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蚌与沙04

04 瓜葛

 

房东进来的时候,冲矢昴正待在书房里。柯南看见他稳稳当当地坐在双脚梯的顶端,翻着上层书架里的小说。听见脚步声,男人低下头露出熟悉的笑容。

“天体观测怎么样了?”

“看到织女星了。”柯南回报以微笑,晃了晃手里拎着的东西。他望着对方慢慢从梯子上下来,“赤井先生,你知道我会过来?”

“半小时前从楼上看到你和那几个孩子去了博士家。”赤井走到男孩面前,接过了他手里的盒子,两人离开书房回到客厅里。“是为了顺便确认那个小姑娘的安全吗?”

柯南点点头。

“博士家并没有什么异状,我已经提醒灰原要留神了……但是更需要留神的也许是安室哥哥那边。”他敛起笑容。“有人在米花町目击到了琴酒的行踪。”

将此前在波洛咖啡店听到的情报完整传达给赤井之后,见对方露出沉思的模样,柯南便喝着茶等待听他的见解。谁知赤井半晌也不说话,只是一直沉浸在思绪之中。男主角不得已,只好清清嗓子。

“那个……”

“啊,不好意思。只是忽然想起一些往事。”

真的假的?小银弹在内心默默吐槽。在他眼中,赤井一直是十分可靠的盟友,不仅仅是身为成年人所具有的稳重,无比的冷静和行动力也让人感到只要有赤井在,就没有无法完成的事情。像这样如同“电量不足”的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

是因为没法和安室哥哥见面吗?

柯南并不是很能体会大人之间的所谓相思之苦。他所有的经验也只知道热恋中的女子高中生为总是不露面的男朋友掉掉眼泪而已,毫无可比性。但赤井与安室身份的特殊性使他们的恋爱犹如悬在一根头发丝上,充满危险气息,在任务之中被感情所左右会带来怎样的麻烦,他们自己应当是最清楚不过的。不过,赤井的话倒是让男孩想到了一些别的。

“赤井先生,你当初身份暴露被迫从组织撤出,是为了捉住琴酒吧?”

“对。”赤井掏了根烟放在嘴里,但并没有点燃。

“那么在组织里的那段时间,你对琴酒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吗?”

“算是吧。”男人歪了歪脑袋,重新浮现一丝微笑,这让坐在对面的小侦探能够确定他刚刚所沉浸的“往事”可能不止与安室有关。“不过琴酒会去买咖喱面包这倒是第一次知道,如果这也有情报价值的话。”

柯南捏着下巴思索。

“琴酒他们出现在附近的商店街,如果说只是偶然,也太巧了一些……然而假如此时让安室君停止在波洛打工,反而显得突兀,说不定会让对方起疑。”

“安室哥哥也是那么想的。我们不能轻举妄动,以免这是组织设计的陷阱。只是,琴酒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呢?是毛利叔叔,还是……”

“你好像还有什么别的担心。”赤井朝前倾过身,把胳膊肘支在膝盖上双手交叉。男主角下意识直起了脊背。“和我有关吗?”

真是一丝一毫都瞒不过他。

“是这样的,我刚刚在想,赤井先生你追查琴酒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是杀害灰原姐姐的凶手吧?但是你提到琴酒的时候——”

——却还是笑着的。少年把这后半句咽了下去。这是他真正疑惑的地方。从FBI的詹姆斯先生他们那里,他知道赤井和灰原的姐姐曾经是恋人。那么为什么?

冲矢昴的眼镜片后面露出了绿色眼睛。他盯着小银弹看了三秒,然后低头笑了。

“没错,我的确恨琴酒,但并非仅此而已……可以说是孽缘?干我们这行,面对敌人时只有恨意是不够的。”

柯南的眉毛还是皱成一团。在他张嘴之前,赤井的手掌按到了他头顶上,轻轻揉了一把。

“对小家伙来说是很难理解的吧。”

“安室哥哥知道这些吗?”

“也许吧,不过他没专门问过,我也认为没必要特意跟他解释。”赤井收回手,“别再替我们担心了,好吗?眼下需要的是启动应急预案。”

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了。

房子里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赤井打开了小侦探捎来的那个盒子。里面是码放精巧的点心,不是三明治,大概考虑到存放之后会影响口感。他仔细查看了一下盒子里外,确认没有附什么其他的暗号讯息抑或整人的小机关。

看来这就单纯的只是安室的心意而已。赤井拿了一块咬了一口,慢慢咀嚼着,一边回想起房东临走前代为转达的那句话:

“安室哥哥说请你少抽点烟,就用这个暂时忍耐一下吧。”

江户川的直觉毕竟太过敏锐——赤井的情绪或思路很少会被人看破,但这一次也许是他的失误,也许是因为情况特殊。

对于赤井来说,这太罕见了。即使在被迫离开组织、与女友分道扬镳的那个低谷时期,或许是因为在内心决定了放弃,知道再也不会与她相见,即使天各一方,他也不会再做多余的牵念。但现在,明明知道安室就在这同一座城市,甚至开车也不过半小时内的距离,却不能看到对方,这种感觉仿佛有一根绒草在心头不断拂动,令人时不时感到刺痒。

正因为还抱有希望,涟漪才无法停息。

安室君,你捎来那样的话,真的不是在火上浇油吗?

 

第一场雨来得比预想还要快。当安室推开波洛的门时,不禁一瞬间捏紧了门把手。

琴酒和伏特加正站在那里。

梓小姐在他俩中间,看上去有点被他们吓着了,但她仍然不明所以地笑着。“安室先生,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吗?他们说是来找你的。”

安室神色如常。“对,不过他们显然忘了事先告诉我一声。”他挑了挑眉走进去,和每天一样到柜台里面去换下外套,“梓小姐,你忙去吧,我来招呼他们。”

“你倒是很有闲情逸致啊,波本,在这种地方挣外快?”

“专程找到这种地方我觉得你才比较闲啊,琴酒。”

来到波洛附近的巷子里,安室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冷冷盯着面前的银发男人。“说吧,找我什么事?”

琴酒没有马上回答,仍然望着街对面的波洛咖啡店,梓小姐正在打扫店门口的地面,柔顺的长头发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让我想起了另外一张脸呢……被我亲手杀掉的某个愚蠢女人的脸……”

“她只是个普通店员,什么也不知道。”安室摆出讥讽的神色,“这么拐弯抹角可不像是你的作风,难道说你们也想来这里打工了?”

“我来传达上头给你的新任务。”琴酒说。“正是关于那个已经死掉的女人,雪莉的姐姐。”

安室心口一跳。宫野明美……!

“组织怀疑她私下窝藏了一些东西,至于找出那些东西的下落就需要你的专长了。”琴酒的目光从波洛的橱窗向上移动,落在毛利侦探事务所几个大字上。他摸了摸颧骨上的伤疤,露出一丝阴沉的笑。

“这个地方果然教人讨厌。”

 

TBC

错综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评论(16)
热度(121)

2016-07-20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