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小段子】不xxx就无法出去的房间 04

【不互相注视对方十分钟就无法出去的房间】

CP:《KHR》斯佩多x阿劳迪

 两千粉感谢!!!




 

“这个任务毫无技术含量,不需要配合,也不需要什么交流,应当很容易就能完成的吧。”

不过斯佩多想,他是有多久没这样仔细地看着阿劳迪了?

阿劳迪静静站在他对面,一步之遥,表情平淡。这是经典款的阿劳迪,似乎从来就不会有任何变化,永远是这身装束和这副表情。所以斯佩多曾经觉得没有必要去花些时间仔细看看这个人,毕竟他们那么熟悉,就算是闭着眼睛斯佩多也能描绘出阿劳迪的形象——反正他总是那个样子的嘛。

可是后来他就没有机会仔细看了,这一下子竟然就错过了上百年。

现在他们又面对面了,尽管起因十分无厘头,但因为荒诞的处境,而意外重新获得了凝视彼此的机会。斯佩多的目光在阿劳迪脸上一点点地打着圈:浅稻草色的发丝,一绺留海垂在鼻梁上;紧闭的嘴唇,将一切情绪都收敛得无迹可寻;眼睛像晴天的湖水般蓝而深邃,坚定不移地回望着自己。

还是那么美,斯佩多想。

一切仿佛和他们初次相见时毫无区别。

但他知道一切都已经变了。他见过那双眼睛里涌现痛苦,见过那头干净的浅发沾着血迹,见过那嘴角因为愤怒而用力扭曲,尽管这所有都仿佛未在阿劳迪身上留下痕迹,斯佩多却知道阿劳迪已经历了许多,阿劳迪的灵魂和自己的一样,都已历尽沧桑。

为什么你却仍然能像这样一成不变?斯佩多不禁有些恼火。

然后他又想,阿劳迪此刻在想些什么呢?阿劳迪在看着他,目光笔直坦率,里面没有怨恨,也没有宽恕。就只是单纯地看着他,看着这个折腾了上百年,自己遍体鳞伤、也害得身边的人同样伤痕累累的家伙。

你在想些什么?还是说什么都没有想?

胸腔里有什么在慢慢上升,斯佩多喉头颤抖,呼吸变得急促,不得不咬住牙关。他记得阿劳迪在家族会议上被他调侃时生气,像寒夜点燃的第一缕篝火;也记得阿劳迪极少笑起来的时候,像初春融化第一块冰雪;他记得阿劳迪指认他背叛家族时的冷峻,也记得阿劳迪与他战斗到最后的疲惫……现在这一切都再也无法回来,可只要一想起来,他的心仍然会哆嗦成一团。

因为斯佩多喜欢这所有的阿劳迪,全部都喜欢。

那所有所有的过去,年轻时的过错、争执、爱、恨与别离,你也都记得吗?现在的你还会痛吗?为什么你还是一成不变,仿佛从来没有被伤害过?

在你眼中的我,又是什么样呢?

“呐,阿劳迪……说点什么吧,什么都行……”

阿劳迪看见斯佩多朝自己伸过手来,男人的表情从极力的忍耐到无法再维持、一下子垮塌了——只有在这一瞬,阿劳迪稍稍流露出一丝惊讶。但大概斯佩多并没有看到,斯佩多抱住了他,把脸埋在了他肩膀,阿劳迪听到一个抽吸的鼻音。

……连五分钟还没到啊。阿劳迪由着对方挂在身上,举起一只手看了眼表。

他将怀表揣回口袋里,然后以有些别扭的姿势拍了拍斯佩多的后背,决定把手就放在那儿了。斯佩多一时半会还没有要结束的样子。那就遂他的意,说点什么吧。

“你也老了啊。”阿劳迪说。

虽然麻烦这点还是一点没变,阿劳迪在心里想。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从这房间出去呢。

 


不过,就算永远出不去,好像也没什么所谓。

 

 

 

 

FIN

在我心中奶奶是永远的稳定轴。

以前看过一个视频,内容是亲人爱人的互相对视,有兄弟姐妹,有父母和子女,有夫妻,看哪组能坚持最长时间。看起来好像没什么难的,但是最后大部分组都坚持不住泪流满面。

感谢lft两千粉~谢谢大家!(* ̄ω ̄)

评论(21)
热度(138)

2016-07-18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