向赤井。赤井一手放下三明治,又拿起了咖啡杯。“冲野洋子演唱会……”男人对着报纸念道。

“不是那个啦!”

“北海道温泉之旅……”

小银弹愤然打断他的继续装傻,隔着桌子将报纸往下一扯。“赤井先生,你早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对不对?”

“抱歉,小家伙,”赤井平心静气。“但这真的也在我们意料之外。”

“那为什么——”

“建议你自己去问问他如何?”

男孩咬了咬嘴唇,低下头望着摊在桌上的报纸。安室凑过来,只见占据全版的是三行醒目的大字,右下角有熟悉的怪盗基德标志。

 

『七天之后 

六百高寿的诺亚

将告知方舟的航线』

 

 

 

TBC

这两周又忙成dog以及卡文……我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啦

评论(41)
热度(164)

2016-05-19

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