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松风+:.゜(*゚∀゚*)゜.:。+ —

【赤安】蚌与沙06

06  表演者们的帷幔

 

洋馆内警铃大作,“基德在那里!!”“快追!!!”警察和保安们一窝蜂地从走廊里飞奔而过,等他们的脚步声远去,走廊旁边的一扇门悄悄开了道缝。

“还是这么好骗啊……嘿嘿嘿。”

白衣少年窃笑着掂了掂手心的宝石,悠哉地环顾四周。这是仆人的更衣间,他思忖着该变装成男仆还是女仆更方便避人耳目地溜出去,忽然身后咔哒一声响。“不愧是怪盗基德。”动听的女声说。

基德立刻绷紧了神经,转过身,只见门口站着刚刚被他偷走了钻石首饰的洋馆女主人。她脸上毫不惊讶,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看。“承蒙夸奖,夫人,请原谅我的冒犯。”基德立刻换上他那万人迷的笑容,“这颗宝石并非我要找的,它还是装饰在您那美丽的脖颈上更加相得益彰……作为归还它的交换,是否能把这次相遇当做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呢?”

他自信这一招能够摆平大多数女性,眼前的女子似乎也被他说动,微笑着抬起手。就当基德准备将宝石掏出来顺便使个障眼法开溜之际,对方却并没有把手伸给他,只听啪的一声,屋子里的灯被关掉了。“咦!?”

下一秒,他在黑暗中感到女人的吐息吹到脸颊上。瞬间的欺身接近让少年大出意料,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腕已经被攥住了。

“等等,你不是……你到底是谁?!”只觉女性柔软丰满的肢体紧贴着自己,(未成年的)小偷先生吓得一时不敢乱动。

“呵,真可爱。”

她的声音一下子改变了,轻轻笑着松开了他。借着窗外的月光,基德震惊地看见她一挥手撕掉了伪装,变成了一位他不认识的西洋美人。

这种程度的易容术,绝对和自己不相上下!

不,与其说不认识,这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长大了啊……不过要论演技,还需要磨练呢。”女人后退一步,长长的睫毛下面眼睛意味深长地眨动。“怪盗基德,不——黑羽快斗。”

“您在说什么?我不太明白。”基德作出疑惑的表情,掩盖内心的震惊。

“反应不错,但还是不够自然。”她以打分的口吻说,“虽然这样逗你也很有趣……时间有限,还是长话短说吧。”她撩了撩耳后的长发,换了一种相对不那么轻佻的神色。“我是来找你的,小帅哥。盗一先生是我所尊敬的恩师,正是他教会了我易容的方法。”

这些字句强烈地冲击着少年的大脑,与此同时仿佛一道闪电穿过,他回忆出了她的名字:

“克莉丝·温亚德!”快斗脱口而出,“你是那个有名的女演员!?”

“那么我们就算是互相认识了。”克莉丝/贝尔摩德莞尔一笑,犹如这个名字令她怀念。“之所以找到你,是因为我有个不情之请。”

“等一下等一下,”男孩子连连摆手,“我可什么都没承认哦,不要自顾自就认定好吗?虽然很高兴受到您的指教,不过我现在要回去了,女士,有缘再见吧!”

他打开窗一跃跳上窗台。不知为何,基德感到面前的女人身上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还是尽早脱身为好。

她没有追上来,仍然抱臂站在那:

“快斗君,你不想知道你父亲之死的真相吗?”

少年的眼睛瞪圆了。

 

 

***

“秀,真的没问题吗?”

