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番外2 在那一天之后的某天

稍微的#赤安#前提下风见→安室。



降谷先生很少回到总部来。这对于降谷直属小组的所有成员都是习以为常的状况。降谷零作为潜入搜查官,在那个跨国犯罪组织内部担任卧底,大多数情况下无法与他直接取得联系,但由他所得到的情报会通过特定渠道传送给风见裕也。至于平日的行动,大家也主要听风见裕也的安排。

作为部下,风见可以说是左右手一般的角色。需要明面上出场的场合,都由风见代劳,警察厅和警视厅之间复杂的人际周旋,也是他的任务。这让降谷得以心无旁骛地专注于暗地里的行动。

这位年轻的、有着一双漂亮蓝眼睛的上司,很受部下们的欢迎,尽管他对待工作的要求十分严苛,但也拥有爽朗且富于魅力的一面。因为不经常露脸,所以更增添了大家对他的好奇。

“降谷先生回来了!!”

每次降谷回到总部,小组成员都会这样奔走相告,然后所有人尽量利用汇报工作的名义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这是为数不多能够和降谷先生直接交流的机会。卧底的生活似乎并没有让降谷受到什么折磨,他仍然健康、富有活力,让人放心。但并不是没有变化——至少,风见从他传回的情报中开始常常看到一个名字频繁出现。是一个叫“诸星大”的男人,代号RYE。

“那个叫莱伊的组织成员很危险吗?”某次与降谷例行联络的时候,风见忍不住问。电话那端的人好像愣了愣,然后风见听到他拔高的冷笑。

“只是个讨人厌的家伙罢了。不过,确实需要多加注意,我会一直盯着他的。”

风见觉得降谷的语气有些不同寻常,当时他并不明白那不同寻常的感觉从何而来。在那通电话之后,又过了一些日子,风见收到了关于另一个公安的潜入搜查官殉职的消息。

在那之后,降谷先生有很长一段时间再没回过总部了。



“这次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还是不要去打扰他比较好吧?”

“但是降谷先生已经大半天没出来过了,什么声音也听不见,真的没事吗?”

“你们聚在这里干什么?”听到风见的话,其他人连忙退开,用担忧且期望的眼神看着他。风见叹了口气,走过去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没有回应。于是他拧开了门把手。

“失礼了,降谷先生。”

风见进屋时吃了一惊。地上铺满了调查资料,几乎教人无处下脚。白纸围成了一个圈,在圆圈的中心,他的上司躺在地板上,微微蜷着身子,好像睡着了。风见嗅到了烟味,他知道降谷是不抽烟的,而且办公室内禁烟是常规,但他在办公桌上看到了一个烟灰缸,里面点着一根七星,似乎降谷并没有抽,只是把它放在那里,任它一点点烧短。

风见蹑手蹑脚关了门,然后弯腰开始一点点把资料收拾起来,好开辟出一条通向降谷的道路。纸上印着许多文字、照片,风见都读过,那是迄今为止与组织相关的所有情报。十亿元抢劫事件调查。政治家吞口重彦暗杀事件调查。卡尔瓦多斯死亡调查。苏格兰死亡调查。许多纸张上有他经常看到的那些名字:RYE、诸星大。

在离降谷比较近的那些纸上,这些名字逐渐变成了“赤井”。

最近的一张纸上写着:赤井秀一死亡。

风见抬起头,望着仍然安静躺在那的降谷。金发青年在这一桩桩死亡的环绕之下沉睡,看起来似乎很疲倦,脸色有些苍白。风见忽然感到一阵紧张,眼前这人孤身一个,独自追逐着那些死者的脚印,仿佛不知什么时候也会被带走,也会变成这些白纸上的名字之一……“降谷先生,”他忍不住出声。

降谷马上就醒来了。

“……风见?”他眨了眨眼睛,从地上坐起来,有些迷茫地揉着后颈。

“您怎么能在这里睡,会着凉的。”

“抱歉,”降谷低声嘟囔着,眯起眼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似乎以此提神。小孩子似的动作让风见稍稍放下一点心。“您还好吗?”

“没事。”看似已经恢复常态的青年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肩膀回到办公桌前。“风见,之后我可能要换一个身份,开始调查一些事情。”他捻了捻那根已经熄了的烟,然后打开窗子换气。

“和赤井秀一有关吗?”

听到这个名字,降谷明显表情变了一下,“没错。那个男人在来叶山道被枪杀了,但我认为这里面有猫腻。”

“您是指……”

“赤井没有死。他那种程度的男人,一定会通过什么方法脱身的。我现在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方法,但我就是有这种直觉。”

又是那种不同寻常的语气。风见看着自己上司的眼睛,那蓝紫色的瞳孔里倦意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敏锐、专注以及沸腾的情绪,这让降谷的眼睛熠熠生辉。风见还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突然间,风见产生了某种猜测,这猜测令他感到危险,却同时又束手无策。

降谷先生对那个FBI的关注,大概并不单纯出于工作需要,而是出于个人的兴趣吧。

“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需要你们协助的时候。”青年向椅子上一靠,伸展着双臂。“所以,替我告诉门外那些偷听的家伙,别在这耽误时间了,都给我回去养精蓄锐做好准备。”

风见怔了怔。“您、您发现了啊。”他瞥了一眼办公室门。

降谷的笑容里有点打趣的意思。以看似严厉的语气下达一些富于人情味的命令,这也是他可爱的地方。

“降谷先生,恕我直言,调查赤井的事跟你在组织的搜查目标会不会有点偏离?”风见把整齐的资料交还给对方,隔着桌子望去。“再这样下去,您一直在一线做卧底任务,可是会失去不少升迁机会的。”

“看不出来你还蛮有职业规划意识的嘛,风见,是嫌我这样的人当你上司碍事了吗?”

“没有那种事!”风见连忙说,停顿了一下,却又挺直后背。“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升迁的,升到比您还高的位置上去。”

降谷一脸惊讶地看着他,忽然爽快地笑了。

“好啊,到那时候就要请你多关照咯?”



也许他以为这是个玩笑吧,风见想。但我是认真的。

因为你从来不会管这些——你对当将军当统帅毫无兴趣,你的眼睛只注视着战场,只有冲锋陷阵、与你的敌手决一死战,才能让你的眼睛流露出兴奋和渴望。

我无法站在你的对面,也无法伴你同行。

那么,就让我向上爬,成为你头顶的伞吧。

降谷先生,那就是我保护你的方式。



FIN




之前的番外1《在那一天之前的之前》警校时代的故事戳这里

那么标题的“那一天”到底指哪一天大家猜到了吗?

评论(25)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