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秀透】蚌与沙05

05 三色猫

 

 

安室给窗外的绿植浇水的时候感到脚边有什么东西扫过。他低头去看,眼睛不禁一亮。

“早上好呀,库瓦特罗大尉。”

被大家叫做“大尉”的三色猫——名字当然并不是库瓦特罗(夏亚)——似乎很喜欢安室,它在他裤腿上来回蹭了两圈,喵喵叫着像往常一样来要吃的。安室蹲下身,把水壶放在一边,将它一把抱到自己的膝盖上。

“最近你是在联邦军还是在奥古呢?”他笑嘻嘻地抚弄着它的脖颈,看见那对绿幽幽的猫眼因为舒服而眯缝起来。颜色有点像赤井呢,安室想。

身后的门叮叮当当地旋开了,梓小姐从屋里出来。

“你看见今早的新闻了吗安室先生,怪盗基德又在发预告函了诶!”见安室抱着猫咪,她露出明朗的微笑。“大尉好乖哦,而且不知为什么,感觉和今天安室先生正好配套了~”

“嗯?”

“你看——”她指指安室身上的衣服。白色衬衫,黑色围裙。“加上带点褐色的皮肤……和大尉的配色一致了嘛!”

安室哈哈大笑。“好像还真是!”不过眼睛还是比较像赤井那家伙啦,他在心里说。

姑娘站在一旁望着他低头逗猫,过了一会,忽然问:“安室先生,虽然这可能是你的私事,但是……那个……”

她的欲言又止让他诧异。“什么私事?”

“就是……”女招待深吸一口气,仿佛鼓起勇气的样子:

 

“——你是不是欠了黑社会很多钱?”

 

“…………哈啊???”

安室一时当机,完全不知道她在讲什么,又见她一脸认真,“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她攥起双手,显得有点激动,“昨天到店里来的那两个黑衣人,长得很凶啊!他们是不是来向你追债的?像你这样聪明的人却在波洛打工,是不是就是为了躲开他们?”

不,你想得太多了。安室哭笑不得地咧咧嘴角,但同时又觉得她的脑补某种意义上倒也微妙地命中了一部分真相,对于无关的普通人来说,也许这样反而比另编一套谎话来得容易些。“梓小姐,”他无奈地耸起眉,“真要是那样的话,我今天还能像这样来上班嘛?”

“也、也是哦……”

“不过,谢谢你的关心。”安室露出富有魅力的笑容,止住了对方的思考。“我并没有欠下高利贷什么的,至于那两个人,倒确实是从前有过一些往来的不良二人组……你放心,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假如他们再出现,请直接让我来应付就好。”

“这样啊……”梓小姐似乎还是稍有顾虑,这时被忽视的大尉从安室腿上跳了下来,两人同时“啊”了一声,想起要给它喂食。

“我去倒点牛奶来~”她笑了笑,转身回到店里去了。安室站起来拍了拍围裙,透过玻璃窗看着她忙活,脑中浮现出琴酒说她让他想起宫野明美的那句话。

从各种意义上讲,她是个十分普通的姑娘。普通不是坏事,她应该永远生活在这种普通之中。

虽然近在咫尺,他却不一样。

黑色的波本,白色的降谷零,褐色的安室。

三种颜色的混合体……青年收回视线,低下头瞅着正在舔爪子的大尉。“你真的会带来幸运吗?”他轻轻道。

 

“大哥,在波本打工那家店里装监视和窃听器,真的好吗?”

“有什么问题吗?”

琴酒冷冰冰的反问经常让伏特加打退堂鼓,以为自己哪里惹他不高兴。不过出于忠诚,正在调试接收装置的墨镜男子还是接着说:“就算在店里装上那些,他不打工的时间里在哪里做什么,还是没法知道啊。而且,咱们也不可能有时间一直盯着他。”

“看来你还不算太傻。”琴酒掐掉烟,哼了一声。

“所以这些东西只是为了试探波本……?”

“既然知道上面有令,就算是那个狂妄的小子也不敢违拗吧。这样一来,他没发现就罢了,发现了也照样避不开又拆不得。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新花招。”

“原来如此!”

小屏幕上跳出了画面。安室正在招呼客人,如果不是知道他的真身,谁也无法从那张帅气可爱的笑脸猜到他是在演戏。琴酒面无表情盯着画面,伏特加也凑过来,“波本这家伙,我也没见过他是怎么套情报的。不过像他这样扮什么像什么,感觉可以和苦艾酒有一拼了。”

这也正是他不可相信的原因啊。

银发男子将关于同僚的腹诽放在一边。“贝尔摩德那边进度如何?”

“说是今天晚上行动,还没有消息……”见老大眼角又放出冷光,伏特加忙不迭找补:“不过说好的联络时间还没到,要不我们边喝酒边等吧。”

他把一瓶威士忌放到面前桌上,又爬起来去找杯子。琴酒扫了一眼酒瓶上的文字:黑麦威士忌。

“收回前言,”琴酒说,“你果然还是个蠢货。”

 

 

 

TBC

(伏特加:黑人问号)

每章缩短篇幅之后感觉根本讲不了多少情节_(:3J∠)_挠墙

评论(15)
热度(121)

2016-07-21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