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崔槙】在无人知晓的某个夜晚

《蝴蝶之茧》番外3  关于槙岛二人组的下落

(CP是崔槙,与正篇无关,占DC的tag抱歉)

 

 

在无人知晓的某个夜晚

 

当他们从漆黑的冰冷的海水中上浮,崔求成在动荡的视野中远远看到他们的车在悬崖上方燃烧。即使这夜里下着雨,火焰仍没有熄灭。他仰望着那团喷出烟雾的火舌,它正将他倾注长时间精力所制造出的杰作化为灰烬。

诺亚方舟的主机就此毁灭,长久心血付之东流。

那景象只来得及停留在他余光里片刻,崔求成在水中扑腾着,寻找着,然后他的手触到了另一个人的手臂,连忙将对方拉向自己。槙岛被他拽出水面,咳嗽着,大口喘息。崔求成搂住槙岛,紧紧环住他的腋下,带着他游向海岸。

借着爆炸的掩护,他们从悬崖跳进了海中,此刻已经与事发地点拉开了一定距离。在这暗夜的遮蔽下,高处公路上的公安搜查官想必无法再找到他们了。

确定已经安全,崔求成松了口气,这时忽然听到身旁的人发出了忍痛的声音。“旦那,你还好吧?!”

“唔……”

槙岛无法行走。崔求成将他尽量轻柔地抱到海滩放下,俯身查看他的伤势。似乎是刚刚跳崖逃生的时候,撞到了尖锐的礁石,一条腿受伤了。“别乱动,我这就帮您处理。”崔求成说。他毕竟是特工出身,这些应急处置还算有经验。

槙岛听话地照办,抹了抹头发上的水,坐在那里将一切交给他。“遭报应了呢……”崔求成惊讶地听到槙岛低声发笑。

“您在说什么?”

“你明明知道的。”

崔不由得停滞。银发青年浑身湿漉漉,金色的瞳孔却越发亮,他被那目光幽幽地凝视。雨渐渐变小了,海浪在不远处一下又一下试图冲向他们脚边,哗哗作响。

“……你不怨恨我吗,求成?”

崔求成望着他。眼睁睁望着诺亚方舟被付之一炬时的感觉慢慢回来了,逐渐扩散到他因被凉水浸泡而略感麻木的四肢。男人舔舔唇角,海水残留的味道很咸涩。

“因为您一直在瞒着我吗?”

槙岛没有否认。

这个年轻人是个不可思议的罪犯,他的世界总是教人难以理解,没有道德,没有定式,有的只是对一切的好奇。好奇是槙岛所有行为的原动力。就像喜欢恶作剧的小孩一样,他只是想看一看,诺亚方舟的重现会引发怎样的波澜?人们会有怎样的反应?恐惧、贪婪、盲从……但或许也会有那么一两个人,能够凭自己的意志做出正直的决定。

当崔求成看到那个公安搜查官追上来,看到与之对话的槙岛的神色,就已经明白——槙岛并不打算保护诺亚方舟,他只是想观察它的命运,让它得到公正的结局。或许正是这一丝察觉,让崔求成对安室开了枪;他下意识做出抗拒,想要阻止自己宝贵的心血被毁灭。

“求成,你说那个AI就像我们的孩子。可是我谋杀了它。我很早就意识到也许我有一天会故意让它被摧毁,可我却没有告诉你。”

“因为,每次看到求成制作它的时候,那样全身心投入的表情,我很喜欢。”

崔求成苦笑起来。这也太狡猾了,他想,听到这样的话,还怎么埋怨得出口呢。

他张开双臂抱住了槙岛,感到槙岛在微微发抖,也许是因为湿透了发冷的缘故吧。也或许是他自己在发抖,但彼此紧贴的呼吸却是温暖的。他想起当车子将要爆炸的那个瞬间,槙岛喊了他的名字向他伸出手,那不是为了阻止他向公安开枪,而是为了把他从死亡中拉出来。按说槙岛应当像观察别人一样对他的命运袖手旁观,但即使是槙岛本人,也没有察觉这其一举动所包含的情感。

“现在我们一无所有了。”槙岛把头靠在他肩上,语气却是满足的,仿佛早知道自己会得到原谅。

“是啊,只能重新白手起家了。”崔求成笑着,把手掌覆盖在对方的脸颊。这句话并不是他的真实想法,然而作为被槙岛欺骗的报复,他也打算就这么撒谎了。

 

 

因为此刻我依然拥有世界上最宝贵的两样东西:

自由,还有你。

 

 

 

FIN

槙岛这个人,时不时让人觉得没心没肺,但作为恋人老崔又无法对他生气。(反正我就是喜欢这两人愿打愿挨彼此重视一起作死

评论(6)
热度(44)
  1. 巴郡临江甘兴霸松风+:.゜(*゚∀゚*)゜.:。+ 转载了此文字
    鸡冻(x

2016-07-09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