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蝴蝶之茧 15

15 轮盘赌

 

“嚯——真是大场面啊。”

基本满员的大型停车场里,斯巴鲁360藏在角落里毫不起眼。透过玻璃,人群的喧嚣声在这里就能听见。夜色被繁星般的灯光点亮,一街之隔矗立着名为“诺娜塔”的摩天楼,这栋600米高的壮观建筑物也是泉宫寺财团的产业之一。塔底被高喊基德名字的粉丝以及维持秩序的警察堵得水泄不通。

“你确定你能进得去吗?”安室眯着眼睛贴在车窗往外看。赤井已经变装成冲矢昴的外形,此刻正坐在旁边的座位上,将通信器塞进耳孔。

“放心,我有员工卡。”

安室扭过脸来怀疑地瞥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又变成上班族了?”

“还在试用期。企业的科研部门对东都大学工科生可是很欢迎的。”看见安室的表情,赤井(冲矢)挂上了狐狸假面似的微笑。“别那么看着我,我通过了正规面试的,还特地为此订做了一套新西装。”

“你跟潜入搜查之类的任务一点也不搭调。”但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穿起西装还挺精神的。安室让自己移开视线,伸手替对方把外套捋开,“这样看上去好些,系紧纽扣不像去上班,倒像去参加婚礼。”然后他的手被抓住了。

“可惜我的求婚迄今为止还没成功过,”赤井贴到他脸颊边笑着压低声音:“这是否暗示今天会有所转机?”

“你就做梦吧。”

“别这样,安室君,男人出战之前是需要一点激励的。”

安室嘴角一扬,露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恶魔的笑脸。“如果你顺利活着回来,没准我会给你一个意外惊喜。”

“那真是令人期待。”

他们交换了一个不长不短的吻,然后赤井轻快地推开车门。“祝我们这次合作愉快。”

“希望比上次愉快。”安室咬着牙说。在上次他们的合作中,安室不得不穿着一条裙子,被人带着在大庭广众之下飞过了至少三个街区。

 

***

“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贝尔摩德抱怨道。

“主演并不一定要率先出场嘛。”

“还是那么会兜圈子,”她在电话那头吃吃发笑,“说起来,你把你那位神秘情人带来了吗?他既然也会易容,还用得着我来帮忙?”

安室下意识望向车外。夜晚显得光怪陆离,赤井早已消失在里面。“他自有他的用处。”他不带感情道,“你最好当心点,今晚的场面太乱,人群里不知散布着多少公安的便衣。”

“伪装成那个槙岛的样子,让他们注意到我,然后引开他们对吧?”女人换上演技满分的嗔怪。“拜托我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哦。”

“对于千面魔女来说,金蝉脱壳是拿手好戏吧。不过还是多谢了。”

手机电波静默着。然后贝尔摩德放轻嗓音:“琴酒在怀疑你,你知道吗,波本?”

安室的心跳稍微提快一拍。“琴酒总是怀疑所有人。”他避重就轻道,“跟泉宫寺财团有关的这次任务本来成功可能性就很小,那位大人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我想即使我们空手而归,琴酒顶多质疑我的能力,没理由质疑我们的忠诚吧。”

“琴酒这样的男人,在所有事情上脑筋都会比别人多转半圈。”她幽幽叹息,“我跟你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管怎样……我得提醒你留点神,波本,否则即使是我,也会有无法再替你遮挡的时候。”

电话挂断了。安室盯着手机屏幕几秒,这个总爱故弄玄虚的女人,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随即哔哔的提示音让他决定把精力集中到眼前的任务上来。青年打开放在腿上的笔记本电脑,一边戴上耳麦,听到了赤井的声音。

“情况怎样?”

“我已经潜入他们的地下服务器机房了。你刚才在跟谁讲话吗?”

“是贝尔摩德。我让她也开始行动了。”

“你很知人善任嘛,长官先生。”

“这就是同时拥有三个东家的好处。”安室一本正经地敲着键盘。“现在把发射器安到目录服务器上去,这样我就能在这里接入查看数据了。”

“你之前说得对,安室君。”

“什么?”

“比起这种潜入搜查,我更喜欢那种能用枪打人膝盖的活儿。”

屏幕上弹出了一个窗口。“OK,连接上了。”安室双眼一眨不眨注视着电脑显示器,开始分析数据流向。“比起这种黑客工作,我也更喜欢那种能出点汗的任务啊。”

“看来我们爱好一致嘛。”

“你今天为什么话这么多,赤井,难道你在紧张吗?”

“不,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而已。”赤井说。

安室庆幸这条通讯线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否则他此刻的停顿一定会被误解为害羞。“别干扰我工作!”

 

***

赤井隐蔽自己。他身处诺娜塔地下的泉宫寺科技部一间办公室隔间,码放整齐的服务器嗡嗡作响,机箱外壳闪烁着一片萤火虫似的光点。其实实习员工并没有权限进入这里,他所能争取到的时间也十分有限,不过这些还是不要对安室赘述了。

房间笼罩在一片微弱的蓝光中。赤井等待着安室那边的分析结果,一边百无聊赖似的蹲下身。就在这时有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喂,赤井!”耳机里传来安室有点紧张的呼唤。“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为了不干扰你的工作啊。”赤井玩味地勾起笑意,“我才闭嘴了不到一分钟,安室君就担心我的安全了吗?”