赤井和茱蒂·斯泰琳站在宅子的二楼上。赤井背对着她,正在写字台前低头清点。写字台上一字排开摆了一排各式各样的武器,手枪、狙击步枪、以下略。可以想象假如安室在场的话一定会火冒三丈,严正表示要把这堆未经许可持有的武器连同他一起清出国界线。

可惜安室不在这里——并且大概很长时间内都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

“正如我所说的,现在的情况变得不明朗了,或许会比之前更加险恶。”赤井随手拿了一支枪,漫不经心地拨弄了一下枪栓。“黑衣组织有可能用新的方式来主动试探,我们则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寻找可以反击的契机。谁先露出破绽,谁就可能失掉一城,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要是这么说的话,你自己为什么还要单独住在这所房子里啊……”女探员扫视着工藤家宽大的内室。“秀也一起转移到FBI的其他落脚点,或者至少,再添两个人手配置到这边——”

“所谓的谨慎并不仅仅是指安全上的意思啊。”考虑到她真诚的担忧,赤井的语调很宽容。“你下过象棋吗?”

茱蒂摇摇头。

“象棋当中有一着叫做先锋马,打比方的话,我就是类似的角色吧。”

“你可真是什么都知道。”

赤井笑笑。“也不是什么冷僻的知识。从前家里有人喜欢下棋,所以各种各样的棋都略知一二罢了。”

她动动眉梢,似乎仍然认为他这是变相的夸耀。这时赤井的手机忽然响了,是卡迈尔打来的。“怎么了?”

“有个日本公安的小白领到门口来了,”卡迈尔的声音听起来很不高兴。“赤井先生,怎么办?”

“公安,该不会是……”茱蒂的推测在看到赤井脸色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搞错了。

“这种时候安室君不会来的。”赤井放下枪,把手抄在口袋里走出房间下楼去了。茱蒂望着他擦肩而过,忽然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曾在纽约湿漉漉的街头如一匹孤狼般追踪猎物的男人,身上仍然残留着那场宿雨的气味。

 

他们来到玄关时,风见和卡迈尔正面对面直愣愣地站着,好像要用目光互相杀死对方。

“不好意思,赤井先生,”卡迈尔说,仍然盯着风见,“让这家伙待在外面不知会不会惹来多余的注意,所以就先放他进来了。”

“劝你说话最好小心一点,这里是日本。”风见的眼镜片冷冷地闪烁着。“赤井秀一,我是来建立联络机制的,可不可以管好你的手下?”

“你说什么?!”

“卡迈尔。”

听见长官带有警告意义的语气,卡迈尔攥起的拳头只好放下了。赤井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自己面对着风见。“果然是降谷的部下,说话带刺这点倒是一模一样的。”他勾起嘴角。

因为之前方舟一案的关系,风见跟赤井一来二去也算稍微熟悉了点。他对赤井说不上有好感,但至少确定这个男人对待降谷先生还算有情有义。风见清清嗓子。

“降谷先生在波洛被监视了。组织对他可能有所怀疑,因此今后从他那边的重要情报都由我来转达。尤其是,他不会再和你联络,也不可以再见面。”

“嚯……这是特别针对我的告诫吗?”

“这是降谷先生本人的意思。”

“Hey,给我等一下,”茱蒂忍不住叉腰,“你们未免有些太自我主张了吧?之前也是,明明秀一直在帮助你们,结果居然反被打伤住院,这次又要求什么有的没的——”

赤井听着同事们打抱不平,心里有点好笑。那是他和安室之间的一出苦肉计,内情无法为外人道,但是附带结果就是那次结案之后,FBI和公安之间的互信有所降温。赤井认为也没必要让他们知道他和安室私下来往的情况。

不过,被风见以这种形式告知,总有种“别再来纠缠我们长官”似的教训意味,令人略感窘迫。

“我们可以建立一个联络方式,这样你就不必每次亲自跑来找我,减少风险。”他打量着风见,“降谷君让你做联络人是对你的信任,但你能确保你这个环节不会出问题吗?”

风见挺起胸,“我当然会——”

话音未落,他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风见掏出手机,赤井瞟了一眼,从风见的反应便立刻知道是安室打来的。

 

 

 

TBC

说好的一小段一小段发怎么又快三千字了orz

我写连载纯属写着玩,走着瞧着写哪算哪,写了上一章不知道下一章会发生啥_(:3J∠)_其实这样也挺有意思的

评论(15)
热度(114)