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一个关于琴酒的小段子

 最近又没时间更文了orz


 

波本被带进仓库的时候,琴酒忽然想起了很久之前的某一天,因为某次交易的任务,他、莱伊和波本也是在这样一个仓库里碰面。海边风很大,能听见风不断刮过棚顶和大门的缝隙,像是下一秒就要把破旧的仓库吹得散架。他和莱伊在那里等着波本过来交接,两个人远远站着,各自抽烟,一句话也不说。后来波本来了,他们听见外面的脚步声,然后仓库的铁门呼地一下打开。海风一下子凶猛地灌进来,将他头顶的帽子掀飞了,莱伊那顶针织帽却仍然牢牢地套在脑袋上。波本站在门口,看看他,又看看莱伊,似乎一时忘了刚才要说什么。

很难说一脸忍笑的波本和帽子岿然不动的莱伊究竟哪个更令他生气。最后是伏特加小跑着替他把帽子捡了回来。

那是他们共事的日子当中为数不多的荒唐可笑小插曲。

那时候赤井还活着,赤井的恋人另有其人;那时候安室无牵无挂,对赤井还没有多少执着;那似乎是很久之前,但似乎也并非很久之前,现在一切都变了——没变的似乎就只剩下琴酒自己。

他看着被反绑在柱子上的波本。只不过是怀疑的阶段,就要杀死同伴吗!波本冲他喊道。

同伴?琴酒冷笑。你们不是同伴。我根本没有同伴。

波本看着他的眼神里有一丝让人反感的怜悯,或许正是那眼神让他决定了要先杀死这家伙。那眼神仿佛在说:可悲的傻子,尽管自欺欺人下去吧。

你还能坚持多久?

他举起了枪。喂,这样会不会有些过头了——从贝尔摩德和伏特加的脸上他能看出来他们都很吃惊,搞不懂为何他要如此过激地处决仅仅是有卧底嫌疑的人。但他心里毫无犹豫。

和当年决定杀死宫野明美的理由一样。

——只是对想要离开的人的惩罚而已。

他们一个个都想要离开。莱伊,雪莉,也许基尔和波本内里也打着同样的小算盘。很好,那就让你们永远离开吧!

但就在开枪前一秒,灯泡在头顶坠落,视野里陷入一片黑暗。然后门再次骤然打开,他闻见了海风的气味。大哥!伏特加慌慌张张跑回来。让那家伙给溜掉了!

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把头顶的帽子扣紧。

 

 

人们总会离你越来越远。

你还能坚持多久?

愚蠢的问题啊。当随着直升机一同坠落的时候,琴酒忽然笑了。

 

到最后的最后。——到摧枯拉朽的海风将这座空荡荡的仓库吹散的那天。



FIN

评论(10)
热度(103)

2016-06-17

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