安室听起来像要冲过来揍他。

“在你把通讯器的电池耗尽之前,能说点正事吗?!”

“事实上,我刚刚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东西。”他的视线落在其中一个机箱背面。“——看来在这里安装发射器的并不止我一个。”

“什么!?”

安室的脑子也转得很快。“也就是说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另外的什么人也试图绕过防火墙访问诺娜塔的服务器。你等一下……”

依稀能听见噼噼啪啪敲击键盘的声音。“果然。”安室低声道,“正在通过服务器的高级加密流量有两个不同的终端用户。其中一部分流向内阁的某个部门。”

“另一个用户呢?”

“看起来是不明的独立服务器。有大量数据正在从那里流入,似乎是想以诺娜塔服务器为中介点……”

“原来如此。”赤井站起身,“我想这场戏的演员已经全部到齐了。你能解析这两个终端设备的所在地吗?”

“霞关官厅街二丁目——厚生省*情报办公室!?在背后推动违禁AI研究的是厚生省??”

“沉住气,安室君。另一个的所在地是?”

“很近!”能听到通讯器里安室的呼吸在变得急促。“就在附近……就在这座停车场!!我尽可能复制一部分加密数据,你趁现在赶紧回来!”

“我正有此意。”赤井把手伸进怀里,抽出武器。在门被踹开的同时,他一跃而起,把拳头揍上来人的鼻梁。

 

***

风如湍急的水流在高大的钢架结构之间奔涌。身材娇小的男主角不得不微微弓身稳住自己。在他几米开外的旋转楼梯上,洁白的鸟正展开翅膀。

“结果最先找来的还是你啊。”基德说。

柯南神色复杂地看着他轻盈地从楼梯上跳下。

“诺娜塔在建设之初原名叫诺亚塔,六百高寿指的是600米高,这基本称不上什么谜题,眼下那些聚集在地面上的警察和你的粉丝,不也都猜出来了么。”侦探平静解说:“但你之所以刊登那封预告函,为的就是让明白内情的人注意到……只有那些与研发诺亚方舟计划有关的幕后人士,才明白预告函的深意。他们一定会严密监视这里,甚至出动人马到这里来搞清楚,究竟你掌握到了些什么。”

“所以,只要我一出现,对方也会有动作。”白衣少年没事人似的环顾四周,知道这里到处隐藏着监控设备。“而他们采集和联络的数据,就会开始从这里流向幕后主使的所在地。至于找出那个所在地,就是那两位特工先生的专业领域了。”

他俯身蹲下来,双手放在膝头,打量着眼前一脸严肃的小学生。

“你呢,名侦探?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这是我该问你的。”

快斗转了转眼珠。“也许我就是想看你困扰的样子?”

“喂。我是认真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风声、警用直升机的轰鸣声以及城市遥远的喧嚣声中,两个人互相对视着。直到基德重新站起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想知道的话,就用你的一辈子去推理吧。”

柯南看着他玩世不恭的笑容,刚张开嘴想再说什么,突然睁大了眼睛。“危险!!”

 

“詹姆斯,是我。”

“你还好吗赤井君?”

“泉宫寺集团雇了不少保安,刚刚活动了一下筋骨。”赤井撕掉冲矢昴的伪装,闪到停车场地下1层通向地面的斜坡背面。“潜入被发现了,不过和泉宫寺勾结的高层黑幕我们已经抓到了尾巴。是厚生省大臣。”

“干得好,之后就交给上面吧,接下来就是权力的游戏了。诺亚方舟的下落呢?”

“我们还查到了另一个数据流,恐怕终端就是槙岛和那个朝鲜黑客。他们就在这附近。”

“那两人背叛了厚生省和泉宫寺,为了找到下家,也会打算借助这次的局面。他们声称方舟AI已近完成,可却一直没有将它投放出去,是想以此为筹码换取安全保障吧。”詹姆斯如此推断。

这是一场大赌局。对今夜所有参与者来说,都有暴露自身的危险,同时也都有抓住对方的机会。

“赤井君,你尽快找到诺亚方舟所在终端的位置,和槙岛那两人的行踪。这次FBI一定要将那个AI抢先掌握才行!我会让茱蒂和卡迈尔抓紧与你会合。”

“了解。”赤井公式化回答,挂断了手机。身后脚步声靠近,他瞥了一眼,一边伸手到口袋里去掏烟盒。

“怎么不在车里等,……安室君?”

突然到来的剧痛让他眼前一黑,有什么钝器重重击中了他的后脑。烟盒掉到了地板上。赤井在猛然旋转颠倒的视野中看到安室俯视的脸。

 

“我说过,要给你一个惊喜的。”

黑暗中,波本的笑容甜蜜而危险。

 

 

TBC

完结在望了!!!

评论(28)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